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二章风雪盯蒙军,骚乱惹疑虑
    虽是旭日高升,然而在那山野丛林之内,却还有积雪尚未融化。

    而在一个隐蔽的山坳之中,李太痕和孙武吉就躲在这里,大概是因为置身于山上的原因,这里的风势相当强劲,而且温度也要比太原城低得多,为此他们两人具是全副武装,身上穿着厚实的棉衣、手上带着手套,就连脑袋之上也带着狗皮帽子,以免被这冰冷的温度给冻坏。

    他们的任务是监视山下蒙古大军的移动状况,所以也不可能擅离职守,只能在这里挨冻。

    大概是因为受不了这么寒冷的天气,孙武吉的身体一直都在哆嗦,而自口中也是呼出一股股热起来,为此他只好用力的搓着双手,好让自己的身体能够适应这冰天雪地。

    在一边瞧了半天,李太痕虽觉好笑,不过考虑到对方毕竟是自己同壕的战友,当即自怀中取出一个陶瓷瓶,递上前去说:“现在天气这么冷,你还是喝点酒暖和暖和一下身子。”

    应了一声,孙武吉接过这陶瓷小瓶,扭开塞子之后朝着嘴里面倾了一点。

    苦涩的刺激味在口中绽放开来,当即让他感觉舌头麻麻的,不过再将这液体吞入腹中之后,那原本一直在折磨着他的寒气也似乎消失了,至少现在孙武吉是感觉自己恢复了一点知觉。

    “这该死的天气,真他妈的冷。我自出生以来,就没见过这么冷的寒冬。”低声咒骂了一下,孙武吉擤了一下鼻子,只觉得自己的鼻子都似乎没有了。

    即是如此,他们还得在这糟糕的天气之下,继续监视敌人的行动。

    摇摇头,李太痕却嗤之以鼻:“嘿,你这小子,果然是经不起冻!”说的他好像不怕冷一样。

    “谁说的?只是这里风雪太大,都差点将耳朵给冻坏了。”抖了抖帽子,孙武吉将那吹入帽子里面的雪水抖出,然后又重新盖上。

    李太痕摇摇头,唏嘘道:“你啊,是没见过更冷的天气呢。”

    “你见过?”孙武吉有些好奇。

    下巴点了点,李太痕略显得意:“当然!如果你从这里离开,一直北上就能够达到那蒙古世代生存的大草原。而沿着大草原继续往北去你就能见到了。要知道那里可是常年下雪,就算是夏天这地面也给冻得**的,就算是用刀也撬不下来。若到冬天的时候,那就是撒尿成冰、唾沫成钉,你若是解开衣服,不到一盏茶功夫,立刻给你冻成冰棍了。”

    “这么夸张?”

    孙武吉倒不怀疑李太痕有假,他自认识此人以来,就知晓此人乃是一个游侠,也没有人知晓此人身世,只知道此人已经年过三十,一身武艺更是精湛无比,在这赤凤军之内,也就比萧氏姐妹、张世杰这等自小修行玄门正宗的天才差,但是和参谋院诸人相比,却要强上许多。

    而自习得《五星战世决》之后,他的实力更是一日千里,隐隐间已然算得上是赤凤军中层军官之中第一人了。

    李太痕颇为得意的回道:“当然!要知道那个地方,就连那群鞑靼人也不敢去。”

    “那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去过?”孙武吉却有些好奇,想要知晓李太痕过去的一些事情。

    “只是听别人说的,我也没有真的踏入其中。”眼中掠过一丝伤感,李太痕似是不想回想起过去的事情,旋即就指了指远处的蒙古帐营:“所以在你看来,这冬天很冷,但是对于那些长年累月在大草原之上生存的蒙古人来说却不算什么。而他们之所以挑选在冬天南下,也正是这个原因了。”

    “原来是这样啊!”

    孙武吉这才恍然大悟,之前他一直没见蒙古大军前来剿灭赤凤军还以为是对方害怕了,原来这里面还存在着这种原因啊。

    李太痕微微一笑,又道:“当然。那些鞑靼人也不适应咱们的气候温度,如果是夏天的话,他们就会感到不舒服,甚至会生病中暑。所以我们只需要拖,拖到明年夏天的时候,那些鞑靼人就会因为高温而中暑,而伴随着疾病的发作,就会有更多的人中暑乃至于生病,到时候咱们就算是赢了。”

    “这么说来,主公目前始终不曾出战,也是存在着这个目的?”

    孙武吉这才了然,晓得为何萧凤一直按兵不动,原来是为了拖延时间啊。

    神色严肃,李太痕庄重说道:“没错。对方毕竟有五万兵马,而咱们也就只有一万四千兵马,若是在这雪原之上和对方硬拼,不是上上之策。要不然当初金兵三峰山之战,就是咱们的末路。”

    “没错啊,所以我们才要在这里坚守岗位,就是为了防止对方暗中藏着什么手段来。”带着期待,孙武吉看了一下李太痕,忽的问道:“对了,你能不能告诉,你为啥加入赤凤军?”

    “为啥?就为它敢打鞑靼呗!”

    冷哼一声,李太痕应声回道。

    眨了眨眼,孙武吉有些诧异:“就这样?没有别的原因?”

    “没错。不过我更奇怪的是,你咋就加入了赤凤军?毕竟你完全可以南下到南宋去,又何苦在这里遭这份罪?”李太痕却并未提及自己的过往,却是死死地盯着孙武吉,低声问道。

    “还不是我那便宜师傅的原因。你可知道,我的授业恩师乃是尘漓道长?”孙武吉长叹一声,当即回道。

    李太痕惊呼一声:“尘漓道长?是创造出《五星战世决》的尘漓道长?”

    “没错,就是他!”被提到这里,孙武吉却带着几分懊恼:“我在小的时候特别喜欢传奇志怪小说,所以就一直在山中找寻那些隐士高人,正是因此我师尊觉得我性情坚韧是个可造之材,就将我收为徒弟,并且交手诸多玄门手段。只可惜我资质驽钝,无法学的真传。后来师尊仙逝之后,我秉承师命就加入了赤凤军。”

    “原来是这样啊。你这一身修为虽是薄弱,但却异常中正醇和,原来是有高人指点。”哈哈笑着,李太痕带着赞许:“不像我,因为年幼时候无人指导,只能够自己摩挲着修行,结果将自己的身体搞的是乱七八糟的,如果不是得到这《五星战世决》的帮助,只怕我早就一命呜呼了。”

    他可是和萧凤、张世杰这等出身名门大派、世家豪族之人不一样,作为一个自小时候就颠沛流离的游侠儿,能够勉强修行武功已经算是得天独厚了,若是没有名师指导,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让自己身体重创,再无修行的可能。

    李太痕自然晓得自己如今的身体状况,所以在听到赤凤军的消息之后,就独自一人踏着脚步来到这赤凤军之中。

    “虽是如此,但是你也不可修习太急,须得按照法门之中所规定的一步一步,如此一来方能奠定踏足更高境界的康庄大道。不然的话,你就会和上次一样,会走火入魔的。”提及修行之法,孙武吉立时皱眉,低声斥责道:“当时若非我及时发现,只怕你早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我知道了!”

    摆摆手,李太痕脸上也浮现出几分侥幸。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初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初次接触到《五星战世决》这等玄门正宗秘籍,他在感到荣幸的同时,也打定主意要努力修行,不仅仅依照秘籍之上的步奏修行,就连私底下也常常远离军营,独自一人尝试着去修行那些禁忌法门。

    结果他在修行时候一个不注意,行错了内功路线,若非孙武吉及时发现,这一条性命就当真要完。

    而正是在那次事件之后,他们两人才从之前的不冷不淡,变为今日的好友。

    …………

    大抵是因为战火原因,那东城之内的人早已经搬空,只留下一片片几成废墟的空荡荡房间。

    于是这个地方就被赤凤军征用,作为主力部队驻扎的地方。

    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冷,晋水引水渠早已经结出一层厚厚的冰块。而为了能够取水造饭,那些士兵正拿着镐头、铁锹将冰块砸开,将底下潺潺流动着的汾水取出装入木桶之中,然后运到火炉房之中烧开供人饮用。

    此刻正值中午时分,那些战士在经过一上午的高强度训练之后,早已经疲惫不堪,在吃饱喝足之后就走入属于自己的房间之内开始休息。

    房间之内,数个火炉之中被填满煤炭,煤炭早已经被点燃,为整个房间提供足够的温度。

    在这大冬天的,若是不做好足够的防寒设施,那可是会让所有的士兵都遭罪的。

    安排好众多的士兵休息下来,金蒙终于松懈了下来,从沁州对抗蒙古铁骑,再到榆社城大破敌军,他都奋勇战斗在第一线,正是因此被萧凤提拔为团长,负责第一作战旅第一团的指挥任务,虽然也只不过是相当于千户长级别的裨将,但是在如今仅仅只有十二个作战团的情况下,也可以说得上是位高权重。

    只是正当他准备休息的时候,门外却走来一人,对着他说道:“金蒙!我找你有些事情。”

    “是王践行?你找我啥事?”抬头一看,金蒙立刻就皱起眉头。

    “没什么,就是想要找你谈谈。主要是关于你麾下士兵的作风问题。”脸上挂着笑容,王践行一步踏入房间之中,来到了金蒙的面前。

    金蒙一听,立刻就懊恼了起来:“麾下士兵?那群瓜娃子又怎么了?”

    “根据第二团的士兵说,昨天你们又和他们在厨房打起来了。所以我想要和你谈谈,让你约束约束你麾下的那些士兵,让他们别那么激动。毕竟按照主公所说的,咱们都是兄弟。既然是兄弟,那就应该相亲相爱,你说是不?”叹了声气,王践行那俊秀的脸立刻布满愁容,说话时候也是带着哀怨。

    “那群瓜娃子,咋就怎么说就不听呢。”

    整个脸色立时皱起,金蒙立刻将衣衫穿上,跟随王践行来到食堂之前。

    果不其然,正如王践行所说的那样,在厨房面前一行人正好将那大门给挡住,不让别人进入。而在大门之外,正好有十几位士兵心惊胆颤,而且他们的眼皮之处也带着淤青,应该是遭受到殴打,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蒙一看,当即恼怒起来,径直走上前去,对着那一行人一个个的扇了过去:“妈了巴子,怎么又是你们这群人这家伙惹事生非?”

    “我没有。”其中一人高声叫了起来:“是他们。我亲眼见到,是他们杀了成二狗、李三娃还有石狗蛋的。”

    金蒙分毫不理,又是高声怒吼:“所以你们就违背军令,打算在这里将他们杀了?你们几个,立刻给我滚回去,下次再犯信不信我这就让你们滚出赤凤军?”声音震得屋顶簌簌发抖,很显然是动了真怒。

    “原来他们是降军啊!”若有所思瞥过那几个被殴打的士兵,王践行问了一下严卫。

    “没错!”扫过那几个颤颤巍巍的士兵,严卫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旋即回答道:“所以他们不原因让这几个士兵进去吃饭,说是作为汉奸,他们不配也不应该在这里面吃饭。”

    “是这样啊!”

    点点头,王践行旋即侧过头,却是盯住金蒙,然后就落在了众人身上,朗声说道:“我知道各位士兵对他们存在意见,毕竟他们曾经是敌人,手上也带着咱们兄弟的鲜血,所以我明白你们的愤怒,也晓得你们想要报仇的信念。但是各位,你们难道忘了他们究竟是被谁强迫着加入军中,并且和我们战斗?”

    “没忘!”

    被王践行这一逼迫,几人立刻低下头。

    “那就好。”王践行深吸一口气,旋即喝道:“是残暴不仁的蒙古人,是贪恋权财的那些军阀,是软弱无能的官员。是他们制造了这一切,让我们互相厮杀。所以你们的怒气应该对准那些蒙古人、军阀以及官员,因为他们才是罪魁祸首,而这些人不过是和我们一样,都是饱受折磨的可怜虫,也是我们应该接受的对象。”

    “但是……”

    几人立即抬头,眼中透着刻骨仇恨。

    “我知道他们曾经做的事情!”王践行继续说道:“但是我更知道,是谁强迫他们干那些事情的,只不过我们开始觉醒,而他们还被蒙蔽着。正是因此,所以我们如果不将怒火对准那些罪魁祸首,反而对准这些和我们一样饱受折磨的底层士兵,那么我们就会陷入简单的复仇,而对方也只会以为我们是要杀死他们的匪徒,并且永远不会加入我们。他们饱受怨恨而死,而我们也永远都无法战胜那群家伙。你们希望这样吗?”

    “不希望!”

    迟疑片刻,几人张口回道。

    王践行松了一口气,接着命令道:“那就好。你们记住今天的说话,一定要和他们搞好关系,知道了吗?”

    “知道了!”

    不情不愿,一行人立刻在金蒙的带领下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

    远远望着离开的几人,严卫忽然问道:“你为什么对金蒙这么在意?甚至不惜独自一人深夜出去,也要关注这个人?”

    “很简单,因为只有在这个家伙的麾下出现这么多的排斥事件。这一点,你不觉得可疑吗?”冷笑一声,王践行张口说道:“主公早已经说了,务必确保降军和士兵之间关系和谐,不得有排斥现象产生。但是即使是在通令下达之后,他的部下却还是闹出这些事情,这一点你就不在意?”

    抿了抿嘴,严卫却是感觉有些困惑:“或许只是愤怒罢了。你会不会想多了?”

    “或许吧。但是人心隔肚皮,你是不会知道那些貌似忠良的人下一刻会做什么。而且你要知道,赤凤军应该且只能遵守主公一个人的命令,其他的无论是赵晨、张世杰,又或者是萧氏姐妹以及宇文威都不允许,知道了吗?”嘴角带出一个弧度,王践行旋即就朝着远处走去。

    尾随其后,严卫只是无奈叹气,只好做罢。

    战争随时都会开始,而他们必须确保军中的稳定,这就是中华教的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