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九章民心易变生存艰,城池易手亦寻常
    笠日,艳阳高照,秋意正浓,更兼凉风习习,乃是绝佳的出游的时候。

    然而在太原府之内,早已经是一片宁静。

    于大道当中,一列列大车全都堆满了各类的货物,从那些鸡鸭鱼肉、瓜果蔬菜,再到各类的绫罗绸缎、金银珠宝之类的,可谓是应有尽有。

    而在这些大车主权,一行人却早已经双膝跪倒在地上,而上半身则是不着寸缕,浑然不顾此刻正值秋风冷冽的时候,全都是赤条条的没穿什么衣服,上面被人用草绳捆的是结结实实的,以至于那白皙的肌肤都被勒出血痕来,而两只手臂也被反曲着用草绳捆在身后,防止有什么异动来。

    “喂,那位萧统领怎么还没来?”

    抬起头,一位肥硕胖子张目看向远方,然而那打开的城门之处,却无分毫动静。

    “不知道。或许路上有什么差错,所以来晚了?”紧随其后,另一位瘦子低声问道。一阵凉风顿时吹过,他哆嗦了一下,又道:“若是那位再不出现,那我非得给冻坏了不成。”说着就活动了一下双手,而那看似困劲的结扣竟然当场松开,然后双手就从这里面挣脱出来,放在胸前摩梭了起来,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产生一点热量来。

    看见这瘦子如此行径,那胖子立刻懊恼,也想要活动身躯取暖,只是他无论如何挣扎,双臂都无法从绳索之中挣脱。懊恼之中,他立刻骂道:“那该死的阿大,竟然将我捆的这么紧。看来回去的时候,非得让这个混蛋滚蛋。不过你这家伙倒是讨巧,看你这样子莫非膝盖里面装了枕头?真是个鬼灵精,难怪那么多人折在你的手里。”口中碎碎念着,显然是对瘦子颇为羡慕。

    “那又如何?反正咱们也就寻常人,就是为了讨口饭吃的。谁能给口饭吃,我就跟谁,不过如此罢了。”虽是以巧计降低了寒风、凉地的折腾,但是瘦子也清楚若要让自己顺利度过这次难关,那么自己这一次少不得要出一次血。

    毕竟那萧凤可不是善男信女,会因为所谓的阿谀奉常而飘飘欲仙!

    其余人听到这瘦子之话,亦是心有所戚、连连点头回道:“这倒也是。”

    正在此刻,自城门之处,一位小厮连忙蹿进来,慌里慌张的说道:“来了!他们过来了。”话音刚落,一阵雷鸣顿时炸开,浑似那晴天旱雷一样,当即让在场的众人浑身一抖,眼带惊惧、落下几滴泪水,具是目瞪口呆,声呢喃道。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响?刚才我还以为晴天霹雳了呢。”

    “不清楚,好像叫做虎蹲炮。之前的那位听说就是因此而被击败的。”

    “虎蹲炮?难道是那天女居然将虎妖也给降服了?”

    “…………”

    瑟瑟发抖,他们看着远方走来的那整齐划一、宛如长龙的军队,早已经吓得就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而在那宽敞城门之处,一列人马已然出现在这里,为首之人一身赤红、骑着一匹高大白马,正是萧凤,而在她身后方向则是跟着两人,一个乃是年轻女性、一脸冷漠,一个乃是老年男子、稍显神秘,这两人正是萧月和宇文威,而跟在后面的则是一队队列成军阵的军士。

    沾染鲜血的铠甲尚未脱去,浸透汗水的长刀未曾舍弃,屡经冲锋的长矛早已断折。

    在经历了连续半年的鏖战之后,这只不过才刚刚建立不到一年的军队,已然已经透着一股杀伐之气,仅仅是站在一地已然让人害怕,更勿论结成一只军队踏入这曾经的太原城了。

    而在此刻,他们全都在那赤红旗帜的指引下,汇聚在汇聚在麾下,组成了眼前的这只军队,准备踏入这曾经数次遭到蒙古蹂躏的太原府之内。

    “看来这群人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让我们来接受吗?”

    抬起眼珠,萧凤掠过那些摆放整齐的大车还有各类犒赏物资,又扫过军阵之前那些跪倒在地的众人,嘴中不免有些不屑。

    尚未抵抗就已经开城投降,难怪往年那金朝会崩溃的如此迅速,而他们又是为何能够持续到今日,还能够躲在这太原城之中逍遥自在。

    然而这一次,她的目的可不仅仅是那些牛羊、粮草,以及各类的金银财宝!

    “自信是件好事,但是自信也会坏事。”张开口,宇文威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那赫和尚拔都素来勇悍,乃是蒙古军中不可多得的一员悍将。然而他毕竟是草原出身,若论骑兵纵横、千里转移当然只在指掌之中。若论守城、攻城一事,如何能够和我汉家健儿相媲美?更何况他们不过是塞外蛮子,虽是倚仗着武力夺了这老大的中原大地,但是毕竟不识我中华典籍、于农田稼轩之事一窍不通,至于行商做工、拓殖生意,更是半分不懂,否则的话如何会闹得民怨四起,叛乱层出不穷?故此只消萧统领提兵而来,定然能够一鼓作气,彻底拿下这太原城。之后我等只需要将这太原府所有积蓄吞并之后,灭掉那赫和尚拔都不过是翻手之间罢了。”

    拉了一下缰绳,萧凤让那白麟停住,居高临下扫过那群叩首在地的一行官员,当即低声说道:“那你觉得接下来如何?”

    “应该就是所谓的献城仪式吧。”嘴角翘起,宇文威有些不屑的回道。

    果然,正当中那一位官僚当即哆嗦着身体,双手颤颤巍巍将挂在胸前的官印取下来,然后恭恭敬敬的举起来,双膝也未曾直起,就这样一点一点挪到萧凤身前,然后高声说道:“下官太原府知州张邦益,就此恭迎萧统领入城。久闻赤凤军屡次和那鞑子鏖战、数次挫其锋芒,城中百姓具是心往神驰,只可恨身处敌营不能远迎,如今听闻大军前来,我等自然是倍感荣幸,故此略备薄礼、以示谢意。”

    “就是这些吗?”

    抬起眼,萧凤扫过了远处放着的数十辆大车,眉梢不禁皱了起来。

    那些大车之上不仅仅备足了各类金银珠宝,而且还有数十辆大车全都是装满粮食,隐隐之间更是听到了鸡鸣羊叫之声,很显然这些东西相当充沛,完全能够满足他们麾下士兵十日以内的粮食消耗。

    只是这些东西,究竟是从何处来的?

    萧凤心中,已然起疑!

    张邦益当即点头,笑道:“没错!既然如此,那我这就让手下将这些东西送给列位勇士?”且看到萧凤脸上露出一点允诺,他当经站起身子,挥了挥手就说道:“各位,快些将这些东西送给赤凤军,莫要让列位勇士怠慢了。”

    说话声落下,那些大车旁边的士卒立刻开动起来,将那些装满各类东西的大车推动起来,沉重的车撵压得大道之上的石板咯吱作响,很快地就送到了赤凤军军阵之前,然后那些人就将那些各类的鸡鸭鱼肉全都取出,准备塞到那些有些惊慌失措的赤凤军士兵手上。

    看着这一幕,萧凤当即唤了一声:“李明诚!”

    听见这话,当即就有数十人挺身而出,“哗啦”一声他们身后背着的长矛立刻取下,冷冽无比的枪尖对准众人,当即将这群人给阻住了。随后,李明诚自这只部队之中走出,说道:“各位,将这些东西留下就好了。接下来这些东西我们会处理得。”

    无奈之下,张邦益一副委屈样子,看向萧凤。

    萧凤心中只是冷笑一声,随后就张口说道;“张知州。我军中自有规定,凡赤凤军军士,不得拿人民一针一线,所以还请原谅军中士兵莽撞。但是太原城众位百姓的热情,我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这就代全体赤凤军战士,收下这些东西。至于之后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

    说到这里,她又看见那些正跪在地上,也不知道究竟是被赤凤军吓得还是被寒风吹得,以至于脸色都开始发青的众人,只是将手一挥,一股赤红光辉立刻横扫而出,将眼前众人全都裹入其中,不一会儿这些人就恢复健康,气色红润起来,就连身体之内多年顽疾也是烟消云散。

    萧凤见到众人恢复之后,又道:“还有。此时正值秋冬时节,天冷气寒、地面冰凉,并非什么久居之地。尔等还是散了,至于你们的安危,自然有我们赤凤军来安排的。”

    “我明白了。”

    张邦益虽是还想要说什么,但是看见萧凤那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神色,当即忍了下来,作为向导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府衙之中。

    毕竟这府衙之中存有众多的典籍,比如说记载城中居民的花名册,周围村庄各个农田的田契划分,还有城中各个用来存储粮食用的仓库的账本,甚至是多年积累下来的判案卷宗之类的东西,都被妥善安置在府衙之中。

    如果萧凤想要完全地统治整个太原城,掌握这些东西是极其必要的。

    而等到这些资料被一一清理出来,并且被妥善规类之后,参谋院就开始统计、研究这里面的东西,好完全彻底的掌握整个太原城。

    等到所有的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萧凤看着那些被呈现到她面前的数据时候,也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五指微微攥紧,且看着遥远的远方,她不由得感觉胸中豪气干云、万千骄傲不可避免满溢出来,笑道:“果然和我预料的有些差距,不过这些蛇虫鼠蚁之辈不过是螳臂挡军,不足一哂。需要知晓,占领这太原府不过是我的第一步,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