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一章悬崖下血尸横躺,山顶上牺牲不止
    “呼叫援兵了吗?”

    见到那浓密黑云,仲威眉梢微皱。

    妙善低眉问道:“那我们就此撤退?”

    “不用!”摆摆手,仲威冷哼一声,且看着山崖之上的众人,目光之中也是杀意浓浓:“我们首先的目的乃是击杀那山顶之人,至于那些援军自有人会处理得。毕竟我父帅日前已经恢复,纵然那萧凤亲自出手,也绝计逃不了好!”

    “我明白了。”

    探寻目光收敛起来,妙善双手合十,拇指微动将那檀木之称的佛珠转动着,于口中不住念诵着佛经。

    佛家有云:“慈悲为怀”,然而战争杀伐之道素来充满兵戈之气,向来和释门向善相悖。如今时候,妙善虽是誓言要拯救苍生,但是这世间之事岂能以善恶而论?

    对赤凤军来说,他们是为了求得生存,方才会起义兴军!

    对蒙古诸侯来说,他们为了确保底盘不受赤凤军影响,只有将其镇压!

    两者完全相悖,怎有共存的可能?

    置身于这场战争之中,妙善恍惚之中感觉原本澄净无比的识海,已然蒙上一层雾霭,灰蒙蒙、雾浓浓,再不复之前的那般宝状森严之象!

    这世间,当真是苦海无比,究竟何时是头?

    阖上双目,妙善却觉得耳边那弓弦弹射、箭矢飞窜甚至是金属交击之声是如此的刺耳,每一次的响动都似那锥子一样,扎在了他的心间,令其颤抖不止、仿佛一颗心被勒紧一样,以至于整个人都倍感窒息,几乎与死亡无异。

    “师傅,我究竟应该怎么做?”

    百思不得其解,妙善只好封闭六识,周遭外界的信息全数被隔绝在身体之外,身作庄严佛像之态,珠光宝气于身体之上莹莹而起,将整个人护在中央,以神通化作护体光辉保住身体,这是地仙最普遍的一种护体手段,纵是无法击退敌人,但却可以借此隔绝外界影响,不渝有身陷龙潭虎穴之虞。

    “少帅,他怎么了?”

    正于前线指挥军队的一位百户见到妙善这般模样,立即问道。

    毕竟他要率军攻击,若是少了妙善的辅助,只怕伤亡会提高数筹。然而此刻这妙善却封闭六识、运转神通护住身躯,很显然是不想要参与这件事情,而以他的那绝高修为,在这里又有哪个能够令其参与战斗呢?

    “他?”

    仲威斜着眼睛扫了一下妙善,在那莹莹光辉之下,妙善一脸庄严恰似那圣佛降世。他心中虽是恼怒,为这人避战之举而感觉恼怒,但是毕竟还懂得一些分寸,当即说道:“别管他,你继续给我进攻。”

    “可是……”

    那百户长却顿了顿,目光之中露出一丝胆怯。

    “可是什么?”

    冷哼一声,仲威眼珠子转动一下,当即落在这人身上,嘴一张当即发出难听的声音:“王动!不过是没有人为你们加护,你们难道就不懂得打战了吗?要知道我和我父亲以前随军战斗的时候,即使对方远超我等,又何曾胆怯过?还不是一样策马奔腾,冲击敌人。就算敌人再怎么强大,也一样奋不顾身直冲过去。不过是不到一个月了,你难道忘了过往时候我们蒙古的辉煌?”

    “铿锵”一声,他早将腰间弯刀拔出,握于掌心之处。

    站在其身后的列位将士,也是一样调转箭头,瞄准此人。

    王动心神一颤,当即收敛心思,低头不敢去看那些寒光冷冽的锋芒:“属下不敢!”之后,他当即带领麾下兵马在身后众人的护持之下重新回归战场之上,带领着身边的一干兄弟继续朝着山崖之上爬去。

    山崖之上,早有人用三公床弩将那踏橛箭射出牢牢地钉在上面,尾部牵连着绳索,足以让士兵即使是在这近乎垂直的山崖之上,也依旧能够爬上去,并且解决山崖顶端的敌人。

    而在这山崖之上,不时有人探出头,将碗口粗细的石头丢下来。

    居高临下,在这足有百丈有余的山崖之上,就算是一块石头落下来,也足以将人砸的头破血流。而在这连绵不断的石头之下,那些正在奋勇上前的士兵之中,不时有人惨叫着松开手,让那毫无着力的身躯整个落下来,砸在悬崖之下的尖锐石头之上,化作一滩被鲜血染红的烂泥。

    不过几刻钟的世间,在这山崖之下,已然已经被尸体铺满。

    林林总总,大约有上百具。

    他们所流下来的鲜血,也自石缝之中流出,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浅浅的水洼。

    浑然将眼前一切无视,仲威且看着王动,说:“怎么不继续进攻了?”

    “禀告少帅。我麾下兵马已经全数折在这里了。”嘴角嗫嚅,王动整个身体僵硬着,不敢掉头去看身后那鲜血淋漓的崖低。

    仲威皱起眉头,眼睛一动,就扫过了整个崖低。

    在那山崖之处,一地的尸首身躯之上,具是插着数十枚箭矢,身体也是残破不堪,有的是缺了胳膊、有的是缺了脚,有的是胸膛被开了一个大洞,有的则是脑袋都给摔扁了。

    没有反应,仲威反而转过头,问道:“郭城,可以了吗?”

    “已经可以了。”自队列之中走出一人,他亦是一样忽略了眼前的尸体,沉声说道。尾随其后,则是跟着十数位骁勇战士,一个个全都身着劲服,腰间插着数只匕首,目光内敛、脚步沉稳、呼吸之间沉着冷静,很显然比之前那仅算是勇敢的士兵强得多。

    这些人,都是武者!

    “经过之前战斗,想必对方也已经疲倦不堪,随身携带的箭矢也应当消耗了很多。现在这个时候,正是行动的最好时机。”点点头,仲威说道。

    “我知道!”

    依旧是平淡至极的回答,郭城缓步走到了悬崖之上,他抬起头只是一扫那悬崖。

    随即他猛地一踏地面,整个人平地升起数丈有余,足尖刚好点在一只踏橛箭之上,猛地一踩将那箭矢踩的弯了下来,身体又是拔高数丈有余,朝着另外一支踏橛箭落去。

    见到此人如此骁勇,山崖之上的赤凤军立刻紧张起来。

    他们纷纷将那取来的碎石朝着底下丢去,更是浑然不惧山腰之处蒙古鞑子的威胁探出身体,拉开长弓朝着那郭城射去。

    但是这郭城却只是信手一招,就将一枚插在山崖之上的踏橛箭拔出,当做了那长剑一样舞动起来,纷纷拨开这些长箭,身体继续攀升,若是觑得石头诡计,便会闪身避开,行动依旧灵敏如同白猿一样,不过刹那已然快要靠近山崖顶上了。

    “那家伙究竟是谁,居然如此厉害?”

    瞠目结舌,李常探过头看着那快要靠近的郭城,心中惊恐无比。

    他虽知人阶武者向来强大,然而也是和杨辉一样,并未且是感觉到人阶武者的威胁,故此看到这郭城近乎神迹一样的行动,就感觉身体发颤、双脚僵硬,丝毫无法动弹,只觉得周围空气亦是被凝固起来,让他无法呼吸起来。

    这如同被老虎盯着的感觉,当真让人不舒服!

    瞪大了眼睛,赵志吼道:“来了,他来了!”

    在距离山崖不过三丈有余的地方,那一根笔直插在山崖之内的踏橛箭之上,正立着郭城。

    他像是感应到两人窥探一样,当即仰起头,漆黑无比的瞳孔带着血色,嘴角亦是露出狰狞笑容,正似那准备狩猎猎物的老虎一样,蓄势待发!

    “嗡”的一声,那踏橛箭当即恢复挺直,露出山岩的箭杆依旧抖动不已。

    而那郭城已然自山崖之处跃出数丈有余,正似那振翅雄鹰从天而降一样,朝着几人整个扑来。

    “结阵,给我射!”

    完全是本能反应,奎山张口喝道。

    再其身边,一行士兵立刻拉开手中强弓,箭尖对准郭城,随后箭发如雨!

    只是那高踞天空的郭城却猛地挥拳,荡出的罡气立时将那长箭震碎,且看着悬崖边上张弓瞄准自己的列位军士,不禁皱眉:“一群废物,莫非以为结阵就能战胜我吗?”手臂微动,那踏橛箭早被其整个丢出,犹似闪电、冲破几人防御,直冲自己的目标。

    “奎山!快闪开。”

    窥见那踏橛箭诡计,李常连忙吼道。

    赵志也是一样尖声喝道:“不要站在那里。”

    “怎么了?我——”奎山神色露出一丝恍惚,然而等到他张开口想要说话,就发觉嘴中苦涩得很,不知何时已经充斥着鲜红的血液,想要迈步却发觉胸膛之处一阵冰凉,身体之内竟然毫无半点生息。

    察觉到身体异状,奎山低下头,立刻瞧见那直插胸膛的长箭。

    粗如儿臂的箭杆,直接贯穿了身躯,也将那一颗心脏整个轰碎,甚至其裹挟着的冲击力,更是将五脏内腑全都震碎,所有的生命力此刻都溃散开来,顺着那流动的鲜血,全数倾泻而出,带走了体内的温度。

    “砰”的一声,奎山那高大身躯立时倒地,双眸之中光辉散去。

    “死了!又死了一个。”

    低着头,李常声声念着。

    不远处,赵志亦是咬紧牙关,目光泛起仇恨盯着郭城:“但是即使是死,我们也不会放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