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章军势锁龙城,文心阁问策
    待到战斗停歇之后,曾经绿意浓浓、满是生机的山谷,已经化作一座充满血气的地狱。

    一件件断裂的兵刃插在地面上,这是在激烈战斗之中所损坏的兵刃,而那些鞑子也佝偻这身躯躺在地上,任由蚊虫环绕在尸体周围不断地发出“嗡嗡”的声音,而在地面上的凹痕之中一道道浓稠血液恣意横流汇聚在水洼之中,这水洼如同玛瑙一样鲜红无比,空气之中更是弥漫着腥臭的味道。

    当真是好一场厮杀!

    “将所有战死的士兵都集中起来,务必要好好安葬。”

    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士兵,萧凤那一对剑眉微微蹙起,深沉黑眸泛着莹莹光彩。

    这世间,唯有死亡才是永恒。

    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萧凤才这么谨慎不敢踏错一步,再次让潞州屠城事件再次发生。

    很快地,那些士兵就将所有的尸体收集起来,在依照中华教之中规定的安葬礼节受到众人的敬礼之后,就将那堆在身下的火堆点燃,待到焚尽之后就被装入骨灰坛之中,准备带回家乡安然下葬。而那些鞑子所遗留下来的战马、兵刃还有铠甲、弓箭之类的武器也被收拢起来,一并归入了赤凤军的战利品,准备带回去分给众人使用。

    诸事安定之后,萧凤除却了派遣一队人马护送骨灰坛回到潞州之外,其余人马全被她立刻带到太原城之中。

    毕竟这太原城人口众多、物资繁盛,更是“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的历史古都,而从改变赤凤军的战略态势、扩大缓冲地带也有相当积极的作用,所以在占领这个地方之后,萧凤相当果断就打算将这里作为统治中心,作为整个赤凤军的战略要地。

    等到回道太原府之后,萧凤就走入文心阁之中稍作休息,好将自己多日来征战杀伐之气散去,免得影响到了自己的心境。

    然而没等半个时辰,她就见到宇文威寻来,当即放下手中的《武经冲要》,抬起头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自然。”嘴角之处微微挑开,宇文威早已经是胸有成竹,张口问道:“只是我想问你一句,接下来你究竟打算做什么?”

    “做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知为何,萧凤听到这询问之话立时感觉有些厌恶,双眉不绝皱紧,低声喝道。原因无它,仅仅因为她不喜欢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兴趣。

    摇着头,宇文威回答道:“没什么,只是想问问,萧统领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这个天下,还是仅仅就真的是‘净火焚世、驱逐鞑靼?’,又或者仅仅是想要保护这一方百姓不受侵犯?”

    “不为刘表,便为刘备?”

    若有所思,萧凤倒是生出了几分兴致,问道:“你且说,我若为刘表应当如何,若为刘备又该如何?”

    “萧统领。我且问你,这世间可有‘千年不毁之城’?”见到萧凤神色有所异动,宇文威当即劝说起来。

    仔细想想,萧凤发现她那贫瘠的历史之中竟然就没有一个没有被攻破的城市,只好无奈说道:“没有。”

    “正是如此。太原城虽是城防坚固,然而屡经战火早已经遭受重创,可以说这里百姓困顿、民力凋敝。若是强行要求他们和我们一并负隅顽抗,只怕亦是难逃民变可能。”

    “民变?那你的意思是?”

    昔日里她曾经听过萧氏姐妹所说,她们之前之所以被那李守贤给夺走潞州,便是因为城中百姓受到了那王权煽动以至于无法控制住。而他们赤凤军在这太原城根基浅薄,若是等到双方对垒的时候,这太原府自背后猛地一击,当真是能够置他们于死地。

    “正所谓防多必失。我等若是固守太原府,定然会招致蒙古大军前来。便是那些汉侯军阀,也会一并起兵,企图将你绞杀于摇篮之中。而那南宋向来奸猾,若是在我等和蒙古厮杀惨烈时候行驱狼斗虎之策,也是一样乃是致命一击。此地虽为秦国所有,更为大唐李氏奠国之基,然而攻守之势已然变化,若是要以此为据点,长期生存下去,只怕力有未逮。”

    渭然长叹,萧凤不免感觉自己的确是稍欠考究,对眼前这人也稍稍放松了一下,又问道:“是这样吗?”。

    “正是如此!”点点头,宇文威双手垂于胸前,目光灼灼盯着萧凤。

    萧凤不由得捏紧拳头,稍稍思考了一下,试探性问道:“我若是刘备呢?”

    “应当效仿当年刘邦之举,将这中原之地、千古城市攻守而让。”微阖双目立时张开,宇文威立时感觉到萧凤那一时间骤然爆发的气焰,然而他毫无畏惧,就这么坦然诉说出来。

    萧凤神色不动,继续问道:“接下来呢?”

    “南下!”宇文威当即劝道:“以萧统领之能、赤凤军之威,若是南下投靠南宋,最不济也能够如同韩世忠、张俊一般得个侯爵之位,若是以此为踏脚石进入庙堂,更是大有可为。便是他日如同张良、诸葛孔明一般,以女子之身拥堂皇之势踏入庙堂之内,亦是不枉你威风一世。”

    他虽是对南宋多有怨言,然而毕竟是士大夫出身,对功名利禄、千秋霸业向来热衷,否则的话如何会说出这般事情来?

    萧凤当即笑了,张口说道:“这般听来倒也有趣。只可惜自古以来贤臣名相多若繁星,然而其中能够全身而退者,又有几人?更何况吾乃女子,若是在这乡野之中、庙堂之外一决胜负,仗着武力我尚且有一胜可能,但是若是栖居于庙堂之中,方寸之内具是敌人,又如何能够做出什么事情呢?”

    “但是若是据守此处,则赤凤军必败。”宇文威顿时噎住,旋即有是说道。

    “我当然知晓。”这个时候,萧凤却转过身子只留下一个背影对着宇文威,一步一步优哉游哉朝着远方走去,话中亦有话语传说:“但是,我若是想要为刘邦,又该如何去做?还有,今日之事只许你我之间,不许他人知晓。你知道吗?”。话音落下,那里还有她的身影。

    只在原地,那宇文威脸上阴晴不定,似乎正为这句话而纠结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