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一章万马破军寨,锐士探位置
    帐外寒风阵阵,几人倒是在这帐内谈的甚是欢快。

    只是还没等多久,就有一人快步掀开幕布闯入其中,神色慌乱:“将军,大事不好了!”

    “又是什么事情?”腾地一下自座位之上做起,仲威眉宇之间透着愠怒。而佛陀八相还有严忠济也是一并皱紧眉梢,一起盯着这人。

    若非知晓眼前之人乃是自家军队,光是一个窃听机密就能将其处死。

    被这十人目光一瞪,这小兵两股战战,不敢推却:“马!好多马都冲过来了。”

    “马?”仲威带着困惑,却不知道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恰逢此刻他却隐隐之间听到一股沉闷之声,而自脚底之下也传来一阵一阵的颤抖。如此熟悉的场景,立刻让他惊住,也没赶在这军帐之中多作停留,当即化作闪电朝外飞去:“事有紧急,我去去就来,至于列位高僧,还请在这里稍等片刻。”

    “此刻正值星夜时候,那些马群本该于马厩之中歇息。此刻它们却挣脱束缚朝着这边冲来,只怕这其中定有谋划者,既然如此不如我等一起前去,如何?”只将神念一扫,转轮法王立刻就晓得这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即自那营帐之中走出,身后七人也是一并跟着,不离左右。

    待到来到帐外之后,他们立刻就见到远处无数战马策马奔驰而来,攒动的马蹄踢在地上,好像是地震了一样,荡起的烟尘更是遮住了光辉,令整个场景灰蒙蒙的,根本就看不真切。

    仲威见到这般场景,亦是惊愕无比,低声唾骂起来:“那群汉人,果然狡猾,居然驱策这些战马冲阵?”随后他就大声喝道:“所有战士听令,立刻将这些战马给我降服。”说罢之后,他瞅见一个战马撩起双蹄踹来,当即一个闪身避开,旋即就调到这战马身上,企图以蛮力将其控制下来。

    只可惜这战马也不知道究竟是吃了什么东西,无论他如何拼命压制住,都不断的反转着身躯,企图将这背上的东西给弄下来。

    一时间,仲威也陷入了危机之中,不知道该做什么事情来。

    毕竟这可是上万只战马一起冲阵,就算是上面并无重骑兵,也一样足以对寻常人造就莫大的伤害。且看着这布满草地、策马奔驰的战马,当真就似那裹挟莫大力量的海浪一样,足以将所有的东西都给碾碎。

    那些士兵毕竟不比仲威厉害武艺厉害,若是平日里或许还敢凭借自己的武勇压服这些烈马,但是在这成千上万只战马一起冲锋时候,那是任何一人都无法阻挡的,就连仲威也一样不可能。

    双腿夹着战马,仲威瞧见远处走来的几人,当即喝道:“尔等莫要管我,快去看看重炮如何?如果被那赤凤军趁机侵入这里,那我等心血就彻底白费了。”双手拉住缰绳,他连连喝道,企图让眼前的战马稍微停住脚步。

    “我明白了!”

    身为军中一员,严忠济自然晓得巨炮的重要性,他当即迈开步伐朝着那正在维修巨炮的对方赶去,而那佛陀八相彼此对视一样,也一并跟过去。

    按照这既定的计划,只怕对方会趁着这个时候,侵入这军营之中吧!

    …………

    整个军营乱成一片,无数火盆被整个踢翻,于黑暗角落忽然窜出几人,将那正在奔跑的蒙古士兵整个扯住,左手捂住嘴右手匕首在喉咙之上猛的一划,当即就让这几个人走入黄泉之中。

    而后他们的尸体被拖到黑暗之殇,身上的铠甲被扒下来,然后被几个人穿戴在身上。

    作为这只连队的队长,孙义对着身边几人低声命令道:“快点找到巨炮所在的地方,记住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们的踪迹,那就彻底完蛋了。还有,如果找到巨炮所在的位置,立刻发射信号。知道了吗?”

    一行人点点头,旋即就从这角落之中走出来,不动神色就汇入了这个已经彻底混乱的军营之中,然后分散四处开始搜寻那巨炮所在的方位。

    装成了蒙古军的士兵,孙义自然是小心翼翼,不仅仅装处一副慌乱模样,甚至在发现了那些被战马撞伤的士兵之后,还靠上去将其救下来治好伤势,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一些谈话,而在这些谈话之中他足以得到充分的信息,一个足以确定目标所在区域的大体位置。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孙义穿过重重人群,来到了一处守备森严的军寨之前。

    这军寨和外面的军营以栅栏隔开,而在那栅栏之后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端的是戒备森严,而且他们全都是身披坚甲、手拿弓箭、背负手炮,气息亦是悠长无比,当真是气势凶悍、不同凡响。

    孙义晓得,在这里就放着足以摧毁整个太原城的巨炮,而他只需要点燃火箭弹,就能够召唤埋伏在城外的1103连,对这里进行致命的打击。

    但是这里太大了,乃是一个长三十丈,宽五十丈的庞大面积,以克虏炮的火力密度根本就无法对这里进行毁灭性打击。

    “看来必须要混进去才行。”

    心中一想,孙义立时在脸上摸了几把泥土,装出一副慌张模样朝着那军寨之中跑去。

    然而还未等到他靠近通道时候,就有几只弓箭凌空摄来,落在他的脚下。这一下,立刻让孙义双腿一软,旋即就瘫倒在地上,而在远处的几位士兵也自栅栏之后走出来,将那弓箭拉开对准孙义,低声问道:“你是谁?竟然敢不遵号令,擅闯此地?”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小的只是不知规矩,误入这里了。”孙义浑身一哆嗦,赶紧低声下气的央求道:“对了,你们能不能让我进去?要知道外面赤凤军打过来了,小的实在是害怕的紧,所以才想要进入这里躲一躲。”被这几人一阵斥责,孙义“吓”的是手一哆嗦,就连手上拿着的长刀也跌倒在地。

    “不行!”

    只可惜这几人却斩钉截铁,直接拒绝了,而在看到孙义这“狼狈样子”,几人更是讥诮起来:“更何况咱们这里乃是军营重地,就连史天泽那家伙也得带着金牌才能进入。就凭你这汉狗?也想进去!你这厮还不快滚,别在这里撒泼打滚,也免得脏了咱们的眼睛。”

    话中鄙视,简直就是昭然若揭。

    孙义恍然大悟,这才晓得为何自己被挡住了。

    他乃是汉人,论其长相自然和位于高原地带的蒙古人种有着莫大区别,正是因此所以才被这几人识破伪装,甚至直接斥责。

    “咻”的一声,数只长箭立刻从孙义脸庞掠过,那几人哈哈大笑:“还不快走?不然的话,小心我一箭射死你。”

    “好好,我这就走。我这就走。”哈着脸,孙义那脑袋就似小鸡一样,连连磕着头,然后就这样弓着腰一步一挪朝着外面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