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章主力出目标榆社,对未来历史无常
    “你就是宇文威?”

    重新归入营帐之中,萧凤有些惊讶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身躯精瘦无比,却让她想起了昔日里曾经传授自己《万象文集》的孙应时,虽是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衣衫,却自其中透着一股儒雅来。大概是因为经历风尘的原因,他那张脸显得有些黝黑,皮肤也是失去了年少时候的光泽,正似腊肉一样贴在脸上,道道皱纹正似山壑一样,透着一股饱受风霜的沧桑。

    “正是我!”

    只是稍稍点头,宇文威张口回道。

    萧凤眉头微皱,又是问道:“之前就是你让萧月过来的吗?”

    “没错。毕竟萧月其身体异状,身为其师傅的你应当明白。只可惜剑心虽锐,却不免伤人伤己,以至于战斗时候也是束手束脚。如今重回萧统领身边,自然是她展现神威的时候。”以宇文威的眼光,自然早已经瞧出萧月的状况。

    而且他在跟着萧月重返潞州城的时候,也经常旁敲侧击了解几个人的性情,对两人关系早已经是了若指掌。

    萧凤嗯了一声,不咸不淡的应道:“那之前就多谢阁下相助了。”

    “而且既然萧统领如今已经回来,想必对方就算是侥幸逃命,只怕也是伤筋动骨吧。”嘴角一翘,宇文威撇过了在场的众人,然后顿了顿方才说道:“即是如此,那么接下来应该就是攻击榆社城了吧。毕竟我们都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若是就此回归,想必萧统领第一个就不答应。”

    “没错!如今时候,那赫和尚拔都为我所重创,短时间内难以复原。即是如此,那趁着这个机会直接灭掉对方,自然是上上之策。不然的话,战争持续下去,我们赤凤军迟早会被拖垮的。”

    点点头,萧凤抬起头,目光越过浊漳河落在远处的榆社城。

    于那连绵山峰环绕着的一方盆地,此刻正被涨起来的浊漳河环绕起来,而那些士兵也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正在匆匆忙忙奔向自己的地方,准备抵抗来自赤凤军的侵袭。

    “很好。很好。”

    连连点头,宇文威忽的笑了起来,转而问道:“只是萧统领,你这是带着他们赴死吗?”

    “你什么意思?”目光立时锐利起来,旁边的李常忍不住走了出来。

    他虽知对方乃是一个垂垂老者,之前更是一声吩咐,就令萧月及时出现救下众人,但是如今见到此人如此嚣张,不免感觉心中火大。

    萧凤立时开口:“李常。你且退下。”

    李常虽是想要反驳,但是看到萧凤那充满威压的眼神之后只得退下,为两人留下了一片约有三丈有余的空地,旁边绝无任何一人,好方便两人对话的内容不被别人知晓,而他们只在外面守护,防止有人窥探这里。

    等到士兵安稳之后,萧凤目光落在宇文威身上,问道:“既然如此,那你有什么见解?”

    “见解不敢。”宇文威满是信心,张口说道:“不过以我来看,萧统领此番战斗纵然能够击败对方,但是未免太过猖狂。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之前夺去潞州城、剿灭李守贤也算是有些能力,但是毕竟只限于一州之内、兵力合计不过万,对蒙古来说不过是癣疥之疾,不值一哂。但是你若是击败了赫和尚拔都呢?”

    “会怎么样?”

    若有所思,萧凤隐隐间感觉眉间跳动,很显然是想起了不好的事情来。

    “一位算得上是帝国砥柱的肱骨之臣,两万也算得上是精锐的士兵。若是他们被阁下灭了,那么在世人眼中,你觉得你会得到什么样的名声?名扬四海?还是众人鄙夷?不管是哪一个名声,你都应该知道你的存在,注定会被某些人看见,不管你如何拼命地隐藏,都无法避开。”低沉着声音,宇文威缓慢地说着。

    嗤之以鼻,萧凤微昂起头,话语之中透着自信:“你以为我会怕?”

    “以阁下骁勇,自然不会。不过他们可就未必了。”

    越过萧凤,宇文威却看向了正立在萧凤身后的众人,那是跟随萧凤来到这里的赤凤军。

    除却了狙击仲威率领的四千先锋军的一千兵力外,其余的六千兵力全都跟着她来到这里,准备悍然攻打这榆社城,将这死死钉在赤凤军死穴之上的钉子给拔掉。此时此刻,他们全都是斗志高昂、意气风发来到这里,就等着一声令下,度过浊漳河彻底灭掉对方。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低沉着声音,萧凤再次警告道。

    且看着这人,她突然感觉对方那漆黑发亮的眼睛是如此惹人厌,完全地看破心思的尖锐,当真是让人异常的不爽。

    宇文威摇摇头,旋即笑了起来:“只是想要问问萧统领,对于之后的事情,你究竟有没有仔细的想过。不然的话,为何每一次都会沦落到这般样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般样子?”

    怔了怔,萧凤不免感觉心情稍微有些动摇,但是且看着远处正在聚集起来的士兵。他们并不知晓两人的对话,毕竟萧凤和宇文威在对话时候刻意的压低声音,除却了她当即摇了摇头摒弃了脑中念头,说道:“但是你应当知道,我若是不将对方彻底灭掉,那我治下军民就难以安歇,迟早会被对方耗死,这一点想必你也明白。”

    “我自然知晓。若非那蒙古大军被我朝兵力给拖住,否则的话你是断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起兵造反的。”

    点点头,宇文威张口回道:“但是你也更应该明白,若是击败赫和尚拔都之后,你还有你麾下的赤凤军就会名扬天下。到时候那窝阔台为了避免其在汉地的统治彻底崩溃,定然会聚集数十万大军一并围剿,而且就在这一两年之内,好将你所造成的影响丫知道极限。那家伙虽然暴戾、好色,更是嗜酒,但是若是就连这点都无法看出,那就断然无法成为大汗。”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肩膀顿时沉重,萧凤立刻意识到击败赫和尚拔都只是一个开始,而在之后的两三年之内,她的赤凤军就将面临着最严苛的考验。

    若说眼下乃是万物凋敝、秋风萧索的秋天,那么即将展开的,就是寒风刺骨、万物俱寂的冬天了。

    感觉到心中沉重,萧凤不免在心中无奈想着:“这就是历史的车轮吗?无论你有多么的强大,在其面前都是如此的脆弱,不得不去选择那惟一的道路。”抬起头,她看着那依旧湛蓝无比的天空,不免有些怅惘:“但是,我们的道路究竟在哪里?”

    然而澄净天空,并未给出任何回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