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章家恨难忘怀,国仇未曾丢
    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于蔓延无尽的草原之中,一座宫殿巍然屹立于大漠之上。

    在阳光的洗礼之下,大殿顶上那纯白圆润的圆顶正闪烁着耀眼的太阳光,它就像是那黑暗之中的灯塔一样照耀着世间,引领着世人的尊崇。一堵赤红的砖墙将大殿包裹起来,四方四正周正无比,而在四个拐角的位置则是耸立着四个尖塔,锐利的尖塔直刺苍穹,正似那护卫一样,将中央的大殿层层包围起来。

    这里是哈刺和林,乃是蒙古帝国的首都。

    只要是蒙古想要征服什么地方,那长久居住此地的大汗就会发出自己的指令,让这亿兆大地之上的子民为之奉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并且通过成千上万的马车运到这里被众多战士所享用,而他们也会从这里出发,彻底征服那些还未臣服的国家和子民。

    然而今日,再其统治核心之地,却出现了一个麻烦。

    没错,虽然他们最精锐的士兵全军覆没,但是对窝阔台来说,充其量也仅仅是一个麻烦罢了,只要他发出自己的命令,其麾下成千上万的勇士良将就会将那个家伙给擒下来,并且送到了自己的眼前。

    然而看着眼前几人,窝阔台却倍感愤怒。

    “既然失败了,你等为何还敢会来见我?”犹如狮子咆哮一样的愤怒在明亮的大殿之中响起,窝阔台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几人,差点儿就忍不住将这几人全部拍死:“就这样子,还算的上是我黄金家族的后裔吗?”大概是因为置身于宫殿之中的原因,今日的他并未身着戎装,身上仅仅穿着一件白色长袍,。

    虽是如此,他那一头犹如狮子一样布满棕红色鬃毛的头颅,依旧让人胆战心惊,绝不敢生出半分的质疑。

    忽睹都只觉得耳朵嗡鸣,肩上正似压着两座大山,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禀告大汗。我……我……”虽是努力地想要说话,然而却分毫话语都无法诉说出来。

    “若非念在你乃是我侄儿份上,我早将你这厮砍了。你给我滚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听到这话,忽睹都只好狼狈的从大殿之中。

    待到他走出大殿,却有一人从旁边走出,此人身材魁梧、方正脸庞满是正气,只是眉宇间存着一些抑郁之气来。他也不管旁边之人异样眼色,直接就走到了忽睹都身边,对着他劝道:“二弟,近些日子你还是消停一下比较好。”

    “大哥!我的事不用你管。”忽睹都立刻就恼羞成怒了起来,扭过头就要离开此地。

    “我是你亲哥。你的事我如何不管?”蒙哥却不管,一把手将其拉住,劝道:“二弟,你且听我一句去啊,莫要再继续下去了。否则的话,你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那又如何?总比你这厮在这里当儿子要强。”终于忍耐不住,忽睹都张口唾骂起来:“要知道那殿中之人,可是咱们的杀父仇人。但是你呢?却在此地充当侍奉,难道你当久了儿子,就真的将那混蛋当成了父亲了?父亲的仇你忘了,但是我可没忘!”猛地一甩手,他当即将蒙哥扯到一边,大跨步朝着远方走去。

    无奈之下,蒙哥只好收手,低声哀叹道:“唉!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如果不这么做,如何能够取信于他?不然的话,咱们这一家,可就都要成为那人的刀下亡魂了。”目送着忽睹都离开,他也重新归入偏殿之中,毕竟那窝阔台随时随地都可能到来,他可不能让那位大汗产生一些疑惑来。

    ……………………

    看到旁边被古兰纳那搀扶着的仲威,窝阔台这才手下脾气,虽是如此但是话语依旧带着冲劲:“那你呢?别告诉我是你怕了。”

    仲威当即叩首回道:“禀告大汗。小臣不敢。只是当日小辰领兵准备偷袭对方大营时候,未曾料到对方竟然炸毁河堤、开闸放水,我一时不了竟然一头栽进去了。正是因此,所以才全军覆没,仅有我两人逃脱。只可怜我的父亲一心报国,也被那妖女设计暗算,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那妖女究竟是谁,竟然有此等本事?”听了几人回答,窝阔台不免对率领赤凤军的那位女子产生了些许好奇心来。

    仲威立时诉说起来:“我曾听人说了。那妖女唤作萧凤,乃是十年前被我们剿灭的真泽宫弟子。当年时候,她曾经擅自离宫来到兴元府,结果却不知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将我们派出的奸细杨琏真伽和他两个徒弟一并截杀。而在之后,此人更是擅闯托雷大汗帐内,暗中投毒以至于托雷大汗一时不查,中了此女的手段,以至于他是每日里痛苦难堪,直到次年方才陨落。”

    “当年搜山巡检的时候,我们还以为已经彻底剿灭了那个女子。但是如今看来,只怕当日所擒杀的几位幼童不过是那个妖女掩耳盗铃之举。而她更是暗中勾结南宋、更有全真教背后支撑,否则的话如何能够修成无上神通,更是制造出这等犀利无比的利器呢?”将昔日事情全数道出,仲威这个时候忽然感觉有点害怕。

    在十年前,那个少女年龄不过十岁,然而从那个时候她就开始谋划设局,并且隐忍十年直到今日方才出手。

    如此心机、如此隐忍,此人当真是可怕至极。

    他之前将这女子当做寻常人士、一般武者,那还真的是大错特错。

    “原来是她?”

    犹如钢铁一样粗黑的双眉拧在一起,窝阔台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来。

    “没错。”仲威回道:“如今看来,只怕正是因为当年事情,所以此人和我们势不两立。只可恨当年未曾斩草除根,否则的话如何会让这厮在我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

    窝阔台问道:“那你且和我说说,这女子如今时候又是弄出什么东西来?”

    “根据前线诸位战士所说,那女子如今芳龄不过二十,却已然乃是地仙修为,一身的清净琉璃焰威力无穷。不仅仅能和那三昧神火一样将人烧的灰飞烟灭,更是能够让人身体伤瞬间恢复,端的是厉害无比。”仔细的想着对战时候萧凤的表现,仲威一点点斟酌着话语说道:“不过更为可怕的是,那女子不仅仅修为高绝,就连文武韬略亦是了得。她不仅仅草创出一种怪异阵型,更是制造出一门前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武器来。正是仗着这件武器,所以既是我们兵力乃是对方三倍有余,也依旧被对方压着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