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五章验尸寻证据,尸体诉真相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眼中布满茫然,张志敬呆愣愣的看着已然化作废墟的灵堂。

    很明显,若非他之前听从侍从所说,将魏志阳身躯取出沐浴更衣,只怕此刻他师弟的尸身早就卷入这惨烈争斗之中彻底损毁了。

    望见旁边刚刚落下来的王志坦,他就似那溺水之人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踉跄着脚步赶紧走上去,抓住对方的衣襟:“找到究竟是谁干的吗?”

    “没有!”

    摇摇头,王志坦努力的平息心中的怒火,安静的回道。

    那些人实力相当厉害,并不比他们两人差,如果真的要逃,以他的能力根本抓不到对方。

    听到这话,张志敬顿似被抽掉了脊椎,没有任何依靠,一屁股栽倒在了地上。

    “呵呵……,哈哈……,呵呵……”他的脸满是痴呆,双目之中噙着眼泪,身躯犹如中了电一样的颤抖着,而那双手无力的垂下来,浑似一颗没有了生气的苍老古树。

    他想要哭泣,但是却挤不出眼泪,因为他是全真教掌教!

    他感到恐惧,因为眼前一片黑暗,希望的道路始终隐匿!

    “师兄!你?”

    双手托住张志敬那瘫软的身体,王志坦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师兄,他记忆里那温润如玉的道长已然消失,却变做今日这颓废不堪的样子了。

    “师弟啊,你说我是不是太无能了?不仅仅没有保住祖宗传下来的基业,甚至被人给赶得和条狗一样,而现在就连师弟的尸首斗差点丢了?就这样子还当的什么掌教?传的什么真经?”

    睁大着眼睛,张志敬死死的盯着王志坦,他努力地想要控制住那眼眶之中泛起的泪珠,然而这泪珠却止不住的滴落下来,一滴又一滴砸在地上,更是砸在了两人的心中。

    王志坦咯噔一下,已然知晓自己的师兄张志敬算是中了心劫,他连忙将其搀扶起来,声声念念劝道:“师兄!你可不能轻易离去啊。如果你离开了,那全真教的传承又该如何?咱们这些师兄弟又该如何?而那些跟随我们的弟子又该如何?正是因此,你可千万不能垮了,不然的话咱们全真教可就真的要毁了。”

    “但是我受够了!”

    猛地一掌将王志坦拍开,张志敬双手扣着自己的脑袋,像是要将脑壳也给掀开。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头疼痛难忍。

    师尊的谆谆教导,诸位师兄弟的赞许,那些弟子们的尊崇,这些昔日里他们在道观之中的所见所揽就似被塞入了一团火药之中,一股脑儿全都给爆了出来。

    那些声音、那些画面、那些各式各样的场景,让张志敬不断地呻吟着、咆哮着,企图让这些让他痛苦的东西消失不见。

    然而它们还在出现,而且越来越多!

    “我也想保住全真教,我也想重振声威,我也想夺回祖庭。”

    高声咆哮,张志敬望着远处那些汇聚而来的诸位师兄弟,他们全都看着自己默不作声,目光之中华光渐消,那是他们对未来的渴望。

    他也想回应这祈愿,但是他却倍感痛苦,已然无法去回应诸人的希望。

    “但是无论我如何努力,如何按照你们所说的那样去做,但是都无法实现,反而感觉距离那个目的越来越远。为此我委曲求全、低声下气的去央求别人,甚至按照你们所说的那样无视师弟的死亡就是为了让我们全真教的道统传承下去。但是呢?”

    扫过那些帐然若失的诸位全真教弟子,张志敬终究还是崩溃了。

    “我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

    哭了,他就这样放着众人的面放声大哭,哭的满面鼻涕、泪水横流。而那些道士更是沉默,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犹如木雕,正如那历代帝皇的陵园之前的塑像,伫立在这里仅仅是为了纪念那已然消亡的全真教。

    夜,依旧深沉,它就和墨汁一样浓郁无比,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黑压压的深夜终究走到尽头。

    云雾弥漫,天边已然泛起红晕,随着一缕曙光钻破云层洒落人间,那一轮红日已然跳出天际,将照耀世间的光辉泼洒下来,令这饱受寒冷摧残的世间万物俱是感觉通体一暖,又是恢复了生命的气息。

    而在远处,一行人影已然踏着晨光而来,正是萧凤等人。

    一眼扫过在座诸人,萧凤缓声问道:“列位,考虑清楚了吗?”

    昨夜之事早就由萧凤禀报于她,所以早就晓得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行人并未回答,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那颓然坐在地上的张志敬。

    气息凝重,一片死寂!

    立在旁边,王志坦、祁志诚张了张口,然而那“师兄”一词却并未出口,受到昨夜打击,张志敬已然濒临崩溃。

    “什么事?”

    眼珠子一转,张志敬立时注意到不远处那赤红身影,他摇摇晃晃企图站直身子,只是却始终直不起来。

    “是关于魏志阳死因一事。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将他的尸体交给我,找出真正的凶手!”目光之中透着不屑,萧凤的话不容许质疑。

    “我知道了!”

    有气无力,张志敬漠然以对。

    “既然如此,那就请列位将魏志阳的尸体拿出来,让我们看看他究竟是被谁杀死的!”话语中透着命令,萧凤已然是不耐烦了。

    若是继续拖下去,等到那魏志阳尸体彻底腐烂,那就彻底晚了!

    “师兄!你?”

    低声问了一下,王志坦瞧着自己的师兄始终未曾回应,心中默哀当即就带着一行道士,将那藏在枯井之内的尸体取出来。

    大概是因为天气寒冷,魏志阳的尸身并无多少变化,就连当初惊愕的神情也保留下来,只是肌肤之上布上一层寒霜,而且身体也僵硬无比并无尸斑出现,就和他才刚刚睡着一样。

    “这就是了!”

    带着最后一丝留恋,王志坦扫过这熟悉的相貌,而在今日只怕他就再也见不过自己的师兄了。

    “很好!”确定了这尸体的身份之后,萧凤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有问道:“各位,如果尔等愿意相信我等,那可不可以就此开始?”

    正所谓人死为大、入土为安,华夏传统向来以死生为重,正是因此所以那开棺验尸之类的手段并未被众人所接受,所以只能够在那些专职判案、审案的推官、提点刑狱官之中流传。正是因此,所以萧凤只有在这征得全真教同意,才能够开棺验尸,找出其真正死因。

    “既然萧统领在这,那我可否问上一问,这验尸一事是否真的能够找出证据?”脸上带着踟蹰,王志坦看了一下旁边的张邦益,而张邦益的身上已然带着解刨尸体的工具,就等着开工了。

    很显然,直到现在他还对自己师弟的尸身即将被解剖而感到恼火,认为是遭到了侮辱。

    “凡行事者,必留痕迹。正是因此,无论是什么人行事,都会留下他独有的特征。当然,你若是感到怀疑,完全可以在一旁看着。”微翘,张邦益斜斜撇过那王志坦,他虽是一介文弱书生,但却分毫不惧。

    萧凤却感到感到无聊,双眉一皱扫过了那王志坦一眼:“多说无意,不如让张先生开始吧。”这一下,当即让这群道士闭嘴,不敢再有丝毫质疑。

    “既是如此,那我就开始了!”

    张邦益一抖手中长布,当即就将其放在旁边准备妥当的木桌之上,在这上面数十把样式不一的刀具一一呈现。

    自上面取过一个柳叶刀,张邦益神情立时专注起来,拿着刀柄的手异常稳健,一点点将那皮肤切开,露出了那呈现出紫红色的肌肉以及血管。

    “肌肉出现大面积损坏,大量淤血集中在胸部区域,三根肋骨都向内凹陷呈现出断裂痕迹,而心脏之内呈现出碎裂状态,推测死因应该是心脏遭到强大冲击力而破损所导致的。”

    “那是不是剑伤?”

    王志坦顿生疑惑。

    “当然不是!如果是剑伤的话,因为人在死前会出现挣扎,所以切口之处的肌肉应该呈现出撕裂状,但是这伤口却一场平滑,很明显是事后伪造出来的。”随口解释道,张邦益并未停住动作,而是继续的研究起来。

    “更重要的是,腹腔内部的黏膜都脱离下来,不复之前的粘性,而是形成了浆液汇聚在一起。这一点,并不是靠利剑能够做到的。”

    另一边,萧凤却是嘲弄起来:“而且伤势如果是剑伤的话,因为心脏本身就具备极强压力,那么心脏之内的血液就会因为负压而冲出去,进而导致人缺氧窒息而死。但是这心脏之中却出现如此大面积的淤血,可以肯定和剑伤导致的死亡完全不一样。”

    她虽非法医出生,但也是从事类似的行业,对于这些医学上司空见惯的事情早已经是见多了,自然也就不觉得稀奇了,也就只有这些沉迷于修行一途对其他东西置若罔闻的家伙才会感到稀奇。

    被这话一挤兑,王志坦也是无话可说,只好闭嘴继续旁观着整个手术。

    另一边,那祁志诚却是回忆起来当初场景:“说起来,当日我们发现师兄死亡之处并无多少血迹!”

    “难道说,当日我们真的是想错了?”王志坦心中也是立起怀疑,感觉他们似乎被人给愚弄了。

    “想错了?”萧凤眉头一挑,带着嘲弄:“虽然不知道你们之前想的到底是什么,但是不得不说,你们这群人还真好骗,只是被人用言语稍微挑拨一下,就给人当枪使了。”若是她的话,可不会如同这群道士只听一人之言,不然的话还怎么掌握赤凤军?

    “我等不知,实在是让萧统领担心了!”面色涨红,王志坦和祁志诚立时俯首,然而更大的疑问却困扰着他们:“既然如此,那究竟是谁杀了师弟?”

    此刻,那正在忙碌的张邦益并未停住他的动作,而是将手继续深入魏志阳的胸腔之内,继续着解刨。

    从那打开的胸腔之中掏出一大堆汇聚在一起的白色粘稠物,他又是将那一颗心脏掏出来,这暗红色的心脏已然坏死,而且整个肌**膜也如同被振捣的肉泥一样,松散无比,由此可见这心脏究竟收到了如何强大的破坏。

    皱着眉头,张邦益自旁边取过一个铁盆放在身下,然后五指攥紧这心脏,其内部的鲜血当即就受到了压迫力,从里面涌出一大堆血液,其中甚至带着细小的碎片。

    仔细拨弄着那些碎片,张邦益眉头皱紧:“碎片呈现出颗粒状,应该是被人以拳头硬生生打碎的。因为如果是剑伤的话,这些碎片应该是呈现出片状。”

    “碎片状?这么说不是剑伤!”王志坦顿时惊讶,他想来想去,没想到居然猜错了。

    张邦益继续回答:“没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凶手该是不止一个,而是三人。你们看,他的两个腿上留有的淤青痕迹在,分明就是手掌掌印,而且双肩膀之上的也是出现类似的痕迹,包括那肌肉和血管也因为受到压迫,在附近形成大面积的淤青。很明显,一个人是不可能同时拥有如此多的手臂,所以动手的有三个人,而且这三人全都是力大无穷。”

    “是佛陀八相!”

    一脸愕然,王志坦当即喝道。

    若说他所熟知的高手当中,能够符合三人、力大无这个条件,除却了佛陀八相之中的魔罗、紧那罗、法乌罗之外就没有别的人选了。

    若是他们那就完全可以说通,为何魏志阳会惨死在他们手中,而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原因而伪造证据,撩拨其和全真教之间的矛盾,从而更多可能的为自己争取利益。

    “居然是他们?那群家伙难道不怕死后进入阿鼻地狱吗?竟然煽动妄言,企图混淆视听?”

    祁志诚亦是感到恼怒,若非双方双方始终保持克制、不曾以武力擅动干戈,只怕这一次就当真会打起来的。

    到时候没有地仙坐镇的全真教肯定会被萧凤彻底铲除,而那赤凤军也会因为损失惨重而无法守住城市,以至于濒临覆灭。

    如此一石二鸟之计,当真是阴险无比!

    “但是他们怎么知道的?”微眯着眼睛,萧凤死死盯着几人,张口问道。

    这才是她的真正目的,获取全真教信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借此找出军内可能出现的叛徒!

    因为不重视情报而失去国家的组织,在历史上面也不在少数。

    而萧凤可没兴趣和诸葛亮一样,最后完成了一个所谓的“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可怜下场。

    她所苛求的就是胜利,带领着赤凤军一步步击败强大敌人,并且最终踏上这个世界的巅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