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一章身悲心仁慈,临街有娃生
    “萧,萧统领!”

    怯弱声音轻轻响起,一时间众人讶然。

    他们掉转过头,且看着那被众人团团围住的少女。毕竟在这之前,这少女一直都未曾开口说话,对别人的辱骂、指责也是唯唯诺诺,混无一星半点的主见,和眼前的这手掌千军、披靡四方的萧凤委实差的太多,就是星辰与皓月之别,完全是差的太多。

    “濡娘!这里是你说话的地方吗?”

    听见身后濡娘开口说话,当即低声骂道。

    然而此刻,以前那向来是唯唯诺诺的濡娘,此刻却稍稍抚摸了一下那微微鼓起的腹部,之前那怯弱样子不知何时褪了下去,面容和蔼的看着老者说道:“刘老。我知你向来刻薄寡恩,昔年之所以收留我,也不过是贪图我一手织布手段。只是后来因为一时不慎伤了手筋,故此才将我卖出去。”

    刘老见到自己昔年事情被点破,整个人立刻慌乱起来:“你这厮简直胡说,若非当年我好心收留你,你如何能够活到今日?及时不是被野狗吃了,也被那鞑子掠走,充足奴仆了。今日里,你再次污蔑我等,究竟是何居心?”

    “是非成败,向来都是由人来说。你若这般说来,我又能如何?”摇摇头,濡娘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句,哀怜目光却转而抬起头来,看向了萧统领,随后她将双手扣在坐腰之上膝盖微曲上身倾斜,微微施了一个万福。

    她毕竟身子有孕,大幅便便并不适合做这事情,所以萧凤很快地就运起念力将其托起,令其无法下跪,又问:“什么事?”

    “小女子濡娘,恳求萧统领放过刘家堡众人。”声音轻若蚊蚋,濡娘却觉得腹中开始阵阵绞痛,额头之上亦是渗出汗水。

    萧凤却是不满,本来她都抓住了对方弱点,正准备一鼓作气将其歼灭,如今时候若是将这帮人放过,那还当什么统领?然而等到她想要反驳时候,却不经意之中见到这女子额头发汗,声音当即放软:“我倒是可以放过他们,但是若是放过他们,那这太原府还有多少人愿意臣服?”

    咬紧牙,濡娘问道:“萧统领纵横天下、无人不晓,应当是知晓利害、重视承诺之人。既然如此,那之前说的人生而自由是否真实?”

    “自然属实!”萧凤回道。

    “即是如此,那他们和我一般,也是人,在萧统领未到这太原府之中,亦不曾听闻萧统领所下禁令。正所谓不知者不罪,若以今日之法判决前日之事,岂不荒谬?故此可否恳求萧统领,饶过他们一命。”勉强说完,濡娘却觉得身体冷汗淋漓,下体之处犹似刀搅一般疼痛。

    她本是怀胎九月,然而在这数日之内,先是被那泼皮给吓得半死,之后更是屡遭众人指责,如今时候更是被待到这里,受着众人的唾骂,早就动了胎气。

    如今时候,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算是侥幸了。

    萧凤瞧着这妇女有些古怪,当即问道:“再说这个之前,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吗?”

    濡娘却混未听明白萧凤之话,依旧是继续请求了起来:“濡娘性命不足挂齿,但是若是让刘家堡因我一人而亡,小女子实在是于心不忍。毕竟他们曾经收留于我,和我有再生之恩。于情于理,都无法割舍。故此还请萧统领原谅濡娘,放过他们一把。”说道后面,话音已经是哆哆嗦嗦的。

    “你这厮倒是善良,只可惜他们却未必愿意领情。”

    萧凤微叹一声,且看着那些聚在一起的刘家堡众人,心中犹有不甘,所以也未曾当真就放开话语。

    只是那濡娘见萧凤始终未曾表态,心中却是焦急起来,当即就要迈开脚步,继续哀求。然而正当她开口说道:“萧统领,还请您放过他们一把。”话音刚落,她就“啪”的一声跌倒在地,口中不住呻吟起来,而在下身之处,一滩滩鲜血缓缓摊开,将濡娘那一身泛白的蓝裙染红。

    “死人啦!”

    一声惊呼,当即响彻人群。

    见到濡娘这般状况,那刘家堡之人就似见到什么污秽事情,全都不由自主朝后退后一步,口中更是带着不满。

    “晦气。真他娘的晦气,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小产。”

    “早知道就应该将她丢出去,也甚的丢我刘家堡名声。”

    “没错。明明都已经是一个弃妇,居然还在这自取其辱?真不要脸。”

    “……”

    一声声、一句句,这些话儿全都自口中冒出,他们全都毫无半分怜悯,完全地就像是避开一具尸体一样,扭过头不理会那已然躺在地上的濡娘。

    毕竟女子生产乃是污秽之地,这帮自诩为仁人志士的家伙,又岂会玷污自己?

    “快,将这女子给我保护起来,不许别人靠近。”

    但是此刻,萧凤却慌张起来,身体一纵早已经落在了濡娘身边。她将手在濡娘胸口一探之后,感觉到其心脏尚在跳动立刻就露出喜悦,旋即就下令身边士兵行动起来,将这濡娘团团围住,确保其他人不会打扰。而自己却是俯下身子,将那衣衫撕开仔细检查濡娘的身体状况。

    昔日里她也曾经是一位医学生,当看到了有人晕倒之后,完全是出去本能的冲上去开始为其治疗。

    “生育者失去意识,身体技能几近衰竭,只怕难以实行顺产。萧月,你过来将她的肚子给我破开,记住了不要伤到内脏。还有宇文威,你立刻带领几个士兵,取些热水来。当然,还有棉絮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宇文威当即回道,心中却有些庆幸。

    一场可能引起冲突的事情就这样因为突然事件而消弭,不得不说这对于宇文威来说,实在是一件幸事。

    现如今的赤凤军,可是着实承受不起昔日里在潞州城之中发生的事情。

    萧凤却没想这些,只是仔细的检查着濡娘的身体状况如何,并且小心翼翼将清净琉璃焰打入其体内,令那些伤口重新恢复过来。随后萧月就已经走上前,取下剑只在那肚皮之上轻轻一划,那皮肤当即应声而开,露出里面那已经开始变得紫青的胎儿模样。

    萧凤一见,当即将手指探入其中小心翼翼将其捞出来,并且将那缠在他脖子之上的脐带切断,指尖一点光芒纳入其中,当即让这胎儿重新恢复神色过来。

    “哇!”地一声,嘹亮而且高亢,似乎是在庆幸着生命的诞生。

    看着手中的尚未长开婴儿,萧凤本是严肃的脸蛋一时间柔软下来,无论如何初生的婴儿总是无辜的。

    她就这样将这婴儿抱在怀中,双眸带着微笑,似乎是在炫耀一样对着众人说道:“你看,她长的多么可爱!”

    “可是我怎么看着这么丑?”萧月靠近来扫了一眼,却觉得眼前的婴儿通体发青,皮肤布满皱纹,简直就和猴子一样。

    “刚出生的婴儿都这样。等过几天长成之后,她一定和她的母亲一样漂亮的。”沉浸在手中婴儿诞生的喜悦,萧凤声音再无之前的狠历,仿佛此刻的她完全化作了母亲,呵护着手中这刚刚降临的孩子。

    “师尊,那他们又该如何?”瞥见远处几人,萧月问道。

    萧凤轻哼一声,不屑的回道:“让他们滚吧。毕竟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可没有兴趣在这里浪费时间。”说罢,她早就抱着婴儿回到白麟之上,准备自这里撤离。

    今日里,萧凤虽未灭掉这刘家堡,但是却也在这里为自己树立了威望,更让人知晓她的决心。

    于情于理,已经算是赚到了。

    只是正当几人离开时候,一旁却有一个男子撞开人群,直接就拦在赤凤军军队之前,哀嚎着:“那是我的娃,快将他还给我。”

    只是那铜墙铁壁一般的赤凤军战士始终挡着,分毫没曾让他靠近。

    “你的娃?你是说我手中的这个女娃?”皱起眉头,萧凤轻蔑笑道。

    本来挣扎着的那儒袍男子立时愣住:“女的?”

    他之所以购买濡娘,不过就是为了传宗接代。但是那孩儿乃是女子,又怎么可能传宗接代?

    “没错。女的!”扫过这失魂落魄的男子,萧凤早已经是充满不屑,当即驱策身下白麟掠过此人,快速赶往太原城。

    她乃是赤凤军统领,可没兴趣和这些凡人俗事打交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