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七章雷霆降天罚,佛祖灭妖孽?
    “师尊?”

    虽是走了萧月,但是那萧星却不知何时来到这里。

    她看着整个城头,心头一震当即止住脚步,就连萧凤都不敢轻易闯入其中,以她的修为又能够起到什么用处?

    “是小星儿吗?”

    低沉话语穿了过来,却是带着几分落寞。

    “是的。”双腿一弯,萧星那一对星眸带着担忧,问道:“只是师尊,既然那蒙古大军大军进攻,那我应该做什么?”不知为何,她却从这话音之中听出了一丝遗言的味道。

    “萧月正在东城指挥赤凤军作战,你且去助阵,务必确保不让那蒙古大军侵入城中大肆杀戮。”风声阵阵,萧凤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转轮法王,眼睛一眨不眨。

    “只是师尊,您呢?”

    萧星却是担忧,依照眼前的状况,她实在想不出究竟应该如何将那些被转轮法王控制住的士兵救出,而在此刻师尊又准备用出什么方式?

    “我自有主意。记住了,你若是瞧着不对劲,立刻率领赤凤军舍弃太原城,不得和那蒙古大军交战,记住了,薪传火继、华夏永存。”

    “师尊!难道说你?”

    听着这话越发担忧,萧星委实不敢想象接下来究竟会发什么事情。

    就连自己最尊崇的师尊都开始担忧生死来,那又该是什么样的惨烈事情?

    萧月却是有些不耐,她看着那还杵在原地的萧星,当即唉声叹气起来:“萧星!你素来得体大方,通晓事情。为何今日你却哭哭啼啼、婆婆妈妈了起来?而且你也知晓我的神通,就凭他们的手段如何杀得了我?”说话之中倒是带着自信。

    毕竟她那清净琉璃焰虽然不能说是生死人肉白骨,然而断肢再生、濒死复活,甚至是令世间万物恢复原状却是精妙绝伦,可以说她虽然不能说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地仙,但是却绝对是最难杀死的人。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做。”

    萧星无奈,也只好退下,前往东城之地。

    “呵呵!明明已是兵临城下,你却依旧宅心仁厚?岂不知那宋襄公,就是你的末日。”

    虽是置身于白莲之内,但是那转轮法王却开口嘲讽,随着他的话语,那白莲治下一干士兵具是痛苦呻吟起来,阵阵呼喊传入空中,令萧凤神色越发恼恨,忽的仰天长啸一声,脸色陡然间平静下来,像是深渊、像是黑洞,不露分毫动静。

    “话说得太慢,可是会遭报应的。”她的声音已经平静下来,并无丝毫感情。

    转轮法王却是冷笑不止:“哦?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不动手?毕竟现在是杀我的最佳时候,当然如果你要动手的话,那么那些士兵的性命只怕就保不住了。”

    “不知你,还有那史天泽!你们两个,都得死。”

    萧凤只是闭上双目,开始将体内沉寂许久的清净琉璃焰召唤出来,一粒粒星火萦绕于其身外,它们就像是那些星辰一样四散在萧凤的周围,一点一滴释放出那星星点点的光芒,而她的身体也就似天空之中的那轮烈阳一样,开始从体内释放出浓烈的红芒。

    红芒虽是明亮无比,甚至一时间盖住了天上的太阳,但是这红芒却并不锐利,反而透着一股中正祥和,让所有的士兵见了都感觉身体一震,浑身上下似乎拥有无穷的力量。

    他们感到惊讶,然而一见到那正傲立天空之中的萧凤,也立刻晓得了自己此刻应该做的事情。

    于是,在那通往城墙的走马道上、在那些伸入阁楼之中的楼梯上,在那些架在城墙之上非云梯之上,无数的赤凤军战士开始了动作,在参谋部的引导下,来到了自己应该存在的岗位之上。

    那多达数万的蒙古骑兵已经到了,他们会打开城门,然后将所有的人的头颅都给砍下来,筑成京观。

    这一点,毋庸置疑。

    蒙古人的凶残,所有人都受够了。

    “杀!”

    一声令下,那三门克虏炮以及上百门虎蹲炮具是咆哮起来,此时此刻已经不需要去刻意瞄准,因为只需要将炮口对准敌人,然后引燃引线就可。

    蒙古大军依旧在冲锋,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超乎想象。

    他们不会去理会那些从战马之上跌下来的士兵,因为没有人能够在万马践踏之下还可以安然生活;他们不会去理会那些凌厉无比的火炮,无论是铳枪、虎蹲炮以及克虏炮的威力都太弱,远远无法抵抗蒙古骑兵的力量;他们更不会去理会这正在拼命抵抗的赤凤军,因为所有的东西都会在蒙古大军的马刀以及马蹄之下,彻底地化为乌有。

    天空之中乌云渐起,雷霆之声轰鸣不止,偶然之间更有银亮光辉闪烁,那是正在蓄积着的雷电之威,它们正如那虎视眈眈的电龙一样,躲在乌云之中窥视着大地,只需要一声令下,就会化作肆掠天地的神龙,肆无忌惮摧毁眼前的一切。

    乌云之中,一个身影高踞天空,正是那史天泽。

    他只是静静地立在空中,神色冰冷瞧着城头之上的萧凤,此刻的她已然被那渐起的星火裹住身体,只是一声轻啼便化作一只火凤,那即使是沐浴在狂风暴雨之内也依旧仰天长啸、涅槃重生的火凤。

    “妖孽,纳命来!”

    正如那执掌天律的雷神一样,史天泽当空一喝,立时运起无穷雷光朝着那火凤劈去。

    双翅猛振,火凤当即就要腾空而起,却在这时那转轮法王忽的睁眼,口做宣号:“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一时间光华大方,当空之中一道虚影立刻现身,金光四射、梵唱不止,一对肉掌合十在胸,分明就是那佛教之中传说之中的如来法相,如今时候居然也被这转轮法王以特殊手段召唤出来,现身于此。

    而这如来法相刚一现身,当即将那双手张开,朝着不远处的萧凤一抓。

    这一抓,就似将整个空间一并扯住,便是那空间之内的空气也一并给定住一样,无论是那雨滴还是树叶甚至是空气,都被这一抓给生生定住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得,而伴随着双手动作,那些雨滴、树叶都似乎被浓缩了一样,整个缩小了一圈,就连那空气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受到了那双掌合拢的动作影响,陡然间缩小了数倍有余化作凝实的实体,让人明显可以看出和别的空气存在着一道清晰分明的界限。

    这一下,那本来准备逃脱的火凤也被一并定在空中,而那清晰分明的空气就似枷锁一样,将其整个锁在原地分毫挣脱不得。

    天空之上,九霄神雷正似天威,故此现身诛杀妖孽。

    城头之处,如来法相心怀慈悲,普一现世力擒妖魔。

    双方夹攻之下,便是寻常地仙,也断然逃脱不了。

    感受到双方骤然扑出的沛然巨力,萧凤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两座大山压着,浑身上下咯吱作响,就连内脏、血管甚至是细胞都被那沛然压力压的是颤颤巍巍,只能努力地运转清净琉璃焰将这压力抵住,勉强护住自己的身体,方才不至于就似丧命。

    这孙悟空昔日里双肩担起的压力她今日算是承受了一遭!

    然而攻击尚未结束,那史天泽早已经是蓄势待发,那满天的雷电就是他的执意,而这一次他更是不会留情。

    “轰隆”一声,那雷霆之力更是呼啸而来,直接将那护身火凤整个撞破,“轰隆”一声道道雷霆窜入身躯之内,细密至极的雷霆之力窜入身体内部各个地方,它们就似那肆无忌惮的白蚁群一样,所到之处凡能够吞噬的东西全都摧毁,不留一丝一毫的生机。就连昔日里,那曾经坚韧无比的清净琉璃焰,在被这九天雷电轰击之下,也瞬间崩碎不复所存,令其再也无法在那沛然巨力之下维持生机。

    “师傅!”

    遥遥望着,萧月整个人一时楞住。

    目光之中,那一道灼灼火焰曾经是如此的温暖,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始终护着自己,不让自己受到任何的伤害!

    但是如今,这曾经是炽热无比的浓烈火焰却不复所存,在漫天噼里啪啦连绵无尽的狂风暴雨,再也没有和以前一样继续绽放自己的光彩了。

    之所以赶我走,是为了保护我吗?

    心中闪过之前所看到的那带着怒容的脸容,她的心陡然间颤抖一样,却是暗暗愤恨起来。

    若是我当时候在,又岂会容忍这般事情出现?

    身形一动,萧月紧咬嘴唇,当即就要朝着远处奔去。然而身边却伸出一手,直接点住身上数处穴道,令其整个人顿时僵住,一身真元也被彻底锁住分毫动弹不得。萧月顿感奇怪,拧过头回头一看却是萧星。

    她神色一冷,也不管多年姐妹情深,立刻喝道:“放手!”

    “师尊嘱咐过我,让我等若是见势不妙、立刻远遁,不得停留。”萧星却是摇摇头,将手一抄当即就将萧月抱在怀中。

    就在旁边,赵志、杨辉等人也是大惊,之前他们也曾经见到那火凤被雷霆击溃事情,故此也明白过来只怕曾经引导他们走到如地步的统领只怕是遭遇不测,一时间众人具是人心惶惶,且看到那正抱着萧月的萧星,具是走上前去询问起来:“萧执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为何,一行人全都没曾提及萧凤事情,那个消息太过震惊,他们实在是不敢轻易掀开。

    不过他们且看着眼前这人就稍微安心下来,毕竟萧星和萧月和他们的统领萧凤乃是至情之人,不仅仅睡卧起居形影不已,就连赤凤军之中诸多事情亦是多少依赖此人方能运转,于是他们就纷纷围过来,想要知晓接下来的十七你个。

    “诸位,尔等也已经看到了。”

    深吸一口气,萧星只觉得心绪纷乱,然而此刻所有的士兵所需要的是一个解释、一个安慰,一个能够让他们继续战斗下去的信念:“那里,主公正在和对方两位地仙交战。列位也知晓地仙实力之强大,所以趁着主公为大家创造的机会,快点撤退吧。撤退到山里面去,不然的话我们就会被那蒙古大军给彻底歼灭。”

    “但是主公呢?主公她情况如何?”

    然而赵志、杨辉等参谋部之人却没有动弹,他们只是伫立在原地,好似被浇在这里一样,刚才的那一幕他们想要忘记,然而那清晰无比的画面却始终不曾忘却。

    若是没有了萧凤,他们又该如何去战斗?

    这个时候,他们全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然而此刻却早已经迟了!

    萧星张了张口,神色忽的黯淡下来:“师尊她吉人自有天相,定然能够逢凶化吉。而且若是我们牺牲太过惨重的话,师尊她也不会好受的。”这样的话,她自己都不信。

    “我不管。所有人,继续给我战斗。”但是赵志却不信,他始终无法原谅自己,若是让这群杀性极重的蒙古人闯入太原城,那又该会是什么场景?

    天空之中炮声浓浓,那是蒙古骑兵正在进攻。

    经过之前的战斗,他们已然明白过来那巨炮的优缺点,于是就将巨炮的残骸融了重新铸成数具小一些的大炮。这些大炮虽然不及之前巨炮凶猛,但是却依旧强横至极,一击之下完全可以将那厚实沉重的城墙也给破坏掉,而在这巨炮的连绵射击之下,他们脚下的城墙已经倒塌了许多。

    “砰砰”之声连绵响起,装备着手炮的蒙古骑兵也冲上来。

    他们的手炮虽然射击距离要远逊于铳枪,但是威力却甚是厉害,只是一下就让赤凤军战士哀嚎倒下。

    武器性能的优势终究还是抵不住数量的优势,城墙正在被蒙古的军队所控制,而他们的人马还在继续前进,牢牢地占据住每一个地方。

    赤凤军的士兵还在牺牲,然而他们却始终无法挡住蒙古大军的脚步。

    “第三营伤亡已经过半,城西头已经丢失。敌人还在继续进攻!”

    “第二营已经有三分之一人死亡。城门口瓮城已经丢失,无法继续守下去。”

    “…………”

    一声声的伤亡传递过来,正如那鼓槌一样,每一个喊声都敲在心脏之上,令其震动不已、也感觉痛苦不堪。

    最终,萧星说道:“撤退吧!我们已经无法承受损失了,若是继续下去,那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她的眼光黯淡无比,已然不带有任何希望,距离之前已经过了有好几分钟,然而那浓烈火焰却始终未曾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