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八章天威远众人慑服,修罗海杀伐四起
    然而此刻,他却感觉旁边陡然升起一股锐利敌意。

    寒咧咧、冷簌簌,简直就是将人外皮给剥下来,直接将那寒气逼人的冰块敷在上面,冻得人浑身发抖。

    整个人顿时呆住,曹运转过头一脸惊惧的望着身边,目光之中那被涂成红色的榆木仿佛在这一刻化作了那铺面而来的血海,“轰隆”一声彻底崩碎,漫天的木屑伴随着凌厉的讥讽,将他整个人罩入其中。

    待到风消之后,满堂的碎屑全数飞散,露出了那僵立在原地的曹运。

    面部依旧是呆滞无比,双目犹自惊恐张开,但是在那头颅之上,悄然中现出一个血洞,红白掺杂的浓汁一滴一滴,正似那黑白无常迈动的脚步声,“滴滴答答”打落在甲板之上,越发的让人惊恐不已,望着自那开出来的硕大孔洞之中踏入的持剑少女。

    “凡有妄动者,杀!”

    赤心剑轻轻一甩,鲜红血液凌空落在甲板之上,正好形成了六个丈余大小的字体。悄然立于客厅之中,萧月冷冷盯着在场的众位尊客,正似那出鞘的利剑,随时随地都准备出击,将这群暗中诋毁师尊的家伙,彻底灭亡。

    “各位再次举行宴会,明明说的乃是关于我的事情,却未曾邀请我。即是如此,列位是否有失礼数?”正在这时,又一位少女飘然落下,相较那寒冷至极的萧月,她却明显要端庄多了,而且脸上亦是带着亲切的笑容,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让人以为乃是一位救世菩萨。

    江离微笑,当即半蹲在地,轻声说道:“恭迎萧统领驾临烈蛟帮,属下未曾顺利掌握,还请原谅。”

    他的这番话与,当即将在场的众人全都吓住。

    瞠目结舌,一行人望着眼前的这两位少女,虽是不足双十年华,然而那一身傲然身躯,却让众人具是感觉到她们那勃然而发的庞大力量。

    若是有丝毫举动,定然会身首异处。

    众人脑海之中具是闪过这个念头,纷纷噤声不敢有丝毫举动。

    “没错。”

    笑容可掬,萧凤只是将手一挥,便将旁边那曹运尸体整个烧毁,旋即扫过了众人,说道:“只是今日既然我来到这里,你们却没有一位尊客前来迎接,如此行径只怕并非待客之道。”目光随后落在了那高大案桌之上,她只是将神一晃,就已经坐定上首,居高临下俯瞰众人。

    “你,你是九天玄女?”

    战战兢兢,风凌子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火海之中,随时随地都会被整个烧死。

    眼睛微眯落在风凌子身上,萧凤摇了摇头:“九天玄女?不,我叫萧凤。今日来是专程到此,就是为了问一问在座的各位,是否愿意加入我赤凤军麾下。”手指轻轻一动,那之前本来被曹运一掌拍碎的案桌当即恢复,其上红漆簇新、浑然一体,当真是惊人至极。

    “原来是赤,赤凤军萧统领。在下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哆哆嗦嗦,风凌子想要抬起头,仔细看一下那高踞高台的萧凤,但是每当他正要抬头时候,心中就陡然见生出一股告诫,告诉他若是当真在这个时候抬头,只怕也会落得个和曹运一般下场。

    萧凤露出一丝满意笑容来,凤目自众人身上扫过,旋即说道:“正所谓识时务为俊杰,尔等都是忠诚烈士,不如现在就随我一起出征,彻底踏平整个太原府如何?”说罢,她就闭上眼睛,似乎是因为屡次征战而显得有些疲倦,所以就在这里休息了一下。

    “这——”

    听见这话,风凌子正要回答,但是那声音却堵在嗓子之处,分毫说不出来。

    别的不说,在这神舟之上蒙古鞑子、色目人为数不少,并不比中原汉儿差,而他们虽然一开始震慑于萧凤威风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如今时候回转神来,且看着之前众人谈论的生死大敌正在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废话,当即就纷纷站出,口中兀自喝道。

    “兀那女子,你今日强闯此地,莫非当我们为木偶否?”

    “不过区区一个地仙,莫非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不成?”

    “诸位,且随我一并出击,将这赤妖彻底杀死在这。”

    “…………”

    声声呵斥凌空而处,一行人当即催动一身功力,手中兵刃泛起斑斓色彩,或是拳风、或是剑气、或是刀罡、或是箭芒,具是透着凌厉无匹的气势,自四面八方、犹如大江奔涌一样全都奔出,一路上无数的案桌纷纷倒翻,将上面的酒水、吃食撒的到处都是,坚固的甲板也被生生切开道道裂痕,形如蛛网一样蔓延开来,让那河水全都涌入船舱之中。

    而沿路之上,顿时有数十人惨嚎起来。

    他们实力本就不济,如何能够抵抗这漫天攻击,身躯早就受到波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来。

    而这恰似那狂风暴雨的攻击,已然化作一轮五颜六色的气团,想要将案首之上的萧凤卷入其中。

    但是这气团却尚未来到萧凤身前,便被一层赤红琉璃生生抵住。

    猛地张开眼睛,萧凤那本是黝黑的瞳孔,已然化作赤红的光芒,像是高悬天空的那一轮赤红太阳一样,冷冷的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唉!”万千叹息,像是在为眼前的这些人感叹着:“为什么你们就不明白,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名为萧凤的存在,此刻就像是那审查生死的判官一样,只将那手指轻轻一划,那灼灼燃烧着的清净琉璃焰当即将所有利芒裹入其中,“嗤”的一声就全数炼化烧干,随后这清净琉璃焰四散开来,转瞬间消失无踪。

    随后,那本该是破碎不堪的神舟就像是重新赋予了生命一样,宛如那长青的松树一样,明明每一块木板都被整个劈碎,却不受控制一个个自动连接在一起,于是不一会儿的功夫,那硕大神舟就重新恢复原来的样子。

    至于船舱之内、宴厅之中,被打翻摧毁的案桌也是重新恢复,上面的吃食酒水也是摆放整齐,而那些本来是哀嚎不已的“贵客”亦是满是吃惊摸了一下自己的肌肤,却没有感觉到本该存在的伤疤,眼中犹自带着不可思议。

    在这之前,他们还被那气旋给卷入,险些就要丧命了呢。

    但是如今时候,这伤疤居然消失了?

    难道说之前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境?

    抬起头,他们想要看一下周围的状况,然而在那高台之上端坐的却并非曹运,而是始终饶有兴趣看着自己的的萧凤。

    她,还在这里!

    “这不是梦!”

    浑身一惊,一行人当即想起之前的事情,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就像是七月流火之中的寒霜一样,转瞬间消失无踪。

    萧凤宛然一笑,说:“现在明白了吗?”正在距离她十丈之外,那些之前聚气攻击的一行人还在那里,但是她却毫无兴致,甚至就连击杀的兴趣都没有,只是笑意盈盈盯着眼前的这些人。

    “我明白了!”

    俯下身,风凌子恭恭敬敬的对着萧凤磕起头来。

    而在他的身后,那些鞑子、色目人怒目而视,依旧在张口怒斥着:“你这厮,莫非是打算背叛大汗吗?别忘了,之前这个妖女可是杀了你的结义兄弟!”

    “我知道!”

    转过头,风凌子木着脸回道,自身后他没有感受到目光的存在,但是在心中却依旧作出了决定。

    不然的话,会死!

    那些人却还未醒转过来,继续说道:“既然知道,那你还干等着做什么?还不随我一并杀了这个妖女。”

    “当然。不过死的是你!”

    张口咆哮一声,风凌子怒目圆睁,身似旋风就来到众人面前,他手中那一柄阎王笔当空一划,当即带出阵阵血丝,朵朵血花悄然绽放起来,却是带走了几人的性命。而随着他这般动作,其余人亦是纷纷窜出,也不管手中拿着的究竟是什么兵刃,只要是逮到对方就会凌空打出,举止之中更是毫无章法可言,全然没有了半分争斗的乐趣,惟一的目的就是夺走对方的生命。

    鲜血飞溅、骨肉分离,不过是一瞬间,曾经的欢宴就化作了修罗场。

    而那些本来互相吹捧、饮酒作乐的朋友,此刻也变成了互相厮杀的仇人,悲喜交错、恩怨交换,这当真是一场好戏。

    当然,无论他们如何厮杀,却都不约而同的避开了一个地方。

    那高高在上的高台是如此的接近,相较于满地血腥的宴厅之中,它的周围没有半点血渍,甚至就连一星半点污秽都没有,可谓是这里惟一的净土。但是在这净土之中,仅有萧凤还有萧月两人立在上面,目光冷漠看着这宴厅之中的厮杀,也是没有半分阻止的念头。

    而在旁边,江离、武清无奈摇头,虽是面露不忍,却终究还是忍住了未曾出手。

    既然这群人要杀,那不如杀个干净、杀个痛快!

    而他们又何必念着什么仁慈、说着什么道德,去插手这帮本就是敌军阵营的事情,并且为自己惹上一身道不明、说不清的麻烦呢?

    反正,她们只需要保证自己的利益就行,至于别的那可就是没有分毫的心思,甚至就连张口点评的精力都没有。

    血光依旧再继续,然而此刻萧凤却感觉无比畅快,为持续大半年的战斗终于落幕而感觉高兴,而在明天就是她兵临太原城的时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