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六章定军威双方互斗,伏兵出几人鼠窜
    “究竟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将这群家伙围歼?”

    五指紧扣身侧弯刀,仲威张口怒斥。

    那千户应声回道:“估计需要半天时间才行。没办法,对方火力太猛,急切间实在难以攻克。”

    “半天时间?就不能加快速度吗?”仲威面带焦虑,抬起头看着远方战场。

    在那狭窄山坡之上,上百具火炮正在咆哮,将无数的圆石碎片打出,组成一道连绵火网,将他麾下那些健儿全数挡住,令其直到现在也未曾立下寸功。仲威倒想增加兵马,无奈何这山坡实在狭窄,尽能够容纳数十人,再多就无法啊容纳了,所以只能够在这里和赤凤军僵持起来。

    如此场景,已经过去三巡,所以仲威才会像那被火燎的蚂蚁一样,火烧火燎不断地在这里来回走动,口中亦是不断呵斥。

    若是无法依照约定的时候抵达战场,那之前他父亲所制定的作战计划只怕就白费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攻下?”

    正在这时,那忽睹都却一步一晃走到了众位军官之前,那布满络腮胡子的头颅正似那健硕雄狮一样微微晃动,一对幽蓝眼珠亦是扫过众人,话语之中带着鄙夷之色。

    “禀告殿下!”低下头,仲威只将身子微微倾了一倾,便重新直起后背来,神色不动的说道:“只要再过半天时间,定然会将对方全部歼灭。”

    点着头,忽睹都满怀怨毒抬起头看着远方赤凤军战士,看见他们在那犹如浪潮一样的攻击之下苦苦支撑的模样时候心中就无比的兴奋,尤其是在见到任何一具尸体时候就感觉异常的高兴,张口道:“那就好!似这些贼子,全都应该处死。决不能够让他们恣意妄为,忘记了这个世界究竟是由谁来统治的。”

    “殿下!”立在其身后的张弘范叫了一声,说道:“难道你忘了之前曾经准备说的话了吗?”

    忽睹都当即恍悟起来,旋即就皱紧眉梢盯着仲威,蔚蓝眼珠带着审视,说道:“对了。之前元帅不是说了,让我们直击武乡县,将其主力诱出来从而将其纳入包围圈之中彻底覆灭。即是如此,那我们为何在这里和对方僵持?”

    眼中不可避免流露出一丝鄙夷,仲威那刀削一般的面庞依旧平静,缓声说道:“此处乃是踏入武乡县三道主道的道路之一,甚是狭窄,乃是一处险峻之地,最容易被人给截断。若是让对方将这里控制住,我等就算是能够顺利进军,也会被对方在这里给截住难以动弹。正是因此,断不能让对方占据此地,以免咱们的后路被对方截断。”

    “原来是这样啊。只是这么长时间了,为何元帅那边还没有动静?”忽睹都又是问道。

    他明白自己身份虽是尊贵,然而他此刻乃是寄人篱下,也明白断不可摆出之前那高高在上的作态,以免惹怒眼前之人。但是在等待这么长时间之后,他们却始终未曾见到应该来到这里的主力军队,故此心中开始产生了一些疑虑。

    仲威亦是起了困惑,张目朝着远方大道望去,嘴角之处立刻咧开,将手一指旋即回答道:“肯定是路上遭遇到什么事情了,待会儿就会过来的。你看,那里不就是父亲所派来的援军吗?”

    顺着手指,几人当即注意到在那道路之上,一行约有两千多人的军队正沿着山路,朝着这里走来。

    大概走了半刻钟时间,这只军队才终于走到这里。仲威看了两眼,感觉有些古怪,却说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是对方既然打着他父亲的旗帜走到这里来,而且身上所佩戴的武器也多是蒙古军制式武器,他也就没有什么怀疑。

    一个人走到队伍之前,仲威对着当前两人叫道:“王动、陈困,你们两人为何拖延至此方才过来?”兵贵神速,若是这只军队及时赶来的话,他麾下军队何至于损失那么多的人员?为了攻克山上的那支军队,他麾下兵马已经足足消耗了四百多人,足足有军中人数十分之一了。

    “禀告少帅。全因那赤凤军中途阻挡,故此来的晚了一些。”王动当即低下头,缓声说道。

    陈困亦是将那衣袖卷起,露出手臂之上的血痕,连连说着:“没错。那妖女虽被元帅擒住,但是她麾下兵马却着实凶悍,我身上这道疤痕就是被对方留下来的。”一边说着,他那额头更是流下豆大汗水来,显得痛苦之极。

    “原来是这样啊。”

    皱紧眉头稍稍放松,仲威且看着两人,倒也没有多做指责。毕竟赤凤军实力强大、斗志坚定,绝非那寻常流匪、乱军之辈,对于对方的情况,他也是熟悉无比,自然不可能有所苛责的。

    只是他却浑然无视两人状况,将手指了指远方厮杀的战场,说道:“那处山坡甚是难啃。你们两人就率领军队,将那处山坡给攻下来。”

    “这!”

    脸色一愣,王动张了张口,身体却并未动弹。

    若是按照以前的惯例,他自然是早就开始顺着对方指挥,开始攻击那指定的目标,但是如今时候,他却已经被赤凤军俘虏,麾下兵马大半都是赤凤军战士假扮的,若是当真依着对方指令,这岂不是鬼打鬼吗?

    “怎么了?你不想去吗?”

    剑眉一动,仲威立刻恼怒起来,就要将手中马鞭挥出,好叫眼前的这家伙知道什么是厉害。

    但是一边的陈困却将那大手一挥,当即攥住那马鞭来,然后猛地一拽低喝道:“当然会的,只不过咱们的目标可是你。”寒光闪现,背后大刀正好顺势拔出,他却早已经揉身扑去,就要将这仲威斩杀再次。

    措不及防之下,仲威立刻被那陈困拽了一个踉跄,且看到那直接砍向自己面皮的寒芒,顿时惊住。自己麾下士兵骤然袭击,看其样子更是打算直接杀死自己,且看着眼前的场景,仲威脑海之中立刻窜入了一个名词:“叛乱!”

    如此近的距离,他根本就无法反应,眼看着就要被这利刃砍中。

    但是自旁边却有一道刀芒掠过,正好将陈困手中大刀整个截住,令其分毫寸进不得。

    “我道是谁,原来是张家小子啊!”一脸惊讶,陈困当即注意到旁边窜进来的张弘范,他当即朗声笑道:“这鞑子不识好歹,将我等汉人视为猪狗、任其宰割,既然如此你为何再次助纣为孽?不如随我一起叛了这鞑子,一起投奔赤凤军如何?”随着他这番话,身后那些军士立刻涌来,手持钢刃直接闯入这军中,不断地挥砍着击杀身边的士兵。

    “哼!原来你这厮,早已经叛逃了,加入到赤凤军麾下。怪不得会作此卑劣行径来。”

    虽是侥幸避开致命一击,但是仲威扫过了周围的战场,也发现跟随身边的军队整个都慌了,所有的军士都惊恐无比的朝着后面退去,企图避开这直插心脏要害区域的一击。

    没办法,他们之前以为这只军队乃是友军,故此没有多做准备,身上不仅仅没有披甲,手上也没有任何武器,受到了赤凤军这骤然而起的突袭,整个人都彻底懵了,更勿论提起士气和对方战斗了。

    “笑话。之前在你麾下,我等完全被你这厮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如此待遇等若奴仆,若是不犯只怕迟早有一天被你这厮卸磨杀驴了。”见到身边陈困做出选择,王动也立刻提振士气来,一般的挥动兵器追了上来。

    仲威大怒,当即挥动弯刀,想要将两人斩杀再次。

    以他的武功,若要料理两人自然是轻而易举,然而正当那弯刀落下时候,不远处陡然传来“砰砰砰”数声,声音虽小却似惊雷一般,让仲威整个人伫立在原地,那被坚甲保护起来的身躯却有一处整个碎裂,鲜血自其中渐渐滴落,显然是受伤颇重。

    “是你?”

    目带惊惧,仲威张开眼睛看着远处走来几人,为首之人正是之前他率军围困的参谋部一行人。

    走在前方,李常当即笑了起来:“还不明白吗?你们已经完了,彻底的完了。无论是你的父亲、你自己,还有你们的军队,都彻底的完了。一个不剩,全都会被彻底灭掉的。”脸上带着煞气,他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击杀自己数位同伴的家伙,早已经是忍不住心中怒意,就将那火铳取出瞄准仲威。

    下一刻,其中的子弹就会发射出来,将那仲威的头颅彻底粉碎。

    “怎么可能,就这么失败了?”犹自带着不可思议,忽睹都整个人彻底晕眩下来。

    张弘范连连扯动其衣袖,低声说道:“快走吧!殿下。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他虽是武勇过人,但是在看到那仲威被对方用奇怪武器击伤便晓得那武器不可小觑,自己若是留在这里只怕并非对方对手,故此已经做好打算,准备从这里逃走。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

    挣扎片刻,忽睹都当即窜入人群之中,随手抓住几匹马就和张弘范一起离开这里。

    不远处,那仲威却是赤红双目,虽是口中已经被那涌出的鲜血堵住,但是他却依旧挺直着腰杆,继续吼道:“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失败?所有人给我继续战斗!”等着远处参谋部几人,他就要追上前去将其斩杀,但是还未越到空中便感觉身体一晃,整个人重新跌入地上,一副狼狈模样。

    正在这时,他耳边却传来一个声音来,说:“少帅,元帅令我前来保护你。现在是时候走了。”

    这声音,正是妙善!

    “不,我还要继续战斗!”然而仲威却压根不理,继续站起来想要站起来,继续冲锋。

    他的荣耀、他的事迹、他的家族,以及他的经历,都决不允许自己在这战场之上,露出怯弱的神色来,更何况是在这帮子叛匪的眼前来。

    只是眼前一黑,仲威就整个人晕晕沉沉跌倒在地,那妙善看着地上厮杀的众人,微微叹息:“看来这一次,我算是失败了。”将衣袖轻轻一挥,他当即化作一阵清风,自原地离开。

    “追上去吗?”

    赵志看着远远略去的身影问道。

    李常摇摇头,回道:“不了!眼下里最重要的是击杀眼前的这些军队,解救被围困的友军。区区一个两个的蟊贼,算不上威胁。”而在这里,那失去了少帅的军队顿时晃了,在两边军队一并夹击之下,迅速的就彻底覆灭,再也没有半分波澜兴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