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二章汉儿双膝跪,烟火得转机
    “哈哈,这群汉狗当真有趣!走路都不会走,只会这样弓着身子,浑似一只鸭子。”

    不远处,那几人还在嬉戏,他们且看着孙义那佝偻身躯,就感觉甚是畅快。毕竟在这里守卫身后的巨炮甚是无聊,而在闲暇的时候,他们也只有调戏那些偶然间闯入这里的汉人才能够找找乐子罢了。

    “这群该死的家伙,等到我的伙伴到了,看不弄死你们。”

    虽是心里面恨得牙牙痒,但是孙义却晓得此刻自己势单力薄,绝不是对方对手。

    而在这时,最重要的就是召唤自己的队友,然后以整个二连全部的实力硬闯这个军寨,然后将此地的信号发射出去。心中想着既定的计划,孙义立刻装出慌张模样,身躯“啪”的一声跌倒在地,而自衣袖之中,却是掉出了一个竹筒。

    那些人当中立刻就有一人喝道:“你给我站住!”

    “什么,什么事啊,列位爷爷。”颤着声,孙义低着头用谄媚的语气央求着。

    指了指在地上滚着的纸筒,那人说道:“将那玩意递给我。”

    “我,我知道了。”孙义赶紧将那竹筒捡起来,然后毕恭毕敬将这竹筒递上前去。

    那几人接过竹筒,颠过来倒过去,左右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当即对着孙义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禀告诸位军爷,这叫烟花。”

    “烟花?”

    “没错。只需要将那引线点燃,里面就会绽放出美丽的光芒。”

    “真的吗?不过你怎么有这个东西?”

    “小的曾经于偶然之间救了一个工匠,从他那里学到这东西,准备哪天回家之后,就以这门手艺为生。毕竟等到小的老了,拿不起刀了,无法再为天可汗效忠的时候,总得留个去路。”憨憨笑着,孙义心里面却冷笑不止,在火药被研制出来之后,萧凤就利用这火药开发出诸多的东西。

    除却了那虎蹲炮、克虏炮、铳枪之外,这烟花却是专门用来释放光芒,进而能够借此通知队友。

    如今时候,他只需要哄骗几人将其点燃,那么就可以静等着自己的队友到来,然后发出致命的攻击。

    “喝!你这小子倒是有趣。咱们干的都是刀头舔血、头栓腰带的事情,你居然还去学这些没卵用的玩意来。”那几人哈哈笑着,却是对手中孙义所说的烟花有些兴致,当即依着孙义所说的那样,将那引线点燃。

    这一下,当即就从竹筒之中喷出一股亮光,“砰”的一声在天空中绽放开来,释放出绚丽至极的光火。

    好似雷霆,这声音立刻传荡整个军营,让那些潜藏着的赤凤军战士具是惊起,旋即就朝着烟火施放的地方奔去。

    而在那装着巨炮的军帐之中,那佛陀八相以及严忠济也是一并惊起,当即从军帐之中走出,就见到不远处的几人。那严忠济当即走上前,目光从那已然燃尽的竹筒扫过,抬起头盯住这几个士兵,厉声喝问道:“你们在做什么呢?”无怪他这般警惕,实在是因为之前的动静和火炮的动静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禀告将军,是他将这东西给我们的。”

    那几人齐齐指向孙义,张口回道。

    仲威拿过那竹筒,大抵是因为刚刚释放过烟花,这竹筒还稍微有些烫手:“这东西是你造的?”

    “没错,就是小的造的。”孙义连连点头,却不知道眼前这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过考虑到要拖延时间,他当即应声回答道。

    仲威皱紧眉梢,继续逼问道:“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到制作这东西的法子?”

    “不瞒列位,小的在年幼时候曾经在汴京住过一段时间,因为好奇这烟花,所以就经父母介绍,拜入了一个工匠门下,故此学到这烟花制作方式。”哈着腰,孙义继续解释着。

    这话之中半真半假,身世是真,不过制作这烟花的工艺是假的,但是出于拖延时间,他也只有硬着头皮解释起来。

    果不其然,那严忠济却是露出一丝有趣模样,张口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制作出这种东西来?”

    “我听师傅曾经说过,这烟花最是喜庆,若是等到那些顾客兴建楼阁、开业大典、举办宴席什么的,都会购买一些作为欢庆之用。正是因此,小的才想了,若是能够在咱们攻破太原城的那个时候,用这烟火来一次庆典,岂不是美事一件?只可恨那些匪军却甚是可恶,居然乘夜偷袭?如此行径,当真是无耻至极!”

    一张嘴说的甚是顺溜,孙义却不敢遗忘自己的任务,他见眼前这人露出一丝思索模样,当即低声问道:“对了将军,我能够回去了吗?”

    “回去?”

    “没错。眼下那些匪军已经快要被打出去,小的如今也算是渡过一劫,所以能不能回去了。毕竟这里……”

    扫过旁边那些透着敌意的众多骑兵,孙义只感觉小肚子都在发抖,后脑勺都带着冷气,这在刀尖之上跳舞的感觉,当真是不好受。

    只是那严忠济却张口说道:“回去?不,你不用回去了。”

    “啥?我不回去,那我到哪里去?”孙义顿感疑惑,张口问道。

    严忠济挺起胸膛,微微笑道:“就到这里面来。毕竟你所擅长的制作烟花的工艺对我们调集大军颇有助益,若是将此门技艺交予天可汗,我包管你日后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可是我……”嗫嚅着,孙义却搞不清楚眼前这人究竟为何如此表现?

    难不成对方看穿他的目的,想要将其骗入军帐之中吗?

    “没有什么可是的。而且就凭这么技艺,你就算是将店开在汴京,又能够挣到多少?若是将这门技艺传于天可汗,他一高兴莫说是良田千亩、家财万贯,便是拜官封侯也是寻常。”严忠济哈哈笑着,却是甚是开怀。

    自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郁火药味,他就知晓这烟火之中,定然也使用了火药。

    而看那烟火直冲云霄、绽放出漫天光彩的模样,就晓得这火药定然非凡,并非他们从全真教收缴得到的寻常火药配方。而若是将这火药也运用在那巨炮之上,定然能够令其性能更进一步,到时候莫说是摧毁太原城、覆灭赤凤军,就算是将那萧凤以及其麾下一干人等全部擒获也是有可能的。

    正是因此,所以他断然容不得孙义就此离开。

    到嘴的鸭子若是飞了,那他岂不是会被耻笑一辈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