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章探地形参谋出动,遇敌人山崖被阻
    星辰闪烁,辉光洒满大地。

    李常看着周围那壁立千仞的悬崖,不惊感叹:“那一场暴雨果然厉害,没想到居然真的在这里制造了泥石流,将这个河道给拦住了。而且看这样子,这里所蓄积起来的水,只怕不少啊。”

    “当然。不过你认为这些水,能够将整个榆社城给淹没吗?”赵志问道。

    在两人身后,正有十数位参谋在两人的指挥下开始工作,他们将手中携带者的长绳拉出,开始测量这个泥石堆的长度、宽度以及高度,好为之后的计划提供足够的数据支持。

    不远处,也有大约百人身穿铁甲、手持长弓护住众人,以免他们被四周围突然出现的诸如豺狼虎豹又或者是鞑子之类的敌人袭击,好确保众人的安全。

    “就算不够,还有那场暴雨啊。”怔怔望着这平静的湖水,李常忽的叹息一下。

    于他目光之中,眼前的这片湖泊宁静无比,但是两侧具是壁立千仞的高山,这足有千丈之高的高山自然坚挺,足以将整个堰塞湖全都挡住,而在两侧的狭窄山谷之处,早就被因为暴雨而塌方的碎石所堵住,形成了他们目前所待着的的泥石堆。

    碎石堆足有十丈高,宽也有三丈有余,绵延足有百丈之远,硬生生的将自上流流经下来的河水全数挡住,以至于那些不断地自山川之中流出的河水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面积足有数平方公里,深达三丈有余的堰塞湖。

    正在这时,自堰塞湖之中,平静无比的湖水忽的泛起气泡,有十数位人自其中冒出头来。

    他们早就将身上衣衫褪去,跳入这堰塞湖之中,想要查看一下里面的状况。

    “奎山,下面的情况如何?”李常立时走上前来,喝令身后士兵将那干燥的衣服递上来,让几人穿上。

    将身体擦拭干净,奎山一脸的恐惧:“很糟糕。这里的地下水势太过复杂,我之前甚至遇到了漩涡,甚至差点就被吸过去了。”纵然他乃是一位游泳健将,但是之前在湖底游历的经历,也依旧让他恐惧无比,不想要再去尝试一下。

    李常立刻问道:“漩涡?”

    “没错,是漩涡。”点点头,奎山回道:“光是我就遇到了好几个。”

    若有所思,李常转过头,带着探寻看着赵志,问道:“既然是漩涡的话,那就意味着这里的下面可能存在着空隙还有裂缝。水从裂缝之中流出,所以才在湖水之下制造出漩涡的。换句话说,咱们脚下的这个泥石堆只怕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没错。而且按照目前这架势,这泥石堆只怕就在近期内就会崩溃啊。”

    踩了一下脚下碎石,赵志目光凝聚起来,在心中开始默默地计算起来脚下的碎石堆何时会崩溃。

    李常掉转头,却是笑了起来:“你觉得它会存在多长时间?”

    “三天时间?”赵志问道。

    李常摇摇头,然后一脸肯定的说:“我觉得是一天!”

    “一天?你觉得会这么快吗?”赵志稍微感觉不可思议,蹲了下来将手摁在了那堆积起来的碎石堆之上。

    混着泥沙,无数或大或小的碎石挤压在一起,这是很明显的泥石流冲击之后所留下来的痕迹。

    而这片碎石堆乃是当初暴雨时候形成的泥石流,其冲击力相当庞大,所以才会将整个河道给阻塞处,令那些河水难以顺着河道,重新纳入浊漳河之内。虽然这堆碎石貌似坚硬,但是他那明锐的感官却可以听出来其内部正有涓涓细流流出,将泥沙自石头之上剥离开来,而当充足粘合剂用的泥土若是被冲走,单凭石头的力量是难以挡住如此庞大的河水的。

    这毕竟不是专门制造的水坝,石头之间并未经过处理,泥土也不具备足够的黏性将石头固定住,所以这堆碎石堆是无法和人工制造的水坝一样,具备相当的承载力可抗压力。

    若是当其承受的压力达到一定极限之后,它就会瞬间崩溃,其中无法计量、难以胜数的河水便会一涌而上,将沿途之中所有的东西全部冲垮。

    连绵暴雨之后,并不代表晴天的到来,而在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之中,还存在着更多的危险。

    “你若是不信,我们可以打一个赌。”李常笑了,作为山民出身的他,对整个太行山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虽觉一天之内这个堰塞湖就会崩溃很不可思议,但是赵志却是来了兴致,笑道:“打赌?赌什么?”

    “火铳!我若是赢了,你便将主公赐予你的那柄火铳送给我。我若是赢了,这柄火铳便是属于你的了。”指了指背后火铳,李常目光之中透着几分热切。

    作为奖赏几位参谋制定作战计划的奖品,萧凤在得到了那些试做品之后,除了给自己留一个之外,其余的全部送给了参谋部众人,好让这些尚且年轻的苗子得到充足的保护,不至于被那些强横武者给偷袭了。

    “火铳吗?”赵志微微一笑,当即应了下来。

    李常亦是得意笑了起来,说:“那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看看它什么时候会崩溃。”言辞之中,很明显已经是充满信心,认为这湖泊的崩溃,就在一日之内。

    …………

    “你们,快给我跟上。”

    看着身后那些懈怠的士兵,扎马和顿时恼怒起来,挥起皮鞭就是一阵抽动。

    被这皮鞭一顿训斥,那些士兵不禁露出苦恼之色,口中胡乱的叫着“该杀的队长”、“混蛋”、“好累”之类的埋怨话,然后在看着那一样神色不耐的队长,不得不重新提起精神继续踏着山路,朝着前方前进。

    他乃是仲威所率领的前锋帐下将军,因为多年战争方才得以提拔,成为了一名百户长,目前正统领麾下士兵巡视周围的山势。但是这太行山地形太过复杂,他们作为外地之人,实在是弄不清楚眼前的状况究竟如何。

    没办法,在那暴雨之后,山中的很多地方都已经被改变了,他们根本弄不清楚那条道能够走出去,那条道又是死路!

    否则的话,他们一万两千大军,如何会被赤凤军以七千兵马硬生生困在这山林之中?

    为了保证整个的大军的安危,扎马和自然要敬忠职守,确保整个榆社城的安全。

    而在今天,他发现自己每日里的坚持并非毫无代价,毕竟就在不远的山石之上,正有人用来攀登而留下来的绳索。

    于是,他挥挥手示意几人回去将消息通知元帅,而自己则是带着剩余人抓住这绳索,也是一样攀登起来,想要去看看那山顶之上,那赤凤军如今时候又在做什么事情!

    但是当为首之人刚要爬上来之后,就“砰”的一声松下绳索,整个人自半空中丢落下来,落入百丈悬崖之中,尸骨无存。

    “那群赤妖,果然在策划着什么事情。所有人,立刻跟我一起上!”

    满脸惊恐,扎马和连连高声呼喝道,随后感觉手中绳索毫无丝毫着力感觉,身子更是陡然见往下坠去。

    这样子,很明显上面的人将绳索给切断了。

    没有了凭借物,众位正在攀爬的士兵立刻惊恐起来了,口中连连喝骂着。但是扎马和却凌然不惧,且看着周围的环境,他当即将手一览正好抓住旁边一块凸起石块,将自己的身体稳住,另一只手却将那绳索层层缠绕起来,手臂猛地一提,当即将整个绳索硬生生的拽住,令其无法朝着地面坠落。

    得到停滞,上面的士兵这才恢复起来,一个个纷纷朝着下面爬着,想要快速离开这里。

    然而自山顶之上,李常却探出头,只是扫了一下就感叹道:“好家伙,这人实力果然了得。”

    仅凭一人就将整个缀着一二十人的绳索抓住,令其无法掉落,若要做到这样的力量,双臂力量少说也得有千斤治理,而这般就算是在同属于跨过炼体三境,开始在身体之中炼出真元的他们之中,其实力也是遥遥领先的。

    蒙古军队纵横天下,自然有其道理!

    “只可惜,今天时候注定你要死在这里。”

    将身后火铳取出,李常冷冷的将那枪口瞄准扎马和,然后扣动扳机。

    火光微动,那半悬在空中的扎马和身体立刻晃了一晃,然后他就像是那被卸了体内空气的气球一样,手上千钧力道立时消逝,“砰”的一声跌落在山谷之下,就连那绳索之上的十多人,也是一并失去了牵引力道,摔死在山谷之中。

    “又是那群赤妖吗?”

    不远处,仲威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一切。

    得到扎马和传来的消息之后,他立刻就带着麾下兵马赶往这里,谁料到刚刚赶来,就看到了这样的事情。

    而在仲威的记忆里,扎马和是一位相当厉害的勇士,若在战场之上他那一身力量若是施展出来,百来人都无法靠近,乃是一位驰骋沙场之上的悍将。

    而今时候,他却似那破碎娃娃、断线风筝一样,如此简单的就被击杀,只留下那破碎不堪的尸骸。

    脸上肌肉不住抖动,仲威充满煞气的下达了命令:“给我攻击,不得让对方逃离这里。”

    身后士兵当即走出,持盾力士擎着盾牌护住中央军阵,置身之后那些士兵全数将那长弓弯曲,瞄准山崖之上的众人射去。箭矢攒集如雨,立时压得李常、赵志以及随行参谋还有那些护住他们的士兵动弹不得,只能躲在山崖之上避开锋芒。

    …………

    “不过是出来查看一下情况,没想到居然撞到了那群家伙。真******晦气。”

    低头啐骂道,奎山龇牙咧嘴擦了一下手臂,将那血丝蹭去,若非身边的几位战士及时抢出将他拽了回来,只怕之前的攻击就会将其杀死,而不是仅仅将手臂擦出一道血痕来。

    李常心中亦是感到恼怒,尤其是想到之前所见到的那位仲威,他更觉紧张:“这里虽然是太行山,但是距离榆社城也只有十来里的距离。若是对方和我们一样勤恳的话,自然会发现我们的存在的。不然的话,主公为何要我们率领最为精锐的士兵过来了?不就是为了确保我们的安全吗!”

    如果说他们参谋部算是赤凤军精英存在,那么仲威麾下的将士,就是鞑子之中的精英。

    能够如此迅速找到并且将他们围困在这里,那仲威显然也不是寻常货色,更何况那人一身武艺也是冠绝群雄,若是参谋部任何一人单独遇见此人之后,都会在一瞬间被其击杀。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赵志问道。

    虽是他们在赤凤军之中军衔具是一样,但是根据之前萧凤作出的种种指示来看,很显然在这支探查堰塞湖的小队之中,是以李常为首的。

    李常咬紧嘴唇,左思右想却始终想不出冲破阵线的方式,毕竟那仲威麾下具是精英,每一个都是箭术达人,乃是那种百步穿杨的有数高手,而且人数多达五百多人,乃是他们这只小队四倍有余,兵力远在其上。

    正面对抗,人数仅有百余人的参谋部人员,自然不是其对手!

    “那家伙能够招援军,我们当然也可以。”目光之中有异色闪过,李常当即说道:“传我命令,立刻发射信号弹,向主公指出我等所在之地。如今时候,我们只能等到主公的援军了。不然的话就凭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击退对方。”

    “好,我知道了。”

    赵志当即挥手,示意一位士兵将腰间火箭打开。

    等到他用火折子将火箭点燃之后,这火箭立刻冒出漆黑火焰窜入天空,“砰”的一声炸裂开来,在晴空万里的天空之中,立刻就有一个黑漆漆的云雾出现在这里。

    浓烟异常明显,让人一见便感觉异常熟悉。

    看着那渐渐消散的云雾,李常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希望主公能够及时过来。不然的话,我们就有可能全数折在这里了。”目光之中依旧带着惊惧以及害怕,他发现自己在面临死亡时候,终究还是无法和那传说之中的勇士一样,坦然自若的面对着死亡。

    然而,这世间又岂有真的不惧生死之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