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四章问情况萧月念情,处下风威风不坠
    “能不能告诉我,你那师尊究竟是什么人物?居然让你如此挂念?”

    行于山路之上,宇文威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的萧月。

    自荆棘岭一战之后,已然过去了十数日。在将贾涉安葬下来之后,他们就一边藏匿身形躲避敌人的搜索,一边疗伤朝着潞州赶来。正是因此宇文威反而对一手创建赤凤军,并且在这中原垓心之处打下一片区域的萧凤甚是感兴趣。

    毕竟这般事情就连那男子都颇为困难,以女子置身登顶权力巅峰,他宇文威当真是难以想象那女子究竟是何等风采。

    “她是我的恩人!在我十岁那年,她救了我的命!”

    遥遥望着远方,萧月神色怔怔的,显然是正在思念萧凤。大概是因为近乡亲怯的原因,只需要半天就能够抵抗潞州的她,此刻显得甚是踟蹰,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做什么事情。

    “仅仅是恩人?我可不觉得你仅仅将她当做恩人。”若有所思,宇文威问道。

    紧抿着嘴唇,萧凤顿觉有些羞涩,旋即却是坚毅无比的发誓了起来:“没错。我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包括这条生命。”目光之中光彩流露,那是她对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思念,更是对她最为真挚的情感,不管对方日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她毅然决定自己会永远跟随。

    “看起来,你的那位恩人倒也算是一位妙人啊!”

    浅浅一笑,宇文威旋即收敛神色,望着远处苍茫山势,忽的笑道:“但是你也应该知晓,此刻她正陷于重重危机之中,尤其是现在正和蒙古鞑子在武乡县之处厮杀,其中战况如何不用我说,想必你也会明白。既然如此,那你打算如何?”

    “当然是立刻回去,襄助师尊了。”

    紧握手中赤心剑,萧月立刻回道。

    若非她整日奔波,目前已然真元衰竭,无法继续行动,只怕这个时候就已经迈开步伐朝着远处奔去,想要尽快的和那熟悉的人儿相见。

    点点头,宇文威这个时候却将手指指了一下远处的一座山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明天的道路就朝着那边走去吧。”

    “那边?但是那边不是通往潞州的路径!”萧月顿时惊讶起来,问道。

    微微颌首,宇文威说道:“没错!但是你相信这条路可以让你更快地见到你的师尊,这一点你相信吗?”

    “这可能吗?”

    见到自己心思被人窥见,萧月双颊立刻浮现出几分红晕来。她虽然实力强大、心思通透,但是毕竟经验浅薄,若是和宇文威这般老狐狸对抗,当然会被很快地窥见其心中所想。

    “当然,只需要你按照我的指示就可以了。”将一只枯木丢入火篝之中,宇文威满怀信心的说道。

    不远处,那外出打猎的曾生回来了,他手上拿着几只兔子还有山鸡,几人将其开膛破肚、清洗干净之后就放在火堆纸上烤熟,吃饱喝足之后就各自寻找了一个地方歇息,毕竟明天还要赶路,若是没有充足的休息可就不好了。

    …………

    避开铺面抓来的佛掌,萧凤扫过了旁边的山崖。

    在这山崖之上,一个约有丈许长、深及数寸的掌印如此清晰的出现在山石之上,上面手掌纹路、痕迹全都是明显至极,就连一个毛孔的模样也完全地展现出来。

    如此手段,由此可见那妙兴此刻实力究竟如何。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施主,你还是放弃吧。”

    高唱佛号,妙兴置身于璀璨夺目的佛光之中,目中苦色越发浓厚。虽是做出这般悲痛之意,但是他却始终都是挥掌出拳,根本没有一点的迟钝,只是动作有的时候显得甚为僵硬,像是被人给操控了一样。

    “有志者事竟成。我萧某可没有半途而废的想法。”

    望见那佛掌直接捏来,萧凤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戾气,倚仗着有清净琉璃焰护体,当即催动全身力量,也是一般模样于掌心之处凝成一柄赤色利剑,当空一挥立刻将那佛掌整个劈碎,笑道:“列位若要让我放下恩怨,还请列位问问我这掌上赤剑如何?”

    萧凤揉身扑去,但是那赫和尚拔都却恰逢其时拉开长弓,一条凌厉贪狼再次冲出,阻住了她的冲击道路。

    另一侧,妙善亦是朗声笑道:“佛家有云:世间万物皆为缘,等来一切皆为空。施主,你已经孽障重重,为何还不放下屠刀,偏生执着于凡尘俗世?”

    话音之下,于他身上,那一道道清光飞射,正与空中凝聚出一尊花篮模样,于花篮之中自有无穷吸力,将那堰塞湖之中无数湖水尽数吸摄而来,随后在花篮的操控下,这些湖水具是凝结成冰,当空中朝着萧凤打来。

    “这妖女本就是孽畜一个,藏匿山林十载,只为一朝篡权。如此心思,岂是那种轻易放弃之徒?既然如此,你们两个还在这里说废话干啥,还不随我一并出阵,将这妖女杀死在这。”那赫和尚拔都却连连冷笑,显然对几人话中禅机不屑一顾。

    他乃是阵上的将军,岂会如同这几个秃驴一样,在战争之中还说着这些废话!

    随着话音,自他长弓之中,又将三条贪狼凝聚成形,朝着萧凤整个人打去。这贪狼比之之前那贪狼毫不逊色,而且其头颅还有腰腹之处,也进行了强化,望着就像是披着一件皮甲一样,令它的防御力比之之前要强的多了。

    “我闻释门之中,具是肮脏苟且、断情绝性之辈,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朗声笑道,萧凤虽是置身于下风时候,然而却依旧挺直腰杆,丝毫不曾坠落。

    她看见那三只贪狼张口要来,当即拍了拍白麟头颅,旋即从其上面跳了下来。没有了那龙枪加持之后,萧凤军阵格斗之术还消减的太多了。幸运的是,那白麟本就具备灵性,当即朝着不远处的一只贪狼撞去,“砰”的一声就将着贪狼整个掀翻倒地,化作一粒粒幽光,不复所存。

    另一边,萧凤眼见那贪狼张口咬来,当即将手一撑,浓烈火焰化作屏障,硬生生将这贪狼冲击阻住。

    这一下虽是避免云明可能,但是却也让萧凤身形凝滞,让另外三人得到了攻击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