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九章狂风起风暴显威,火铳用强者凋零
    “我来牵制他,你们才趁着这个机会,将将军的身体护住!”

    眼见兀迪那达身形微动,杨辉立时弯弓搭箭,一点真元应心而动,转而附在长箭之上。

    他虽不似萧氏姐妹、张世杰那般武力过人,但也是于身体之中炼出真元的人才,如今时候为了对付眼前这家伙,自然只得用出全力,不然的话随时随地都会被对方彻底击杀。

    和之前一样,兀迪那达随手一挥,想要以狂风将箭只卷走。

    然而那箭矢却似中流砥柱,纵然狂风如何吹拂,它都是半分不动,直接朝着兀迪那达射来。

    兀迪那达立颇为惊讶,看着那穿过狂风直接朝着自己射来的长箭,当即将手一点,不过是纤细指尖,却将那生铁锻造的箭矢点碎,继而笑了起来:“没想到你居然也炼出真元,这般手段倒也算是登堂入室。但是,你莫非以为就凭你们,就能够阻止我吗?”

    得到这个机会,远处士兵立刻抢出,将张世杰那不知生死的身体抢了下来,免得被对方偷袭了。

    兀迪那达瞧着几人行动,也暗骂一声想到:“那该死的张世杰。明明都中了我的诡计,却偏生借着我这一击的冲击力,将整个人跑到百丈之外,好争取让属下救下自己性命的时间。这般急智倒也了得,但是你以为你争取的时间,能够保住你的性命吗?”

    毕竟是百丈距离,纵然他轻功了得,若要再军阵集结的箭雨之中冲过去,也需要不少的时间,而这些时间已经足够赤凤军行动,将张世杰保护在军阵之中了。

    “你不怕死吗?”

    低沉着声音,杨辉问道。

    死死握紧手中长弓,他且看着那人嚣张至极的样子,就像要将其彻底撕碎,然而仅凭自己目前的力量,很显然着实不是对方的对手。

    要知道就连张世杰这等人杰都折在此人手中,以他的力量能够击败这人吗?

    兀迪那达呵呵笑着,蔚蓝眼眸就似那蔚蓝苍穹以上,居高临下狠狠的嘲笑着众人:“当然怕!只不过你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人,就能杀死我吗?”

    以他的实力,若非有张世杰钳制,早就能够彻底击破整个赤凤军部队。

    如今时候,张世杰已然被其重伤,待会儿只需要给与其致命一击,并且割下头颅那么整个赤凤军在平阳府的存在就会被彻底清除,而他们也就从此毫无后顾之忧,兵锋直指潞州,将赤凤军坚固的大本营彻底毁灭。

    没有了潞州粮草支撑,赤凤军也就等于灰飞烟灭了!

    “看起来,今天算是凶多吉少了。”

    眉头拧紧,杨辉不禁忐忑起来,且看着那视若无物的家伙,心中立时感觉恐惧。

    他所见到的同级别强者也不在少数,比如说萧氏姐妹、比如说王允德、张世杰,而已经仙逝的尘漓道人和木道人更是远在其上,而比这人更高一阶的萧凤更是足以威慑一军、压得整个上万大军动弹不得的强大存在。

    只是这些人向来和善,平日里也没有一丝半点尊贵模样,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觉得那炼出真元的武者究竟有多强大,对寻常士兵来说,又究竟是多么凶残的存在。

    但是今日,他正面对阵这等人物时候,立刻就感到了绝望!

    那铳枪,当真能够击败这人吗?

    带着困惑,杨辉紧握手中的滑轮复合弓,却忐忑不安了起来。之前他得到授予时候也曾经实验过铳枪的威力,但那不过是打固定靶罢了,而且也不过是尝试了十多发罢了,对这种新式武器才刚刚开始熟悉,根本算不上精通。

    至少,杨辉就知道自己在一百步之内,其箭术的命中率远高于枪术的命中率。

    “当然。毕竟你这么脆弱,为什么不臣服呢?”

    高声笑着,一丝微风自地面上转着圈儿开始升起,这屡微风渐渐升高,将青草自地面上整个拔起,一层层泥土也被层层扯开,并且被那正在转着圈儿的狂风撕碎、扯断,并且整个被丢入空中,就连那些数百年之内未曾受到骚扰的大树也被吹得呼呼作响,待到一时三刻之后,这微风早就化作一个足有三丈有余的龙卷。

    它不断地旋转着,将一切的东西都吸入其中,并且被整个绞碎丢入空中。

    范围还在越来越大,简直要将所有人全都吞噬殆尽。

    于中央之处,兀迪那达半悬于空中,他正似那高高盘踞于天空之上的风神,且看着地上众位正奋勇作战的士兵,立时笑了起来:“还是说以尔等这蝼蚁一般的力量,莫非也像要和得到沙漠之神眷顾的我战斗吗?”

    信手一挥,狂风立时自这龙卷之中射出,将一人整个卷住。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摆脱不了这有型无质的狂风束缚,被整个卷起来纳入龙卷之内,“砰”的一声,那人顿时爆裂,于天空之中化作一团血雾。

    这一刻,天空瞬间化作血红色!

    低沉着头,杨辉血红着双眼,整个人燃烧了起来:“你杀了他?”

    “当然,我的目的就是来杀你们的。”依旧高傲,兀迪那达充满不屑。只看这地面上那人,他忽的感到厌恶,信手一挥,自龙卷之中立时有无数碎石飚射而出,每一块均足有拳头大小,朝着地上那些士卒射去。

    直到现在,这些士兵还未曾退后,由此可见那赤凤军练兵之术当真了得,张世杰此人又有怎样的威望,居然能够让这些士兵具备如此战斗意识。

    但是,蒙古的敌人,不需要如此强大!

    这般顽固的敌人,只能存在于地狱中!

    带着恶意,兀迪那达针对着地上的一群士兵,开始了屠杀。石头犹如冰雹,裹挟着莫大的动能朝着士兵砸去。

    “砰”的一声,一位士兵立时萎顿在地,口角沁出血液,他的头颅被那石头整个砸的凹陷下去。

    “救我,谁来救我。”张开口朝着周围人乞求道,他却半点都挪移不了,毕竟那双脚已经被彻底砸碎了。

    捂着被砸碎的肩膀,有一个士兵倒在地上,他的肩膀被整个砸断,就算是活下来只怕也算是不行了:“手臂,我的手臂。”

    “……”

    漫天石雨还在落下,然而整个赤凤军士兵已然彻底崩溃,乱糟糟的已经完全没有半点可战之力了。

    杨辉暗恨,连忙下令:“撤退,所有人立刻撤退。”且看着头顶之上的那人,他已然生出了畏惧之心,不敢继续待在这里。

    如神似魔,操控自然。

    这就是真元境武者的力量吗?

    脑海里面一阵恍惚,杨辉紧握手中长弓,背后铳枪亦是扣在带子之上,朝着远处奔走。

    “轰隆”一声,那龙卷顿时消散开来,兀迪那达看着远远遁走的众位士兵,不免露出了一丝畅快来:“一群惹人厌的蝼蚁,终于想要撤退了吗?”之前被张世杰率领部下追的险些身亡,如今时候见到这群家伙犹如热锅之中的蚂蚁一样,浑然没有头绪的四处乱窜,他就不免感到异常的高兴。

    “但是在走之前,还得给我留下那张世杰的尸体再说。”

    犹似秃鹫一样,他整个人立时冲入天空,旋即就朝着不远处的一只小队冲去,待到来到之后,一当即揉身扑下,一双铁手直接抓来。

    “果然跟过来了吗?”

    侧目看着后面,杨辉立时见到远处兀迪那达。他见其朝着这边小队冲来,当即将那滑轮复合弓置于身前,硬生生挡住这抓心一击。

    “咔擦”一声,那生铁锻造的长弓立刻碎裂。

    杨辉将这长弓舍弃掉之后,且看着又重新冲来的兀迪那达,当即抽出身后铳枪瞄准眼前之人,然后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兀迪那达身体立时僵住,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前那一滩血渍,脸上不免布满困惑,问:“怎么可能?我的身体居然受伤了?”

    “为什么不可能?毕竟你也是人,当然也会死。”面露狰狞,杨辉狠着声笑道。

    兀迪那达高声吼道:“我可是有沙漠之神的眷顾!”身体之上的血渍转而停滞,很显然是他运转玄功,令其痊愈了。

    “没错。但是今天,我会杀了你的。”高声喝道,杨辉连连开枪。

    “砰砰砰……!”

    强烈的音波混合着媲美太阳般的强光,在整个方圆不过数米的空间之内释放出来。

    无止尽的音波足以令人一瞬间失去听力,而那比太阳还要明亮数万倍的光芒,更是足以一瞬间令人无法视物。

    那人骤然遭遇这般强烈攻击,亦是惊惧异常连连惨叫,只是却在本能之下依旧依循着本能,一双铁爪就是朝着两人抓来,赵无极不敢后退,当即抬起左臂硬生生扛住了这足以撕碎木块的利爪。

    “喀拉”一声,赵无极左臂登时被整个捏碎,鲜血犹如泉水一样冒出来。

    但是他却笑了,右臂抬起了********手枪,瞄准了对方脑袋,“砰!”的一声,就将对方脑袋轰出了一个血窟窿,血窟窿之中混合着乳白色的脑浆血液汩汩而流,滴落在地面上。

    这人当即跌在地面上,没有动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