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章兵围刘家堡,仗言论天道
    听宇文威说话如此紧张,萧月也不敢懈怠,两人当即离开养心阁,乘上战马快速赶往刘家堡。

    然而等到两人来到刘家堡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这个曾经森严壁垒的刘家堡,如今时候已经是被赤凤军大批兵马团团围住,旌旗当空、长矛戳天,当真是威风凛凛,让人见着就心惊胆战。

    而在这军列之前,正有数百人身穿皮甲、手持利刃护着身后堡垒。

    他们乃是刘家堡的人,在如今这刘家堡被赤凤军团团围住的场景,自然是奋勇当前、守护自家族人安全。而在整个人之前,一个雪鬓霜鬟的老者颤颤巍巍立在原地,他虽是老者,但是却一脸桀骜看着萧凤,脚步亦是分毫不动。

    坐在那白麟之上,萧凤却已经是一脸恼火,低声喝道:“我说,你到底交不交出来?”

    “黄口小儿、妇人之见。似你这般女流之辈,焉能让你坏我族中规矩?”阵阵火焰凌空环绕,只在他的身边不断了然,然而此人却倔犟无比,真如那茅坑之中的臭石头一样,浑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意思,依旧是昂着头对着萧凤喝道。

    “族规!族规!”

    咬牙切齿,萧凤声声念着这两个字,胸中火焰当真是快要炸裂开来,当即高声喝道:“尔等族规,便是让那女性形如畜生,只为尔等为奴为婢、生儿育女,就算是生下了自己的女子,也是骨肉相离、终生不得相见,待到残花败柳时候,便将之弃置一边、真如狗彘一般吗?”言及于此,她猛地将那长枪朝着地上猛地一戳,一道道火焰凌空冒出,灼热的气浪烧的众人火烧火燎一般,高声喝道:“这般族规,留之何用!既然如此,我今日再次宣布将其废除,你又敢如何?”

    受到这刺激,位于老者身后,那些忐忐忑忑的年轻汉子当即哆嗦了一下。

    其中有一人走出,低声说道:“即是如此,那就让萧统领将那女子带走不就行了吗?不然的话,咱们这刘家堡可就彻底保不住了。”

    听到他这话,整个刘家堡之中唯一的一个女子立刻捂住嘴,泪珠止不住的掉落下来,俨然已经是泣不成声了。她正是当初萧月审判的那个女子,虽然当时候因为萧凤一言而定而得了自由,然而等到自己回道这刘家堡的时候,这刘家堡众人却拒不接受,反而比之往常时候更是添了一些尖酸刻薄。

    有说她是个****,有说她乃是不祥之物,有说她是娼妇,会带坏整个村子风俗,总之千奇百怪什么玩意都栽在此女头上。

    此刻见到这人将这女子掀出来,一行人立刻乱糟糟的开始咆哮了起来。

    “没错。都怪这妖女不守妇道,以至于招惹了官府。否则的话,哪里会有这些事情啊。”

    “像你这般肮脏之人,真的是活该被烧死。只可惜却将这妖女带来,想要祸害我们。”

    “没错。只可惜当时候未曾及时将你处死,反叫你通风报信,将他们给引来了。

    “…………”

    一声声骂名顺着风儿钻入耳朵,越发显得这位女子脆弱不堪。面对这狂风暴雨,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花一样,随时随地都可能被这狂风暴雨彻底席卷,再也没有丝毫的痕迹。

    而那萧凤,只是冷冷的瞧着众人那丑陋的模样,忽的抬起头对着众人发笑,阵阵笑声在每一位的耳朵边上回荡:“原来尔等就是这人?平日里不说自己是义气干云、豪情万丈的男子吗?既然如此,为何今日却将一切的罪责归咎于这个女子身上?”话音落毕,那本是嘲讽的笑声陡然见转冷,恰似二月飞霜一般,悄然间落在众人的背心之处,冻得他们瑟瑟发抖,不敢生出一丝一毫的抵抗之意:“今日里你等若是继续扣押女子,我现在就敢将这刘家堡夷为平地。”

    “她乃是我族中弟子,岂容你这女流之辈审判?更何况你未曾为官,更无天子之能,如何能够越俎代庖,私断我族中私事?”那老者见到众人迟疑了一会儿,当场就高声喝道。

    他不过是一个垂暮之人,论起修为、境界都要远远逊于萧凤,心中所思所想的全都是对百年以来族中规矩的坚持,而今的现在已然将这族规当做了一生需要坚持的信念。

    “她亦为我赤凤军麾下治民。既然此女向我来通报,我自然有责任负责到底。若是让这女子被你等害了,我有有何颜面屹立于这苍穹之下?告诉我,你究竟交不交出来?”萧凤亦是毫不相让,随后便和这老者辩论起来。她倒是不怕这些人,只不过自己今日乃是为了那个女子而来的,而那个女子正被他的族人团团围住,若要强闯只怕不仅仅救不了这女子,甚至还有可能直接导致对方死亡。

    这一点,亦是萧凤所担心的地方。

    更何况她乃是地仙武者,而地仙一流的高手最重心境,可以说心境在相当程度上就相当于战斗力,而心境若是因为什么东西而被摧毁、那也就无所谓什么地仙高手了。

    正是因此,萧凤才会如此坚持!

    只可惜今日时候,她却遇见了一位甚是顽固,完全将族中族规奉为圭臬的老者,所以才僵持到了现在时候。眼见萧凤已然是彻底发怒,那些青壮汉子都是面露犹豫,将那本来被众人指认的女子暴露出来。

    只可惜那老者却依旧是骨头甚硬,张开口便是回道:“不交。”

    “好!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送你去死。”本是冷峻至极的脸庞顿时崩裂,萧凤整个人就似火山爆发一样瞬间爆炸,手一挥就要将那长枪刺出,灭掉眼前碍眼的老者。

    “萧统领,莫要动手!”

    暗道一声不好,宇文威整个人走出去,正好挡在了那枪尖之前。

    他也不顾周围剑拔弩张的场景,当即俯身叩首问道:“萧统领,还请你稍待片刻。可否听我一言?”

    “你要说什么?”皱起眉梢,萧凤顿觉眼前这人甚是碍眼,就和她之前所遇到的那个老头子一样,都是特别地倔犟、而且脾气还特别的拧。

    宇文威当即回道:“若是萧统领晓得厉害大义,可否将兵马收回,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毕竟你的天威已经是众人所知,若是仗着这武力横行无忌,只怕会遭人诟病啊。而那女子不过寻常女子,又如何能够派上用场?若是因为此女而惹恼刘家堡,只怕会动摇根本啊。”

    说话时候也算是情真意切,让人动容了。

    “呵呵!我当你这宋朝大夫有何高论,原来也不过是这些东西。既然如此,那我就和你说道说道,今日里我为何非要将此女救出的原因。”然而萧凤却并未如同宇文威想象的那样顺势放弃,她反而是仰起头对着天空朗声笑了起来,声音正似惊雷一样于华夏大地滚滚而出,惊得一行人目瞪口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