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六章破虏阵难挡铁骑,三人上铁辛受困
    “列位,随我列阵!”

    “咚”的一声,铁辛将那铁盾朝着地面一剁,下面的钢钎立刻扎在地面上,将其牢牢固定住。身后一应壮汉纷纷赶上前来,将那盾牌也是一般扎在地面,犹如铁壁城墙挡在前方,将对方所射出的箭矢挡在外面。

    随后,挽弓如月,箭如雨下!

    只是这些利箭却尚未射到对方面前,就似是遇到一股莫名屏障,“卡擦”一声脆响就整个碎裂,丝毫伤不到那铁骑半分。

    “好家伙,居然用上了法器!”

    脸色沉重,铁辛当即感觉有些诡异。

    他在宋军之内历练多年,自然知晓法器的厉害,而能够有资格使用法器的当然也是实力强大的武者,不然的话不会受到如此重视,并且赠与这等利害之物,而且还是一次就给于数件,毕竟那法器珍贵无比,每一件都价值千金,而能够拿出如此多的资源锻造出这三件铠甲,蒙古果然是财大气粗。

    但是他们如此行径,究竟所为何事?

    “虎蹲炮,开炮!”

    沉声令道,铁辛仔细看着周围,想要找到对方可能存在的险境。

    轰轰作响,虎蹲炮连续发威。

    然而对方既然够资格装备法器,自然不是那些反应迟钝的废柴,身为武者的他们灵觉相当厉害,每当看见那炮口瞄准自己,他们就立刻鞭策身下战马,猛地一窜就避开了那凌空落下的致命弹丸。

    纵然有余波扫中,但是那近乎毛毛细雨一般的碎石,如何能够对法器造成半点伤害?

    策马奔驰,此三铁骑却舍弃手中硬弓,自身侧取过一柄花骨朵,径直朝着军阵撞来。

    铁辛立时吼道:“快走!”脚下不敢停留,只一动立刻自盾墙后面退开。

    一人之力已然胜他太多,若是三人一并冲锋,这盾墙断然无法守护。

    只是却有几人没有反应过来,还停留在那里!

    发现几人留在那里,铁辛正欲去营救,但是不远处那三匹铁骑早就策马来到盾墙之前,“哒哒”作响着的是战马奔弛的声音,浑身铁甲的战马正似那黑压压的乌云一样,带着千里良驹奔驰的强大撞击力,只将手中的花骨朵猛地一挥,当即就砸在了那盾墙之上。

    寸寸裂开,片片崩碎。

    撞击处,原本坚硬的盾牌之上,无数裂纹朝着四周围散开,就似那玻璃一样,“咔擦”一声整个崩碎,化作一滩碎裂的金属碎片,朝着四周围溅射而出,一道无形冲击波更是应声而出,横扫方圆数丈之内,掀起阵阵灰尘。位于前方的几位士兵无法躲避,当即被这碎弹打在身上,身上铁甲未曾保护住他们,脆弱的身体也被冲击波打伤,于口腔之中沁出大股鲜血,双目之中光华黯淡、最后消逝。

    本该是坚硬无比的破虏阵,如今时候终究被三位铁骑以蛮力强行突破。

    “看来这鞑子军中,当真是藏龙卧虎、能人辈出!”

    一字一顿,萧凤冷眼看着那驰骋战场的三位铁骑,掌心之中已然捏住一团浓烈火焰。

    以她眼光,自然知晓这三人本身实力应当不在忠勇四将之下,而且身上穿着的应该不是寻常武器,或许其中掺了玄铁也不一定,而且身下又有良驹配合,论其战场之上的威力,当在忠勇四将任何一人之上。

    三人齐上,莫说是铁辛了,就算萧氏姐妹,也未必能够支撑下来。

    这也正是萧凤所担心的。

    蒙古实在是太大,其麾下骁勇善战的士兵也实在太多,光光是赫和尚拔都麾下就有如此之多的勇士,若是放眼整个蒙古呢?汉家七雄尚未出阵、蒙古四杰未曾出手,传说之中那身居长生天传承的蒙古大汗,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仅凭他的名字就足以让整个神州为之害怕。

    但是,她还是做了,就在这里悍然朝着对方发起攻击。

    螳臂当车、以卵击石,诸如此类的话萧凤在起义的时候就已经听腻,而当做出决定之后那么惟一的选择就是踏着这条道路前进。

    仅凭虎蹲炮无法战胜对方的话那就研制出火铳,单以赤凤军无法整合根据地力量的话那就创建中华教,靠着自身力量无法击退敌人的话那就借住宋朝力量拖住对方……,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对萧凤来说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如今眼前的敌人自然也是如此。

    漠然看着眼前一切,萧凤已然做出决定!

    “这三个家伙,是准备将我擒下吗?”

    翻身站起来,铁辛正欲重新归入军阵之中,但是眼前猛地挑来的漆黑铁甲却挡住他的去路,凌空中更有粘着血肉的花朵骨凌空砸来,很显然那三位铁骑眼见铁辛落单,就一马当先将其困住。

    以他们实力,当然能够在远方仅凭箭术击杀铁辛,但是如今时候却半分不动,显然是存着别的意图!

    察觉到对方意图,铁辛撇过旁边砸来的硕大骨朵,当即将手臂之上装备的铁盾挡在身前,正似那擎天巨神一般,硬生生将其抗住,之后一声暴喝手臂陡然粗壮一倍有余,就朝着那兵器抓去,企图将对方从战马之上拽下来。

    他不擅骑马,若是让对方占据机动性优势,那么自己非得被耗死不成!

    只是这一刻,另外两个方向也同样有花骨朵砸来,势大力沉之中亦是裹起阵阵罡风,吓得铁辛不得不收回手臂,连连后退方才避开了这联手一击,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呼吸沉重,铁辛只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重新稳住身体之后他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心想道:“看样子,我今日可能会折在这里了。”脸上泛起苦涩笑容,他望着远处又是纵马奔来的三人,不免感觉有些悲凉。

    此刻,这三人具是放下生擒的心思,将那骨朵高高扬起,随着马蹄一抖一抖,带血的沉重的战场仿佛只剩下他们的存在。

    这一次,铁辛必死无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