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九章起异心目标汗位,山洪出攻势被阻
    群峰林立,万里莽原。

    于山川之中,一只军队正行走于山谷之中,个个都是带甲持兵,为首之人正是那自山崖之处离开的赫和尚长子仲威。此刻的他一脸笑意,显然是对自己的父亲充满信心,胯下亦是骑着黑色战马,而那一身媚态的古兰纳那陪伴左右,身后士兵持枪而立,当真是威风凛凛。

    一对蓝眸撇过仲威,古兰纳那脸上带着畏惧,张口问道:“少帅。我们真的要去进攻对方的本部吗?”直到此刻,她尚未从当初萧凤一击灭掉两人的威风之中挣脱,所以一听见身边这个男子执意进攻,就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没错。那妖女日前已经被父亲牵制住,想必也活不了多长时间。既然如此,对方本部无人镇压,定然会空虚无比。而在这个时候我等只需要趁机对方军心未定时候直接冲锋,定然能够打得对方措手不及。”信心满满,仲威已然是心潮澎拜,且看着远处山脉,胸中自有豪气充盈,旋即就将身边妖刀拔出。

    “列位军士。那妖女目前已然被我父亲并及两位释门大能围住,不日之后就会被诛灭。其麾下****更是妖言惑众,仗之火器而乱天下,更以刀兵杀我父兄、灭我孩儿,其罪行当真是罄竹难书。而今时候正是灭亡时候,诸军与我一起出击,杀入武乡县,灭了那群****。”

    话音飘荡,早已经惊动一群鸟雀,它们挥动翅膀纷纷飞舞窜入空中,显然是被这冲煞之气给惊住了。

    一行士兵亦是连连高呼:“杀入武乡县,灭了那群****!”

    声势高昂,越发让人血脉膨胀,就要这样直接攻破武乡县,将赤凤军全数剿灭。

    然而在军列之后,却并非所有人都是一样为之激动。

    位于军队后方,忽睹都听见这些话儿不免有些生气,嘴中阴阳怪气的嘀咕道:“那家伙还真的拿着鸡毛当令箭,居然安排我作为督粮官?这是不拿我当一回事吗?”对仲威心怀怨怒,显然他在这些日子里面过的也不算多么好。

    “莫要生气,殿下。”张弘范张口劝道:“这督粮官职责重大,乃是军中之重,绝不可出现任何差池。元帅安排你作为督粮官,定然有他的用意。”直到此时,他依旧陪在这所谓的二皇子殿下身边,如此行径也算是忠心耿耿了。

    冷哼一声,忽睹都依旧难以忍住心中恼怒,骂道:“你这厮倒是会说好话。”虽是对此不悦,不过他却不敢当真斥责,毕竟现在还跟在自己后面的,也就只有这人罢了。

    若是就连张弘范都离开,他可就是一个帮手都没有了。

    “殿下,我等如今不过是寄人篱下,若是不委曲求全,如何能有日后飞黄腾达时候?”张弘范劝道:“正所谓玉不琢不成器。只消此番劫难过去,殿下定然会有登顶九五之尊时候。”

    “这是自然。毕竟我可是天可汗的后裔。而那窝阔台荒淫暴戾,早已经让众位英杰厌倦不已。而在继承大汗之后,居然罔顾我蒙古骑射本事,整日聚于宫殿之内,饮酒作乐沉迷女色。此辈之人,岂能为我黄金家族之汗?”满是骄傲,忽睹都自然挺胸起来,张口说道:“只消那些人愿意在库里勒台推举我为大汗,日后定然会让你也一并享受那些荣华富贵。”话语之中,俨然是丝毫不曾掩饰自己的恶欲。

    “那属下再次现行恭贺殿下荣登大宝了。”

    张弘范连忙肃立起来,对着忽睹都恭敬敬礼了起来。

    就算此人此刻如何的落魄,但是在那雄壮的躯体之内,所流淌的毕竟是黄金家族的血脉。昔日里那吕不韦尚且能够于乡野之中物色子楚,并且借此此人力量成为秦国一相、位极人臣,那么他未必就没有登顶巅峰时候,所谓的“奇货可居”可不仅仅局限于春秋战国时候。

    见到张弘范如此尊崇,忽睹都这才感觉胸中舒畅多了,正欲说什么的时候,他却起了一些疑惑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这听起来怎么好像是水声?”

    张弘范神色困惑,抬起头望了一下天空,晴空万里、一洗无尘,那里有什么雨水可下,胸中疑惑更甚问道:“但是此刻尚未下雨,如何会有这般声音。莫非只是错觉?”

    “难道当真是错觉?”

    忽睹都亦是满是疑惑,旋即四下瞥了一下,顿时惊住。

    于眼帘之中,不远处的峡谷之中,万千洪水自其中汹涌而出,铺天盖地全数朝着这边冲来。

    “怎么可能?明明是晴天,为何此地还有暴雨产生?”心中惊惧,忽睹都连忙站起身来,整个人就似被直接丢在他出生的漠北平原之上,通体冰凉冰凉的。

    天朗气清、山洪肆掠。

    这般场景,委实超过了他所能想象的极限了。

    没办法,在一般人的眼中,大概这山洪暴发事情只会发生在暴雨之中,在大晴天的时候是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的。更何况鞑子军中多数乃是漠北之人,生活于草原之上的他们实在是没有见识过山洪的危险,所以并未相关的经验,看到这漫天洪水,整个人都彻底懵了,根本就没有人意识到,居然还可以摧毁堰塞湖,从而人为的制造出洪水消灭对方。

    就这么一会儿,那自山川之中涌出的洪水已然漫过草地,拍起的水花之中将其整个吞入其中,溅起的石头直接砸在头颅之上,潮湿的水分顺着铠甲浸透衣衫,令人感觉身体粘湿粘湿的,相当的不舒服。然而那洪水还在蔓延,须臾之间整个水势就涨了起来,深及腰部让人倍感行动困难。

    此时正值十月,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

    河水冰凉,若是被浸透之后,少不得感冒发烧、浑身无力,以至于分毫战斗力都没有。

    被这洪水一扰,整个军队就似那被人浇了热水的蚂蚁窝一样,瞬间就乱了。

    位于军队前方,仲威也是注意到这山洪存在,当下喝令道:“全军,不得慌乱。全部朝着旁边的山坡走去。”

    他们所在的地方乃是这山路的低浅之处,正是因此所以全军才会被这洪水彻底淹没,以至于全部人都被那冷水浸透身体,若是不及时安置妥当,全军都得了风寒那可就了不得了。

    幸亏这水势较小,倒是未曾造成多大的损失。

    然而正在此时,自山坡之上冒出一支队伍,赤旗直插云霄,火光阵阵、炮声隆隆,前方正要靠上去的数十人顿时被那弹丸砸的粉碎。

    这般场景,顿时将仲威惊起,他看着那山坡之上林林总总大约有一千多人的军队,不免惊讶了起来:“该死的,难道这才是对方的目的吗?以洪水助阵,彻底剿灭我们。那妖女即使是死了也是阴魂不散,居然早就路途之中安排了截击手段!”

    随后,他就拍马而上,指挥身边军队一涌而上,欲要将其歼灭。

    手中握着四千兵马,他自有足够信心彻底灭掉眼前军队,即使对方有着虎蹲炮这等利器助阵,毕竟虎蹲炮储备有限,仅有的一千兵马是断然无法和四千兵马对抗的,一旦虎蹲炮用光了那就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