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四章肆掠起全局崩溃,攻未止剑指太原
    宛如米诺骨牌一样,受到那王动、陈困两人影响,那些汉签军具是丢下手中兵刃,茫然无比看着扑来的赤凤军。

    天空之中,漫天剑雨依旧凌厉无比,每一滴雨水都蕴含着莫大的力量,让他们被迫在这漫天雨珠之下遍体鳞伤;地面上,浓烈的炮声阵阵而起,每一次都将那铁盾轰碎、肉体打烂,毫无半分仁慈可言;四周围,一圈又一圈火焰奔涌而出,横冲直撞肆无忌惮,那毫无半分温度的火苗犹如巨蟒,每一次都将那士兵卷入其中,彻底化作一缕轻烟。

    面对这近乎地狱般的场景,他们已经完全没有抵抗意志可言。

    “我们会被杀死吗?”

    赤红的火光印入眼帘,王动害怕至极。

    他的身躯死死贴在地面,正似那被煮熟的河虾一样,丝毫不敢站直了身躯。而在后面,那些士兵纷纷倒伏,一列排一列的就像是那横在砧板之上蒜苗一样,就等着被对方收割。

    不远处,陈困整个人痴呆着,毫无光亮的眼睛盯着远方,口中呢喃:“不可能,这不可能。伟大的成吉思汗,怎么可能会失败?”满是惊惧,他对眼前这般场景已经是彻底被吓住了。

    “杀……”

    伴随着阵阵炮声,跨步冲来的正是那些厮杀的赤凤军战士。他们的每一次冲锋,都让那些尚且挣扎着的敌人摔倒在地;他们的每一次呐喊,都伴随着一处城防的崩溃;他们的每一次前进,都代表着更多人的牺牲。

    “杀!”

    又是一声令下,眼见陈困还站在这里,数位战士当即挥刀而来。

    陈困见到这冷冽刀光,脸上不可名状的抽搐起来,随手就将腰间长刀拔出,想要抵抗。以他的武功,想要斩杀眼前的这几位士兵是相当简单的。

    然而正在这时,一骑横过战场,高声叫道;“主公有令,投降者不杀!”

    “啪”的一声,那长刀顿时跌倒在地,不只是因为庆幸还是害怕,陈困整个人顿时跌倒在地,一身的力气甚至就连提起来都显得困难,前方几位士兵眉梢一拧,旋即弃了眼前的这位,再次朝着另一边扑去。

    在他们眼中,眼前这位跪倒在地的家伙,很明显已经算是投降的一分子了。

    陈困也不理会那掠过自己的几个身影,只是稍稍抬起了头,就见到正在远方那布满坚实堡垒的榆社城之中,一匹骏马正在其中纵横驰骋,腾腾燃烧起来的烈焰仿佛将半边城市都点燃了,见此情况他口中不住的嘀咕着:“净火焚世,驱逐鞑靼。这女人真的是九天玄女下凡吗?”

    …………

    “诸军,随我一并攻入城中,将那狗贼头颅给我拿下。”

    萧凤只将长枪撩起,当即掀起一大片赤红火焰,烧的眼前聚集起来的士兵哀嚎退散,本是坚硬无比的城墙立刻缺了一个大口,跟在她的身后那些士兵纷纷涌入闯入这城墙之中,炮手开始架起虎蹲炮打散对方、盾牌手开始防御敌人进攻、刀斧手开始清理那些抵抗的家伙,弓弩手则开始清理那些零散的敌人。

    一切的一切的,都进展的异常顺利。

    正在此刻,却自旁边窜出十数匹黑骑,手持长枪径直朝着萧凤扑来。

    黑铁、黑甲,战马高大,很明显和之前曾经险些绞杀铁辛的那三个铁骑乃是一样的存在,手上拿着一柄庞大足有半人大小的粗壮弓弩,上面扣着明显和风雷箭一般样式,只不过小了几轮的青铜弩箭。他们和那三位铁骑一样,都是蒙古专门训练出来,对抗诸如萧凤这一类超一流强者的存在。

    如今时候,为了阻止萧凤,这些却薛军全都冲出来了。

    只是当空中一道寒光掠过,这些黑骑身上铁甲顿时裂开,一半身躯自身躯之上被整个切下来,和着那一样被切掉半边马头的战马一起撞在旁边城墙之上,化作一滩血肉。

    “我身为师尊的弟子,岂能让你们这群废物玷污了她的身姿?”

    寒刃入鞘,萧月那冷冽目光远远望去,就见到不远处一群人马正在朝着另一边奔去,人数大概有上千人,其中不乏有旌旗、将旗之类的东西,很显然这队人马正是决意逃走的赫和尚拔都众人。

    因为见到榆社城被攻破,所以他们决定逃脱此地,以免也随着这城市覆灭一并灭亡。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道理蒙古人也懂。

    “原来在那里!即是如此,我岂能让你逃走?”萧凤当即朗声大笑,一声令下当即率领一众人马一并杀来。

    这一次,她对覆灭对方势在必得,断然不会允许对方再次逃走。

    远处,那正在众位将领拱卫之中的赫和尚拔都立刻面露懊恼,低声叫道:“快点走,不然就来不及了。”也不管城中正在抵抗着的士兵,他身边将领当即长啸一声,率领着麾下人马冲破防线,直接窜入山川之中,很明显想要借助山川复杂地形避开赤凤军的追缴。

    然而萧凤只是率领军队冲了三里有余就没有继续追了,而是调转方向重新回道榆社城。

    而在经历半日厮杀之后,榆社城中的鞑子死的死、残的残、投降的投降,可谓是彻底易手,被赤凤军整个占领了下来。回到城中,萧凤却并未就此下令赤凤军开始驻扎在这,而是叫来宇文威,问道:“宇文先生,我已经依照你的命令,未曾追击对方。只是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自然是沿江而下,彻底占领太原府!”嘴角一笑,宇文威那本是浑浊的目光,却透着几分狠历。

    李常皱眉,问道:“占领太原府?这个计划是不是太过大胆了?毕竟按照我们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控制如此庞大的力量。”

    “而且对方主力尚未受损,还有三千人马逃出生天,若是他们借机闯入潞州之内,那该如何?”赵志也是一样问道。

    “对方军事辎重全部丢失,就算逃入大山之中又能够支撑多长时间?而且对方军中多是汉签军,多日在外战斗早已经对故乡时眷念已久,此刻只会想着回家而不是继续战斗。就算那赫和尚拔都威望再高,在经历了这么惨重的损失之后,还有多少颜面可存。”宇文威目光灼灼看着正盘坐在上首座椅之上的萧凤,经历数次战斗之后,此刻的萧凤已经是成熟的太多。

    一言一行,自然而然带着汹汹气势,压得众人不得不考虑她的心思,才敢继续回道。

    只不过这宇文威明明只是一个寻常人士,但是他却依旧能够稳定心神,在这磅礴气势之中继续鼓动着:“而且只需要您占据太原,到时候定然会有诸位豪杰‘相助’,又何妨随之而来的敌人围剿呢?”

    “好,就依你命令形式。”

    拍了一下桌子,萧凤当即站直身躯,喝令道:“李常、赵志。你们两人立刻率领两千兵马前去援助铁辛,其余人立刻做好准备,从现在开始随我一并北上,彻底攻下太原城。”

    高声一喝,她自然而然带着汹汹气势,让众人为之臣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