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三章神通展千军辟易,一剑挥万人倒戈
    “咻”的一声,七道青芒立刻朝着萧凤射来。

    “居然将这东西也用上来了,看来对方当真是急了。”

    只将眼光一掠,萧凤晓这七道青芒乃是风雷箭,如今时候正被对方抬出来企图将她灭杀于此。单纯弩箭、弓矢甚至是所谓的投石车根本就无法伤到萧凤,而那赫和尚拔都如今已然手上,妙善也不知道藏在哪里养伤,如今时候他们惟一一个能够对地仙人物造成危害的,就只是这七只风雷箭了。

    然而萧凤却毫不紧张,只是轻唤一声:“萧月!”

    “知道了,师尊!”

    俏脸稍点一下,萧月当即走出来,立在萧凤身前。

    她将目光盯着那直射而来的长箭,旋即阖上眼默默地感应着体内的剑心,与此同时一层火红火红的烈焰腾腾燃烧,正好姜奇完全地包裹在其中,这是得到了清净琉璃焰的加持,好确保她在感应剑心的时候,不至于被那锐利剑心给伤到了自己。

    伴随着萧月这般动作,周围的环境顿时肃杀了起来。

    一瞬间,空气就像是被赋予了莫大的力量一样,就像是那万丈深渊一样,压在了每一位的身上,令他们根本喘不过气来。

    “你用自己的力量让她短时间内提升到地仙境界了吗?”稍微皱眉,宇文威顿时感觉身体肌肤之上,就像是被人放着一柄小刀一样,只要他稍微挪动一下就会撞到那已然尖锐无比的空气利刃之上。

    若非曾生及时运起丹心之术将其护住,这一下就能让宇文威就此丧命。

    而那李常、赵志等人也因为无法承受这莫大的压力,早就撤离开来,也免得殃及自己。

    “没错!”

    萧凤微微点头,嘴角之处挑起一丝骄傲:“你也知晓,她已经炼出剑心,只消在踏出一步便可成就地仙一流。但是这剑心太过霸烈,用起来极容易伤到自己,若是要强行突破,随时随地都会损及自身,伤了根基。到时候莫要说突破地仙,就连自己的功力也会就此消减。既然如此,那我为何不让她熟悉一下剑心的功用,也好降低其突破时候的困难呢?毕竟若论疗伤康复、祛除病根,这世间又有谁能够比得上我这清净琉璃焰呢?”

    目光微微看向萧月那英姿飒爽的模样,萧凤已然没有任何掩饰的心思,毫无忌惮的将自己的宠溺放在萧月身上,毕竟这位可是她朝夕相处十多年,更是自己亲手教导、一手一脚带出来,甚至在无论是赤凤军还是自己最危险的时候都挺身而出,击退强敌。

    如今的她,已然将萧月当做自己至亲之人,完全的给于信任!

    话未说出,但是萧凤已然将自己的一切全都通过那火焰传递出来:“你与我一生的追随,我与你无悔的约定。”

    立于身前,萧月感受着那覆盖着全身的火焰,和那寻常凡物绝不相同,这火焰并无任何的灼烧感和窒息感,反而让她感觉异常的温暖,心思稍微触摸了一下那充斥体内的清净琉璃焰,便可以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感情,如天空般广阔、如海洋般宽广、如大山般沉重。

    这就是她唯一尊敬的人,亦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萧凤!

    “这一刻,我愿意成为你手中之剑,为你劈坚斩棘。”

    “铿锵”一声,那赤心剑应声而出。

    剑尖微颤对准那凌空射来的七只风雷箭,萧月明白那是威力不下于那烈阳箭的四大神箭之一,一只就能够击杀人阶巅峰强者,就连地仙一流的人物面对这强横至极的箭矢,也只能够退避三舍。

    当日里,她和王权就在那烈阳箭余波之中险些丧命,而那郭城、孔元措亦是险些被这东西给击杀。

    专门打造用于对抗顶尖武者的箭矢从来都是不可小觑,而在今日更是有着七只箭矢一并射来,这威力只怕就连南朝鼎国双柱的赵葵也不敢轻掠其锋。

    面对如此情况,萧月却并未动摇,只是低声念叨:“壁立千仞、万物绝灭。”

    长剑一挥,四周围万道水汽凌空而起,本该是无形无质的水滴,此刻却像是被彻底冰封了一样,整个凝结在空中,化作一柄硕大无比的长剑,但从外表面看起来像是浑然一体,但若是仔细瞧着便可以看见这柄长剑,乃是一柄柄仅有三尺有余的长剑构成,一只只彼此交叠在一起,挡在了这里。

    天空中光辉落下,被那晶莹透亮纯以水凝结而成的宝剑折射出万道光辉,令其看起来更是凌然不可动摇。

    周围冷冽无比,但却并非冷气所为,全是因为被那剑气摄动,刺激的众人头皮发麻、背心发冷,生出了濒临死亡的感觉。

    “玄英战剑。给我灭。”

    抬眼一望,七只风雷箭已然到来。

    萧月张口念叨,攥紧赤心剑的手臂又是一挥,那足有数十丈高的宝剑立刻崩解开来,化作了一道道利剑凌空射出,正将七只风雷箭一并罩入其中,“叮叮当当”的声音早就被拿呼啸而过的暴雷给彻底压住,就连那掺入玄铁坚硬无比的玄铁也被一点点摧毁,化作漫天的铜屑。

    至此,这七只风雷箭再也无法发挥半点作用,就被彻底摧毁了。

    余势未定,这漫天剑雨当即掠过百丈距离,直接破空来到了榆社城之前。

    大概是因为距离过远超过了萧月感应的范围,这些本来是用水滴凝聚而成的剑雨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然是彻底的失去了剑的形状,便做了一滴滴琐碎、细密的小雨,但是其中所蕴含的罡气却并未消逝,再没有彻底消散在空气之中,它们依旧足以发挥那致命的破坏力。

    于是,那本该是琐碎、渺小,就算是打在脸上也只当做是润湿肌肤的雨滴,顿时就似那马克辛机枪之中的弹雨一样,横扫了整个城头之处。

    无数的鲜血飞溅而出,万千的士兵哀嚎着,面对这锐利无挡的剑雨,他们一星半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投降,我们投降。”

    再也支撑不住,王动脸上毫无血色,赶紧将手中长刀丢下。

    陈困望了远方,亦是一样失魂落魄,手中武器“啪”的一声跌落下来,低头说:“我们,这就失败了吗?”

    且看着远处汹涌而来的列位赤凤军战士,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抵抗想法,只想要从这充满血腥之气的战场之上逃走。受到他这一动作,别人也面面相觑,随后也一并丢下手中兵器,抱头哀嚎了起来。

    四周围是有清净琉璃焰加持的赤凤军战士,头顶上则是锐利无比的剑雨。

    然而在这种险境,他们的元帅赫和尚拔都始终未曾出现,既然已经被抛弃了,那就此投降又有何妨?

    毕竟这种事情,在十年前蒙古横扫中原的时候,他们就干过了一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