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五章身陨开通途,如来定乐土
    不提三人,再被那至阳玄心珠一阵搅动,整个大堂一片混乱。

    “拿着此物,快些离开这里!”

    趁着这个机会,李志常左手一动立刻将袖中铁盒丢给张志敬,右手却是凌空掐诀,几点清光于眉心之中窜入那至阳玄心珠之内。

    至阳玄心珠受到刺激,立时自其中射出数十道朦胧黄光,全数纳入张志敬、魏志阳一行人体内,随后他们就似完全不存在了一般,凭空中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地衣衫服饰还有他们随身携带着的金银首饰、雕花玉佩以及门派武学秘籍之类的东西。

    且看着眼前猎物逃走,萨迦班智达立时恼羞成怒:“你这厮竟敢在我眼前耍滑头,即是如此且看我今日如何收拾你!”念头一动,身后文殊菩萨当即化作持剑尊者,当空中便是一剑斩出,欲要将李志常脑海之中一切事物、秘密全都掏出,弄清楚那群人究竟跑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长河耿耿夜深深,寂寞寒窗万虑沉。天下是非俱不到,安闲一片道人心。”口做偈号,李志常却笑了起来。

    因为堪破世情、了悟玄关,所以他笑了。

    这个笑很单纯,单纯到仅仅是因为自己想笑,所以就笑了。

    然而这笑,萨迦班智达却看着不舒服,他看着不舒服那就要将其毁灭,在文殊菩萨那甚深波若、无尽智慧面前,岂能容忍自己居然被这么一个凡人给耻笑了呢?

    所以他没有分毫留手,绽放光辉的智慧剑快如迅雷,刹那间已然落在李志常身前,欲要将这让他感觉恶心的笑容全都摧毁,一丁点都不剩。

    只可惜,那至阳玄心珠却开始动了。

    滴溜溜旋在空中,将那自其中冒出的无尽紫气全数吸摄住,却是化作一尊法相。这法相一身朱紫长袍,当真是气度非凡、而于身后更有万道金光普照世间,氤氲庆云萦绕其中,更显出几分神秘色彩。

    它似乎是察觉到那智慧剑的敌意,只将双手朝空一点,四周围亿万星辰光华大方,立刻将着智慧剑生生定在空中,随后又是一扯便将这文殊菩萨合着萨迦班智达一并扯住,星辰一转立即将其整个困入其中。

    “这是什么东西?”

    置身此间,萨迦班智达一脸不可思议。

    且看这四周围,哪里还是那富丽堂皇的辩论大堂,分明就是置身于无尽浩淼、亘古无垠的星空之中。

    面对此情此景,他虽是自诩智慧超人、韬略非凡,然而看到这奇诡状况,亦是分毫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心中焦急之下,他立时指挥身后的文殊菩萨仗剑而攻,便是身下狮子也是咆哮连连,然而如论如何行动,这般貌似强横的攻击都在那广袤无穷的苍穹之下,起不到分毫作用!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应该直接动手,中了对方的奸计了。

    懊恼之下,萨迦班智达已是懊恼无比,只能在这满天星辰之中苦苦挣扎。

    …………

    “怎么回事?那萨迦班智达怎么消失了?”凝目注视那大堂之处,蒙哥问道。

    姚枢亦是皱眉,稍微思考一下便道:“应当是中了对方手段,被那中天紫薇大帝摄入到自身修行而成的玄界之中了。”

    “那如何才能救出国师?”忽必烈问道。

    “要么国师自己勘破玄界自其中跳出来,要么由那支持者自行打开通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姚枢侧目看了一下不远处色如白纸的李志常,又阖上双目,只是他的话语却清晰无比,被福裕、八思巴所听见。

    福裕立时张狂笑道:“哈哈,此人已经是油尽灯枯,既然如此,列位不妨和我一起上,废掉这厮将国师放出来。而且那满地遗留的神兵利器、武学心法可就在眼前,若是迟了只怕会被对方给焚烧了。”话音刚落,他身后法相立时扑出,而那环列众位僧人也是一般运足玄功,一并围攻而来。

    且看着那道道锐利光辉,李志常低喝一声:“天罡北斗,万物尽灭。射!”

    应心而动,虚空之中忽有七道星辰大方光芒,斗大如牛、气冲云霄,亿万星光凝聚成形,转瞬间却化作七柄银箭悬于空中。通体银光闪烁,无数光辉明灭其中,当真是古怪至极。而它们听见李志常那一声号令,立时化作流光,一支朝着那福裕射去,一支朝着八思巴射去,亦有一支射向姚枢,其余四支对准群雄,具是杀气腾腾、直刺项上人头。

    “好家伙,看样子你这厮果然是不打算遵守承诺。”

    恼羞成怒,福裕立时运转法相,那阿弥佗佛立时将手中莲花丢出,道道白光横扫而出,当即将那长箭扫到一边。另一边,姚枢见到长箭射来,立刻轻咦一声,随后运起神通,一道清光当空闪现正如铜墙铁壁一样,将那直刺而来的长箭抵住,令其分毫寸进步的。便是那群雄之中,也有人抽出长刀凌空朝着这长箭劈去,亦有人将盾牌挡在身前,企图将这其拦住。

    惟有那八思巴却双手合十,浑然不知将眼前长箭视若无物。

    被那白光扫过,这长箭当即被整个撞片,朝着旁边掠去。其余武者一见,也是一般合力,将这长箭打偏。

    纵然这长箭威力惊人,然而若是无法命中敌人,不就没有半分威胁力了吗?

    所以见到这长箭被打偏,具是露出舒心笑容来。

    “哼,原来不过是银枪蜡样头,既然如此那我还需怕什么?”

    福裕轻蔑一笑,正欲向前。

    然而正当他欲一掌将李志常擒下时候,却陡然察觉到背心之处寒气逼人,回头一看立刻见到本该是被打偏的那柄长箭,竟然重新指向自己,箭尖之处锐利无挡,直刺自己头颅之处。

    错愕之处,他正要做出反应,然而这是四周围却是冒出七只长箭,具是一并对准福裕,其速快如利芒,完全没有给福裕半点反应的时间,“砰”的一声就将其整个洞穿,只留下一具破破烂烂的尸体跌倒在地上。

    “原来如此,这就是传闻之中,足以一击灭杀地仙的天罡箭吗?看来你们全真,倒也有些门道。”瞧见眼前长箭突然消逝,姚枢问道。依着传说,那天罡箭乃是七只为一组,已经锁定目标,无论对方究竟置身何地,都可以循迹追踪,更可依着星象直到瞬移来到目标身边,彻底消灭对方。

    作为专门针对地仙武者研制的法器,它的威力自然是超乎绝伦的,就连姚枢亦是相当忌惮。

    诸位僧人瞧见这一幕,立刻骇然倒退而回,低声想着:“这厮不过人阶巅峰,为何竟然如此厉害?以一人灭两人,那全真教底蕴当真厉害无比。”目光流转时候,瞧着李志常身边那遗留的众多武学典籍、法器神兵,更是贪恋至极。

    毕竟李志常之所以能够以一人阶之流力压三位地仙武者,全仗着其祖师遗留下来的神兵至阳玄心珠,还有门中秘制法器天罡箭,否则的话以他的能力,如何能够做到这等用处?

    那萨迦班智达和福裕貌似只是对抗李志常,然而却不异于和全真教全教对抗,会有这般处境也是理所应当。

    只是李志常却赧然苦笑,混无困住那萨迦班智达、击杀福裕的快感,低声回道:“我自知难逃一死,今日所为不过是为我全真保全火种。诸位,莫要怪我!”语气一凝,他只将浑身玄功运至极限,立时将那满地武学典籍混着衣裳之物一并点起,寸寸燃烧的火焰立刻将其整个吞没,化作浓烈火焰。

    这武学典籍乃是诸多先贤苦心孤诣创制而出,流传至今也有千年有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一脉单传,再无其它副本,便是门派之中的掌教也并无完全学会。

    如今时候,被李志常这一烧,可以说相当一部分的道门门派都会彻底断了传承。

    只是李志常却更知晓,与其让让这玄功秘籍落入佛门之手,助长他们肆掠中原大地,还不如将其毁掉来的更好。

    念及于此,李志常更未停手,只将整个火焰全数催动起来,越来越高直到那浓黑烟气直冲大殿,灼热热气烤的地板通红通红,也丝毫未曾阻止。

    “原来如此!是法相附体吗?”

    眼眸之中闪烁光辉,八思巴却在这时动了。

    他气定神闲看着那李志常,并未理会自己的伯父萨迦班智达如今时候生死不明,依旧是那么的不紧不慢的猜测了起来:“我曾听闻,若是将法相修炼到极致程度,那法相便可以离体行动,附于他人躯壳之上,从而能够助别人发挥其超过常人的力量。依照你如今模样,应当便是法相附体了。只是我很好奇,这尊法相究竟是谁的?”

    额头之上冷汗淋漓,李志常并未回答,勉强控制法相已然困难,强催天罡箭更是伤到内府,如今的他就连说话都办不到了。

    “它应当不是你师尊长春真人的。毕竟长春真人早已仙逝,而且他的法相乃是真武大帝,根据传说并非这般模样。而且观其模样,这尊法相比之真武大帝更甚一筹,朱紫为袍、帝王气派,更有诸天星象相伴左右,我想它应该是中天紫薇大帝,也就是说乃是昔年王重阳遗留法相。即使是身亡,也将这法相纳入自己神兵之中,好护住门下众徒,他也算是功参造化了。只不过在经历了数十年世间,这法相究竟能够存在多长时间呢?”悠悠说道,八思巴已然是透着自信。

    “一个时辰,还是一刻钟,又或者是就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撑不住?更何况以你如今重伤未愈的状况,只怕时间更短吧。”

    蓦然间,于八思巴身上冒出万道金光,也是一样唤出法相。

    这法相盘腿坐于金莲之上,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道道金光恰如莲花层层叠叠绽放开来,宝光十足、梵音不断,正似那汪洋一般朝着四周席卷而去,凡金光所到之处,皆似镀上一层薄薄金箔,就连那本来不过是寻常大理石的地板亦在眨眼之间,化作金玉!

    至于那浓烈火焰?

    在被这金光一扫,立刻便被整个扫去,只留下一地被烧的千疮百孔的书卷!

    “又或者,现在的你已经死了?”

    轻轻迈步,八思巴正好踏在一个已然绽放开来的莲花之上,而在地面之上不知何时涌出无数金莲,这些金莲随着他一步一步绽放开来,正好将其整个托住,不曾坠入凡尘俗世之中。

    走到李志常面前,八思巴将那指尖点在其额头之上,“啪”的一声那一直立在原地的躯壳就整个破碎,化作漫天的光粒,仅留一个赤金色珠子,正是那至阳玄心珠。

    看着这至阳玄心珠,八思巴一手伸出就要将其捏在掌心之中,然而这珠子上面,却掠过一道紫气,转眼间消逝无踪。当空中那萨迦班智达却被重新丢在这里,只是相较于之前那意气风发的他来说,如今的他已然是苍老许多,便是脸上也是多了许多皱纹,两鬓之处也是白了许多头发。

    双目失神,萨迦班智达浑身颤抖、一脸茫然,显然之前是被那中天紫薇大帝给弄得相当凄惨。

    八思巴摇摇头,示意身边僧人将其待下去,随后便道:“伯父日前已经受伤,为了避免活佛空悬,即日起萨迦寺由我来当住持。”话音之中,更无丝毫的收敛。

    如今时候萨迦派之中仅余他一人,众人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选择?

    “恭喜殿下得偿所愿。”蒙哥瞧着此间事情已然了结,当即上前恭贺道:“既然如此,这些东西权且交予国师,且看国师能否将其还原?”而他手指所指东西,正是那诸多玄门遗留下来的神兵法器以及武功秘籍,它们虽被李志常焚烧殆尽,但是仔细抢救却还是救出其中十分之一来。

    十分之一的东西,也足以让整个蒙古受益匪浅!

    他们之前能够征服中原之地,也是得了全真教协力,然而等到支配整个中原之后却发现这全真教势力太大、难以辖制,所以就暗中支撑佛门势力,并且在明面暗面上多方打压全真教,如今时候见着全真教终于被彻底消灭,蒙哥自然无比高兴。

    毕竟当年若非那丘处机出面阻止,他父亲如何会被那萧凤给害了?

    似这般里通外国、吃里扒外的家伙,本来就该被彻底毁灭。

    微微一笑,八思巴旋即回道:“多谢殿下。只是那全真孽种却未曾彻底铲除,待到我回去之后,定然会让‘八相佛陀’助殿下剿灭余孽,以保我蒙古天下安定。”

    “那就多谢国师了。”蒙哥立时回道。

    他可是知晓,那“八相佛陀”乃是八位修行之人组成,每一人均和李志常一般实力,彼此修行玄功更是可以互相增益互补,若是合在一处便是地仙一流,也得退避三舍,乃是萨迦派之中精心培育出来的高手。

    若得这些人相助,他们蒙古定然能够镇住中原强者,确保其江山地位永葆安康,不出任何纰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