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九章仇人再相见,仇怨正当时
    天空之中,数道雷霆当空劈下,却被那熊熊火焰全数蒸干。

    眉梢微皱,萧凤只将火焰一卷,又是化作一道遁光自原地凭空消失,待到出现之后她看着史天泽身后那转轮法王,不免有些可惜:“似他这般惑心恶僧,早就该身受火狱之刑,你这厮横加阻挡是何道理?”

    “两军对垒,不过寻常。我等既然已经是置身战场,自然是各凭本事。”

    斜眼撇过身边那重伤和尚,史天泽且看着面带不善的萧凤,身形一晃又是出现在萧凤身前,拳头好似卷起无边雷霆,径直朝着萧凤轰来。

    这一击正如怒龙咆哮,便是那坚实城墙,也断然经受不住。

    萧凤无奈,只好运起清净琉璃焰,将那霹雳作响的闪电全数挡住,身形更是朝着后方连连跃去,以免被那凌厉拳头给命中了。和史天泽的战斗经验想必,她所经历的战斗实在太小,断然无法和这史天泽正面相抗。

    “很好,史将军已经将那女子给吸引住,趁着这个机会,我等一起出动,将法王给救回来。”

    待到两人离开之后,不远处却有七人凌空落下,观其相貌,正是佛陀八相的另外七人。

    之前三人战斗场景,他们因为实力太过脆弱,为了避免殃及无辜,所以只在外部待命,未曾闯入这里。如今瞧着自己的首领居然身受重创,自然而然就跑到这里来,想要将这法王救回去。

    …………

    “好个调虎离山,看来你这厮是铁了心不想让我击杀那人?”

    远远见到七人动作,萧凤立时大怒。

    毕竟那转轮法王已然身受重伤,她只需要在添一把力,定然能够将对方击杀于此,只可惜那史天泽却横加阻挡,很明显是无法击杀此燎了。而一位地仙级别的强者,对一个军队究竟有多么重要,只需要看看如今赤凤军的发展就完全可以明白,若是没有萧凤这个地仙存在,只怕他们在攻打潞州的时候,就会被官兵给灭了。

    史天泽却分毫不理,他那刚毅面庞透着执拗,一对虎目死死的盯着萧凤。

    且看到萧凤分神,他当即欺身,一击重拳正好轰在萧凤腹部之处,“砰”的一声当即令其整个倒飞而出,直接越到百丈高空之中。这一下威力无穷,更是将那身外的清净琉璃焰也整个轰碎,若非萧凤玄通了得,早就被这一拳给打的彻底重伤,就连战斗都不可能。

    虽是如此,她亦是感觉那神志也被轰散,虽是短暂之后就再次恢复,不过却已经足以给史天泽制造足够的机会。

    果不其然,此时此刻那史天泽已然化身遁光,正好越到萧凤身前,而他全身电芒已然尽数纳入右臂之中,化作一个雷霆环绕着的靛白色光球,随着其动作一推,这光球当即在刹那之间彻底释放,口中更是喝道:“战斗之中分心可不是好事。”

    这电芒的威力萧凤早有体验,自然是不敢怠慢,双臂立时交叉护在身前,无数清净琉璃焰缭绕而出,全数凝聚于身前形成一道厚实无比的火墙,意图将那雷霆之力全部挡在身外。

    一时间,这电芒当即凿穿空气,将整个天空全数化作雷域,无数银芒闪烁不定,打的那火墙不住颤抖,好似要彻底崩溃一般。

    “这头疯狗,还真有够碍眼的。”勉力维持着火墙,萧凤对眼前这史天泽已然是恼恨无比。

    第一次交战,她中了对方奸计不仅仅自己差点没命,而且还赔进去了数百名士兵。

    第二次交战算是勉强摧毁了那致命的巨炮,然而却对他们接下来的动作并无影响,不仅仅暴露了自己克虏炮的存在,更是令他们改变思路,将那火炮改小了一点,反而对太原城的威胁更大。

    而在这第三次交战时候,不仅仅趁着自己防备空虚,更是阻拦自己击杀转轮法王,若是论其萧凤最讨厌的究竟是谁,毫无疑问就是眼前的这位自称是忠君爱国的史天泽了。

    恰逢此刻,那雷域似乎已经将内部积蓄的雷力用掉了,所以也渐渐消散开来。

    萧凤这才喘了一口气,将那已然破碎不堪的火墙散去,之前的那雷域实在是厉害,寻常人一旦进入非得给打成烤鸡,即使是她也是用尽全力方才撑过去,皱眉横扫周围,暗想:“那厮究竟在什么地方?”

    然而自身后一阵呼啸之声立刻提醒她,那史天泽竟然不知何时,居然蹿到了自己下方之地。观其模样,很明显这厮的目的乃是以之前的雷域将萧凤控制住,这一次才是真正的致命攻击。

    不敢怠慢,萧凤立时转身,双手挡在身前,勉强挡住对方连绵攻击。

    很明显,因为之前的战斗影响,史天泽已然明白根本不能令萧凤重回地面,不然的话他精心准备的这次战斗,也不过是沦为和第一次战斗一样,根本就派不了半分用处。

    …………

    “这就是地仙的实力吗?仅凭我们全真教现在的力量,只怕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头颅微抬,王志坦且看着天空之中那两个缠绕在一起的电光、红芒,不免感到眉间之处跳动不止。

    若是他们之前当真惹怒了那萧凤,只怕早就被对方随手消灭了,又岂能存活到现在?

    收起目光,祁志诚看了一下大街,因为那蒙古大军攻击以及两位地仙的战斗,此时此刻这城中百姓早已经是乱成一团糟,他们面对这许久不曾出现的战斗,根本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做。眼中带着愁容,祁志诚只将手中宝剑凌空一挥,当即就将迎面扑来的几位鞑靼人给切成两半,随后说道:“别的不说,快些救救那些伤亡惨重的百姓吧。”

    尾随身后,那些道士也是纷纷出手,一时间剑气纵横、血气弥漫,本来已经侵入太原城之中的那些蒙古士兵顿时一遏,再也难以继续杀戮。

    然而这时,却有一人将手指着远处废墟,喝道:“是佛门八相!”

    他唤作李道仙,乃是张志敬的门徒,一身修为在整个全真教后生之中算得上顶尖人物,一手全真剑法也算是登堂入室,和那仲威、严忠济等人相比,也是不分伯仲。

    “佛门八相?”

    听到这话,所有全真道士具是一惊。

    他们逃到这里全是拜这佛门八相所赐,门中弟子更是不知被杀了多少,如今瞧着对方出现在这里,一行人具是感觉全身骤冷,就要从这离开。

    王志坦亦是感觉通体一凉,只想要自此离开,而在旁边的祁志诚定眼一看,却是喝道:“是转轮法王!他似乎身受重伤!”

    “身受重伤?”听到这话,王志坦立刻止住脚步,心中热血却是开始沸腾。

    若是那转轮法王,他们自然是无比害怕,之前若非借着那玄阳至心珠乾坤颠倒的能力,他们还未必能够逃出此人之手。可以说,这转轮法王便是佛门八相的中心人物,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力量。若是此人还活着,他们自然是退避三舍,然而此刻对方却是重伤,那就另当别论了。

    “没错!”

    应声回道,王志坦且看着那几人正要离开,当即纵身一跃,手中长剑已然是电射而出,化作七柄修长利剑,剑身晶莹如玉、似是将天空星光也一并吸摄下来,很明显具是以剑气凝结而成。

    “全真剑决——七星辉月!射!”

    一声令下,这七柄长剑就似那灵动至极的导弹一样,已然是完全锁定住那正在活动着的七人,“咻”的一声凌空射出,就将其人一并纳入攻击范围之内。

    那佛陀八相一时不查,当即被这凌厉剑气全都射中,纵使死不了人,也少不得感觉心中震怒。

    “好家伙,居然是全真教!”

    望着眼前开启的黑洞“咻”的一下彻底消失,紧那罗当即懊恼起来,扫过远处疾驰而来的列位道士,他当即低吼一声。一时间,身躯之上金光流转,依然令那肉身躯壳坚若镔铁,饶是那七星辉月如何厉害,也断然伤不了已经是运起不动明王根本印的紧那罗。

    待到剑气消散,紧那罗对着身边的迦毗罗、兰毗尼喝道:“尔等快些带着法王离开这里,至于他们就让我来阻挡。”这两人貌似厉害,然而若论单打独斗,却并非王志坦、祁志诚两人对手,故此他想要让这两位尽快离开这里,以免在接下来的战斗被秧及到。

    “那你们三人呢?”

    舍罗桫张口说道,他的头发以及眉毛已经花白,就连那眼睛也透着垂暮之色,完全就是一副将死模样。

    此人号称是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突破地仙,然而地仙之境何其困难?

    三劫之关一道比一道艰难,完全就是九死一生的选择,比如说那张志敬就是因为心劫难过,结果一身修为付诸东流。而他卡在羽化一关已有数十年,若非当初受了那八思巴一缕佛法,只怕早就置身涅槃之中了,如今被指派在这佛门八相之中,不过是为了凑足数量罢了。

    “我等三人具是修有金刚不坏之身,岂会害怕那些道士?”

    轻哼一声,紧那罗撇过那一缕直刺而来的剑气,当空一挥罡气吐出,当即将这足可切金断玉的剑气整个击碎。

    “我等明白了!”舍罗桫当即颌首,而那迦毗罗以及兰毗尼也将那转轮法王搀扶起来,准备找个清净之地重新开启传送之门,好从这里及时离开。

    “莫要让他们给逃了!”王志坦瞧着明白,身形一纵跃入半空之中,手中长剑又是一挥,数十道剑气凌空落下,欲要将那几人留在此地。

    一声暴喝,那紧那罗却已然将全部功力运转起来,身上衣服亦被这膨胀的劲气整个撕碎,露出了那黄金铸成的巨大身躯,紧随其后摩罗以及法乌罗亦是一样高声咆哮,化作护法金刚,将那漫天剑气全数挡住。

    “”

    “两军对垒,不过寻常。下一次,史某定然会再次领教阁下的威能!”史天泽却并未理会,一张手当即将那转轮法王揽住,身形之处电光缭绕,当即就化作雷光自原地遁走。

    萧凤顿觉懊恼,却是无可奈何。

    那史天泽善使雷电,无论是攻击还有速度,具是强于自己,若是擅自离开追杀对方,只怕会中了对方奸计。

    无奈之下,萧凤只好纵身离开,开始整顿城中之事。

    只是悬在空中并无动作,史天泽身上力量也不曾散去,就这样死死盯着萧凤,唯恐此女直到最后还弄出什么花招来。

    上次战斗他被困入山丘之中已然说明,眼前的女子并非那等坐以待毙之人,纵然此刻正处于气势的最低谷,然而其脑海之中估计也依旧在苦思着破阵克敌之术吧。

    地面之上,那转轮法王得到回应,旋即微微一笑,心思一动那银色***当即散去,却是化作一轮赤色****便是那一尊如来法相也一并散去,既然萧凤此刻已然伏诛,那么这克敌制胜的法相也不需要再继续维持。

    他毕竟还未真正凝结法相,只不过是接着那八思巴寄存体内的一缕佛法,还有数百人信念愿力方才召唤出来,对身体的负荷实在是太过强大,此刻他的

    身体已经开始出现种种症状,若是继续下去只怕会损及修为根本。

    虽是如此,但是他自信以赤色**的力量,依然足以击杀萧凤。

    赤轮还在旋转,无数火焰也再被凝聚起来,只需要将这蕴含着莫大能量的火球丢出,那么一切就都完了。

    然而这时,萧凤却忽的笑道:“第一次攻击你们两人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却并不致命。既然如此,那你觉得我之前为何要藏在地面之中?更重要的是,你以为我为何要将那装满火药的仓库给复原?”

    “你说什么?”

    顿感疑惑,转轮法王却忽然感觉身体之中酥麻难耐,就似有无尽蚂蚁在啃噬他的身躯一样。

    他当即闭目,却发现在那身躯之中,一粒粒赤红光粒正在四处流窜,不断地破坏了那些经脉以及细胞,它们和他体内那赤轮所转换的火焰有些相似,然而却更加的霸道,所到之处无论是什么地方全都被彻底吞噬,不复所存。

    就连那一轮赤星之中,竟然也大多数都是这赤红光粒。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时候进入身体之内的?”

    恍然之间,转轮法王顿时想起之前状况,那自每一位士兵体内所汲取的令他感到畅快至极的力量,当时候他还以为这乃是因为这赤凤军素质不错,然而如今想来只怕眼前之人在那些人的体内放了一些东西,而那些东西正是萧凤借机将清净琉璃焰侵入自己身体的根本原因。

    而他不明所以,竟然不曾料得此处,以至于缔造了今日死因。

    转轮法王想要控制那一轮已然成形的玄星,然而此刻那赤星竟然不受他的控制,“咻”的一声就自天空落下,朝着萧凤砸去。

    只可惜这一次,这赤星却并未和以前一样将眼前的一切全都粉碎,反而就似没了空气的气球一样,嗖的一下就被萧凤整个纳入身躯之中,就此消逝在空气之中。

    随后,一道红光爆发,萧凤已然来到了转轮法王身前,玉手正好摁在他的额头之上,令其分毫动弹不得:“你的败因只有一个,只有一个简单的原因,那就是你彻底地惹怒我了。”

    话音落下,她只是轻轻一捏,自转轮法王体内那无数赤芒立时显现,纷纷自其体内冲了出来,化作一道冲天赤芒,火焰环绕、烈炎骤起,当即令昔日里那凌威不可一世的转轮法王烧的是遍体鳞伤,不复人形。

    万千火焰缭绕周身,萧凤虽是沐浴在这浓烈火焰之中,但她那原本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就连身上战衣亦是恢复原来样子,一道道盘旋火焰,令其如神如魔,透着奇异魅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