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七章话锋藏矛盾,风雨渐成型
    行不过十里之地,萧凤当即听见有人惊呼。

    跨马一跃,当即来到一处丛林之中,声音陡然提高:“究竟何人,还不赶快给我出来!”

    大抵是因为察觉到她的动作,在那丛林之中立时传出一阵窸窣声音,随后便从这丛林之中钻出几人来,为首一人一见萧凤立时收拢双袖,素手立在战马之前,拱手作揖说道:“贫道全真派掌教张志敬,今日来此正是央求萧统领出手,救我等一命。”

    “全真教?张志敬?”萧凤立刻起了疑惑,要知道那李志常数月之前曾经来过一次,所以她还有些熟悉,当即问道:“我记得那全真教掌教乃是李志常,何时轮到你张志敬了?”

    听见那熟悉名字,张志敬双泪一酸,两行浊泪直入洪水溅落地面,呜咽着回道:“师兄他,已经仙逝了!”

    “仙逝了这是怎么回事?”听闻此言,她立刻紧张起来,自白磷之上一跃而下来到几人面前,厉声喝道。

    自年幼时候,她曾经两次承蒙全真教长春真人丘处机搭救,之后更被其授予《金莲丹元册》,为其踏入地仙一流奠定坚实的基础。可以说她和长春真人虽然并未行拜师之礼,但是就实质上来说有了一段师徒情分,这一段经历不仅仅萧凤知晓,就连全真教门下诸位弟子也是有所耳闻。

    未曾见萧凤反应如此激动,张志敬立刻慌乱,说话中也不甚流利:“师兄他,他为了救我们牺牲了自己。如今我全真教门下,就只有这么些人了。”扫过旁边跟着的不到十几位弟子,他已是越发的苦楚起来。

    面对这险恶环境,张志敬委实不知究竟应该如何才能够保全性命,传承道统!

    萧凤也不理会,厉声问道:“是谁?”

    那全真教可不是寻常门派,作为曾经的北方第一宗派,其统辖势力以及影响范围可谓是相当深远,如今时候虽然奠定其门派基础的全真七子全数陨落,但是其中门派底蕴还有数十年积累,还是寻常人所不能及的。

    但是如今这全真教居然被人覆灭了,那当真是惊动天下的大事情啊。

    擦了擦眼泪,张志敬颌首回道,话音之中还带着哭腔:“是少林禅宗还有**密宗!”

    “原来是他们?既然如此你且将具体情况全都给我说出来,记住了莫要遗漏重要的信息,知道了吗?”眼角含煞,萧凤低声喝问道,点点滴滴星火浮于周遭,越发显得她脸色无比的冷漠,充满着那正似火山爆炸之前的不详宁静。

    张志敬不敢遗漏,立时将昔日里大殿之中的事情一一诉说出来,话音之中兀自带着哭腔。

    听完所有经过,萧凤立时笑了,张口问道:“原来是八思巴!我以为这天下只有我一人能成就地仙。没想到他居然也有此等本领,不过是双十年华,竟然能比我更为厉害,修成了如来法相。”要知道这八思巴乃是历史上有名之人,亦是蒙古国师、乃曾经改变**密宗的传奇人物。

    此等之人自然是厉害至极,但是仅凭一人便可以将全真教逼迫到如今程度,那还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也不尽如此。我闻佛门密宗之内,向来都有一门秘术流传,可以将一生修为化作宿世因缘,转生到那婴儿之中,进而能够延续自己性命。而这门秘术唤作——秽土转生决,非寻常人所能修行。而那转生之人可以积累借此甚深波若、无尽学识,在修行之中亦是精进迅速,只在短短之间便可取得别人数十年精修成就。”叹息一声,张志敬亦是张口回道。

    且看到那八思巴现身时候,他就已经明了自己此生是再无复仇之能,毕竟自己早已经年近天年、一只脚都已经踏入坟墓之中,而那八思巴却正当风华,不过是双十年岁的年纪足以让此人一逞雄风,正似当初全真教蓬勃发展一样,傲然立于众人之巅。

    然而更令他惊讶的是,眼前这女子也是一般年龄,如今时候竟然也踏入地仙之境,而且看其模样,只怕已经开始育成玄种,而堪破虚妄凝结法相,估计也是只在眼前了。

    如此修为,亦是让他惊讶无比。

    看见那张志敬一脸畏惧,萧凤反而感觉心绪澎湃起来,生出一丝争斗之念,张口便道:“原来如此,我还当此人当真有什么神通呢,原来不过是仗着过去积累,方才有今日之能呢。怪不得你们狼狈逃窜,意图寻我呢。”

    “若是他亲自出手,岂有我等活命的可能?”

    张志敬摇摇头,连连哀叹不已,回道:“此番前来的乃是他坐下弟子,唤作八相佛陀。这八人乃使其未曾修成法相之前的侍从,因为他修成法相觉悟过往智慧之后,将自己一身玄功分为八分归入这八人之中,故此唤作佛陀八相。因为沾染了那如来法相气息,所以这八人极为厉害,各自都有自己的玄异之处。虽然修为无法媲美地仙,但是纯以修行根本来说,远超任何人阶人物。”

    “有这么厉害?”萧凤稍稍有些惊讶,问道。

    “说来惭愧。我自拜入师门之中修行数十载,虽不曾了悟玄通、堪破生死,然而于玄门武学一门也算是颇有了手段。只可惜就连我都无法对抗其中一人。若非众位道友拼死抵抗,只怕我等早已经被对方彻底剿灭了。”双目之中犹自带着泪痕,张志敬听见旁边众人哭腔,感同身受亦是低声哭泣起来。

    那魏志阳亦是一脸绝望,想着被那佛陀八相追杀时候的场景,脸上全然是恐惧模样,竟然不敢提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意:“不仅如此,那八人还修有合体技。若是八人合并,一起攻来,只怕就算是地仙人物,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若非我等分散开来各自逃难,只怕还未必能够躲开对方的追杀。只可怜我的那两位徒弟,他们两人便为了救我,被那贼秃给杀了。”

    “正是如此。而且我曾听对方说了,他们此番前来的目的正是萧统领。所以还请萧统领听老道一句劝,快些收拾军队离开那太原城,不然的话等到对方来临之后,只怕便是萧统领也会被对方给击败。”张志敬亦是劝道,在他看来萧凤固然厉害,但是毕竟底蕴单薄,若是和那佛陀八相对抗起来,只怕绝难有幸存可能。

    被这两人一番劝说,萧凤却是恼怒起来,冷笑道:“撤退?当真笑话。我赤凤军自起兵以来,连战连捷、气势滔滔,岂有望风而逃之理?莫要说那所谓的佛陀八相,便是那蒙古大汗亲率怯薛军来打,我也是丝毫不惧。”

    连连哀叹,张志敬早已经是熄灭了心头复仇念头,如今时候又见萧凤这般张扬至极,不免有些悲哀。

    似这般女子,本该在闺阁之中弹琴奏乐,和那夫君共享人伦之乐。

    只可惜如今时候,这萧凤却一步踏错,竟然起兵造反,意图和那天下诸雄一较高下,这般行径在别人看来,当然是狂悖至极,简直就是逆天下之伦常、变乾坤之天理,对世间众人来说,更是荒谬绝伦,只觉得这世界都疯了一样。

    未免此女越陷越深,张志敬又是劝道:“萧统领,你是不知对方厉害,故此有此言论。但是若是当真面对对方,便可以知晓对方厉害之处。那八相并非寻常人阶巅峰高手,乃是得了八思巴成就法相时候的法相之基。单是一人,仅凭你那玄通之力或许能够战而胜之,然而若是八人其上,化出佛陀法相,我估计你也得望风而逃了。既然如此,不如和我们一起南逃,若是得到那南宋朝廷护佑,或许能够逃得一劫。”

    “逃?我当你们会有高论,原来也不过是‘逃’之一字?”冷哼一声,萧凤整个脸立时冰冷,瞧着几人亦是充满不屑。

    这些人昔日里乃是北地一流人物,然而他们遇见那蒙古鞑子时候,竟然选择望风而逃?若非对方和她有些因缘,此时此刻萧凤当真想要将这几人丢弃再次,任其在敌人追杀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张志敬无奈回道:“敌方势大,我等难以抵抗,若是不逃,如之奈何?”

    “然而若是逃无可逃,你等又能逃到何处?”

    “但我等若是就此殒命,那道统又该何人继承?祖宗所传、不可丢弃,非我等不愿,实不能也。”

    “笑话。我既然执意起兵,与众人争雄,又岂会惧怕?尔等不必多言,既要离去,还请莫要怪罪萧某不送。至于那佛陀八相?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是不是到过阎王殿、销过生死簿了,当真是杀不死的存在?”轻哼一声,萧凤不免有些不屑。

    就算对方当真厉害,但是毕竟不是地仙之流,而她作为一位标准的地仙人物,又岂会害怕这所谓的佛陀八相!

    更何况她麾下赤凤军骁勇善战,更有神威火炮助威,又岂会因为八人而逡巡不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