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章兵势再转进,仲威诉密谈
    “砰砰”数声,几个士兵应声倒地。

    赵志且看着那守住军营的列位战士,一股无名业火腾腾冒出:“这群该杀的鞑子,怎么居然不出来了?”

    “看来如果想要让‘天眼’计划顺利进行,只怕还需要一些助力啊。”跟在身边,又一个年轻人叫道。

    此人唤作张彻,和他一样乃是乡野百姓,今年只有十八岁罢了。作为尚未起义时候就加入赤凤军的战士,如今他不仅仅修行有成,而且也一样被提拔上来,负责指挥眼前的这只隶属于第一作战旅麾下的1101连。

    而就目前的态势来看,仅凭他们手下的一百多人,根本就无法攻破那固若金汤一样的防御。

    双目死死盯着远处的那些铁骑,赵志双目带着担忧:“看来我们需要努力一样,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将他们给掉出来,为二连制造潜入里面的机会。”

    毕竟若是无法将对方从军营之中吸引过来,那么就无法为另一个小队制造出足够的时间找出巨炮。而对方若是反应过来,开始对内部进行戒备,反而会对整个1102连造成严重的影响。

    两眼一转,张彻忽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不如调转方向,攻击别的营寨?”

    “别的营寨?”赵志感到奇怪。

    他们的任务乃是摧毁那巨炮,而在白天时候他们也看到那一门巨炮正安置在这营寨之中,否则的话那蒙古人为何要在这营寨之中安插如此多的兵马呢?

    足足有三千骑兵,可不是一般的千户所拥有的!

    “没错。就在刚才,我发现距离此地约有半里之地有一个营寨,那里面守备空虚是一个绝佳的好目标。更重要的是,我在那里看到有众多的战马安放在那里,所以那个地方应当就是对方饲养马厩的地方。如果我们攻下这处营寨,然后放出里面的战马冲击这个营寨,定然能够让对方慌乱,到时候我们就会有机会侵入这里了。”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营寨,张彻缓声解释道。

    两人一合计,当即拍手称是,旋即就下令士兵放弃进攻,又重新的隐入了黑暗之中。

    且看着潮水一般消失的敌军,仲威有些诧异:“撤退了?”

    “那咱们要不要追击?”紧随其后,却又一人问道。

    此人也算是英挺无双,只可惜脸庞却是布满寒霜,一对黑眸扫过远处正在远离的赤凤军军队却透着恨意,他正是那严实次子严忠济,而他听闻天可汗下令史天泽率领五万兵马出征赤凤军之后就立刻借着自己的身份提出要求,加入到了这只军队之中。

    毕竟赤凤军乃是造成他父亲死亡的罪魁祸首,以他那孝子身份,岂有不报之理?

    摇摇头,仲威且看这严忠济犹自带着愤怒,当即劝道:“不用了!此地天色昏暗,若是擅自出阵只怕会中了对方埋伏,而且我等身负重则,且不可令那巨炮出现什么闪失。不然的话,元帅追究起来你担待得起吗?”

    “我明白了!”

    感受到仲威那临危不可动摇的逼视,严忠济当即颌首,愤愤不平带着自己的家丁回到营帐之内,毕竟他此刻力量实在薄弱,不说是那赤凤军大军,就连面对昔日一剑杀死严实的萧月,他都打不过。

    面对这种状况,严忠济只能退下。

    两人回到军帐之中,却见那营帐之内,早有几人盘腿坐在其中。烛光轻轻摇曳,正好将几人面目照出来,正是秉承密宗八思巴发出的法旨,前来此处擒杀全真教的佛陀八相。

    “鄙陋之地,未能远迎还请恕罪。”

    将身一躬,仲威当即谨守礼节对着几人致敬:“只是不知列位高僧,为何深夜来到我这里?”

    “元帅听说此地受到攻击,为免那巨炮受到损伤,故此派遣我们几人来此,也好帮助几位护住那巨炮,以免遭到对方的破坏。”双手合十,转轮法王问道。

    仲威立刻了然,毕竟此地声响如此浩大,以史天泽那谨慎性格,定然会派遣麾下人马前来查看:“多谢列位高僧援助,不过那匪军势单力薄,已经被我等打跑,算不上什么威胁。”

    “原来如此。”将头一点以示谢意,转轮法王却是有些好奇:“只不过贫僧倒是有些好奇,那巨炮究竟是怎么制作的,竟然有这么厉害?”说实在的,他当初在一边观战时候,见到那太原城城墙被整个粉碎时候,也是吃了一惊。

    要知道这般威力已然不逊于他的全力一击,若非萧凤所修行的乃是最重恢复疗伤的清净琉璃焰,早就被这巨炮给一炮轰死。毕竟就连他自己都没有自信,能够在这威力强横的巨炮之下生存下来。

    更重要的是,如果将这巨炮缩小的足以一个人携带,那又该是什么样的场景?

    一想到这般场景,转轮法王就感觉不寒而栗!

    仲威当即回道:“这巨炮之所以如此厉害,全是依仗那道家之中的一门炼丹术,它本是道士为了寻求长生丹术所产生的产物,因为能够遇火既焚,且能够释放出大量的热量,故此被称之为火药。而如何炼取火药,则一直只在道门之中流传,不曾为他人所知晓。”

    “火药?”

    转轮法王心中一跳,顿时感觉背心发凉。

    那道门既然掌握了如此厉害的东西,如果在和他们对阵时候拿出,那哪里还有他们佛门中人的事情?

    仲威点头称是:“没错,就是火药。若仅仅是寻常火药,倒也没有这么大威力,充其量也就能够点燃柴火之类的东西罢了。没想到那萧凤却将这火药改进,祛除部分杂质,更是以密法增进其火力,进而令其威力陡增数倍有余,故此才弄出了那凶残至极的虎蹲炮,将我家父麾下人马全数歼灭。”

    听罢之后,转轮法王却想起之前佛道之辩时候的场景,不由得感到了一丝恼怒:“道家丹术?正是这个原因,所以你们才试图逼迫全真教,令其交出其门中所藏的火药炼丹之术?”

    很显然,在那佛道之辩之中,他们密宗完全是被蒙古人当做了枪使,其目的正是为了逼迫全真教,令其交出其门中不传之密。

    “也不尽然。要知道在搜罗了那些秘籍之后,我们也实验了一下火药,只可惜所制造的火药威力却并不大,至少比赤凤军军中所用的火药要弱上许多,正是因为为了提高威力以及射程,才将这巨炮铸造的如此庞大,不然的话哪里能让他们如此嚣张?”满怀恨意,仲威一想到当初他们被赤凤军以火炮打的是屁滚尿流就感觉懊恼。

    似这般耻辱,他在这次定然要让赤凤军为此付出代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