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五章定决策倾巢而出,破军阵火器为尊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怎么办?”

    铁辛亦是感觉头疼无比。★

    若是执意救援参谋部众人,那么赤凤军本部再没有萧凤坐镇的时候,肯定会被那赫和尚拔都率军整个歼灭。但若是回返赤凤军的话,那么整个参谋部就会被对方彻底歼灭,赤凤军一样会元气大伤。

    左右为难,前后冲突。

    面对这种矛盾选择,铁辛知晓若是自己的话,那他早就陷入混乱之中,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若是萧凤的话,她会怎么做?

    众人齐齐看着萧凤,沉默不语、很显然都在等着萧凤的回答,不管哪个回答究竟是什么,又会舍弃哪一方,他们都打算跟随萧凤,去争取那仅有的生存下去的生机。

    深吸一口气,萧凤声色沉着无比,缓声说道:“他们不是想要夺回武乡县吗?既然如此那就让给他们好了!”

    无论如何,将军总是有办法的!

    她的另一世不曾担任过军职,也不曾在军队之中历练,甚至就连对军事的了解,也仅限于罢了,若要针对某些部分说出一个所以然来,那是胸中根本没有半分点墨。

    但是她在成为医生时候,她的导师却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

    “当你手持手术刀站在这里的时候,你所做的并不是去分析对方病情的成因,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你手中的手术刀,将那些展露出来的问题一一解决,不能存在丝毫的犹豫。争分夺秒,和死神竞赛,这就是我们外科医生的特质。”

    所以在这个时候,萧凤没打算去理会对方所思所想,更没兴趣去理会麾下士兵的情绪,若要让整个赤凤军全都服从她的命令,愿意遵守她所制定的策略,那么就必须要展现出足够的决策力和魄力,并且在关键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做出决策,不然的话整个军队随时随地都会崩盘。

    一个哭哭啼啼、怨天尤人的将军,可无法率领部下取得成功的。

    “让给他们?那咱们到哪里?”向来沉默不语的薛冷亦是问道。

    数千大军毕竟不是三五个人,光是满足这些人的粮食就足以瞬间吃垮一个小城市,若是散落在这片荒凉丛林之中,只怕赤凤军会在一瞬间彻底崩溃的。

    “让给他们?这是怎么回事?”铁辛亦是讶然,他左思右想,但是却始终未曾想到这个方法。

    “没错。若是那赫和尚拔都执意进攻,莫说是现在没有我存在的武乡县,就算是我当真在那里,也未必能够击退对方。既然无论如何都守不住,那么为何不如直接丢给对方呢?”嘴角微微翘起,萧凤却重新恢复自信起来了:“既然他们要夺回武乡县。那咱们不如就去夺那榆社城。我可听说那榆社城之内三面环山,一侧临近河川,乃是天然的防御堡垒。亦是把守太原出入潞州的关卡之一。”

    说到后面,她那黑眸之中隐隐间露出一丝红光,又道:“而且若是占据了榆社城,咱们就可以顺流而下,直接攻占太原。而只需要攻破太原的话,那么就能够摧毁对方的后勤体系,将其彻底歼灭在这太行山之内。我就不信,那赫和尚拔都当真是白起附体,乃是什么百战百胜的常胜将军吗?”

    听到这话,薛冷立刻领着一队兵马重新回去,准备将萧凤新的命令传递下来。

    时间紧迫,在这个时候若是多拖延一时半刻的功夫,都是对赤凤军的犯罪。

    “对了,铁辛。”

    耳边传来几人穿梭丛林的声音,萧凤稍稍放松了一下心情,转眼看到铁辛之后,又道:“待会儿可能要麻烦你一下,毕竟若要冲破那军阵,只怕还是有点麻烦啊。”

    两支军队具是千人左右,诸如三弓床弩、虎蹲炮之类的武器全都一应俱全,而且为了援助敌人,列位士兵全都是身着铁甲、背负强弓,腰间也是别着匕,算得上是精锐士兵。

    如此强横的军队若是对上,不拼个你死我活是不可能罢休的。

    拍着胸膛,铁辛高声回道:“放心吧。我这条性命都是你救回来的,就算你让我直冲对方军阵,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萧凤微微一笑,旋即看着远处正列阵的鞑子军阵,回道:“放心吧!不会让你牺牲的。只不过我对对方所携带的东西很在意。若是不将那玩意摧毁掉,我心有不安。”她曾经在攻陷武乡县时候见到了一件兵器,而在经过测试之后,就明白过来为何这个世界的武者不会直接去冲击列好军阵的军队。

    烈阳箭、风雷箭,这般威力强大的箭矢之所以被专门制造出来,就是为了击杀强横武者。

    曾经见识过风雷箭的萧凤,自然不愿意擅自强闯军阵,以至于中了对方奸计。

    定下计策,一行人立刻开始行动了起来。

    …………

    “砰”的一声,碎裂弹丸落入军阵之中,让人群骚动了起来。

    天佑立刻紧张起来,问道:“那些家伙,真的打算强闯军阵吗?”

    目光望去,在山坡之上,数十位士兵结成小队,每一队大约有十多人,有手持盾牌的、有身带兵刃的、也有手持长弓的,而最关键的是其中三位则是带着虎蹲炮,正一步一步朝着他们所在的地方靠近。

    每当那虎蹲炮之中火光闪烁之后,他们军阵之中立刻就有人哀嚎起来,让人听着身体颤。

    “将军,我们回不回击?”

    被这炮声惊住,萨玛陀罗问道。

    此刻赤凤军正在百丈之外,仅凭士兵手中的复合弓,断难威胁配备有铁盾、铁甲的这些人。而若是骑兵冲刺的话,在对方那已然结阵的小队之下,是断然难以击破其防御的。

    毕竟无论是滑轮复合弓还是虎蹲炮,都足以轻易的击败骑兵,尤其是在这地形崎岖坎坷并不适合骑兵行动的地方。

    现在,他们所能够威胁赤凤军的仅有所携带的三弓床弩罢了。

    天佑摇摇头,否决道:“等一等。若是这是回击,只怕会被对方找出床弩所在方向,并且摧毁掉。”

    单兵可携带的虎蹲炮威力不算强大,射程约有一里有余,而那三弓床弩射程却更胜一筹,足有两里有余,但是虎蹲炮胜在便利、仅需三人便可以操作,并且若是熟练炮手操作,仅需要半分钟时间就可以完成一,而那三公床弩却需要十数人才能够操作,而且还需要三分钟的时间才能上弦。

    若是当真互相射击,那么三弓床弩毫无疑问,是无法和虎蹲炮相媲美的。

    “但是将军,对方攻击越来越厉害了!”

    “轰”的一声,于军阵之中一个人整个碎裂,和着他身上披着的铁甲,全都被自虎蹲炮之中射出的石弹打的粉碎,根本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