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九章派中乱象起,惊闻有人死
    笠日,天朗气清,是个训练的好时候。

    而在城中,那赤凤军战士已然起床,他们依着以前所制定的作息时间开始了日复一日的锻炼,中气十足的呼和声还有那充满节奏的脚步声让这太原城之中的百姓稍微安心下来。

    若是有这百战雄狮在此,想必城外的蒙古大军也是无法击破太原城的吧!

    他们带着期颐,对这些遵守岗位、保境安民的战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更有香客带着期许,来到了太原城东南角白云寺之中,为家人还有赤凤军一行人祈福。在这乱世之中,他们也就只有用这种方式,为赤凤军做出贡献了。

    日升日落,又是一日过去。

    送走最后一批香客,张志敬稍稍有些疲倦,盘腿坐在蒲团之上,闭目养神。

    昨日时候,他本以为那萧凤会挂念在昔日长春真人丘处机脸上,放他们就此离开。没想到这一下,却反而惹恼了那萧凤,以至于直到现在他都担心受怕,生怕什么时候就会有大批军队自庙宇之外涌入,将他们全数抓起来。

    “魏志阳。七星天罡阵已经布下了吗?”

    听到传来的脚步之上,张志敬张口问道。

    而那魏志阳立时止住脚步,当即颌首:“已经布下!只是掌教,还请恕我冒犯。你也应当知晓,那蒙古大军势力庞大,便是那萧凤英姿无双、赤凤军也是百战雄师。然而若等那蒙古大军缓过气来,只怕这太原城不日既克。到时候,就凭我等几人,这七星天罡阵有能够支撑多少时日?”

    并非他们害怕,实在是因为曾经亲身体验了那蒙古强大,他们实在是不敢再继续和对方对抗了。

    张开眼睛,张志敬将腹中一股浊气微微吐出,缓声说道:“我自然知晓。然而若是没有了那赤凤军帮助,你我几人能够从那佛陀八相之下逃走?”

    “但是那女子未免太过霸道。居然强留我等再次,不许我等就此离开?”愤愤不平,魏志阳自然有些懊恼。

    他虽是道士,然而对天下大事、军阵方略亦有通晓,自然知晓这太原城关系甚重,乃是北扼中原的军事重镇,辖制何东何西两路的关键之所,向北可以直接攻击大漠之地,向西可以踏入西域之地,向东则是能够横扫江淮一代,向南亦可以进而夺取襄樊一代,可以说是军事重镇。

    若是这太原城被赤凤军控制,那就等同于一并利剑直接抵住蒙古咽喉。

    正是因此,那蒙古大汗为了确保其中原一带安全,就务必要铲除赤凤军存在,而今日这前来此地的史天泽,正是为了彻底荡平赤凤军,重新夺回太原城以及其下辖的两路十七州,进而确保蒙古辖境之中的安全。

    张志敬亦是明白这一点,然而他想着昨夜和萧凤对话时候的场景就感到有些羞愧,然而一想到门下如今不过数十人的凄凉,只好低声下去的说道:“我自然知晓。但是你也知晓,如今时候我等寄人篱下,若非那萧凤挺身而出,我等早已经是灰飞烟灭。正是因此,你我须得紧记,务必以门派生存为上,不得妄动干戈,知道了吗?”

    “师弟知晓!”

    目露挣扎,魏志阳只好愤恨不平,将袖一甩就破门而出。

    他性子向来火爆,虽是明白自己之所以侥幸活下来全是赖着萧凤支持,然而若要自己屈膝臣服,那当真是千难万难。

    望着他那离开身形,张志敬轻轻摇头,旋即就收敛愁容,盘腿坐在蒲团之上,四周围火烛摇曳,一缕青烟自香炉之中萦绕而起,越发显得四周围朦胧许多,如烟如雾、似幻似真,不知道他们全真教又会走向何处。

    至于那魏志阳却是心头恼怒,也不辨方向就埋着头一路奔行,偶然间纵声长啸,不知惊动多少鸟雀走兽。

    等到他恢复之后,方才注意到自己俨然来到了一处废墟之中,遍地野草、江水横流,偶然间从那一人多高的杂草之中,依稀可见那尚未倒塌的残恒断壁,仔细一看不远处那绵延约有数十米长的小山坡竟然是层层叠起,中间夹着一层层的秸秆,完全就是被人类刻意垒砌起来的。

    似是因为他的到来,那杂草之中正在找食的鸟雀扑棱着翅膀,转眼间就消失无踪。

    月光之下,风声凝滞,让这里带着一丝阴森。

    “谁?究竟谁在那里?”

    魏志阳高声怒喝,腰间悬挂着的宝剑骤然掠起跃入掌心,他擎着宝剑一脸担忧且看着四周围。

    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四周围气息沉重无比,几乎压得自己心脏彻底停住。

    果不其然,当空之中一道洪钟大吕骤然响起,正正好砸在他耳边,令其气息一岔、身体之内血气翻涌,险些吐出鲜血。

    “小子再次等候多时,既然你要见那就见上一面又能怎样”

    话音落下,于那朦胧月光之中,一个人影缓步走出、面容带笑,待到声音消解之后,这残恒断壁之中,哪里还有魏志阳的身影?

    …………

    “怎么回事?都已经日上三竿了,魏志阳怎么还未回来?”神色匆匆,张志敬询问眼前的一干人等。

    依照全真教的规矩,此刻正是早课的时候,按理说应该每一位都应该到场,然而那魏志阳却始终未曾到来。这一点,让张志敬甚至担忧。

    孙志峰立时禀告:“昨夜我见师兄面有失落从掌教房间之内离开之后,他就纵声咆哮运起轻功,直接朝着远处奔去。我本欲跟上去,奈何修为不足、轻功不够,只能任由师兄离开。他莫不是就此抛弃我等,离开此地了?”

    “绝不可能。”张志敬露出担忧,张口反驳道:“魏志阳性情虽暴,却非寡廉鲜耻之人。他今日还未曾出现,只怕是遭遇不测了。”

    “遭遇不测?究竟是谁干的?”

    一时间,众人脸上具是露出惊惧,彼此对视之中,亦是带着忐忑。

    之前他们就遭遇那佛陀八相追杀,又在前些日子的时候惹得赤凤军愤怒,又想到那魏志阳曾经说的种种话语,他们具是生出如临深渊般的恐惧。

    如果那萧凤也不庇护他们了,那他们又该如何?

    “所有人,都给我安静下来!”声音骤然拔高,张志敬嗔怒起来:“列位!我等还未调查清楚,切不可妄动猜测。”若是蒙古干的倒也罢了,若是赤凤军做的,那么他们若是擅自前去理论,只怕就是羊入虎口了。

    “各位,今日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列位竟然如此慌张,甚至就连早课也不做了?”

    正在这时,却自那大门之中走来一人。

    此人身披一件青色长袍,腰间系着一根碧色布袋,此刻虽是寒冬时刻,他却还是拿着一并折扇,正是昔日里那烈蛟帮曹运饲养的食客风凌子。

    “唉。说来惭愧,也怪我昨夜不该将话说得太重,结果反而让我那师弟魏志阳一时糊涂,未曾想明白事情,一个人出去散心去了。岂料直到今日时候,他都未曾回来。”张志敬立时迎了上去,央求起来:“若是仁兄有什么情报,不知你可否告诉与我?”说话时候神色凝重,显然是对他的那位师弟担心不已。

    摇着折扇,风凌子摆了摆手,推拒道:“我虽是受了萧统领法令,专职负责捕风捉影之事,然而若是无人知道那我也是无能为力。不过我倒是通晓一点寻踪觅迹之术,若是你们能够提供一些他遗留的东西,我或许能够找到他!”

    “那就好!”心中一松,张志敬当即喝令门下弟子取过魏志阳贴身衣物,交由风凌子。

    而风凌子接过了这条衣衫之后,当即自怀中掏出一个匣子,将匣子解开就自其中露出一个金甲虫子,翅膀清晰、纹路分明,微风之中触须轻轻摇曳,当真是一个精致的艺术品。看见众人望过来的好奇目光,风凌子解释起来:“此乃寻踪蜂,是我精心调制而成的。只需要让它嗅一嗅这衣衫之上的气味,它就可以自动寻找目标。”

    随后,风凌子自袖中取过一只短笛,撮嘴抵住短笛发出一阵古怪至极的声音,被这声音一刺激,那本来宛如黄金铸成的虫子立时苏醒,两只轻薄蝉翼一阵抖动,当即就落在那衣衫之上。它在那衣衫之上胡乱爬了一会儿,旋即就整个腾空而起,两只翅膀发出一阵嗡嗡之声,就朝着远处飞去。

    “看起来应该是有些眉头了。”

    一抹微笑转而即逝,风凌子当即对着众位全真教道士抬手示意。

    张志敬当即颌首,亦是感谢,旋即就运起轻功,跟在那金甲虫子之后,朝着远方奔去。尾随其后,那些道士也是一并跟着,想要知晓那魏志阳如今时候又在何处。

    就这样,一行人奔行了约莫有一个时辰,就来到了一个废墟之前。

    深夜时候,难以尽观这里的场景,然而如今正值白日时候,他们却看的是清晰无比。

    一圈又一圈,一道道城墙耸立在这,大概是因为饱受风雨侵蚀,它们早就没有了往前时候的那种雄壮威武的模样,反而在上面长满了杂草,若非自地面整个凸出形成了一道道长约数十丈的土丘,只怕众人还未必能够识得这究竟是什么。虽是很多的城墙已经崩塌,但是众人看着那隐约之间围成的轮廓,也立刻晓得此地曾经是一个城市,而且看其面积应当要比那太原城还要大上一圈有余。

    而在这城池之中,则是一个约莫有数十丈宽的湖泊,波光粼粼、随风荡漾。

    湖边杂草丛生,偶有扑棱的翅膀之声,倒是让这里添了一些生气来。

    “这里是晋阳城?”低声说着,张志敬紧了紧身子。

    不知为何,他感觉这里有些阴气,而那寻踪蜂在踏入这里时候,也似乎有些辨别不出味道来,只在草丛之中逡巡。

    “没错!”风凌子神色黯淡,低声回道:“这里是晋阳城,只可惜两百年前,却因为卷入北汉、宋朝战争之中,被那宋太宗一怒之下下完全摧毁,城中百姓亦是一并卷入其中,全员覆灭。正是因此,这千年古城才被彻底抛弃,其余人转而在汾水下游继续铸城,方才形成今日这太原城。至于这晋阳城?如今算是被彻底荒废,变成如今这般水泽之乡了。”

    话音之中唏嘘不已,显然也是联想到了现在那赤凤军和蒙古大军的战争。

    如果那几位地仙强者大打出手,只怕这晋阳城今日之象,就是太原城明日之可能!

    张志敬低声致歉:“对不起,似乎触及到你的伤心事?”

    “无妨!我等有萧统领护佑,定然可以逃过一劫。”风凌子嘴角挑起,似是哀怨又似是懊恼,万般心思纷纷呈现,当真让人奇怪,此人为何居然会有如此丰富的表情

    然而他的话语却更是让人捉摸不透,弄不清楚这人究竟是在肯定,还是在嘲讽?

    张志敬只好收敛疑惑,继续跟在那寻踪蜂之后,开始寻找自己师弟可能的存在地方。

    然而等到他来到那寻踪蜂盘旋着的杂草之上就感到有些奇怪,相较于其余地方胡乱生长的杂草,这里的杂草相当平整,而且细细观看一下就可以看到那些杂草顶端具是出现了一个极其平整的刨面,很显然这些杂草是被人为弄出来的。

    张志敬顿时紧张起来,连忙跪下来将那杂草拨开,然而等到他凝神看去的时候整个人却被吓了一跳,只是因为在这草丛之中,他的师弟魏志阳整个人躺在地上,身上道袍裂开几个口子,两个眼珠子已然失去聚焦,脸上也是没有丝毫的血气,旁边泥土之上插着一把断剑,几个碎片打在周围的泥土之上。

    很显然,昨夜时候尚且是活蹦乱跳的魏志阳,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