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章怨隙悄然出,凶手究竟谁?
    “师弟!师弟!你怎么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走了?”

    将魏志阳抱在怀中,张志敬的手颤抖着抚摸在他的脸颊之上,触手之处毫无温度,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人生三大悲,不过是少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

    如今不过是一年之中,他那恩同再造的师傅长春真人已然仙逝,随后多年偕行的列位师兄弟也一并丧于蒙元密宗之手,如今时候这视若己出的师弟居然也再次受到奸佞陷害枉死在这,张志敬只觉得心头一片死灰,心中已然布满绝望。

    见到掌教如此模样,那些徒子徒孙亦是感同身受,具是哭了起来。

    “唉……”

    长叹一声,风凌子却是面带不屑的摇了摇头:“你们在这日哭夜哭,能将活人哭死、死人哭活吗?”

    这一句话恰如闪电,当即将张志敬惊醒,他抬起头眼中尚且带着泪花,恳求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你的师弟如此惨死在这,你就不想要知晓他死亡原因吗?”指了指那魏志阳胸前露出的几道裂口,风凌子一脸恼怒,若是这帮人就连自己师弟是如何死的都不知晓,那还练的什么武、修的什么道?

    张志敬这才恍悟,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你是说?”

    “没错。那凶手既然杀死你师弟,那定然会留下痕迹。而你等只需要搜寻证据,定然能够找出杀人凶手。”一挥手,风凌子当即将魏志阳浑身扒光,

    露出那赤条条的精瘦身躯,四肢之上布满伤痕很显然在战斗时候被别人以强力手段给废掉行动能力,而心脏之处亦是留有一道裂痕,很显然是被用剑插破心脏而死。

    观看这一切,一行人当即在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副画面。

    当时候,那魏志阳刚刚因为心情郁闷来到这里,谁料到突然间就有一名剑士出现偷袭。一时不慎,魏志阳当即被那剑气割裂衣裳,而后他仗剑对决时候,却被对方连番攻击逼迫的毫无招架之力想要逃走,只可惜修为比不过对方,不仅仅四肢被废、衣衫、鞋帽散落各地,血液也四处飞溅,以至于跌倒在地,然后就被对方凌厉一招给刺穿**而死。

    “但是,这世间又有谁拥有如此出众的剑术?”

    想着他们所发现的证据,张志敬苦苦思索,在这北地之中又有哪位高手拥有如此厉害的剑术。

    风凌子见到众人具是感到疑惑,便感到有些好奇:“会不会是蒙古大军干的?”

    “那蒙古列位高手我向来熟悉,起军中高手一般皆是以长刀、长枪为主,最注重大开大合、横扫千军,它们所造成的伤势是不可能如此的细小而且致命,而密宗之中亦是多以气功、拳脚功夫为主,若是要找出一个剑术能够胜过魏志阳的,只怕没有。”摇了摇头,张志敬却不敢就此妄下断言。

    “我这地方穷乡僻壤,哪里知道什么剑道高手。”看到对方那祈求目光,风凌子摇摇头回道:“但是你的师弟乃是死在剑道高手手中,这一点毋庸置疑。”

    青筋暴涨,张志敬一手抓住对方衣襟,将其扯了起来,对着对方高声喝道:“难道就让我这师弟就这样白白死在这里吗?师傅不在的时候,是我传授他经文、教他武功,甚至指导他究竟应该如何修行。然而如今时候,他死了!就死在这里!你居然让我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放任凶手?”

    “那又如何?”

    拍开那揪住自己衣襟的手腕,风凌子大口的喘着气,眉梢之中带着恼怒。刚才那一下,他可是感受到了窒息的感觉,甚至险些以为自己会死。

    好心好意却被如此对待,风凌子也似地带着嗔怒,喝道低声喝道:“你若是珍爱自己的师弟,那就去报仇,针对我干什么?”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勉强一笑,张志敬一脸沧桑,不过短短一瞬,他却感觉自己苍老了许多,甚至那一头黑发也是带着斑驳白发,让人看着就透着一股暮气来。

    “唉,你若是想要找出凶手,不妨去恳求现在执掌太原城的萧凤,以她公正不阿的性情,想必会派人来主持公道。”

    看见一行人具是面露茫然,风凌子亦是感觉自己似乎说的太过,于是便张口说道,想为几人提供一个可靠地方式。“而且听说此人手下有一位侍女唤作萧月,此人甚是厉害乃是丹鼎境强者,一手剑术出神入化,曾经将那地仙一流的人物当众枭首并且安然逃脱,更于榆社城一战生灭近千人众,端的是厉害无比。若是她出手,想必那所谓的凶手,也断然无法逃走吧。”

    很显然,在他眼中,那赤凤军之内,除却了萧凤之外,能有战力的也就这么几位了。

    “萧月?”

    喉头微动,张志敬顿时被吓住了,两只眼睛直愣愣看着风凌子,带着惊疑。

    风凌子当即颌首,又颇为贴心的劝说起来:“没错,正是萧月。听说此人最近被那萧凤收入麾下,负责城中的安全事宜,乃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干练成员。只不过此人性情刚烈、不近人情,更兼一副铁石心肠,凡是发现有奸佞邪恶之徒祸乱军心定斩不饶。所以你若要前去央求她帮忙的时候,切记要注意言行不要惹怒此人了。”

    毕竟他也曾经和那萧月见过几面,为免眼前之人因为言行而惹怒对方,所以就好心劝上几句,至于对方是否愿意接受,那就要看诸位道士的心思了!

    “我明白了。”

    低声回道,张志敬已然没有了兴趣,他吩咐麾下弟子将魏志阳尸体收拢起来,准备运会观中,依照全真教规矩将其葬下。

    如今时候人死为大,他既然无法为师弟报仇雪恨,但是也不可能让师弟尸身暴尸荒野,沦为禽兽口中之食。

    不知不觉,一轮红日已然被阴云遮住,令天色阴沉了许多,一股寒风骤然掠过,更让人感觉寒意浓浓。

    置身于这冰寒之地,众人具是感觉身子骨之内寒气越发浓厚,无论如何挣扎都驱散不开,反而越来越浓、越来越盛,直到让令他们感觉窒息、感觉痛苦、感觉悲伤,而这冰冷刺骨的冬天究竟何时才能渡过?

    …………

    “全真教有人死了?是谁?”

    抬起头来,

    萧凤将目光从案桌之上的一种文案挪开看向萧月。

    萧月回道:“是魏志阳?”

    “居然是魏志阳?那些道士怎么未曾告诉我?”放开毛笔,萧月双眉不禁蹙起。

    说实在的,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感到诧异,毕竟那全真教怎么说也是曾经的北方霸主,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纵然无法和蒙元、南宋一比,但是也不是寻常的土豪劣绅所能抵抗的。

    便是她赤凤军,若是没有萧凤坐镇,只怕也无法对抗这貌似只有三四十人的全真教。

    原因无它,全是因为军中可堪修为精湛的实在是太少了,目前勉强算是高手的,也就只是萧月、萧星以及张世杰三人,至于江离、武清、铁辛、薛冷这忠勇四将以及王允德一般实力,更次的就是参谋部赵志、杨辉以及言岳还有中华教中央常务委员会几人罢了。

    而那全真教幸存之人,实力基本上和忠勇四将等人在伯仲之间,至于那张志敬、魏志阳、王志坦、祁志诚、孙志峰、四人也是和萧氏姐妹不相上下,而且年龄老道、经验丰富,若真的打起来,赤凤军未必就是对手。

    正是因此,萧凤在这全真教进入太原城之后,就一直下令属下注意全真教动静,以免这些人骤升异变,反而害了整个赤凤军的大局。

    “我也是听闻附近的香客谈到方才发现的。”微微颌首,萧月又是问道:“只是主公,既然对方观中已经有人死亡,那我等需不需要略作表示?”

    “若是寻常道士,只需要派遣一个两个使者或许就行了,但是既然死去的乃是魏志阳,那么为了表示敬意,只怕应该我亲自前去。”沉吟片刻,萧凤自座位之上站起,旋即就让萧月陪伴在旁,朝着那白云寺行去。

    毕竟那全真教威势尚存,她可犯不着因为一些莫须有的行径,而让对方厌恶。

    虽然她在某些方面的确苛刻了,但是那也是仗着自己曾经得到长春真人真传所带来的长辈身份斥责罢了,若是作为一方首领,那么还需要守住许多的礼数,以免让人感觉自己骄狂自大、目中无人。

    两人具是修为高深,不过盏茶功夫,就已经来到了那白云寺面前。

    此时此刻,那白云寺之上已然披上白纱,大堂之中正放着一个棺材,上面躺着一人正是那魏志阳,正在这棺材之上摆着一个铜炉,铜炉之中插满香烛,火烛之上偶有烟火闪烁,更是有一缕缕云烟缭绕盘旋,一会儿聚在一起,旋即又被微风吹散,配合着旁边那哀怨的唢呐、短笛之声,当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她尚未动作,那大堂之中已然走来数人,他们见到萧凤之后,当即拜倒:“原来是萧统领来访,我等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唉。我公事繁忙,未曾听闻贵派有人仙逝,实乃疏忽。还望列位莫要放在心中!”

    取过一缕香,萧凤也是走到这铜炉之前拜上几拜,之后随着众人走入大堂之中坐定之后,却是有些疑惑:“只是在下有一个疑问,那魏志阳究竟因何原因,居然死在这里了?毕竟我曾经见到他一日,晓得此人身体康健、并无旧患,应该不是伤病发作。难道说是有鬼人作祟?”

    “也是我派中灾祸不断,我那师弟昨夜练功之际,因为心中思绪不宁,以至于心劫骤起,接过让那真气走岔了纳入了心脏之中,这一下心脏遭遇破坏,等我们发现时候,师弟已然阖然长逝。我等被逼无奈,只好接受这个事实!”张志敬连连摇头,而那头发也苍白许多,就连脸颊亦是透着疲倦。

    一方面要维持全真教的传承,一方面还得应对赤凤军以及那蒙古压力,当真是压得他左右为难、只能就这样勉强拖下去。

    萧凤虽觉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练武一事向来如此,她也只好将信将疑的信了,“原来是这样!”

    “没错。只不过叨扰萧统领放弃公务前来敬香,在下就此谢谢了。”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张志敬忽然感觉这一下异常的沉重,沉重的让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背上负着一层的大山,然而面对萧凤的时候,他也只好硬逼着自己站直身体,告辞道:“只是我派中事物太多,还请萧统领原谅我就此离开。”

    “我明白了。那我这就离开了。”

    轻轻颌首,萧凤且听到对方说辞就晓得对方并不愿意招待自己。

    毕竟自己曾经在前些日子那么的逼迫对方,身为一派之主,张志敬自然对自己不是很待见。

    她当其起身准备离开这白云寺,而萧月亦是亦步亦趋跟在身边,正当两人要走出白云寺之中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个青翠欲滴的童声。

    “她就是凶手。”

    “谁?”

    一时诧异,萧凤当即扭过头,就见在远处庭院之中,一个明眸皓齿的小童正指着自己,眼中不知为何透着愤怒。

    恰逢此刻,却从旁边走出一个道士,将这小童整个抱住,嘴巴也是捂住,然后就踏入旁边的厢房,房门“啪”的一声关住,倒是让人一阵困惑。

    “杀人凶手?”

    萧凤感觉古怪,忽的侧目扫过那群正在忙碌的全真教道士,却发现那些道士但凡是察觉到自己被萧凤注视之后都迅速转身,甚至有人脸上闪过愤恨、懊恼、悲哀等等诸多神色,虽然很快的就扭过头,但是却全然没有避开萧凤的目光,被一一看在眼中。

    “姐姐怎么了?”

    见到萧凤停住脚步,萧月立时问道。

    “你说,谁是凶手?”垂下眼睛思考了半晌,萧凤好赌而问道。

    萧月不免感觉困惑,张口问道:“凶手?你是说有人又死了吗?”

    “不!也许那个人早就死了,只不过是被人给杀了。”双眉凝住,萧凤却掠过那门庭,直直的落在那正被缭绕烟云盖住的魏志阳尸首之地。

    萧月立刻紧张起来,低声问道:“姐姐,既然如此,那要不要让我去问一问?”

    “不了。若是在这个时候冒犯他们,并非好事。”带着疑惑,萧凤当即低声对着萧月小声吩咐道:“只不过你回去之后,你暗中派遣探子探一下这里,我怀疑那魏志阳死亡之中定然藏着什么机密。”

    “我明白了!”

    颌首回道,萧月将此事记住,万一这全真教真的藏着什么玄机,那可不是他们所能够招架得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