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八章天剑出群雄皆退,掳二人锋芒毕露
    寂寥无声,安静无比。

    周围环境,并无半分变化,好似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

    但是不远处,赫和尚拔都却只觉手中一松,他那刚刚重新锻造而成的妖神弓整个崩碎,身上所穿的那一件足可抵抗低阶武者一击的盔甲整个裂开,于胸口之处更是出现处一道裂痕,“噗嗤”一声裂痕整个裂开,无数的鲜血自伤痕之中涌出,宛如喷泉。

    “怎么可能,我居然被一个蝼蚁给打成这样?”

    犹自带着不可置信,赫和尚拔都望着那正催动长剑的萧月。

    之前他见这女子不过是丹鼎境强者,她所射出的那些剑气虽然也算锐利,但是也决计破不开自己的护体玄罡,故此稍微有些放松,然而转瞬间自己居然就被这女子硬生生切开玄罡,甚至在身体之上留下如此惨重的伤势?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远处,妙善亦是惊讶不已,为自己头顶之上那悬着的玉瓶被击碎而感觉恐惧,目光一转便见到于萧月脸上,一道道裂纹渐渐升起,好似陶瓷之上的裂纹一样,只需要被外力一推,就会瞬间崩溃。

    而在其身体之上,一道道烈焰不断地自那裂痕之中喷出,赤如烟霞、形若琉璃,不是清净琉璃焰又是什么?

    很明显,此刻萧凤正在全力以赴以自己的神通清净琉璃焰全力治愈,阻止那奇怪力量爆发出来,以免萧月就此烟消玉殒。

    正当此刻,那长剑再次挥动,其目标正是妙善。

    然而这时,一个佛掌转而现身,双手一合将这剑光挡住,依旧是一脸悲苦的妙兴,张口说道:“师弟,你且带着元帅快些离开这里,不然的话我等都会被那利剑给杀死。”

    “师兄!我若离开,那你怎么办?”怔了怔,妙善低声向询问道。

    “生死为空、世事轮回。”双目合拢,妙兴平静无比,又道:“即是一死,又有何妨?”说罢,他却是张开眼睛遥遥望了一下天空,湛蓝天空一洗无尘,唯有面对这广阔无垠的天空时候,他方能找寻片刻的宁静。

    不远处,那长剑陡然落下。

    妙兴亦是口做佛号,于其身后万道佛光飚射而出,全数凝聚与身体之外,化作一尊佛陀模样。这佛陀刚一现身,当即将那长剑抵住,令其分毫靠近不能,当真是玄异无穷。然而在长剑数次忻砍之下,其身躯却渐渐开始虚化起来,显然也是支撑不了太长世间。

    “师兄,多保重了。”

    颇为懊恼看了远处两位女子,妙善一转身立刻将那晕死倒地的赫和尚拔都抄起,旋即纵身离开,脑中却是浮想联翩:“这女子,难道已经开始度意劫,坐生死关了吗?”此刻,他倒是想起了自己当初度意劫时候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正在外面苦修,因为见到一处城镇为妖邪所害,所以才仗义执言挺身而出,不仅仅耗尽全身功力将那些中了毒素的庄客救下来,更是首次动了嗔怒杀了那罪魁祸首。

    而在那个时候,他正是得了师尊帮助,故此顺利度过意劫。

    毕竟意劫向来艰难,能够顺利度过的人向来都是百不存一,故此被称之为生死关。而依着每一位武者修行功法、人生经历不同,其需要经历的意劫具有不同,正是因此所以度过的生死关也各有不同,其他人的经验只能作为参考,却不能直接当做经验。

    而如同萧凤、妙善这样人物,其神通大多于身体多有增益的,自然顺畅得多,故此当日萧凤只需要坚定信念、心思通透,便可以立刻突破境界,成就地仙一流的人物。

    但是如同萧月这样更多的注重战斗方面的武者,却困难得多,稍有不慎便会反噬自身。

    否则的话,萧月为何只有在萧凤帮助之下才催动剑心呢?

    全因为她无法拿捏剑心的威力,为了避免伤到自己,故此才逡巡许久,不敢作突破之举。

    “好家伙,居然逃了?”

    看着远远掠起的两人,萧月心切之下,当即就要纵身追去,将几人一柄砍掉。只是听见萧凤低声劝道:“莫要激动,小心敌人的诡计。”,她才放下追逐心思。

    在经历了数个月游历之后,萧月已经晓得了很多的事情,不再像以前那样冲动了。

    只是当看到妙兴时候,她不免生出几分恼怒起来,之前若非自己及时赶来,只怕这一次就是天人永隔了。心中自然对妙善存有愤恨,萧月心念一动那长剑陡然见拔长,化作一柄足有十丈长的利剑,凌空一刺当即将那佛像整个打碎,道道佛光全都粉碎,化作万千光华飞射而出,朝着天空整个散去,而在妙兴身上现出一道血丝,整个人一软旋即盘坐在地上,一身气息几近于无。

    望着整个场景,萧凤不免生出一丝沧桑,暗想:“终于结束了吗?”

    在这片曾经经历过好几位地仙一流的人物战斗之后,整个山崖早已经是崩碎不堪,地上留有一道道足有丈余宽的深坑,这是那赫和尚拔都以妖神弓所造成的。而这本是贫瘠的山崖顶上,却有一片青草浮现,其中有万千水雾悬于其上,于中央之处正有那妙兴盘腿端坐其中,很显然也是此人无意识所为。

    而在不远处,却有一道深不见底,边缘锐利的裂痕,笔直无比浑似被画出来的一样。

    这乃是萧月那唤出长剑所导致的,毕竟是锐利无锋的剑心所为,做到这点并不困难。而在两人的旁边,则是浮现出一粒粒火红的颗粒,让整个空气像是被火焰点燃了一下,蒙上了一层红雾一样。

    这些是萧凤放出去的清净琉璃焰,如今时候正在被她重新纳入体内。

    而这些清净琉璃焰在重新化作萧凤体内之后,她那本是苍白无比的脸色也渐渐恢复健康,原先是酸软无比的身躯也开始恢复精力。

    只是一个呼吸,萧凤又重新恢复原本的巅峰状况。

    真元有限、神通无垠。

    那真元再被催动发射出去之后,便会随着距离还有时间而消散,但是这神通却收放自如,除非是主人因为意外而身陨,又或者是被对方以同样的神通硬生生击溃,否则的话断然没有消逝的可能。

    正在这时,萧月终于忍不住,身子一软顿时跌倒,随后便被萧凤拦腰抱起。

    “这次倒是多亏了你,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才能度过此次劫难。”凝望着那布满苦楚的冷清脸蛋,萧凤不免有些痴迷,扶住萧月的手转而摁在她的背后,自掌心之中,一道道火红光芒全数灌入萧月体内,开始全力以赴为其治愈身体伤势。

    为了催动剑心,萧月这一次可是着实受了不少苦楚。

    “多谢主公相救,只是我们这次未曾料到敌人行动,竟然成为诱饵令主公险些身陷囹圄。此番罪过,实在是罪大恶极,还请主公责罚。”不远处,李常赶紧一步走到萧凤身边,他单膝跪地、一脸懊恼,眼中更是泛起点滴泪水,打在地面之上。

    更在其后,一行幸存下来的二十多人亦是一样单膝跪下,向着萧凤道歉起来。

    “尔等不必谢罪。”

    挥挥手,萧凤当即用念力止住众人,目光之中透着沉着,且看着众人说道:“这一次我也有过错,若非我信心过甚,未曾料到对方暗设险境,否则如何会沦落到这般处境。而且敌军首领如今已经被萧月重创,正是袭击时候。你等立刻回去,安排攻击事宜。我已经命令薛冷、铁辛还有中华教常务委员会众人做好准备,就等着一举灭掉对方。列位,莫要忘了我们的目的!”说到后面,她当即朗声喝道,更是让这众人心血澎湃,高声应道。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

    想起最初的目的,一行人当即怒焰冲天,重新恢复精神起来。

    他们之所以跑到这里来,其目的不就是为了将那威胁到家园的鞑子灭掉吗?而在如今时候,对方负责整个军队的首脑生死不明,这般状况完全等同于群龙无首,若是他们在这个时候攻击,纵然无法击溃对方,但是令对方遭受致命性重创却还是有可能的。

    “而且经过之前战斗,只怕这堰塞湖也支撑不了多久,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

    想到这里,萧凤又见这出石堆之上,有无数湖水自那裂缝之中流出,点点滴滴汇聚于浅坑之中,形成了一个小水洼,隐隐之间更是听见于石堆之中有流水之声响起。

    很显然,因为之前他们三人的战斗,这石堆崩溃的速度又一次提升了。

    于是,一行人立刻就开始忙碌起来了,将那些死去的同伴的尸体重新捡起,准备带回去安葬下来。

    他们可不是那蒙元鞑子,会做出将并肩战斗的同伴丢弃下来的行为。

    “主公,这两人怎么办?”

    很快地,就有人注意到那郭城和妙兴,于是赵志就指挥手下将这两人带来,想要询问萧凤的意见。

    萧凤只将神念一扫,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有趣的笑容来,说道:“没想到他们还没死?”

    “没死?那不如现在就将他们给……”

    眼中闪过一丝杀气,赵志当即将身上携带匕首拔出,欲要在这两人身上补上一刀。

    不管这两人身世背景如何厉害,曾经时候实力如何强大,如今时候他们都是笼中之鸟,而且之前更是和赤凤军多次结怨,没有直接丢入山崖之中已经算是仁慈了。

    “不了。我有更好的主意。”

    但是萧凤却摇了摇头,于指尖之处冒出数点光火纳入两人身体之内。

    受了这清净琉璃焰的影响,郭城那还在流血的硕大伤口立刻痊愈,而本来毫无气息的妙兴也是重新恢复气息,很显然若非萧凤相救,他们两人只怕当真会就这样死在这里。

    望着那胸膛微微鼓动的妙兴身体,萧凤更是透着一丝探寻,低声说道:“而且你这家伙实力提升如此迅速,当真可疑。以本非地仙境界所应该具备的身躯,却能够施展出地仙一流的实力,果然你这厮背后,还藏着一个大家伙。”

    要知道,在她那敏锐的感应之下,早已经瞧出这妙兴体内的状况。

    经脉紊乱、气息混乱,尤其是那丹田之处,更是犹如狂风暴雨一样,毫无半分安宁迹象。

    很显然,以妙兴这般样子,根本就不应该是地仙所具备的那“天人相化,浑然如一”的体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