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章深夜两心知,心剑有所属
    法律一事考虑甚多,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完成。

    索性萧凤也担忧那些人的存在,于是便找来萧月,想要知晓那几个可疑之人的动静如何。

    “风凌子此人整日宿醉,游离于勾栏之中。根据他熟悉的有人所说,此人好友曾与昔日之中被卷入那斗争之中而死,故此才会放纵自己,只求一生糊涂。事发当日,他正在‘眠月阁’买醉,其中的头牌蝶舞可以作证。”

    几许青烟带着旋儿消逝在空中,将那恬静淡雅的香气散入整个书房之中。

    鼻息之中嗅着香炉之中点燃的香熏,萧凤这才感觉自己稍微轻松了一下,在忙碌了一整天之后,即使她因为修为高深所以体力还算可以,但是精神上面的疲倦却难以驱逐,只能趁着夜晚的时候稍作休息。

    而在这时,那萧月正立在身后,双指不住**着太阳**,好让萧凤放松下来。

    “‘眠月阁’?”

    听见这明显带着红尘脂粉的名字,萧凤睁开眼睛,平静的脸蛋之上有些愠怒。

    她因为受到前世以及师尊影响,向来都是自尊自立,自然对那些出卖**、强装欢笑的欢场女子充满不屑,若非碍着一些男子的私利,早就将所有的妓院都给封了。

    萧月双指立刻僵住,说话声稍显慌乱:“没错。正是‘眠月阁’!只不过师尊您也莫要愠怒,毕竟那阁中头牌蝶舞日前已然被我劝服,愿意归顺我赤凤军麾下。正是亏得她的帮助,我才打听到那风凌子的消息。”

    “你是打算在妓院之中安插眼线?”萧凤却是感到奇怪,毕竟萧月也算是大家闺秀,其家风极其严格,莫说是和妓女接触了,便是提及妓院也会感觉羞耻,脑子里一闪而过那宇文威的面容,立刻便问了起来:“这个建议莫非是那宇文威所教导的?”

    萧月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羞赧,低下头却不敢面对萧凤,“正是先生提出的建议。因为他说过,男人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就是他在和女子谈笑风生的时候。正是因此,所以我……”

    直到今日,她都为自己当时候竟然踏足妓院而感到惊讶,幸亏当时候选择的是人烟稀少的时候,否则还不会被那些百姓给耻笑?

    萧凤明白这一点,自然不会怪罪:“唉,也是你经验不足,不然的话如何需要那个家伙的指导?只是你一定要注意自己安全,莫要学那些风尘女子,知道了吗?”

    “弟子自然知晓。”萧月稍稍抿紧嘴唇,又是继续说道。

    “至于那李太痕还有王践行两人,却是因为理念不同所以彼此之间互有怨隙。因为军中之内禁止私下斗殴,所以在那一日的时候他们两人约定时间和地点,跑到了郊外打了一架。”

    “理念不同?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不同?”

    “说起来也算是可笑,他们两个之所以吵了起来,全是因为一位士兵擅自接受了城中百姓所赠予的东西而违背了咱们军中的规定。结果那李太痕就和王践行两人吵了起来。一个认为应该严惩,以免下次有士兵再犯,一个认为不应当惩罚,毕竟此事错不在对方。”

    “就因为这种原因?”

    “倒也不仅仅是这些,关键是这两人每次在相关的处置时候都意见相左,久而久之就产生了相当的芥蒂。而关于那个是士兵,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

    萧凤听见这等理由,倒也有些好笑,“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想着那本知名的武侠小说,她却并无当初www.yuehuatai.com小说时候的畅快,与之相反反而感觉自己肩膀异常的沉重。

    肩扛着全军,如此重则又岂是别人能够随意承受的?

    萧凤继续问道:“那他们两个呢?”

    “若是什么时候他们步调一致的话,那才是我应该担心的。”萧凤说到此节,却不免带着一些冷漠,随后便想到最后两人,于是又问道:“对了,那王动和陈困两人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根据他们麾下士兵所说,这两人是打算回去祭拜自己曾经死去的兄弟的坟墓,并且打算帮其照顾其遗留下来的遗孀。只可惜世事难料,在他们两人回来之后,那位遗孀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早就已经上吊自杀了。正是因此,他们两位为了安葬对方方才忙碌到深夜时候。”萧月满是懊恼的回道。

    她费尽心思就是为了找出谁才是最后可能出现在刘家堡的家伙,然而这帮子可能的潜在犯罪者却都没有露出蛛丝马迹来,如此厉害的藏身手段自然是让她惊讶不已。

    “这么说来,每一位都有不在场的证据?”暗道一声果然如此,萧凤更觉头脑涨的厉害。

    她并非那具备极强逻辑推理能力、能从蛛丝马迹就推断出凶手的福尔摩斯,更非走哪死哪、并且还会充斥迷之自信的名侦探柯南,作为一个标准的强者,若要解决这些可能是潜在间谍的家伙倒也简单。

    但是在蒙军即将来临之际,萧凤是不会允许赤凤军出现任何可能会令战斗力下降的事情的。

    在这种束手束脚的状态,萧凤还真的没有自信可以度过下一波的考验!

    萧月明了萧凤心中所想,但是此时此刻她也没有多大的方法,只能安慰道:“不敢肯定他们之前是不是有问题,不过这里面肯定有人说谎了。”而在心中,她更是暗自下定决心,准备调集更多的资源,将那个可能藏在太原城之中的内鬼彻底揪出来。

    不然的话,她是会寝食难安的!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密切盯着这几个人吧。”晓得其中的无奈之处,萧凤也只好安慰着回道:“现阶段也只能够期待他们自己露出马脚了。”只是她一双黑眸露出寒光,很显然若是当真找出那个家伙,那估计就不会如今时候的和风细雨,而那个时候等待众人的也许就是席卷一切的狂风骤雨。

    “我知道了,师尊!”

    看着缓缓闭上眼睛的萧凤,萧月低声说道。

    如果你是站在世人眼中的仙子,那就让我化作你手中之剑,将这世间一切的**全都斩断吧!

    带着尊崇、带着憧憬,萧月只有在这两人独处的时候,方才感觉自己是如此的贴近,并且直到现在还痴迷在这风华绝代的美妙身姿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