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四章骑兵再出阵,手炮开杀伐
    话音落下,代表着战斗的号角已然响起。

    听到这话,所有的赤凤军战士立刻醒悟起来,他们曾经依仗的城墙被对方以庞大无比的巨炮给硬生生彻底摧毁,露出了一个足有三十来丈的庞大豁口。

    之后,那些骑兵只需要沿着这豁口,就可以闯入太原城中肆无忌惮的展开屠杀,一如他们曾经在潞州城干的那些事情!

    “所有人,跟我上!”

    沿着记忆里面的路径,那李常当即一个跨步,带着手中的铳枪冲了出去。

    尾随其后,当即有无数人应声回道,然后跟着他的身后朝着那豁口奔去,对于常人来说足以遮蔽视线的雾霾对他们这些完成炼体、修出真元的武者来说算不了什么,只是在这赤凤军之中又有多少真正的武者呢?

    “那个莽汉,果然真的出手了!”

    心念一动,萧凤也是一样来到了这豁口之处,虽是置身于雾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她那敏锐的感觉却异常清晰的捕捉到了久在距离此地数里之外,正有一只足有上千人的骑兵朝着这边冲来,很显然正是蒙古骑兵。

    蒙古骑兵的威力萧凤素有体验,虽然不能说当真和传说之中的一样强大,但是也并非寻常人能够对抗的。他们之前之所以能够战胜那赫和尚拔都,全是依仗太行山脉复杂的地形,令其无法很好的发挥机动性,而在今日他们能够抵抗那些骑兵,也只有依靠身后这高大的城墙。

    若是就连这城墙也被对方摧毁,那整个太原城岂不就等于空腹打开,直接让对方用匕首抵住了自己的心脏了吗?

    果不其然,自天空之中立刻就有无数长箭自天空之中落下。大抵是因为这里被烟尘遮盖,所以这些长箭也没有命中什么目标,就算是偶然有射向萧凤的,也被她随手拨开了丢到一边。

    萧凤并未出手,她对那些前来的士兵并无兴趣。

    此时此刻,她的心思全被这满体呻吟着的士兵所填满,根本就无暇估计远处的那些骑兵。

    毕竟经过之前那巨炮的打击,这里死伤的士兵实在是太多了,足足超过一千多位,乃是赤凤军的十分之一的兵力。如此庞大的损失,当真是前所未闻见所未见,可以称得上是赤凤军史上最大的一次性牺牲人数。

    正是因此,萧凤才没有去理会那些士兵,她只是凝神聚目感应者此地的伤者,若是找到了便会输入一道清净琉璃焰令其恢复伤势,若是发现了有死去的士兵,也会令其尸体恢复原本模样,然后庄重的摆放在一边!

    另一边,李常已然带着参谋部的众人,还有一些闻讯而来的士兵冲破了城墙废墟之地,来到了那空地之上。

    烟尘稍稍散开,他们立刻就见远处尘沙飞起、万马奔腾,正是史天泽派出来打头阵的骑兵。

    “所有人!列阵!”

    高声厉喝,一行人根本就没有丝毫迟疑,立刻遵循着多日所演练的那样,在城墙之前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圆阵。盾牌手在前、刀斧手其后,再其后则是操控虎蹲炮的炮手,还有负责掩护射击的弓手,当然还有一行足足有三十余位全都装备有铳枪的参谋院诸人。

    “射击!”

    又是一声令下,一行人齐齐发射。

    铳枪火焰窜出,长箭应弦而出,当即令那骑兵前方数十人顿时跌倒,头颅之上插着羽毛,而胸口之处的铠甲也是整个崩碎,就算是侥幸没死的,在之后万马踏过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存活。

    然而他们还没有停止,区区十几人的损失对他们上千兵马来说算不了什么!

    大地一震一震,耳中嗡鸣不止,鼻息之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火药味,呛得人连连咳嗽,而他们看着远处那犹似一堵墙横扫而来的骑兵,又瞥见身侧不足百位的样子,整个人也不由得生出一些怯意,身躯微微缩了一下。

    以百人对抗数千人?

    这可行吗?

    还不得他们脑海之中泛起这个念头,一行人立刻就感觉屁股一痛,而那李常也罕见的绷着脸,一脸严肃的对着这些人喝道:“给我稳住军阵,继续射击!”

    于是,射击还在持续,无论是利箭、还是铳枪,全都瞄准眼前这汹涌而来的骑兵。

    只是太少了!

    合计只有五十把滑轮复合弓、六十具铳枪的他们,怎么可能对对方造成多么严重的打击?

    黑压压的一片,这些骑兵正似那汪洋大海一样,将这残灯烛光彻底湮灭,并且还在朝着城墙靠近,企图从这豁口之中冲进去,将天可汗的愤怒赋予这太原城中的诸位百姓,让他们明白反抗天可汗究竟是什么代价。

    近了!

    只有三十丈之遥,而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了。

    于是,这些骑兵纷纷将背后背着的一件东西掏出,这东西不比狼牙棒细,但是却只有两尺长,就是光秃秃的一根金属棒子,也没有刀剑之类玩意的锋刃。

    它,究竟是靠着什么东西杀伤敌人?

    不知道,但是这些骑兵却将这东西掏出来,很显然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东西足以令他们对抗眼前的这只军队,所以他们就将这东西取出来,并且将其对准了眼前的这只脆弱军阵。

    “砰”的一声,更为强烈的火光爆出,位于前方几位持盾士兵立刻跌倒在地,惨嚎着呻吟着。

    他们身上的铠甲被洞穿了,数个洞口露出来,里面渗出鲜红的血液,而他们露在外面的双手也布满血洞,很显然若是不及时治疗就会彻底报废,真让人怀疑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造成这样的伤势?

    李常一见立刻惊骇起来,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些骑兵手中所拿着的东西,低声问道:“这些家伙,居然制造出了和我们手中铳枪一模一样的火器?”

    熟悉的火焰,熟悉的外貌,纵然仅从形制来看,对方是手中所拿着的东西甚是粗糙,就连望山也没有,但是那熟悉的发射方式以及伤害模式,他却真真切切的明白过来,那东西和他们手中的铳枪乃是一个类型的武器!

    当然,这东西射程、准确度还有精细程度比不过铳枪,不过威力却要超过铳枪,可以说算是手炮了,否则也就不需要靠着骑兵冲锋靠近然后再展开攻击。

    虽是如此,李常却更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所持有的火器上面的优势已经没有了,而且还在渐渐地被追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