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四章两人有安排,萧月负重则
    “阁下武学之境超凡脱俗,何必学我微末伎俩?”

    妙兴不咸不淡,只是打坐念佛,不理其他。

    有些嗔怒扫过冷厉、莫循两人,萧凤张口道:“我是不需要,但不意味着我的属下不需要。”

    “修行佛法,须得摒除七情、革除六欲,并且和五色相隔,如此一来方能够修成大道。若是置身于凡俗之中,沾染七情六欲之色,只怕不仅仅会有原地踏步之虞,便是心魔一起,性命付之一炬也是可能。”妙善不咸不淡的回答道,很显然他对萧凤的威胁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很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若是还继续将你困在这里,岂不显得我肚鸡肠?只是我若是放了你,你可否允诺我一件事情?”忽的笑了起来,萧凤却是张口道。

    听到她这般辞,萧月顿时惊住,连忙问道:“纵然此贼未曾伤我士卒性命,然而若是让此人放虎归山,只怕会酿成大祸。”

    “没错。而且这人可是少林寺之徒,若是他将我赤凤军机密告诉掌门,只怕我等可就危险了。”冷厉也是劝道。

    “尔等莫要多嘴,我自有定夺。”萧凤却丝毫不理会,只是冷冷盯着妙兴问道。

    妙兴亦是感觉心中一动,不禁问道:“请?”

    “很好。你若是想要离开这里,须得答应我三件事情。第一:凡是我赤凤军所到之处,你须得退避三舍,不得阻挡。第二:若非别人动手打你,你决不可出手相助,纵使救人也是不许。第三:自此离开,你须得改名换姓,另起法号以示和少林决裂。你若是能做到这三件事,我便是放你又如何?”高踞上首,萧凤俯瞰着眼前之人,张口道。

    “便是这三件事情?”

    满是不可思议,妙善盯着萧凤,却感觉有些迷茫。

    他本以为眼前之女乃是那等修罗之女、狐媚之徒,即使之前听起出三件事情,也只当做是对方欲要借此要挟自己。然而这三件事情一并出之后,他却整个人都彻底懵了。

    不踏入赤凤军之中,显然是为了令自己不对赤凤军造成阻碍。

    禁止其主动出手,则是为了防止其加入别的势力,会对赤凤军未来计划造成麻烦。

    至于那和少林决裂,很显然是为了削减少林力量。

    这三件虽是困难,然而若是去做却还是可以的,只不过这样的话他妙兴只怕也就只能够成为一个苦行僧了。

    “没错,就是这三件事!”萧凤头道。

    妙兴张口回道:“好!我答应你。”言罢,他就不理其余几人,踏着山岩朝着远方走去。

    萧凤也没过多在意,旋即就掉转头饶有兴致看着那铁棺材,至于那萧月、冷厉还有莫循三人虽是恼怒,然而既然是自己的主公所做出的决定,他们也就只有硬着头皮接受了。

    只是那常威却忽的张口问道:“对了,既然你离开了,那你法号能不能告诉我?”

    “圆觉!”

    话音一落,那本名妙兴,如今改为圆觉的他并未多做停留,已然消失于丛林之中。

    “主公,你为何放他?要知道他可是少林寺的人,若他回去的话……”带着疑惑问道,萧月实在是摸不清楚自己师尊为何做出这般决定。

    萧凤却是笑了:“回去?你确定那少林不会杀了他?一次尚可原谅,两次的话那群家伙不会怀疑有鬼?”

    “难道……”萧月一惊,立刻明了自己师尊此番用意。

    “没错!”阖首回道,萧凤已然是充满自信:“我不杀他,并非我心肠仁慈,实在是为了分裂对方,令对方内部生乱罢了!那人昔日乃是少林方丈首席弟子,修行的乃是《大日如来咒》,其在少林之中的影响力也应当不弱。而他若是就此回去,那么那少林方丈少不得心生怀疑,为了根除隐患,肯定会大动干戈。如此一来,也为我等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对了,待会儿你回去之后,立刻就安排人员,将他逃走的消息传递出去,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萧月应声回道,已然在心中开始谋划应当如何利用此事,好叫对方中计。

    处理完妙兴之后,萧凤又见到那被摆放此地的铁棺材,脸上稍稍浮现一些兴致:“将这铁棺材给我打开吧,我倒要看看昔日鼎鼎大名,号称是李唐郭子仪后裔之人,究竟有多么厉害,居然能够支撑到现在。”

    望着那漆黑棺材,冷厉、莫循双眉立时凑紧,显然是顾虑甚多。毕竟昔日时候,他们一般只是七日一开方才给予一食物、水分,好让那被封入其中的郭城耗尽气力,不至于从这里逃走。

    只是一想身后主公之能,他们方才有了一些底气,掏出腰间钥匙鼓足勇气走到这棺材旁边,将上面足有碗口大的铁锁解开。

    棺材盖子还未打开,里面已然冒出一个声音。

    “一大早就见你们来来去去的,弄的老子睡觉都睡不好。怎么了?现在是想要向我讨教吗?”

    待到棺材翻开之后,被关入其中的郭城当即现身,而他那健硕的身体之上,俱是被重重铁锁捆住分毫动弹不得,唯有一张嘴中气十足的吼道。

    只是当他见到萧凤时候,立马就闭上嘴了。

    似笑非笑,萧凤戏谑的道:“精神不错,看样子你是想要继续被封入这里吗?”

    “是你?”

    声音低沉,郭城立时收敛原本猖狂。

    昔日里,他曾于榆社城一战中和众人一并围攻,然而只是刚一现身,就被对方瞬间击破。

    差距如此悬殊,他已是骇然至极,哪里还敢生出一丝半的懈怠?

    “没错,就是我!今日之所以到这里来,是有事情需要你去做。作为代,我不仅仅可以放你出来,而且还可以帮你重续左臂!”俏脸微昂,萧凤看着此人左臂,左臂之处空荡荡的,很显然是被彻底废了。

    喉头一动,郭城立刻惊住,低声问道:“做什么事?”

    “杀人!”

    “杀人?”

    没错。一些必须死,但是又不该由我出手的人。而作为曾经的敌人的你,是最好的选择。”

    “你这个人,可真够狠的。比男人还要狠!”

    “没办法。在这个世界,我如果不狠你以为我如何能够生存至今?当然你可以拒绝,不过这样的话我就得考虑要不要继续留你一条性命!毕竟我是不会在一个死人的身上浪费粮食的。”

    笑容满面,萧月只是立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那棺材之中的郭城。

    被那黑漆漆的瞳孔盯住,郭城整个人都害怕极了,不仅仅是因为那远超自己的压倒性的力量,更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

    闭上眼睛,他的脑海里面忽的闪过那郭侃的相貌,年轻而又朝气,然而这人却残忍的夺走了自己的一切。

    如今时候,难道只能颓然被困在这里,直到死亡吗?

    但是如果死亡,那所谓的战斗又有什么意思?

    思考着这一切,郭城猛地睁开眼,那高昂头颅终究还是低下来:“我接受!”

    “很好!既然你答应,那你的左臂我自然会帮你重新恢复的。”笑容可掬,萧凤随手一挥,却将旁边的三根降魔杵摄来,熊熊烈焰顿时将其整个裹住,待到火焰消失之后,凭空中却有一条钢铁手臂,外加一具径长三尺的圆盾。

    “砰”的一声,这两件兵器落在郭城面前。

    萧凤又道:“既然你愿意为我办事,那么这两件兵器权且交给你作为武器。当然,你若是生出叛意,那我在这里兵器之中暗藏的火焰便会发动,将你彻底烧死。你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低头回道,郭城已是不敢有任何质疑。

    实在是因为他知晓,眼前的少女并非寻常女子,到做到可并非虚言。

    “当然,今日事情尔等都要明白,不得告诉其他人。并且从今日起,这里就改为中央调查局,和军事情报局以及宪兵局一并归入安全部通属,其负责人就有萧月你来负责。毕竟维持赤凤军内部安全事关重大,若是交于其他人,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且见此人臣服,萧凤虽是松了一口气,只是一想到她治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即就起了心思又是决定成立专门负责赤凤军内部安全的专门部门,好为自己减轻一些负担。

    而心性果断、忠心耿耿,并且有着强大实力的萧月,自然是上上之选。

    诸人听到这些话语之后,自然不敢有任何质疑,俱是纷纷表示接受。

    毕竟在这生死危机存亡时候,实在是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机构彻底压制整个团队骚动着的太原城,并且保证整个赤凤军内部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当然,贸然成立一个新的部门也是很麻烦,所需要的人力、物力都需要从各个部门抽调,却是需要一定时间的适应,并且如何执行任务、搜集情报以及稳定秩序等等,都需要相当的经验,只怕在短时间之内赤凤军会产生一些波动。

    不过一考虑以后的事情,萧凤觉得这个决定还是极其重要的。

    至少,她是不希望再出现潞州屠杀事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