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三章丛林遇骑兵,一人斗三骑
    两人边走边聊,在这了无人烟的莽原之上,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然而行不过几里,两人边见远处一片估摸着有一里方圆的松树林中,数十只鸟雀一起振翅,惊起一片慌乱。

    老班长立刻紧张起来,刻意压低声音似乎是怕被人听见:“跟着我,莫要走丢了!”行走时候,他不由得攥紧手中铳枪,似乎是在害怕!

    作为最为精锐的探子,萧凤为了保证他们的战斗力,基本上每一位班长都配备了铳枪。

    “我明白了!”

    自进入军中,袁晔就不曾见过自己班长如此紧张,他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好紧紧的跟着。

    正在这时,一道烟火当空炸开。

    两人一见了,当即就惊了起来,低喝一声:“是敌袭!”

    按照军规,凡遇敌袭,必放烟火,此乃铁律。

    像是在印证着他们的猜想,自那片树林之中立刻就有十数个重骑兵纵马奔来,刀上尚且带着血渍,铠甲上插着箭矢,很明显经过了一场惨烈的厮杀!

    马蹄阵阵,气势如风,很显然他们已经发现了两人所在的位置。

    “娘的!那棒子蛮夷果然过来了吗?”低着头,班长目中透着挣扎,旋即抬起手中铳枪对准远处几人,“砰”一声当前一位立刻摔倒,但是这一人的死亡却没有阻住他们的脚步,反而令这些人更加疯狂,依旧是挥着马鞭朝着这边发起冲锋,当空中数十只利箭已然射出,落在两人身边。

    眼见那沉重身影朝着这边冲来,袁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随着那马蹄之声震颤不止,几欲跳出心脏。

    他一屁股跌倒在地,眼珠子急剧颤抖着瞥过那插在身前的箭矢,若非及时后退,只怕这利箭便会刺破皮肤,扎入他的身体之中。被这一刺激,袁晔整个人被吓得僵住,口中哀嚎了起来:“过来了,他们过来了!”

    却不防旁边那班长撩起一脚,就将袁晔踹翻了个跟头,喝道:“小兔崽子,又不是死了,快给我爬起来!”倒不愧是久经磨练,此刻的他沉着冷静,端起铳枪就是将那赤星石激活点燃火药,“砰砰”之声连续响起,又将好几位重骑兵给射杀当场。

    虽是如此,那重骑兵却依旧悍勇无比,完全无视生死,继续朝着这边冲锋。

    三百米……

    两百米……

    一百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或许是永恒,或许是一瞬,总之等到袁晔努力地爬起来之后,那十几个重骑兵只剩下三位,然而此刻他们又是如此的接近,近到只需要挥动手中长枪就可以接触到对方。

    “别杵在这里,快跑!”

    耳边忽的传来一阵喝斥声,袁晔整个人又是摔倒在地。

    他还弄不清楚状况,短短的几秒钟,甚至还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场景究竟意味什么?

    敌袭?

    那自己应该做什么?

    为什么班长又将自己给踹倒在地?

    弄不清楚,袁晔抬起头立刻就见那骑在战马之上的重骑兵胸膛之上撩开一个血花,然后“砰”的一声跌倒在地,一身铁甲喀拉作响,他伸出手将那头盔取下就连下面之人早已经是口角泛血、脖子弯曲,很显然就这么的死了!

    是老班长,刚才正是他及时翻身倒地避开了冲锋路线,然后开枪射杀眼前这人,方才将袁晔给救下来了。

    “妈的,果然就是个瓜娃子,什么都不懂。若非我及时出手,刚才那一下你的脑袋就得搬家了!”

    果不其然,不远处那同样仰卧在地上的班长自地上爬了起来,手持铳枪走了上来,一伸手就将袁晔提了起来,然后推上战马,喝道:“别磨磨蹭蹭,快些上去!”目光之中盯着不远处重新调整方向的三位骑兵,他却是异常的紧张。

    之前的骑兵不过是开胃菜,等到这三位重骑兵展开冲锋,那时才是决定生死的关键时刻!

    袁晔不明,张口问:“那班长你咋办?”

    “妈的。老子不是说了吗?立刻离开!回太原城!将这里的事情通报给主公。”这一下却似将稻草点燃的火星,立刻让班长整个人恼怒起来,对准那马屁股就是狠狠的一抽,令这匹夺来的战马一声嘶鸣,马蹄撩开朝着远处奔去。

    坐在战马之上,袁晔这才醒悟他们此行的目的,然而一想到身后留下来的班长,他却不由得扼住缰绳,企图令身下战马转身,随后更是扭过头对着班长高声吼着:“快,班长你也快来,不然的话会没命的!”

    然而一声枪响,那战马屁股之后立刻挑起一朵血花,被这刺痛激怒战马立刻疯狂起来,分毫不曾理会袁晔的命令,依旧是四蹄如云不断地朝着远方奔去。

    “笑话!就凭你这个瓜娃子,能够将对方牵制住?还是快些回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回去吧!”

    微微摇头,班长却是神色有些黯淡,他并非那等不怕死的勇士,但是也明白若是两人都留在这里,那就没有人去通报情报了。

    而且就以袁晔那完全毫无经验的反应,如何是这两个气势凶悍的骑兵的对手?

    正是因此,所以他才决定自己留下来独自对抗对方,好为袁晔回去争取时间!

    说起来,他今年也有四十多岁了,而自少年时候为了混口饭吃而进入军队之后,就一直处于颠沛流离之中,杀人放火的事情做过,强奸民女的事情做过,抢夺财物的事情也做过,至于背叛友军加入敌军的事情更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

    从匪军到金军,又从金军变成宋军,最后从宋军成为蒙军,如今时候更是成为赤凤军的一员,其经历也是数不胜数,便是写作一本书也会嫌写得太少了。

    然而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他却觉得分外空虚,拿到钱就花天酒地所以也没有多少积蓄,长时间的战争更是忘了家人是否还存在,孑然一人之后却感觉心中空荡荡的,故此在遇到袁晔这小子之后就起了一点兴致,甚至生出了将其收为义子的冲动!

    不过这一切,都得活下去才行啊。

    摩挲着手中火枪,老班却是调转身,一脸挑衅看着那飞奔而来的两位骑兵,一口带血浓痰张口吐出,喝道:“嘿!你们的手段老子早就体验过,莫非以为今天还能够得逞吗?”凶悍目光盯着奔来的两人,他却是分毫没有退缩,只是死死握紧手中枪铳。

    既然你们已经来了,那就战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