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章事急循规矩,防贼有铁牌
    远方太阳尚未升起,料峭的寒秋依旧冰凉,冒着微微发亮的晨光,宇文威神色匆匆来到了养心阁之前。

    若是寻常时候,他至少需要休息到日上三竿的时候才有可能起床,但是今日却不知为何,竟然在这晨露未消、雾气未散的时候来到这如今被萧凤纳为自己休息场所的养心阁之前,很显然是有着什么着急的事情来。

    只是正当他想要推开养心阁时候,却被两侧侍卫给拦住了。明晃晃的刀光,很显然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是不会让宇文威擅自就闯入萧凤平日里居住的场所的。

    见到几人略显排斥的神色,宇文威压低声音警告道:“快点让我进去,不然的话就糟糕了。”

    “主公有令,任何人除非携有通行令,否则一律进入闯入其中。”但是那侍卫却分毫不动,依旧是杵在原地,用手中的长矛将宇文威和那朱红大门隔开,令其无法进入其中。

    宇文威面色发红,也是来了脾气喝道:“我有要事请求接见。若是耽搁了,你们承受得起吗?”

    “对不起。主公曾言,无规矩不成方圆,若要进入此门必须携带身份牌,不然的话就不得让任何人进入此门。所以还请宇文大人海涵,也别让我等难做。”那侍卫也是谦和,虽是见到宇文威此刻有点嚣张,但他却也未曾有多么恼怒,而是神态平和的回道。

    他这态度虽是谦和,然而宇文威瞧着这般样子,胸中却不免生出一阵怒起来。

    他在宋朝朝廷时候,虽然屡遭政敌打压,但是好歹也是进士出身、乃是翰林院学士,走到哪里都享受众人的尊崇,若是没有听到那些下等之人献上的谄媚、尊崇之语,反而感觉不是很自在。于是宇文威当即怒了,拿出昔日任职地方官时候的威严,张口斥责:“海涵?你让我海涵,但若是萧统领未曾及时得知情报,以至于让事情耽搁了。到时候,你担待的起吗?”

    他这话说的甚是严重,然而对侍卫来说,却不过是和风细雨、毫无伤害,依旧是缓声辩解道:“大人!你这话甚是无理,我乃是侍卫,守护府宅安全、确保窃贼绝与此门,乃是我的职责所在。若是因大人一己之私而坏了规矩,那么日后岂不是任何一人都可以以所谓的要事相胁,到时候反而令府宅不宁、安全不在。那般事情,还请大人饶恕在下不敢承担。”

    “好!说得好!”

    宇文威老脸泛红,虽觉之前自己口吻的确有些严重,但是他却依旧是拉不下脸,还是一般的怒气十足:“那我就依你所说,现在就回去。但是若是你家主公询问我,可莫要怪我年纪老迈,记忆衰退记不住事情。”说罢,他将长袖一摆,当即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岂料此刻,那本来关闭的大门却“咯吱”一声开来,自门中萧月走出。

    她看到宇文威正在这里,当即面露欢喜,问道:“先生,你今日为何来的如此早?”

    “虽是来得早,只可惜却是见的迟啊。”一脸不悦,宇文威侧目扫过那谨守职责的侍卫,说话声不免带着怨气。

    稍做思考了一下,萧月瞧着宇文威对那侍卫满是怒意的表情,她当即醒悟过来自腰间取出一枚铁制令牌,递上前去说道:“原来是没有携带身份牌的原因啊。还请先生恕罪,前些日子我实在太忙,结果差点忘了将这东西给你了。以后您若是要过来,只需要将这东西戴着就可以了,不然的话就算是我也无法让您进入这里。”

    “只要带着这东西就可以了?”

    拿着铁牌,宇文威瞧了一下,只见这铁牌约有九寸长、六寸宽,厚约两寸有余,中央之处印着他的相貌,相貌清晰无比简直和直接印上去一模一样,而在背后则是烙着自己的性命以及相关职务之类的东西,而在左侧位置则是印着“甲乙丙丁”,右侧位置则是印着“壹贰叁肆伍”,顶端位置亦是一样印着“1234”的符号。

    很显然这东西就是所谓的身份牌。

    萧月微微躬身以示歉意,旋即就柔声说道:“没错。毕竟按照师尊规定,凡诸如参谋院、政务院之类的紧急要害部位,所有进出人士的出入时间还有身份都需要登录造册,好确保机秘事情不会暴露。若是没有了这身份牌,可以说在咱们这赤凤军当中,那当真是寸步难行。之前因为先生来的匆忙,军中铁匠未曾及时制作,还请先生海涵。”

    手指摩挲着那些清晰无比的自豪,宇文威微微叹息一声道:“以此物确定身份,你那师尊当真是小心翼翼啊。”

    以他的聪明才智,自然早就知晓那些刻着的各类的字样以及符号,乃是为了区别身份所用的,更能够起到防止别人伪造并且进而伪装潜入军队之中的可能性。而关于这些符号的编码以及划分依据,很显然除了赤凤军出身的,其余人根本就弄不清楚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道道来。

    萧月回道:“没办法。若是要在敌人眼皮底下生存,就得要小心警慎,不然的话咱们赤凤军如何能够活到现在?所以还请先生饶恕他之前的冒昧,毕竟这都是我赤凤军之所以赖以生存下来的东西,若是轻易动弹了,那可就彻底麻烦了。”

    “放心吧,这里的关键我自然知晓。”宇文威并非什么小气之人,见到曾经数次救助自己的萧月都如此作态了,他自然是乐得顺驴下坡,直接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只是你可否让我进去,毕竟我有要事要和你家统领商量!”

    “师尊?若是你要见我家主公的话,只怕不妥。毕竟在今早寅时三刻的时候,师尊她就离开此地,前往太原南边的刘家堡去了。她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细细想想,萧月当即回道:

    听到这消息,宇文威一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后他略显着急的问道:“刘家堡?她有没有说是准备做什么?”

    “师尊未曾和我说起,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曾经听她说了一句话,说是‘既然要改变,那不如就从刘家堡开始吧’这样的话来。”萧月也不清楚自己师尊之前为何忽然变成那般模样来,只是她知道那定然是关乎到赤凤军未来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多加阻止。

    反正以如今赤凤军的力量,镇压此地的豪强们是绰绰有余。

    只不过宇文威却慌张了起来,也不管别人的眼光,在原地之处不断徘徊,口中说道:“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这么做。但是这一来,只怕赤凤军在这里可就再没有回旋余地了。不行,我必须要劝上一劝,不然的话整个局面都会彻底崩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