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章公判夺女案,一口定天宪
    不管那苦苦思索的宇文威,萧凤感觉自己精力稍微恢复了一下,就走到府衙之处,准备在这里处理一些政事。

    如今时候诸事未定,那萧月尚且在潞州境内无法脱身,萧星虽强但戾气太重不适合处理政事,参谋院众人虽有智谋但实力不够难以服众,为了确保整个太原城安然,她只有亲自处理这些事情来。

    那张邦益见到萧凤到来,自然是诚惶诚恐,赶紧让开坐下位置,说道:“未料萧统领来此,在下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还请恕罪。”

    “不了。”摇摇手,萧凤却直接挑了左首一个座位坐下,然后说道:“之前我本是乡野之人,向来不懂什么律法行事,若是就这么高踞尊位、仅凭一念断案审问,只怕对百姓来说是祸非福。就依往常旧例,你且在这里继续审案,而我就在一边看着便可。”

    见到萧凤如此态度,张邦益顿感背心发冷、额头出汗,连连低首道歉着,然后才敢坐在那知州的位子之上,即是如此他却是半悬着,仅有衣裳落在上面,至于屁股那是半点都没有沾上。

    “砰砰砰……”

    正在这时,那鸣冤鼓却响了起来。

    萧凤立刻露出有趣模样,侧目朝着府衙门口之处望去。

    察觉到萧凤举动,张邦益当即将那惊堂木举起想要如同往常一样来一次响声,然而当他看到旁边突然看着自己的萧凤,整个人立时被吓住了,只将那惊堂木轻轻地放在案桌之上,对着旁边立着的衙役吩咐道:“尔等快快行动,且去看看究竟是何人来此?”

    那些府衙乃是多年混迹的混子,瞧着自家主管如此畏缩表情,自然晓得他们旁边坐着的那一位女子来头不小,当即肃容正经起来拿着那硕大的杀威棒立在两侧,又有一人走出去将那大门打开。

    大门之处,正有两位男子。

    其中一位身着粗布短衫,手脚粗壮一脸横肉,浑似一个街头无赖,另一位一身绫罗绸缎,肌肤嫩白一脸倨傲,很显然乃是一位娇生惯养的公子哥。

    两人推推搡搡,一路对骂着来到了公堂之上。

    看着两人如此作态,张邦益立时有些懊恼唯恐两人激怒萧凤,以至于招致灾祸。

    两侧衙役当即了然,只将那杀威棒提起,一齐朝着地上跺去,口腔鼓起嘴巴合拢,正似那喇叭一样。

    “威……武……”

    被这一吓,两人身子一晃,显然是被吓住了。

    不过那锦绣公子倒也不愧是豪奢之家,当即醒转过来,低头说道:“大人!这泼皮不识王法,竟然在三日之前私闯民宅、乱我家风,更是三番四次于大庭广众之下亵渎妻妾。还请大人为民做主,将这夯货明证典刑,也好还这苍天之下,一个朗朗乾坤。”

    “原来如此。既然如此,尔等还不快些将这色胚给我擒下。”那张邦益听得这话,当即就准备拍板定案。

    但是此刻,却有一声自旁边冒出。

    “我闻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仅凭一人之语,就断定另一人罪行。之前你就是这样断案的吗?”声音幽幽,萧凤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之上,将那煮好的茶水端起,撮了一口。

    “你是?”那锦绣公子顿生疑惑,张口问道。

    只可惜萧凤就连侧目也未曾注意,只是将茶杯重新放下,双目阖上一副休息模样,口中又道:“张大人,该办案了!”

    “我明白了!”

    哆哆嗦嗦,张邦益当即压低声音,朝着那泼皮问道:“告诉我,你这厮为何骚扰他家?”

    “我要见我妻子,有啥不可?”这泼皮见到两人具是战战兢兢,虽不知两人为何如此,但也凭空生出胆气来,一边说道一边伸出手来,想要将这锦绣公子抓住。

    那锦绣公子立时恼怒起来,极是厌恶的将那脏手甩开,骂了起来:“你这厮明明已经将你妻子以五十两银子卖与我为妾,依照律法你们两人早已经没有半分关系,如何还敢闯入家宅。你这泼皮,莫非当我不敢打你吗?”

    “好个肮脏货色。”这泼皮却也厉害,立刻高声喝道:“若非你这厮贪恋我家妻子美色,我又如何沦落到如今程度?只可怜我那妻子,竟然要被你这肮脏货色关入家门之中,不许我夫妻见面。”一时间,两人又是分毫不管此地乃是公堂,又是吵了起来。

    “这……!既然如此,还不知萧大人有何见解?”

    语塞凝住,张邦益正要断案,却见旁边萧凤已然睁开眼睛,他不敢擅自专断,当即低声询问起来。

    “即使关系女子事情,为何不让那位女子来到这里,反倒只有你们两人在这里面。”扫过了在场这些忐忑不安的几人,萧凤岿然不动,依旧是继续坐在座椅之上。

    很快地,这位民妇就被找来。

    长相算得不是清秀,身材也没有多么出众,但是她却胜在五官端正、长发飘飘,当真是一个不错的小家碧玉,令人看着也感觉是如沐春风,只是那已经大腹便便的模样,却告诉众人她乃是一位快要接近临盆时候的孕妇。

    她这一来。就似那巨石一样,将一池秋水全都搅乱。

    “你是我的明媒正娶、拜天地、入洞房娶来的妻子,那么不管你是死是活都是俺家的媳妇。莫非以为被卖了,我就拿捏不住你?”泼皮当即窜过来,将这少女手腕死死攥住,生恐起逃走一样。

    那锦绣公子亦是晃了,赶紧一把抓住少女手腕,低喝道:“她腹中已有我的骨肉,你若是敢动她的胎气,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人你可以带走,但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必须留下来。”

    被这两人牵扯,那少女只能颓然站在公堂中央,潸然泪下。

    两人这一阵表现,立刻让公堂之上乱作一团。但是张邦益却没多大心思,此刻的他只想要让萧凤称心如意,于是“啪”的砸了一下惊堂木,对着这女子说道:“你这厮以美色动人心,定然是不尊妇道,即是如此且先受了本官十大板。”

    “未定罪先行刑?你这官到底会不会判案?”这个时候,萧凤却拧起眉梢,眼色颇有不善盯着张邦益。

    张邦益脱口而出:“即是如此,那在下请问该如何处理?”面对眼前的少女,他实在是提不起半分的抵抗意志来。

    自座位之上起身,萧凤直接掠过张邦益走到三人面前,深沉犹似星空的眼眸掠过三人,旋即说道:“很好。你们三人的事情我已经知晓,既然如此那我的判决尔等可愿接受?”

    “小的不敢!”

    三人齐齐低下身躯,全然是怯弱模样。

    那昔日里掌握他们生死的张邦益尚且对眼前女子卑躬屈膝,他们不过是寻常人士,如何还敢抵抗?

    “很好。那么自今日起,你们三人的夫妻关系全部解除。你这泼皮日后不得骚扰这位女子,而你这厮也不许以任何理由禁锢此女。知道了吗?”声音陡然提高数分,萧凤张口喝道。

    她这声音异常霸道,根本不管两人意见,随后见到那少女痴呆模样,当即说道:“而你自幼孤苦,家中已无亲人。孤苦伶仃,只怕难以养活腹中胎儿,既然如此你且带着我这玉佩进入赤凤军之中,那里自有人会安排你的。”

    “可是,她可是我的妻子。”

    然而那泼皮却还不罢休,又是说道。

    紧随其后,锦绣公子亦是说道:“当日我以五十两纹银将此女取来,正是要她传宗接代。你强行将此女带走,我如何能够向我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闭嘴!”

    一声狂怒,萧凤那一长脸已然布满寒霜,冰冷目光扫过两人喝道:“我说你们的婚约解除,那就是解除。还有,她虽是女子,但也为人,你这厮以银钱购人、更将其视若牲畜,若是不想死趁早滚回去。莫要忘了,在这里我说了算。”

    “你说了算,你以为你是谁?”

    “就凭我是赤凤军统领,太原城支配者!记住了,在这里我制定的法律才是法律,别的玩意一律废除,知道了吗?”脸色罕见透着狰狞,萧凤那锐利至极的目光扫过几人,当即让这两人生出置身冰天雪地的冷酷场景来。

    战战兢兢,他们两人当即就慌慌张张、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位于身后,那张邦益亦是感觉惊恐无比,毕竟在他往前时候可从来没有这般审判案件的。因为这案件貌似简单,但是萧凤的判决却触动了两个根本问题,一为婚姻之中妻子对丈夫的人身依附问题,另一个则是宗族之中的血缘传承问题,这两个在农村之中根深蒂固向来难以根除,

    如今时候,萧凤却来了这么一手,只怕这太原府可能会因此掀起一场风暴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