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七章生死一线间,鬼门关中走
    随着时间推移,天空已然泛白,远处那一轮旭日已然越到高空,开始释放自己的热量。火?然?文??  w?w?w?.?

    而在那军帐之中,一行士兵也自睡梦之中醒来,煮饭、烧菜也有条不紊的开始了,一道道炊烟渐渐升起。那些士兵也推着小车,上面堆着沉甸甸的米袋,而这些米袋也被丢入大锅之中,在那浓烈的火焰之下开始翻腾起来。

    四周围,那些早已经聚集而来的士兵也拿着自己的碗筷,黑压压的连绵有上百米之遥,就这样静静地等在一边,等待着锅中饭菜成熟。

    正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大军开拨时候最重的就是后勤伙食。

    而要满足这五万兵马的腹中之物,那可是相当繁重的!

    仅仅是这一次吃饭的时间,就足以将一个装满粮食的房间给吃光了,消耗的柴火也需要将一个小树林给砍光,可以说一个将军在成为一个能够打胜仗的将军之前,他首先就需要满足麾下士兵的粮食需求,如果就连粮食都无法满足,那基本上就宣布失败吧!

    当然,在这个时候也是一支军队最脆弱的时候,无论是为了争夺粮食而发生的争执,又或者是敌人袭击的时候,所以从那军帐之中,也有数十只骑兵开始巡逻,以免被远处的太原城也趁着这个机会偷袭了。

    “还继续等吗?”

    看见远处走来的骑兵,张彻开始担心起来。

    那骑兵距离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足一里之遥,而且只需要在靠近一点,就可以发现他们的踪迹了。而若是因此招惹到那蒙古大军,只怕少不得来上一场惨烈的战争。

    赵志却不甘心,他死死盯着那几个走来的骑兵,低声说:“再等等,等到能够看清楚对方样子再说。”

    “你以为他们会是孙义等人?”张彻感到奇怪,也是一样拧紧眉梢,暗运真元双眸之中放出光华,将对方的相貌看的是真真切切。

    “不是?”

    赵志有些失落。

    “没错。我估计他们应该已经是遭遇不测了。而且另外一只骑兵也过来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张彻叹声气,伸出手指指了指另一个方向,而在那个方向,也有一支约有十来人的骑兵朝着这边走来。

    而那骑兵在见到之前的骑兵之后,也当即打了一个呼哨,然后靠上去,不知道准备说什么。

    看着这两只骑兵汇合,赵志、张彻唉声叹息,当即低下头对着身后的士兵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收拾随行的虎蹲炮以及各类军用物资,准备离开这里。

    两支骑兵,一共有三四十人。

    这些人虽然并非他们的对手,但是如此多的人就已经够麻烦了,仅凭一连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将他们全数消灭,反而会召来蒙古大军,这样子对自己的情况就相当的不利。

    就在几人准备收拾收拾东西的时候,却有几人高声喝道:“喂,你们看他们!他们怎么互相残杀了起来?”

    “互相残杀?”赵志整个人愣住,当即就注意到在那两支小队汇聚之处,居然罕见的开始了屠杀。

    没错,就是屠杀。

    先前的那支队伍指挥官早就莫名其妙的躺在了地上,就连他身边的士兵也一个个具是中枪倒伏在地,生死不明!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凝神聚目,赵志赶紧汇聚目光,企图看到那带领众人行动的人究竟是谁,等到那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之中,口中立刻透着欢喜:“是他!他还活着!”

    “他?你是说孙义?”

    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张彻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那蒙古大军可以说是铜墙铁壁,寻常人莫说是在这里面横行,就连在旁边观看都会被那雄壮的军阵、无数的战马给彻底惊住,以至于就连抵抗的心思都没有欺压的心思。面对这种环境,孙义在进入之前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性命安危,如今时候他突然出现在这里,那当真是奇迹般的表现啊!

    “糟糕,他们似乎被发现了。”

    赵志却没有回答,余光一扫立刻就见到旁边的一只巡逻队发现了这里的状况。

    这些巡逻队队员不仅仅惊讶于这十几人竟然在这里杀死自己的同伴,更多的则是惊讶于对方的相貌,黑发黑瞳、黄蜡一样的国字脸庞,根本就没有高原生活所产生的迹象,很显然眼前这人并非他们蒙古大军的,否则的话就不会做出这种会严重影响士兵士气的事情来。

    这只巡逻队相当庞大,足有上百余人,若是他们赶上来,就凭只剩下十几个人的孙义他们,根本就无法对抗。

    孙义他们也察觉到了有人发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当即就抢下对方战马骑在上面,然后就朝着南方的太原城奔来。

    “兄弟,看来是时候行动了。”咬牙切齿,赵志却盯住张彻,嘴角之处露楚狞笑。

    张彻心底一愣,压低声音问道:“你该不会是准备将他们牵制住,好为孙义他们逃走争取时间?”

    “没错。你也看到了孙义他们如今的状况,虽是抢到了代步的战马,但是他们早已经是身负重伤,根本就无力抵抗那些骑兵的追击。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冲出去,将对方给灭了,好争取足够的撤退事件。而且你也知晓孙义他所干的那些事情,若是没有他的牺牲,我们如何能够确定对方巨炮的所在位置,并且引导我们将其彻底摧毁,可以说是功劳一件。若是我们在这个时候坐以待毙,那还算是人吗?”

    喋喋不休,赵志的那张嘴完全就是自顾自的,不断地从口中迸出各种的词语来,大有若是不接受他就会暴走一样。

    听着这一连串的废话,张彻只好耸了耸肩,以示明白:“好,我知道了!”随后就对着麾下士兵喝道:“所有人,立刻给我开始行动,务必将孙义中尉给我抢过来。知道了吗?”

    “知道了!”

    异口同声,一行人当即开始忙碌起来,准备趁着对方靠近的时候来一次突袭。

    …………

    时间倒推,来到之前两支骑兵相遇的时候。

    “孙长官,您说我们能逃出去吗?”忐忑不安,一位年岁稍小的士兵张口问道。

    他加入赤凤军也不过是半年有余,事实上在赤凤军之中,这一类的士兵并不少。他们或是流荡在城中的乞儿为了养活自己而加入赤凤军,或是因为战争失去亲人而矢志复仇的少年,至于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倾家荡产而对蒙古产生怨恨的也不在少数,而那些为了活下去曾经打家劫舍的匪徒也不在少数。

    可以说,每一位士兵的背后都背着庞大的血海深仇。

    若是就这样死去了,他们自然是心有不甘!

    “放心吧,我肯定会将你们带回去的。”

    神色淡然,孙义将身上披着的毡衣紧了紧,眼中带着一些试探看着远处走来的骑兵。

    昨夜在摧毁那巨炮之后,孙义就知道短时间内无法逃出去,于是就趁着混乱直接劫杀了几个蒙古士兵,打扮成他们的模样在这军营之中混过了一段时间,而等到白天的时候,他们就找了一个由头,以巡逻为名企图从这蒙古大军之中逃走。

    只是这一次的旅途,似乎有些波折。

    “#%¥&amp;*%#%!”

    待到两人靠近时候,那蒙古骑兵忽然间对着孙义一阵嘶吼。

    一脸茫然,孙义立刻就低声咒骂起来:“该死的,这家伙说的是啥?”那蒙古军中成分复杂,不仅仅是蒙古族人,其中色目人、女真人、契丹人、汉人都有,可以说是什么样的种族都有,而他们说的话自然是五花八门,里面还夹杂着各种的口音,足以让任何一位都感到头疼不已。

    但是他也不敢随便应答,以免露馅了!

    只是这一下,立刻就让那蒙古骑兵皱紧眉头,又是低声喝道:“¥#%&amp;*¥#&amp;¥*#!”

    孙义越发茫然,事实上他甚至摸不清楚在这话语之中究竟带着什么意思,不过且看着对方虎视眈眈、一脸敌意的样子,当即就知道只怕对方是故意这样说的。

    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在听不懂对方说话的时候,自然只有硬着头皮,低声下气的回应起来。

    不过看样子,对方却没有之前那些人的懈怠,反而罕见的透着敌意。

    眼神死死地盯住对方,孙义立时就注意到对方手指已然莫向旁边的兵器,就连对方麾下战马也开始蓄势待发,做出一副冲锋样子,完全是出于本能,他当即将衣袖之中的铳枪丢出,高声喝道:“该死的,给我动手!”

    “砰!”的一下,那子弹当即在对方肩膀之上打出一道血花。

    虽是如此,但是对方果然凶悍,依旧是策马冲来,其麾下十数位骑兵也是一并冲出,当真是气势凶悍。

    孙义无奈,也只好丢下没有了子弹的铳枪,将随身带着的战刃取出,和对方一起厮杀起来。只可惜他们虽是战意高昂,但是无奈身负重伤,而且腹中饥饿根本未曾吃饭,几个回合已经有好几个士兵倒了下去,只剩下他们几个还在这里勉励支撑。

    而那骑兵首领且看到孙义脸色惨白,也哈哈大笑,旋即策马奔来,手上一柄狼牙棒上,更是沾满了血肉。

    “哐当哐当”,马蹄之声不断响起,就似那催命之鼓一样,要将几个人仅存的生机也一并摧毁。

    看着那奔来的骑兵,孙义惨白着脸,心中呢喃着:“看来今天,我是要死在这里了。”他抢来的战马早就不知跑到何处,如今时候也只能够倚仗着身边几条死马勉力抵抗,虽是如此但是他的身躯早已经破碎不堪,根本就无法支撑起继续战斗下去。

    他毫不怀疑,那骑兵到来时候,就是自己败亡之时!

    静静地看着那策马奔来的骑兵,孙义心中却是坦荡一片,能够摧毁那巨炮已经是难以想象了,若是能够从那骑兵之下逃脱出去,简直就是奢望!

    “但是,如果还可以的话,我还想继续战斗下去。”

    如今时候,即使是这仅存的希望,也和那烈日之下仅存一滴的水井一样,随时随地都会被彻底蒸发,一点都不剩下。

    眼前一片黑暗,孙义已然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着即将到来的命运。

    “轰!轰!轰!”

    一连窜的炮声骤然响起,当即将陷入沉睡之中的孙义惊醒。

    他猛地睁开眼睛,立时就见到在距离自己约有一丈之远的地方躺着一具马尸,上面的骑兵也是破破烂烂,显然是死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带着疑惑,他将眼珠子转动了一下,立刻就看到远处奔来的数十位士兵,那熟悉的赤色军旗,还有那熟悉的隆隆炮声,都在向着他昭示,在这一刻刻着他名字的命运齿轮又一次转动开来。

    四周围,那曾经企图绞杀他们的骑兵已经死了,一个都不剩,而距离此地最近的骑兵也有一里之遥,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赶来。

    可以说,此时此刻他们算是安全了。

    而在远处,那赵志见到几个横躺在地上的战士,连忙运起轻功几个纵越就来到他们身边,只是看了一下就知晓眼前这些受伤颇重,可以说久在生死边缘。“”

    干涩的嘴唇微微张开,他似乎想要

    “快!立刻将孙同志送回太原城。”

    “赵长官,已经快百天了,我们应该撤退了。”

    藏在一处隐密的山坡之中,张彻对着赵志说道。

    而在那遥远的天边,一片云朵已然被染成红色,红彤彤的像是在燃烧。

    “再等等!你要知道二连的人还没有出来。”赵志却摇摇头,目光死死盯着数里之外的蒙古大营。

    自昨夜时候,那连绵的大营之中在深夜之中一直都出于混乱之中,无数的火盆被重新点燃,彻夜未曾停歇,可以说是将整个天地都照亮了,以至于他们根本就不敢贸然行动。

    先后经过马群暴动、火炮轰击,那蒙古大营定然是戒备森严,此刻潜入其中根本就是自投罗网。

    黯淡眼神掠过远方,张彻已经是不抱希望:“但是长官,你要知道那放置巨炮的军帐出于这大营垓心之处,四周围全是敌人,就凭他们如何能够逃出来?依我看,我们还是快点离开,毕竟等到蒙古军队出动时候,那可就彻底糟糕了。”

    “我知道。但是孙义和我说过,等到鱼肚皮的时候,他一定会回来的。”赵志却分毫不理,继续盯着蒙古军帐。

    眼见自家长官如此执着,张彻也是毫无办法,若说是如何应对敌人赵志可以说是从谏如流,然而如果是涉及到自家战友的时候,那执拗的劲儿当真是十头牛都拉不过来。

    虽为自己摊上这样的一个长官而感到没办法,但是张彻此刻也只有下令让自己的士兵全数出于战斗状态,随时随地都准备战斗,好能够在那蒙古军队发现他们之后能够快速撤退。

    至于那携带重炮的三连?

    此刻他们在完成任务之后,也早就回到太原城之中,如果想要向他们求援,那就当真是半点方法都没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