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五章军阵不可摧,雷云蔽天日
    “嗯?”

    看着那些还在冲锋的奇兵,萧凤轻咦一声。

    李常立刻问道:“主公,莫非有什么疑惑的吗?”

    “太奇怪了。为何他们明明知道我们已经结成军阵,却依旧执意冲锋?”皱紧眉梢,萧凤却有些紧张四下看了看周围,不知道是自己太过敏感,还是四周围存在着什么奇怪的东西,总觉得自己被盯着在的。

    李常心中亦是咯噔一下,他是知晓眼前这个军阵的威力的,依靠三千兵马还有三百具虎蹲炮,完全可以抵挡眼前的这些上万重骑兵的冲击:“大概是和那赫和尚拔都一样,小觑了我们吧。以为我们不过是乌合之众,所以直接就大军压来,试图将我们全部歼灭?”

    “若是我等没有歼灭赫和尚拔都,那或许真的如此。但若是明知道那赫和尚拔都被我等消灭,却还是执意如此,那只能说对方另有企图了。列阵不战!对方有备而来,应当知晓仅凭重骑兵,是无法战胜排成军阵的步兵的!”萧凤摇摇头,却不敢贸然相信敌人的目的就真的如此,想了想又问:“对了,你们几个回道太原城,且看对方是否借此机会将我等钳制在这,然后直接攻城?”

    自从昔日被李守贤骗了之后,她就谨慎多了,不敢再和以前一样犯冒进之举。

    听到这命令,当即就有几个参谋策马奔驰,朝着太原城奔去。

    只是那李常却有些疑惑,低声问:“但是主公,这里乃是踏入太原城唯一道路,其余地方具是大雪封山,根本就无法越过!”

    “是这样吗?”握紧龙枪,萧凤却越的困惑起来,她眺望了一下远方,在那连绵无尽的蒙古骑兵之后,并没有什么大帐,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不免有些困惑:“你们可知这次的统帅究竟是谁?”

    “对不起主公,我等在那蒙古军中并未安插奸细,所以不曾知晓!”摇了摇头,李常却是有些懊恼。

    赤凤军底蕴毕竟太薄了,只是十年积蓄能够展到占领太原城已经算是奇迹,若要就连蒙古军中都有奸细,那就实在是天方夜谭了!

    “既然如此,那么估计对方应该是出于某种目的,所以才想要让我们聚在这里吗?”柳眉紧皱,萧凤越担忧起来,而在心中亦是感到懊恼,暗想:“看来需要在敌人阵营之中安插间谍,不然的话总是什么都弄不清楚,那岂不是糟糕透顶?”

    军阵之内,炮声依旧在持续着,每一次都将无数的弹丸射出,将那冲撞而来的重骑兵整个轰碎。

    而那些骑兵却依旧不理,他们状若疯魔,口中高喝着“长生天”的口号,持续不断的冲锋、冲锋、再冲锋,似乎唯有冲锋才是他们来到这惨烈的战场上惟一的理由!

    “杀!”

    拼命地将长枪刺出,袁晔嗅着那腥臭的鲜血,眼角之处落下一滴泪水。

    泪水滚烫,但是自脸颊之上滑落时候,就已经失去了温度,变成了一滴冰晶,然后撞碎在地面之上。

    是的,他活下来了,并且顺利的带来了大军。

    但是,老班长死了,他没有坚持到大军到来。

    这种事情生的太多了,以至于那些老兵都已经麻木了,因为他们知道援军永远不可能正好过来,而能够让自己活下去的唯一方式,那就是杀!

    杀进眼前的敌人,活下来的自然就是赢家!

    将军们有判断战争胜负的方法,士兵们也有判断战争胜负的依据。

    “杀!”

    望着远处冲来的一个骑兵,袁晔擎着手中长枪,朝前猛地一戳。

    甲胄崩裂、鲜血飞溅,那重骑兵立刻自战马之上摔倒在地,然后就被袁晔一步踏前,高举长枪猛地一戳,直接扎在心脏之上。

    他还不想死,更对这群杀了老班长的家伙感到愤怒,所以他只有杀,不管是复仇还是生存,如今在这战场之上,只有杀才是唯一的旋律。

    风,渐渐地升起,云,渐渐地聚拢。

    他并不知晓已经过去多长时间了,只是感觉体力稍微有些困乏,即使是有清净琉璃焰的守护,但是如果消耗太大,还是会疲倦的。

    幸运的是,那些敌人并不是无限的,他们也会饥渴、也会疲倦、也会害怕死亡,最重要的是他们被戳死之后是真的死了,而不会重新爬起来继续战斗。在经过了漫长的战斗时间之后,袁晔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刚刚开始战斗的时候,他现自己心脏跳动三次就会有一个敌人冲来,而这个间隙便为了跳动二十次!

    那些人,正在撤退?

    袁晔稍稍有些困惑,望着远处正远远吊着的重骑兵,却是感觉不解。

    弓箭虽强,但是毕竟不比虎蹲炮更厉害。一个射程不到三十丈,一个射程过三百丈,足足十倍的差距,就是赤凤军为何彻底淘汰弩弓的原因了。如果那些人以为靠着骑射就能打破圆阵,那就当真是错得离谱!

    他抬起头,却见整个天色已经阴沉沉的,但是现在还是中午啊!

    “喂,你们快看天空!”

    一行人立刻抬头,立刻就见曾经天朗气清的蔚蓝天空,此刻却布满阴云,这些阴云还在持续不断的聚集着,它们看起来相当厚重,并且将所有的阳光全都遮住,整个地面彻底陷入了黑暗的统治之下,而且在那浓密的乌云之中,似乎还有雷霆电龙闪烁,俨然一副即将会有狂风暴雨降临一样。

    但是,现在可是冬天!

    “该死的混蛋,果然是早有预谋!”

    早已经抬起头凝望天空,萧凤满是愠怒。

    要知道现在可是冬天,又不是那阴雨绵绵的夏天,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暴雨雷霆景象?

    若说是鹅毛飘雪、柳絮遮天,她或许还会相信,但是眼前这违反天气规律的雷雨状况,分明就是那蒙古军队弄的鬼。

    军阵外面,那些骑兵似乎早就明白这团阴云的存在缘由,早就驱策身下战马逃离此地,即使是那些遗留下来的战友的尸骸,他们也没有带走就这样丢在原地,自己则是匆匆忙忙的朝着远方赶去,毕竟等到这暴雨雷霆怒的时候,他们也会被一并牵连进去,没有丝毫的意外。

    雷霆、暴雨,已是蓄势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