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五章
    “砰”的一声,木屑飞射。

    那曾经坚韧无比的三弓床弩立时崩坏,破碎的木屑飞溅出来,将周围士兵炸的是人仰马翻。

    天佑立时惊醒,四下张望了一下,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三弓床弩被毁了!”不远处,克罗斯看着眼前满是蜂眼的弩身,双目立时流出泪水。

    正在刚才,自天空之中有一阵弹雨落下,其琐碎的弹丸不仅仅将几位弩手打伤,更是在这弩身之上留下数量庞大的空洞,一道道裂纹亦是蔓延开来,正似那蜘蛛网一样密集分布在弩弓之上。

    旁边有人不信邪,想要将其拉开,然而刚一用力,昔日里那曾经是坚韧无比的弓片顿时崩断,不复所存。

    化作这般样子,很显然三弓床弩是无法继续使用了。

    天佑顿感绝望:“什么?三弓床弩被毁了?”

    他虽然带着足以击杀地仙一流的风雷箭,然而这风雷箭势大力沉,只有使用三弓床弩方才能够展现其威力。正是因此,所以天佑才自信能够挡住萧凤,令其不能逾越半步,但是若是这三弓床弩被全数摧毁的话,那风雷箭岂不就无法发射吗?

    脸色难堪,克罗斯无奈回道:“没错。就因为之前我们针对对方进行了攻击,结果被对方找到位置,直接集火打废了。”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反击,也将对方打败?”

    一对剑眉拧紧,天佑张口怒斥:“他们能够做到,为何你就无法做到?”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做。”

    克罗斯立时回道,此时此刻他那额头之上已有汗水滴落,望着远处继续前进的赤凤军战士,心中已然是忐忑不安,随时随地都在担心头顶之上,是否会有那呼啸而来的铁弹袭来,将自己送到地狱之中。

    “真神再上,还请保佑您忠实的子民。”

    连连在胸前画着十字形,克罗斯作为一位被俘虏到蒙古境内的西方工匠,已然被眼前的凶猛攻击所震慑住了。没办法,对方所使用的那件铁铸武器实在太过凶猛,不仅仅威力奇大、而且设计速度也相当快速而且精准,委实已经超过了他所能够想象的极限。

    或许,只有在这个神秘的古老国度,才会诞生这种武器吧!

    向着自己所信奉的真神祈祷,克罗斯发现自己此刻唯一能做的,便是这种事情了。

    没曾理会那祈祷着的克罗斯,天佑看着那些渐渐靠近的赤凤军士兵,立刻就提心吊胆了起来,当即下令道:“所有骑兵,给我冲锋。将那群家伙给我挡住,不得让他们靠近。”

    话音一落,上百匹战马立刻四蹄攒动,自两翼纷纷迈出。

    骑在上面的蒙古骑兵也当即拉开长弓,并且不断地驱策着身下战马,在周围不断地盘旋着避开箭矢还有炮击,偶然之间再窥见到对方露出破绽之后,就立刻驱策身下战马,企图撞破这列成的圆阵,将里面那些骁勇战士彻底杀绝。

    被这一阻,赤凤军攻势立刻缓慢下来。

    “父帅。你究竟在什么地方,为何还没有出现?”

    然而那天佑却并对眼前战事豪无兴趣,心中不断的祈求着,想要让那位生他养他的父亲出来,自这个冷漠的战场之上将他救走。

    但是在这充满血腥、硝烟的战场之上,朝着这边扑来的赤凤军战士却绝无止步可能,他们分毫没有从前蒙古所击败的那群乌合之众一般的散漫,气势如虹的他们互相依赖着,纵然是头顶着强烈的攒射,也依旧步履坚定的朝着军阵冲来,所携带的虎蹲炮也持续不断喷吐出致命的火焰,每一次都带走数位士兵。

    毫无疑问,眼前的这只军队,是真正的精锐。

    …………

    “禀告萧统领,目前我军已有一百三十七人受伤,尚无一人死亡。”

    目送着远处正在交相掩护冲刺的十多只作战小队,铁辛回道。

    “那什么时候能够攻破敌方军阵?”

    手指之中自有一团烈焰悬着,萧凤那一头黑发俨然泛起红光,只是斜斜扫过了铁辛一眼,就询问了过来。

    直到现在赤凤军军士尚未有人死亡,便全是因为她在身后以清净琉璃焰将冲锋士兵护住,好让那些士兵能够全力以赴进行战斗,而且纵然他们受了一般的伤势,也能够迅速恢复起来,免得在这战斗之中平白无故的就牺牲了。

    铁辛估摸了一下时间,当即回道:“按照如今进度,只怕还需要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太慢了!”

    眉头微皱,萧凤却抬起头望着远方山峰,而在那里她麾下的精英尚且被对方团团围困住,纵然那些负责护卫的士兵乃是什么百战精锐,但是若是时间拖得太久,直到弹药耗尽、弓裂弦断时候,一样会被那些鞑子给灭了!

    “没办法。我们已经派出足够的攻坚小队,就算是再增加人数,也难以顺利攻破对方防御。”摇摇头,铁辛否决道。

    这山坡太过狭窄,仅有不到百丈长、数十丈宽,而在这狭窄的区域之中,勉强集中十支小队已经是极限了,若是继续增加人数,反而会令这个地方就像是那堵车的大道一样,每一个小队为了争取足够的回访空间会彼此争夺,进而互相牵制拖累战友,以至于行动效率降低。

    战争,向来就不是简单的数量对比游戏!

    “是这样吗?”

    沉吟着,萧凤仔细的思考了起来,凤目且在众人脸庞掠过,虽欲下令让他们去奋力作战,但是话语正要自口中说出时候,却不免泄了一点气:“即是如此,那就只有我亲自出场了。”说罢,就将衣袖挽起,一袭长发盘于脑后,就准备自丛林之中出阵。

    被萧凤这一行动一惊,旁边士兵纷纷上前,央求道:“主公,万万不可。”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萧统领身负赤凤军全军安危,怎么能够亲身犯险?”铁辛亦是一般上前劝道。

    “但是我若是不亲自出手,怎么可能击破对方?”萧凤叹息,眼睛扫过那恰似鱼骨一般抵在那里的军阵,就感觉异常恼火。

    她麾下兵马固然是将对方压着打,但是局部战争的胜利并不代表着全面战争的失败。

    自当初率领赤凤军和蒙古鞑子一战之后,萧凤就发现自己虽然貌似强横,数度战斗都将鞑子军队给硬生生的压住,但是整个战争态势却无分毫变化,依旧是处于围困状态。

    正所谓强弩不能穿槁,时至今日整个赤凤军已然出现颓势,想要彻底击退鞑子,简直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那属下愿意亲自带队冲锋,看看能否撞破对方军阵。”咬紧牙,铁辛立时回道。

    萧凤不免有些诧异,毕竟这铁辛虽是一位悍将,只是如今时候他依然年老,只怕若要继续冲阵,就会有力不从心的可能。

    心中担忧,她当即说道:“但是你也知晓对方军阵强大,只怕此行可能九死一生。”

    “末将本就是行伍之人,马革裹尸也是应当,总比以后病守床头、老死寒屋之中要好得多。”微微一叹,铁辛张口说道:“而且当年时候,若非萧统领相救,只怕我这条性命也断然无法苟活十余载。今日之事不过报恩,萧统领莫要挂怀。”

    虎目之中自有盈盈目光闪过,他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尚且年轻的少女,却恍惚之中望见于其身上,自有一股昂扬斗志灼灼燃烧,正似那烈凤一样,火焰冲天、焚尽八荒。

    这般威能,竟然毫不逊于他的上司,那南朝之中号称“鼎国双柱”的孟拱!

    心中稍有异动,铁辛又是说道:“更何况以你之能,只消能够度过此劫,定然能够名扬天下、受万人敬仰。到时候萧统领你若有拯救苍生之志、匡扶华夏之心,还请记住在下这一句话,莫要让靖康之耻重新复现。”数月相识,他到此刻俨然已经明白过来,为何那赤凤军全都是如此上下一心,紧紧团结在萧凤身边,即使是面对重重险境时候,也绝无一心半点撤退之虞。

    原因无它尔!

    仅仅因为,萧凤敢于反抗!

    反抗一切不公平、不合理的存在!

    哪怕那个对象,是人类历史上所诞生出来的最为强大的军事团队。

    她,也依旧敢于迎难而上,并且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努力。

    “放心吧,我会做到的。”神色微动,萧凤微微点了一下头,回应道。

    “那就好!”

    得到萧凤的回答之后,铁辛当即身披坚甲,手持铁盾,挺身而出。

    本来就身高魁梧的他,如今在被钢铁武装之后,简直就似那巨熊一样让人看着就感觉气势威武,数只长矛被用绳索捆在身后,臂弯之中也是挂着一具长弓,怀中更是藏着几柄匕首,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诸位,随我一起冲锋!”

    一声咆哮,铁辛当即迈动双腿,正似那跑车一样朝着对方军阵冲去,尾随其后也有数十位士兵一样身穿铁甲,跟着他一并冲上前去,想要撕碎军阵,为之后的部队打开一条生路。

    列阵其后,萧凤亦是张口下令:“所有虎蹲炮,立刻射击。”

    于丛林之中,早被集中起来的八十余具虎蹲炮一起发射,浓烈的烟云立刻冒出,一团浓密的烟尘立刻弥漫开来,让整个空气之中都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火药味,而在远方的鞑子军阵之前,那些本欲冲出的战士顿时就像是那奶酪一样,一瞬间被从天而降的铁雨纷纷砸死,胳膊被打断、头颅被砸穿、心脏被轰碎、浑身布满血洞,眼前的惨状简直就是地狱再现。

    被这场景一吓,那些正欲冲出的骑兵,立刻拉住缰绳不敢冲锋。

    冒着生死冲锋,他们可断然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铁辛心头一喜,当即大喝:“所有人跟我一起上,杀了这帮畜生。”

    话音尚未落定,他就将手中长矛用力一丢,便将不远处一位百户贯胸插死在地,之后就将那长弓抽出,猛地一拉就将其拉成满月,长箭离弦而出,当即自那战马头颅穿过,又是钉在那面堂之上,将其脑浆都给射出来了。

    “好个勇将。凭的厉害。”天佑当即注意到铁辛存在,毕竟铁辛那魁梧身材、骁勇表现实在太过出众,他便是想要忽略也是不可能的,而对于蒙古人来说,解决这一类的勇者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杀了对方。

    于是他下令道:“萨玛陀罗、索罗斯特,佩鲁特。你们三人立刻给我冲锋,将这家伙给我杀了。”

    话音刚落,于军阵之中当即有三匹黑马跃出,这三匹战马虽是身披铁甲,但是却行动非凡,仅仅一跃便可跃出三丈有余,很明显乃是和白麟一样,乃是那稀少无比的千里宝马、汗血良驹。

    端坐其上,三人也是一样,通体披着铁甲、手中握着强弓。

    和旁边仅仅将上半身罩住的寻常士兵并不一样,这三人所传的乃是覆盖住全身身体的钢甲,将身上的任何可能威胁生命的地方都完全地包裹在钢铁之下,不会露出任何一处的致命点。

    拉起长弓,三人之间就似那同卵双胞胎一样,竟然同时对准了铁辛,然后将利箭射去。铁辛自然察觉到,立刻举起盾牌,想要将其挡在外面。但是他却只觉得手中盾牌一晃,随后就感觉身体晃了一晃,于铁甲之上,正好嵌着三只利箭。

    幸亏铁甲和身体尚且存在一段距离,倒是没有伤到里面的人儿。

    铁辛一脸惊讶抬起头看着三人,顿时起了一丝警惕心,暗想:“这三人究竟是谁?居然能够拥有如此厉害的箭术?”

    他身上的铁甲乃是冶铁所以强力锻锤锻造而成,其坚韧程度要比寻常铁甲强上数筹,而且重量甚至减少许多。以寻常士兵的力量,是断然无法将其射穿的。

    很显然眼前的这三人实力强大,并非寻常的蒙古百户长。

    此刻,战场之上俨然已经攻守易势。

    他们如同黑色旋风一样,在整个战场之上纵横驰骋,将整个战场都彻底扰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