<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一章三强再争锋,军阵斗武者
    这一拳恰如陨星降世,带着覆灭天地的威能。

    萧凤一见,当即运起十成十的力气,然而她那手臂只是刚一接触到这一拳,就被那环绕闪电烧的遍体焦黑,一层层皮肤剥落下来,露出了那嫩白的肌肉,肌肉也未曾挡住也一并被烧的焦黑,随后就是那骨头,等到最后就连骨头都彻底没了,全被这一拳给整个轰的彻底粉碎。

    对于寻常武者来说,若是武者失去了手臂,那就和死没啥区别。

    萧凤却强忍着痛不管不问,于血管之中无穷烈焰又是喷出,随着这烈焰威能,那曾经被摧毁的手臂也是重新恢复起来,骨头迅速就生长出来、经脉也在短时间内恢复,就连那肌肉、血管以及肌肤也重新恢复原貌,在清净琉璃焰的作用下,她的身躯又重新恢复了原状。

    但是这只是开始,史天泽的攻击还在继续,他远未停止。

    那雷光依然将周遭那些湿润的泥土变成了坚硬的砖石,就连寻常刀剑也无法将其破坏,而他所绘出的那一拳又一拳致命的伤势,更是令萧凤的双手饱受折磨,在摧残以及恢复之中来回跳动。

    一切,似乎都注定了结局!

    “你以为我必死无疑?”

    孱弱的声音,萧凤只是冷冷的看着史天泽,像是再看一具野兽。

    “难道不是吗?”

    史天泽并未回答,事实上他已经没有兴趣再去理会萧凤想要说的东西,只是仅仅几句话的事情,就彻底将别人内心躁动引出来,他实在是害怕极了,而唯一所给于的回答,那就更加猛烈的进攻。

    唯有进攻,才能让自己平息心中怒火!

    “当然不会!”

    没有任何疑惑,萧凤已然充满嘲讽:“看着你的周围吧,这一次还是我赢了。”

    只看四周围那些崩碎的泥土,本应该因为强大力量而崩碎、碎裂的泥土,此刻却早已经化作一块块坚硬的花岗岩,它们的表面蒙着一层薄薄的红芒,这时萧凤所修行出来的清净琉璃焰,它们被打出去附着在这些光芒之上。此时此刻,它们完全违背了所谓的物理定律,顶着那强烈的罡风纷纷扑上来,沾染在史天泽的身上,令其动作越发缓慢,便是拳头威力也下降了许多。

    “糟糕!”

    史天泽这才注意到周围环境,刚要腾身离开。

    然而一条浓烈火鞭直接将其缠住,令其分毫逃脱不了,四周围的那些碎石、泥土亦是纷纷窜了上来,好似磁铁一样死死的吸附在史天泽的身上,令其好像穿着一身泥造的铠甲一样。

    嘴角之处尚且带着血丝,萧凤冷笑连连:“还有,你就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吗?而且你和我不一样,你的攻击力取决于体内蓄积的雷力,而如今时候我们都置身于在这泥土之中,你的雷力还存有多少?”话音一落,她已然将那清净琉璃焰运至极限,四周围所有曾经崩碎的碎石、泥土一个个全都连接在一起,直到最后将史天泽整个人都裹在其中,令其分毫动弹不得。

    随后,她已然身化遁光,自这重重泥土之中径直逃脱,望着已然恢复原状的城墙,低声骂道:“该死的,总算是将这家伙封住了!”此时此刻,她体内的清净琉璃焰所剩不多,若要击杀那史天泽,实在是力有未逮,只能暂时将其封入其中,好为自己争取一星半点的时机。

    以新晋的年轻人物,她能够在两位地仙的围攻之下,重伤一人、封住一人,已然算是了不起了。

    稍作休息,萧凤感觉体力渐渐恢复之后,当即就纵身一跃来到了西城之处,而那些蒙古鞑子见到萧凤现身之后也甚是害怕,旋即就打了退堂鼓,再次如潮水一样退去,留下一地的残尸。

    萧凤也没兴趣继续追击,她连番战斗已然是疲倦至极,就连赤凤军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重创,若是轻易追击只怕会中了对方奸计,而且那转轮法王还有史天泽也尚未铲除,随时随地都有席卷重来的可能性。

    “西城已经将蒙古大军尽数驱逐,目前仅剩东城尚未收复。只是久经战火,他们此时此刻都已经有些疲倦,只怕无法继续战斗下去。”萧月瞧见自家主公重新恢复,也立刻禀报此处战况。

    “不行!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若是让对方占据东城,就能够隔河向往,更可以借此打开通道直入我根据地腹心之处,如此一来就等同于我军腹心被对方抵住,轻易之间动弹不得。而且如今时候对方计划已然被我挫败,其麾下兵马亦是疲倦不堪,不比我们好多少,此时只需要我们一起出力,定然能够将对方逐出东城的好时候。”

    看见那些一身伤势的士兵,萧凤亦是晓得他们鏖战一夜已然疲倦不堪,只可惜她的清净琉璃焰被那史天泽给灭掉绝大部分,短时间只怕是恢复不了,否则的话早就出手让麾下士兵恢复战力了。

    “但是他们呢?”

    萧星一脸担忧看了一下那些受伤士兵,张口问道。

    赤凤军终究和蒙古鞑子的兵力相差太远,而为了能够将蒙军逐出西城,所有人都参加了战斗,可以说在这个时候完全是人人带伤,而带着伤势去战斗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好的计划。

    “既然如此,那萧星你和李太痕、孙武吉、严卫还有王践行等人在这里守护众人,确保这些伤员们的安全。赵志你带领麾下参谋部众人还有神机营一行人出列,至于萧月你也一起跟来随我一并出征,彻底将那些混账赶出东城。”眉梢微皱,萧凤亦是注意到那些士兵脸上具是露出痛苦模样,心中仁慈之下当即下达命令。

    以参谋部数十人以及属于他们统辖的全员装备火铳的神机营,完全能够和三支千户长率领的部队战斗,若是再加上萧凤萧星的战斗力,纵使遇见了蒙古最精锐的却薛军也依旧毫不逊色。

    “我等遵令!”

    一行人当即出列,身上具是穿着板甲,背后背着铳枪,两柄短刀插在小腿之处,当真是威武十足。

    高喊口号,这支刚刚成立的全员火器化的神机营,立即就在这东城职中,开始了他们第一次作战!

    这一只初出锋芒的军队刚一踏入东城之中,当即就似那利刃一样横扫整个城市,所到之处不管是多么厉害的军队,都在那密集的弹雨之中纷纷退散,不敢和其正面对抗,只能够狼狈逃窜留下一地尸身,短时间之内就迅速占领了东城大半范围,只需要再努一把力就能够将对方赶出太原城。

    而在神机营横扫群雄之后,萧凤望见远方正在厮杀几人,当即冷笑一声:“我还以为那厮早已经逃了,原来还在这里僵持啊!”且望着她目光凝视之处,很明显就是那佛陀八相和全真教诸位道士所战斗的地方。

    “看样子,那些道士似乎陷入苦战之中?”萧月凝目,当即就瞧出此刻占据如何。

    虽然那王志坦、祁志诚两人将紧那罗、摩罗、法乌罗三人困住,但是剩余的十数位全真教道士却在那迦毗罗、兰毗尼两人配合之下狼狈不堪,纵然未曾收到什么伤势,但是那四处逃窜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占据了上风,更兼有那都率天以及舍罗桫在旁助阵,更是让这些道士险象环生,稍不注意就会中了圈套。

    眉梢微皱,萧凤望见远处那正盘腿坐在地面之上的转轮法王,当即笑道:“既然如此,那我等不如帮他们一把?”很明显,那转轮法王被她之前那一击弄得元气大伤,如今时候正在治疗休养,以至于无法参与战斗。

    否则单是转轮法王一人,就能够将全真教众人彻底歼灭,又岂会容许他们在这里碍眼?

    而萧凤自然不是什么仁慈之辈,见到对方受伤的这个时机,当即就下达命令,于是她麾下神机营一起开枪,当即就吓得那八人一阵惊惧,具是带着忌惮看着这赶来的大军。

    幸好那都率天早有预料,将此地信息告诉众人,方才令几人躲开铳枪射击。

    “哼!这厮倒是好手段,居然直到现在都没死?”萧凤看着那盘腿打坐的和尚,想着当初自己被欺压时候的场景,也是气不大一处来,手一动数道浓烈火球应声射出,其瞄准方向正是那剩余的其他几人。

    然而空中,一道白光闪过,当即将这火球泯灭。

    不知何时,转轮法王已然睁开双目,盯住萧凤的目光透着恨意:“阁下恶念如此浓厚,岂不知佛海无边,回头是岸?”经过之前一战,他的修为早被废掉大半,而且更无如同萧凤那近乎奇迹一样的清净琉璃焰,是断然无法顺利恢复的。

    “顺佛逆魔,不过尔尔!”萧凤冷哼一声,一缕光火凝聚于掌心之内宛如火凤一样跳跃不止,旋即喝道:“更何况你这恶僧曾经虐我部众,如今时候如何能饶得了你?”

    这光火刚要射出,天空中却闪过一道雷霆,正好将其击碎。

    萧凤抬头,当即就见到那悬在空中的史天泽,更是恼怒:“又是你这厮。没想到你今日居然如此阴魂不散!”

    “承蒙萧统领担忧,只是今日你我若是不分个胜负,那估计就永无宁日了。”悬于空中,那史天泽已然平静许多,只不过他的气息也弱了许多,毕竟他曾经和萧凤经过一场惨烈鏖战,其消耗的力量甚至巨大,如今时候已经很难在继续维持巅峰水准了。

    萧凤皱眉,双手一挥当即就将身边几位少女推到一边破碎房舍之中,火焰骤起当即就将那砖石全数复原,化作一个坚实的地牢将几人藏在里面,嘱咐道:“你等就藏在这里,莫要轻易离开。”

    身形一纵,亦是迎面扑上,和对方斗了起来。史天泽在亲眼见到自己侄儿死于意外,双拳之处所到之处俱是心脏、脑袋等等致命地方,口中更是骂道:“区区妖孽,为何还不伏诛?”

    “哼!你等依仗强权夺人家产、坏人性命,如今更以刀兵横于脖颈之处,我等若不反抗,岂不是等死?”银铃之笑转而响起,萧凤亦是反驳起来。

    “你以邪教愚昧众生、祸乱一方,又是如何?似他们这般邪教之徒,合该诛杀!”史天泽却不理会,他那方正国脸本是正气十足,然而此刻却扭曲变形宛如修罗,将身一翻又是一记鞭腿横扫而出。

    受到了这一击,萧凤终究还是经受不住,当即被打的整个倒退,一路上不知撞碎多少房舍,直到最后“砰”的一声整个轰在那城墙之上。受到这猛烈撞击,这城墙抖了三抖,数层砖石整个剥落,险些就彻底倒塌了。

    而在远方,那史天泽已然现身,大概是因为先前萧凤用言语跳动了他的怒火,所以此时此刻他体外的数道闪电比之之前凌厉数倍,显然是已经动了真火。

    只是一霎那,他当即自远处消失不见,随后就来到了萧凤身前,又是一击重拳。

    这一记重拳比之先前要重了许多,当即就压得萧凤陷入那城墙之中,更是将其朝着地面一路碾压,受此影响那城墙也终于经受不住了,一块块砖石剥落下来,大堆大堆的夯土从天而落,就要将两人盖住。

    “是愤怒?不,应该是对自己的厌恶吧。”萧凤却在此刻喃喃自语起来,她所受的伤相当重,已经足以影响到战斗能力了,但是她还是开口说道:“毕竟你自以为能够维持住的所谓尊严,不过是别人赐予你的施舍,若是不要的话那么就随时随都可以被撕碎。看看四周围吧,你的那些所谓仁义之师正在屠杀那群无辜的百姓,而他们的一切也正在被你所摧毁。你骂我是妖女?但是尔等所为,又有那个地方算得上仁义?”

    “闭嘴!”

    又是一拳!

    这一拳气势更足,道道闪电萦绕不止,更令萧凤身躯周围的那些泥土彻底烧红,甚至于被烧化融成了红砖,以至于将萧凤整个钳住,令其无法挣脱。

    然而萧凤还在说着,她甚至笑了起来,笑声之中透着畅快,甚至根本就不屑理会史天泽那近乎狰狞的模样,依旧是那样的高傲直截了当点住对方心中那最脆弱的地方:“果然,你就只是一头疯狗吗?一头只会乱叫唤、乱嚷嚷的疯狗吗?”

    这一句,正如那引线一样,当即点燃了史天泽那最后的狂暴。

    他凝视着眼前的这位流露出倔犟的女子,却发现如今的自己居然如此的无能,竟然就连这样的一位少女都无法压服,甚至就连自己的最为脆弱的一点都被对方点出,以至于整个人都丧失了理智,只想要将对方彻底毁灭,只是因为那完全是发自心底最害怕的恐惧。

    天空中,一道道雷霆也似乎在响应,漫天的闪电霹雳作响,完全将整个东城都彻底覆盖住了。

    随后,这无尽霹雳全都受到牵引一般,尽数纳入了史天泽身躯之内,令其整个身体都覆盖着一层白光,闪烁霹雳更在周围地面留下一道道焦痕下来,一道白芒随着声音顿时炸裂开来:“我要你的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