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三章一环扣一环,引蛇出洞中
    虽是夜深人静,然而在洗心阁之内,却还是火烛通亮。

    仔细看着手中的资料,萧凤的眉头紧锁起来:“这就是他们最近的动静吗?”自刘家庄时候,她就知晓军中定然藏着奸细,但是自己每日都需处理公务轻易脱不了身,故此下令萧月在军中布置眼线,暗中监视那些可疑之人。

    可以说,军中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她都是了如指掌。

    “没错!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应该行动?将这些家伙全都灭了?”语气含煞,萧月五指攥紧,她对于这些混入军中的奸细可是无情的很,只想将他们彻底铲除。

    摆摆手,萧凤示意萧月收敛那凌厉剑气,嘱咐道:“为免惊扰敌人,你暂时不用动手!”

    “姐姐说得没错。”立在另一边,萧星听着自家姐姐那充满煞气的话,也是带着一些担忧:“而且那几个人身份不凡。那风凌子在这太原城中关系甚多,基本上每一个豪绅之家都和他有联系,而那陈困、王动亦是骁勇善战,其麾下士兵也不在少数,若是轻易动了这几个人,咱们赤凤军少不得出现大乱子。”

    自从回来之后,萧星就发现自己的姐姐戾气是越来越重,正是因此所以她并不希望看到萧月陷入仇恨之中,成为一个沾满血腥的女魔头,而那些杀伐之事能避免的就尽量避免,至少不能影响到姐姐的心境。

    “没错!”

    轻轻地摁住那青葱玉手,萧凤亦是微微摇头,身为两人唯一信任的人,她实在是不想萧月因为那些肮脏之事成为一个杀人血魔,所以她也是仔细的分析起来,好降低萧月一些杀气:“你要知晓,他们不过是疥癣之疮,关键是背后之人。如果不查处究竟是谁的话,那我们也不过是铲除一个又冒出一个。正是因此,所以我需要一个时机,一个将那藏在后面的人掉出来的时机,这样的话才可以彻底根治军中隐患。”

    “既然如此,那我应该怎么做?”

    心不甘情不愿,萧月只好松懈手臂,张口问道。

    见到萧月恢复冷静之后,萧凤这才欣慰的笑了,她的眼睛继续盯着资料,却落在了“全真教”这三个字之上,而在脑海里面亦是浮想联翩,若是对方乃是蒙古人策划出来的奸细,那么那个人又会用什么手段令赤凤军分崩解析?

    “魏志阳!若是我猜的没错,那魏志阳应该就是突破点。”

    灵光一动,萧凤当即露出一丝笑容来:“既然如此,那就有办法了。明日时候,你暗中派人散播关于魏志阳私隐的谣言,就说此人是因为发现全真教之内蒙古人派遣出来的奸细,所以被蒙古人给杀了,并不是什么因伤病而死。而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赤凤军和全真教对立,好让那些鞑靼渔翁得利。这样的话,我就有机会介入其中,调查此人的真正死因。”

    正所谓自己所害怕的,就是敌人所渴望的。

    她一直派人监视全真教,也正是惧怕这股不受控的强大力量会伤到自己的基业,而作为一个残忍狡诈的敌人,那史天泽等人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

    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让自己捅破,让那些家伙主动跳出来。

    萧月了然于胸,嘴角亦是带着浓浓笑意:“到时候就可以顺藤摸瓜,彻底找出那个人究竟是谁?”

    “没错。之后你只需要派人盯住魏志阳的尸体,自然就可以找出那个家伙究竟是谁了。如果魏志阳仅仅只是自杀,那全真教自然就不会找我们的麻烦。但是如果魏志阳的死因真的是死于蒙古人之手,那他们的计划就会彻底失败,而且我们还可以顺势拉拢全真教。仅仅想要接住一个尸体离间我赤凤军和全真教的关系,那些家伙也未免想得太好了吧。”

    冷笑不止,萧凤双眸已然泛着寒意。

    定下计划,三人当即吹灭火烛各自歇息。

    待到笠日时分,城中百姓依照惯例,又是前往白云寺开始烧香祈福。

    毕竟城门之外,那些蒙古大军还在继续进攻,而赤凤军也是种据守城墙,令其分毫无法打破城墙,闯入进来。

    在面临这几近生死的危险的时候,华夏土地之上生存的那些百姓们总是寄托于那虚无缥缈的满天神佛,想要通过虔诚的信奉逃脱危险,然而这些满天神佛却连自己的信奉者都无法庇佑,以至于这群道士沦落到只有依靠萧凤的护佑才能苟活下去,既然如此这满天神佛又有什么能力平定天下?

    目光之中带着哀愁,张志敬且看着那些虔诚的信徒,更觉心中布满哀愁。

    每日里听着这些信徒的祈求,他亦是明白仅凭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办到,否则的话全真教何至于沦落到这般地步?

    所以他也只能够按照对方的请求一一照办,好让这些信徒们顺心如意,得到短暂的安宁。

    但是今日,却有一位香客有些不满,这位香客以前的时候一直都是魏志阳所接待的,但是那魏志阳已然逝世,自然是无法回应。无奈之下,张志敬只好亲自出来接待,以免惹这位香客生气。两人一开始聊的也算是开怀,只是那香客说了一会儿就唏嘘起来,他扫过了那堂外还放着的尸身,当即就张口问起了关于魏志阳的事情,说了一半之后,他就起了一个疑惑。

    “是真的,道长。你能不能告诉我魏道长究竟是怎么死的?”

    “唉!师弟无法放下执念,所以在修行时候因为操之过急、练功太切,结果召来心火焚身,以至于全身经脉尽断而死。”依旧是套话,张志敬并不想要让外人知晓他们全真教内部的事情。

    这香客当即起了疑惑:“但是我听人说,魏志阳是被蒙古高手给打死的。”

    “蒙古高手?”眉心一跳,张志敬顿感疑惑。

    他一直都对师弟死因抱有怀疑,也知晓魏志阳死因疑点重重,但是无论是那赤凤军还是蒙古高手,都并非他所能够招惹的,所以当日风凌子那么一说的时候,他也就顺势下坡,只想要将这件事情进快了结。

    香客自然不知,还在绘声绘色的说起来;“没错。就是蒙古。说是因为他撞见了有人暗中勾搭蒙古、想要出卖赤凤军,所以被那人给杀了。”

    “是这样吗?”

    “没错啊。我是从洗心阁之内的丫鬟谈话的时候听到的。”

    “洗心阁?是萧统领?”

    “没错。萧大人一直都很好,她说的话肯定是真的,不可能是假的。对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吗?”香客见到张志敬一副迟钝模样,当即就张口问道。

    张志敬两眼茫然,随口应道:“我发现师弟的时候,他已然仙逝,并无遗言留下,而在检查了他的尸体时候,也发现他体内经脉大部分都已经断裂,所以我也不清楚他死前究竟遇到了什么状况。”

    一个人说是赤凤军萧月干的,而且还有确凿的伤痕证据,一个说是蒙古人干的,他们也有足够的动机,既然如此那究竟是谁作出了这种事情呢?

    陷入困惑,张志敬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究竟在想着什么。

    看见张志敬这般迷茫的样子,那香客也没有在继续叨扰,告了一声辞别之后就离开了白云寺。

    而等到张志敬回过神来,天色已然黯淡,寺中香客也全都散去,只留下那依旧是满脸愁容的全真教诸位,而他们彼此之间也在谈论着今日发生的事情来,很显然那位香客所说的话已然传开了,不然的话这些道士是不可能如此紧张地。

    “你们听到今天早上香客们的疑问了吗?”听完那些讨论之后,张志敬幽幽说道:“既然如此,那诸位师兄弟们有什么意见?”

    “依我看,这些话语不过是那萧凤刻意释放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安抚城中百姓,迷糊我等判断根据,所压压根就不用理会。”王志坦张口便道,很显然他对包括赤凤军以及萧凤一直都怀着怨气,恼恨他们一直将自己等人困在这太原城中,不许离开。

    另一边,祁志诚却并不认同:“也不尽然。我看师弟那身上伤痕甚是可疑,明明是被一剑戳死,但是身体之内大部分经脉却全数断裂,如此手段并非一位凌厉剑客所为。所以这个说法也有些道理!”

    “你是说,师弟不可能是那赤凤军萧月杀的?”紧抿着嘴唇,张志敬更是恼怒。

    事实上就算魏志阳真的是萧月杀得,他也不可能报的了仇的。以萧凤和萧月那超越亲人的关系,若是要萧月杀人偿命,完全就是天方夜谭,根本就没有半分商量的可能。

    “也许是的,也许不是。毕竟我们不是专业的提点刑狱官,根本就无法判明师弟究竟是如何死亡的。”

    术业有专攻,若是以修行道法、凝炼内丹之术,这天下还没有任何门派,能够胜过全真教的。但是若论如何鉴别死者伤势,进而推断出死者是如何死的,以及凶手究竟是谁,那么他们根本就不是南宋专职审查判案的提点刑狱官的对手了。

    “你是说让我们去恳求萧凤?”张志敬双眉立刻拧紧,他还记得当初被萧凤斥责的样子。

    毕竟在这太原城之中,精通断案审案之法的,也就张邦益、宇文威这两个文官而已,而这两人全都在赤凤军之内。

    神色凝重,祁志诚望着远处躺在棺材之中的魏志阳,声音之内已然带着哭腔:“不然的话,我们永远弄不清楚师弟的死因。”

    “好吧,我知道了!”

    话音一落,张志敬整个人就似被抽掉了脊椎一样,顿时软倒在座椅之上,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掌教。

    莫说是让全真教重整声威,他就连维持传承都是如此困难,难道说全真教真的要葬送在这?

    掌教既然发话,那么其他道士自然也不会质疑,当即就派了一个道士前往衙门,邀请萧凤以及张邦益等人来到这白云寺之内,开始检查魏志阳的尸体究竟如何。

    而在得到了全真教传来的信息之后,萧凤也终于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来。

    她也没有着急动手,而是召来张邦益,吩咐道:“记住了,你去白云寺之内莫要着急开始验尸,须得拖上一段时间,知道了吗?”

    “难道萧统领认为这里面藏着什么重要的线索?”

    张邦益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被指派任务的时候,不过他并未被迷惑,反而带着几分审视,毕竟这些日子里他也没少听到关于全真教的事情,所以很快就明白过来萧凤找自己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概是这样吧。毕竟我需要靠着那具尸体将某些家伙给钓出来!而为了让那些家伙能够‘成功’,所以我不能够在场,不然的话那群家伙是不会主动现身的。正是因此,我需要你前往那里,将那些藏在暗处的家伙给钓出来。”扫过了张邦益一眼,萧凤缓声说道。

    “在下明白了!”

    张邦益当即应声回道,旋即就掉转头准备离开。

    “对了!”就在这时,萧凤忽然发出声音叫住张邦益:“你能够确保在验尸的过程中,不会弄错吗?”

    “在尚未成为太原城知州之前,我曾经担任过一段时间推官,自然是不会弄错的。”神色平静,张邦益并未因为萧凤的质疑而其动怒,在这段时间之内,他曾经当官时候的威风早就被打磨的一干二净,根本就不复存在了。

    萧凤缓口气,又是吩咐道:“那就好。记住了,我要的是真实、准确的,这里面不能有任何捏造的成分,你知道了吗?”

    张邦益当即应允下来,然后就跟着那些萧凤指派的士兵后面坐上马车,朝着白云寺之中走去,准备开始检查那魏志阳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死亡的。

    “启禀主公,我已经在此人身边安插了探子,若是他一有动静,立刻就可以将此人处死。”

    见到那张邦益离开,萧月自后帘之中走出来,她死死地盯着张邦益,似乎是在怀疑这位是不是也和蒙古人有勾当。

    萧凤甚是得意:“当然,毕竟这可是我亲自制定的计划,断然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没错,就连和张邦益的对话也是其计划的一部分,而目的就是为了找出赤凤军之内真正的间谍。

    对于这一点,萧凤向来都十分在意,所以又说道:“还有,既然全真教已经妥协了,那么你也可以开始行动了。让那个家伙出动吧,在这场闹剧之中,我估计他会派上用场的。”

    “知道了,我这就开始安排。”萧月当即退下,开始安排人手。

    可以预料,在那全真教白云寺之内,一场风暴很快地就会开始爆发,并且会将所有的人全都卷入其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