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二章夺海鹘炮舰开启,定撤退忧愁满帐
    “看样子,这次的进攻要比预料的要好得多。”

    嘴角充满自信,萧凤不可置否侧过了头,眼光稍微掠过了那正在一边的宇文威。

    宇文威不动声色,只是愣愣的看着场上士兵的英姿,一对锐利如刀的眉梢紧紧皱起,显然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虽然自诩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而在而立之年时候踏入官场,历经数十载,可谓是阅尽沧桑,但是今日看见赤凤军如此表现,也不免吃惊了起来,为眼前的战场感觉不可思议。在其身边,那曾生正忠心耿耿,始终守护在宇文威的身边,好确保他在这战场之上,不受任何其他人的影响。

    轻轻摇头,宇文威旋即转过身来,脸上不复之前的桀骜之象,反而对着萧凤长身拜服道:“素闻赤凤军军纪严整,其首领九天圣女更是明辨是非、胸怀韬略。如今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

    若是旁人,或许会震惊于那虎蹲炮这种新式武器的厉害,但是曾经担任宋朝翰林学士的宇文威却更清楚,如何将虎蹲炮融入军中并且将其火力的优势发挥到极限,才是考校一个人是否是将帅之才的根本因素。

    仅看眼前的战斗场景,很显然赤凤军已经开始逐渐熟悉了如何使用虎蹲炮给于敌人更大的杀伤力。

    以虎蹲炮为核心组建起来的新式战斗小队,已然将过去的战斗方式彻底改变。

    而在这场足足动用了数百具虎蹲炮的战斗之中,在整个中古时代,尚属首例!

    “既然已经俘获了对方的海鹘,那么不如换一个指挥所吧。”

    满是骄傲,萧凤对正在身边持剑守护的萧月说道,萧月当即应了一句,随后她们脚下的这艘水舟也立刻射出,转瞬间便冲到一艘海鹘边上。

    脚尖轻轻一点,萧凤当即掠过数丈高楼,落在了这海鹘之上。

    尾随其后,上百艘水舟也是一并靠上,上面的战士纷纷抛出铁钩,将船帮挂住然后凭借着绳索登上海鹘,将仅剩下来的十艘海鹘也一并占领,控制住上面的那些鞑子军士,而另一对人马也开始忙碌起来,将那拍杆临时改造一下加装上滑轮以及吊索,将那水舟之上的虎蹲炮也被一起吊上来。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很显然之前就已经做好足够的准备了。

    只不过是短短一个时辰,那些虎蹲炮就纷纷被吊上来,用绳索固定在了海鹘两侧,就等着朝着远方开炮。

    “禀告主公,第一阶段已经完成,正在进入第二阶段。”

    当所有工作完成之后,李常来到了萧凤面前,“啪”的一下将右手扣在胸前,只将上身微微一倾,回道。

    萧凤亦是一样回敬,然后命令道:“那好,你现在就负责这十艘海鹘。”

    “遵令,主公!”李常当即回道,随后便走到了船首位置,下令道:“所有战鹘全速前进,靠上去。”令旗舞动,十艘海鹘应声而动,全都朝着不远处的榆社城靠去。位于上面,上百门虎蹲炮一起发声,当即掠过百丈距离,落在了那条石垒砌而成的城墙之上,石头被粉碎、木头被轰断,就连那士兵也未曾躲开,被整个轰成肉糜,总之所有的东西全都被摧毁了。

    受到这一轮进攻,那鞑子抵抗力量顿时削减一大半。

    借此机会,数百艘小舟立刻在十艘海鹘守护之下,掠开湖水直接冲到河岸边上,手持盾牌、架起虎蹲炮开始稳定阵地,而下一轮进攻就会如同那尖锐利刃一样,直接扎在了榆社城腰腹之处,切开了皮肤、割断了肌肉,并且将那内脏露出来,任由着鲜血流出来,渐渐地直到彻底地失去抵抗能力。

    “元帅,我们该怎么办?”

    面色紧张,一行人围在赫和尚拔都身边,面色紧张看着他。

    城门之外,那赤凤军正在猛烈攻击榆社城,然而他们却心神不定,并无丝毫的战斗心思,毕竟自己最为重要的元帅正处于重伤状态,而那妙善更非军中人士,出身少林的他是否愿意在这危机时候出手相救,还尤未可知呢。

    更重要的是,之前妙善之所以能够压制萧凤,全是因为有赫和尚拔都还有妙兴帮助,若是没了这两人,就凭他的九天净水,根本就不是萧凤对手。

    叹声气,赫和尚拔都无奈道:“撤退吧!”

    他和萧凤虽然同样属于地仙一流的人物,但是之所以能够修到如此境界,全是拜长生天所赐,若是战争争锋、互相争斗,算得上是一门及其了得的神通,但若是想要治疗伤口,恢复战斗力,却是力有未逮,远远不及萧凤的清净琉璃焰厉害。

    正是因此,所以萧凤才能够只在短时间内就痊愈起来,并且再次屹立于战场之上。

    但是赫和尚拔都却不得不退居二线、潜修养伤,不然的话就会被那长生天所反噬,以致神散魂消、立毙当场。

    列位士兵一起问道:“撤退?”

    “没错,撤退。”点点头,赫和尚拔都满是懊恼,脸上亦是布满疲倦:“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已经很难阻止那女子行动了。既然如此,为了确保儿郎们安全,此时此刻就应该撤退,以免遭受严重的损失。各位,你们知道了吗?”

    统辖两万兵马,他本以为可以在沁州城一战定胜负,进而长驱直入彻底覆灭潞州城。

    谁料到他们先是在军阵对决时候,那素来为之骄傲的重骑兵方针被对方的长枪阵给硬生生挫败锋芒,随后更被那莫名其妙的虎蹲炮给打了个昏头昏脑,之后想要反击没想到却遭逢大雨,令整个攻势不得不消停下来,直到暴雨过去。

    自六月开战直到如今十月以来,他和赤凤军已然纠缠了四个多月,而在今时今日这大本营更被那赤凤军仅仅以六千兵马就给强攻了。

    没办法,那赤凤军一则有虎蹲炮襄助,野战时候寻常士兵根本无法抵抗;二则有萧凤坐镇,在她那威力无穷的清净琉璃焰的护庇之下,赤凤军战士可以说近乎于不死之躯,寻常小伤直接无视,完全做到了悍不畏死。

    面对如此劲敌,他们没曾崩溃,已经算是精锐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