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六章阴谋终暴露,獠牙已张开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风凌子!”

    脱口而出,王志坦顿觉冷汗淋漓。

    当日他们偶遇风凌子时候还以为此人乃是出于好意,然而如今转念一想,只怕此人早就知晓魏志阳的事情,否则如何会说出那番话来?

    “风凌子?他在哪里?”

    萧凤立时皱眉,而旁边的萧月脸上立刻浮现出几分愧色:“对不起师尊,弟子实在不知!”

    “不知道?”

    萧凤正要斥责,然而转念一想立刻就感觉懊恼。毕竟安全部成立不过不过数十天,就连组织架构都尚未成形,若要监视一个本来就有些武功底子的家伙谈何容易?

    只怕那个家伙,此刻早就离开了太原城!

    恰逢此时,于太原城中一道烟火骤然升高,黑烟直冲云霄,其中火光爆射,更有浓密火球四处飞窜,每一个火球都足有篮球大小,自天空砸落下来,只是一下就将那房舍整个炸碎,就连石板铺就的大街也被炸出一个丈余宽的大坑,其上焰火四处飞窜,当即将那木头、布匹以及一些易燃物品全都点燃,整个城市俨然被那火魔吞噬,像是在燃烧!

    萧凤一见,立刻大怒:“该杀的混蛋,竟然是调虎离山之计!”她若是还无法窥见对方计策,那就当真是愚笨之人了。

    一直以来,萧凤为了避免那太原城遭到惨重损失,都是坐镇在那太原城之中,以防有人暗中偷袭。然而今日不过离开一会儿,那太原城就给人偷袭了,而且看模样只怕是存储火气的仓库也被点燃了,否则不会造成如此大的动静。

    话音未落,她已然化作一道红光,“咻”的一声自原地消失,径直朝着那太原城奔去,其身边那些随行武者亦是一并跨上战马,朝着太原城奔去。

    铿锵一声剑音鸣响,萧凤扫过不远处的那些道士,立时喝骂起来:“你们这群家伙还杵在这里干啥?还不赶紧跟上?”说罢,也是身上泛起华光,一跃而起尾随萧凤身后,身形拉出一道道虚影,显然已经是用尽了全力,朝着那太原城火焰燃烧的地方奔去。

    若是让那些家伙在太原城中肆意破坏,甚至将半年以来的积蓄全都烧了,那赤凤军就当真不能继续坚持下去,只能够就此撤退了!

    那些道士面面相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师兄,我们该怎么办?”王志坦弄不清楚状况,且看着那还盘腿坐在地面上的张志敬,当即问道。

    只是这时,张志敬摇了摇头,却自怀中掏出一个铁盒来,庄重的将其递到王志坦面前:“王志坦,你且听令。自今日之后,全真教掌教一职正式传于你。”

    “我?”

    神色茫然,王志坦顿感困惑,他赶紧走上前去,企图将自己的师兄搀扶起来,只是这一搀当即让他吓住,“师兄,难道你?”

    “丹火一起、尽皆了了。那心劫我始终是没有度过,如今的我已然是武功尽废了。既然如此,又有什么资格还继续执掌全真教?”摇摇头,张志敬将王志坦从身边推开,他将自己的双手撑在地面上,胳膊微微弯曲象是要被压垮一样,但是这手臂终究还是直了起来,让他终于还是勉强的站在地上。

    曾经的他,飞檐走壁、飞沙走石、摄神御剑,诸般玄通无所不精,然而此刻,他却就连站直身体都如此困难。

    虽是如此,张志敬却罕见的笑了起来,这笑带着苦涩,亦带着堪破世事的豁达:“至于这铁盒,就交由你处置。是留下来,还是送给别人,也全都依你。”或许对他来说,卸下掌教重担、重新回归凡人生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

    “我明白了!”

    将手中铁盒纳入袖中,王志坦低声应道。

    目光平静看着这一切,祁志诚看着远处太原城那滚滚浓烟,亦是带着担心:“既然如此,那师兄我等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跟上去!”眉梢紧锁,王志坦双目怔怔凝视着遥远北方,那里是他们全真教祖庭所在,只是今日却再也回不去了:“若非我等心有芥蒂,作此糊涂之事,又岂会招之今日灾劫?既然如此,那我们少不得也得帮上一帮。”话音落下,于他身体之外,一股青蒙蒙的雾气将身罩住,旋即就运起轻功、腾空而起,朝着那太原城奔去。

    “既然如此,那我们跟着过去吧。”祁志诚长叹一声,扫过那群茫然的道士,直到此刻这群家伙还没有弄清楚其中的缘由。

    或者说,这就是凡人的愚昧?

    不然的话,他们又岂会被那风凌子所骗,甚至是一直都蒙在鼓里、弄不清楚状况。

    且不提这里,虽然太原城距离白马寺尚有数里之地,但萧凤也不过呼吸之间,就已经来到专门存储火药的房间之前。

    而在这里,那以前本来应该是重兵把守的仓库却是一片狼藉,本来应该是以条石铸成的墙壁被整个炸毁,满地都是碎石以及粉末,房顶也被火药整个掀开,直接变成了无数块砖瓦碎石散落在方圆十丈之内,而那些士兵亦是抱着受伤的身躯哀嚎着,他们不幸被卷入火药爆炸之中侥幸未死,已经是幸运的了。

    总之,整个场景相当凄厉!

    “尔等既然敢在我城中撒野,为何还不现身?”

    高悬空中凤目渐红,萧凤只将手猛地一挥,无数琉璃状火焰纷纷窜出,和着那还在燃烧的火焰,一并将整个仓库罩入其中。

    于是,一副奇异场景,立时在众人眼中呈现出来。

    那些彻底崩碎,已然变成了一粒粒比米粒还要小的粉末开始聚合起来,然后形成了一条长长的条石,上面还印着“宋,嘉裕四年监制!”的字样。而那些已然被火焰烧成焦炭的梁木也开始生出奇怪的变化,火焰渐渐缩小直到最后变成火星然后化作一粒粒颗粒物,而那些焦痕也在不断地褪去,最终恢复到原本的模样来。地面上,那些破碎的瓦片也如同被人捡起来,彼此互相拼接在一起,最终也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

    随后,这些条石也开始汇聚在一起,彼此互相垒砌在一起形成了一堵厚实的墙壁。那些梁木也彼此互相契合在一起,构建出整个房间的受力框架,就连那些瓦片也全都自周围纷纷回归到原本的地方,最终汇聚成一个还显得老旧、沧桑的老旧房间。

    而里面的那些原本已然被点燃的火药也重新变成了颗粒状,被安静的存放在橡木桶之内。

    这里的一切,又重新回归原本模样!

    “好!阁下神通果然了得。转手之间,就让这诺大房间恢复原本模样,不得不说阁下神通当真是举世无双,只可惜在消耗了如此多的精力之后,你还剩下多少力量?”

    拍着手,却自房间之中走出一个和尚来,正是那转轮法王。

    细眯着眼睛,他倒是饶有兴致看着萧凤,脸上透着奸计得逞的笑意。

    “原来如此,你一开始的计划就是我啊。只不过你若是以为这就是我的极限,那就大错特错了。”冷着声,萧凤依旧是桀骜不驯。

    只是那转轮法王却呵呵笑着:“若是我一人,或许不敌你,但若是两位一起上的话,又该如何?”步步为局、环环相扣,虽然过程之中出现了很多的状况,不过只需要最终的目的达成那就可以了。

    “两人?”萧凤一时震惊,转而侧目望着远方,顿时就见那宽阔平原之上,万千战马奔腾驰骋,为首之人不是那史天泽,又是何人?

    在这个时候趁势攻击,应该说对方是料敌如神,还是应该说早有预谋呢?

    眉宇之间煞气十足,萧凤身形顿消,当即就被一团烈焰罩入其中,其形状如火凤、焰气直入云霄,一声凤鸣嘹亮而起:“既然如此,那就且让我看看你有何本事,居然还敢在我面前撒野?”双翅一震,已然有数十道火球凌空落下,射向那转轮法王。

    “我佛如来已然现身,诸位为何还不俯首?”

    不动如山,那转轮法王轻喝一声,只在身后陡然间现出一道氤氲光环,亿万光华、千万瑞彩具是从中弥漫而出,转眼间就化作一轮晶莹如玉、纯白无比的玉轮,这玉轮只一现身,当即就从其中冒出无数光辉,光辉锐利犹如刀剑,只是一下就将那赤红火焰整个击散、不复所存,之后更是余势直冲朝着萧凤打来。

    身形骤然拔高,萧凤立刻避开那漫天光辉,只是低头扫过了那城墙之后,立刻起了一声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此时此刻,那本来应该是守护城墙的赤凤军战士,全都叩首臣服,口中更是高声唱道:“我佛慈悲,我等愿意皈依佛门!”目光之中虔诚无比,俨然一副狂信徒的模样。

    “看明白了吗?”一脸得意,那转轮法王悠悠笑道:“此时此刻,你已经是人心尽失、既然如此为何还不弃暗投明,皈依我佛?”话音落下,他身后那一轮玉轮又是嗡嗡转动,无数华光立刻从那些士兵身上冒出,却是被那玉轮凝聚起来,化作一轮圣洁玉莲。

    这玉莲足有十丈有余,正好将整个城头覆盖住,而那数十片荷叶之上经络具显、好似带着生命一样,中央之处细蕊稚嫩,在微风之中更是轻轻摇曳透着一股清香,而于尾部之处无数嫩白触须全数伸出正好“扎”在那些士兵的额头之上,自额头之上点点光芒悄然而出,被其整个吸摄出来,然后汇聚于莲心之中。

    此时此刻,那转轮法王正好盘腿坐在玉莲之内,一身衣衫不知何时已然褪去,赤裸的肌肤嫩白细腻犹如初生婴儿,唯有那双目阖住。

    “好个恶僧,竟然使邪术窃夺我百姓生机!”瞧着这般模样,萧凤更是震怒不已。

    以她的眼光,自然知晓眼前的这位所谓的有道高僧、降世活佛所使用的究竟是什么手段,吸摄常人之力增补己身,这厮和那血元老人不过是一路货色,只不过一个是以惑心之术哄骗而取,一个是以暴力手段强行夺取罢了。

    萧凤惊讶之余,当即催动全部力量企图将这玉莲摧毁,然而在这玉莲之外,却有无穷光辉放射而出,将那清净琉璃焰抵在外面,令那转轮法王不曾受到丝毫损伤。

    正在此时,却有旁边冒出一股锐利剑气。

    这剑气虽是将那白光撕破一角,然而终究锐气不足,被这白光整个吞没。而在不远处,那萧月已然到来,于她手上一柄利剑已然出鞘,很显然之前的那股剑气正是她所为。

    萧凤皱眉,当即喝道:“萧月,你快些离开这里去辅助参谋部诸人,调集兵马全力抵抗蒙古大军的攻击。”

    “可是这家伙呢?”萧月略有不甘,一脸狠历盯着那玉莲之中的转轮法王。

    脸上带着担忧,萧凤亦是晓得那转轮法王打的念头,然而她念及那数百人性命,自然不敢全力以赴:“这厮正在依靠这白莲抽取众人的生命力全力以赴提升自己的力量,可以说他的生命和那些士兵全都系在一起。你若是在这个时候动他,那就会牵连到别人,让那数百位被此人控制住的士兵也一并死亡。”

    “既然如此,那不如现在诛杀此獠?”萧月亦是震怒,当即就要催动剑心。

    “住手!”一声低喝,萧凤脸色却罕见的透着怒意,自兴元府之后她对萧月一直都算是恩宠有佳,然而今日这愤怒却着实罕见:“我说了,你快些去帮助参谋部诸人,莫要让那蒙古大军侵入城中。”

    萧月神色一愣,亦是被萧凤这声斥责吓住了。

    她张开口想要解释,然而得到的却是更为强烈的命令。

    “快去!若是让那蒙古打入城中,那就莫要怪我无情。”

    “我明白了。”垂首下来,萧月将那赤心剑插回剑鞘,低声回道。随后她就运起轻功,朝着远方城墙之处奔去,而那里正是那史天泽率领麾下千军万马攻击的地方。

    “非我不愿,实在是你性子执拗,若是伤及无辜、让手中也沾了自人的血,只怕你就会心魔骤起。若是心魔一起,那就万劫不复了!”神色收敛,萧凤带着愁容看着那远遁而去的萧月。

    并非她不愿,实在是因为她太明白萧月的性子,所以才不愿意让她来做这种事情。

    不然的话,等到萧月丹鼎炼成企图羽化飞仙时候,这心劫非得冒出来,令其陷入永生永世的痛苦之中,而以其那锐意无匹的剑心特性,只怕到时候可就不是张志敬那仅仅只是经脉俱废的下场,更有可能是神魂俱灭、彻底消逝在这世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