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七章枝杈生变化再起,剑心动万物绝灭
    “砰”的一声,萧凤终究还是支撑不住,身子一晃跌倒在地。

    勉强将腿弯曲,她努力地想要重新站起来,然而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让这甚是沉重的身躯重新站起,本是束缚在脑后的长发也散落下来,遮住了面部,越发的让人感觉她的悲戚。

    挣扎片刻见无法站起来,萧凤只好半跪在地上!

    不远处,那瞧见萧凤倒下的白麟立刻四蹄攒动调转方向,欲要赶来挡住萧凤。

    只是它距离萧凤太过遥远,起码也有百来丈之遥,若要快速赶来着实没有可能的。

    “说实在的,我一直都很惊讶。为何你这样一位女子,居然也敢做这些事情?要知道其他人可是全都臣服在我蒙古铁蹄之下,无论是那些所谓的世家大族,还是那些名门正派。但是唯有你,敢于直接反抗我们的统治!”得意洋洋,赫和尚拔都看着眼前的这位少女,忽然间感到有些疑惑。

    这个疑惑自他看到萧凤时候,就一直存在于心中。

    如今终于见到这位女子时候,他当即就想要询问。

    询问萧凤,为何明知道他们蒙古的可怕,却依旧执意要做次反抗之举?

    不远处,妙善劝道:“元帅,该动手了。”

    慈悲目光扫过萧凤,他却没有任何劝阻之意,毕竟似这妖孽最好还是去死,不然的话那他们还做什么?

    “我知道了!”

    点点头,赫和尚拔都就拉开手中妖神弓,想要将萧凤射杀在这。

    “贼鞑子,莫伤我师尊性命!”

    正当时,万千剑光凌空射出,当即将那射来利箭全数绞碎,一个身影直接从悬崖之处跃出,仗剑朝着几人刺去。青衣赤剑、俏脸带寒,不是多日不见的萧月,又是何人?

    而她依着宇文威的指示来到这里之后,瞧见这三人打算击杀萧凤,当然是忍不住心中怒意,挺身而出。

    赫和尚拔都虽觉惊讶,然而转眼间不免带着不屑,笑道:“螳臂当车、不堪一击。”手中妖神弓绿芒再现,一支碧绿无比的箭矢又一次现于长弓之上,随后他猛地一拉就将这箭矢凌空射出。

    萧月诧异,当即催动真元,射出数道剑芒,欲要将这箭矢斩断。

    但是这碧绿箭矢却似那镔铁打制、玉石锻成,分毫不曾被那剑芒所坏,当空中虚晃一下,立刻分为三支箭矢,一支朝着萧月、一直对准萧凤,最后一支却瞄准不远处朝着这里本来的白麟。

    三箭齐发,就要将几人全部灭杀在这。

    萧月急切之下,连连催动剑芒,然而她无论如何动作,都无法将这箭矢挡住,只能眼睁睁的盯着箭矢靠近。

    没办法,她实力着实太差,根本就无法对抗眼前这几人。

    “看样子,是时候结束了。”

    眼珠子自两人掠过,妙善重新盯着眼前几人,于他身后那花篮之中立刻涌出数滴水珠,晶莹剔透宛如水晶朝着不远处朝着这边冲来的李常、赵志等人射去。

    只需要将萧凤、萧月击杀在这,并且灭掉眼前这些人,那么赤凤军就等同于被毁灭了。

    至于那蜷缩在潞州城之中的萧星等人,根本就不足为虑,到时候只需要大军一到,再没有了赤凤军的支撑下,他们也会被彻底覆灭。

    这一点,任谁都能够明白过来。

    “是萧月吗?”

    耳朵微动,萧凤微微抬起头,被血模糊的眼睛依稀之中可以看出一个朦胧的身影。

    “是徒儿,只是让师尊您……。”

    萧月看见萧凤这般模样,双目之中止不住泪水,身似高山一样傲然屹立于身前,分毫不曾退却。

    往常时候她眼中的师尊总是那般的端庄、仁慈,于日常之中对自己更是照顾有佳,不曾有任何埋怨,然而如今时候萧凤的样子却实在是太过悲惨,一身的戎装早就破碎不堪,便是那白皙肌肤亦是沾染灰尘,本是高高在上的庄重亦是透着一股狼狈。

    自己最敬重的人被如此欺辱,她心中已然是怒火极盛,只想要将几人全数杀了。

    然而这时的她却实在是太弱太弱,便是那赫和尚拔都随手一击都无法抵抗,又如何能够对抗三人连番攻击?

    “没事。只要你回来了,那就一切都好。”

    听到熟悉的声音,萧凤声音立时放缓下来,左手忽的猛地抬起,却将一柄奇异武器对准赫和尚拔都。

    这武器奇形怪状,尾部乃是以檀木支撑的把守,而前段则是一个黑漆漆的枪膛,枪膛后面则是装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金属轮子,轮子里面藏着六枚弹丸,很明显这个东西和之前参谋部所使用的火铳同样属于火器,只是一个注重于远程设计、一个注重于近程防御罢了。

    “砰砰砰……”

    连串的响声起来,六发子弹凌空射出。

    这子弹并非寻常子弹,乃是赤凤军军中铁匠利用仅存的一些珍惜矿石还有玄铁打造而成。当日里,萧星那铁琴损毁之后,其中的玄铁就被炼出,因为分量并不足以只造成兵刃,所以就混入子弹之中,成为了萧凤手中的这柄左轮手枪。

    如今时候,萧凤早已经将自己那霸道无比的清净琉璃焰灌入其中,令其通体赤红宛如水晶,当空中一路上划破空气,凌空中将那正在空中的三支幽绿箭矢整个击碎,旋即无远弗届,直接跨越数十丈距离来到三人面前,三枚子弹浑然不管他们身上自动生成的光辉,直接撞在上面。

    “轰”的一声,一团浓烈火焰陡然冒出。

    三人具是神魂一震,后退数步。

    被这弹丸一击,妙善亦是心神一动,看着那当空中散去的水珠,当即回道:“看样子,若想要顺利降服你们,是没有这么简单得了。”掉转头,他却将那参谋部几人忽略,一脸警惕看着萧凤。

    在濒死时候还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这女子身为赤凤军首领,果然有些本事!

    “你这厮,果然惯会使诈。明明都快要失败了,居然还暗藏杀机。看样子,今日里我是决计不能让你活着离开。”

    身躯之上一块铠甲已然被整个轰碎,上面一团漆黑,自缝隙之中可以看见内里已然冒出鲜血。赫和尚拔都也未曾料到此节,一脸狰狞看着萧凤,说话之中明显含着煞气。

    “师尊。您?”

    萧月看见如此情景,心中立刻为自己师尊恢复过来而欣喜,然而扫过远处几人时候,却带着愁怨。

    而在她的身边,那本该是躺在地面上的萧凤却早已经起来,一手摁在萧月身后,然后说道:“莫要多想。正如我们曾经做的那样,全力以赴催动剑心。”

    “剑心?我知道了!”

    一开始萧月尚且对萧凤动作感觉困惑,然而听到师尊之话之后,当即了悟想起当初她们两人合力击碎山石场景。于是她立刻就闭上眼睛,默默感受那一粒被封入丹田之中的剑心。

    自当日这剑心被萧凤以清净琉璃焰封入丹田之后,萧月就没曾触及到这剑心,以免其伤到自己。

    就连当日和黄河五鬼对阵,于寿宴之上一招杀死严实,甚至是之后和王权战斗,她都不敢擅自动用这剑心。

    原因没有别的,全是因为这剑心太过霸道,一旦催动之后其攻击力固然是大幅度上升,但是也会立刻开始伤及自身,纵然是将对方打到之后,她那并不算是多么坚硬的身躯也会彻底奔溃,半点战斗力都没有。

    伤敌一千,自损三千。

    这才是萧月为何始终不敢催动剑心的真正原因!

    但是如今见到自己师尊被对方打成这般样子,萧月心中已然是怒火冲天,又听自己师尊吩咐,当即不顾一切,全力以赴感应剑心。

    于是,自萧月身躯之内,万千剑气全被那剑心摄动,“铿锵”之声连连响起,正似那出鞘利剑一样全数从其体内射出,当空之中顿时凝成万千剑芒,每一道剑芒都像是一柄利剑,而这些利剑正似那刀山剑狱一样,层层叠叠全数堆叠在两人旁边,傲然剑光自那剑芒之中射出,像是要将整个天空都彻底割裂!

    赫和尚拔都狞笑起来:“区区一介蝼蚁,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在他眼中,浑然无视眼前这些剑芒,手中的妖神弓幽光大冒,就要再一次凝聚出足够力量,将两人彻底斩杀。

    “我佛慈悲,然世人不识佛陀之名。故此我等唯有以金刚手段,方能令世人知晓我佛手段。”低声唱着佛号,妙善亦是双手合十,悬于天空之中那花篮当空一转,却变作一尊净瓶模样,万千水汽全数纳入其中,令其内里充盈着无数的光辉,显然是已经将全部力量催动起来。

    而在他身侧,妙兴亦是露出悲苦,低声回道:“佛尊曾说:众生疾苦,万物平等。然而我以慧眼遍观众生,却始终未曾悟通。如来如来,既然如此,那我何时才能净心明性,得见如来?”

    于其背后,那法相越发浓郁,转眼间却化作一尊如来法相,双手合十、光辉漫天,于其周围梵唱不断、更有奇花异草当空绽放开来,当真是玄奇奥妙,自有无穷魅力。

    但是萧月却置若罔闻,心念一动那万千剑芒立刻汇聚一起,转眼间化作一柄锐意无匹的长剑。

    睁开眼,她那清冷目光盯住几人,口中喝道:“生死无踪,万物绝灭。斩!”长剑应声而动,立时朝着几人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