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八章风急刀狠互争锋,路见尊客势极下
    “张世杰那家伙,怎么如此厉害?”

    心中惊讶,兀迪那达藏在了一处树丛之后。

    要知道他以前也曾经见过张世杰,而那个时候张世杰还没有这般厉害,浑如一个璞玉的话尚且还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转瞬间这人就跑到了赤凤军之中,而且那般杀意浓浓的模样,更是毫无以前的君子风范。

    这般变化,让他有些吃惊,弄不清楚张世杰身上,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了。

    “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你逃不了的。”四下望了一下,张世杰开口说道。

    在他身边,那些士兵正在专心致志仔细搜索每一个地方。作为山中猎人出身的赤凤军士兵,对如何辨识猎物奔跑的痕迹相当清楚,于是他们顺着地面上那些留下来的脚印还有树叶藤蔓破损样子,渐渐地将包围圈缩小,眼看着就要将兀迪那达困在其中了。

    见到这般状况,兀迪那达立刻紧张起来:“张世杰,你为何背叛我们,居然投靠了这群叛匪?”

    “背叛?不曾效忠,谈何背叛?更何况以阁下的身份,若是谈及背叛的话,也不怕笑掉大牙?”朗声笑着,张世杰立时转过头盯住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他挥了挥手指,对着周围士兵作出了指示。

    “在我的家乡,那茫茫的沙漠之中有一句俗语:向手持弯刀的人拱手称臣,献上最为珍贵的礼物,即使是上帝也无法贬低。蒙古实力强大,而那花剌子模国势颓废,我诛杀国王将其献给大汗,有何不可?”冷哼一声,兀迪那达不免充满了困惑。

    要知道在沙漠之上,他们这群在沙漠之中来回自如的沙漠悍匪们素来信奉丛林法则,向来都是谁有奶就投靠谁,至于中原的所谓忠孝节义,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根基。

    所以在蒙古攻击花剌子模之后,作为花剌子模的第一勇士,兀迪那达很干脆的就投降了!

    张世杰暗道一声果然,当即朗声说道:“果然是蛮夷之徒,不识我华夏仁义道德,只会做个两脚牲畜罢了。”于他身边,那些士兵依然将长弓拉开,弩箭瞄准不远处的树丛,就等着他一声令下,便会万箭齐。

    “你这厮究竟是什么意思?”

    忍不住恼火,兀迪那达张口怒斥道。

    “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将手一挥,张世杰高声喝道:“射!”刹那间,弓弦跃动,便将弩箭射出,朝着那出应该是对方躲避地方的位置射去。

    然而正在这时,自旁边忽的有一个踪影跃出。

    置身于空中,兀迪那达哈哈大小:“张世杰。你以为我真的是心中困惑才问你吗?要你心中麻痹,错判目标才是我的目的。”身形朝着远处飞掠,他根本不欲和张世杰多做纠缠。

    “该死的。中了对方的奸计了。”

    暗道一声不好,张世杰立刻恼怒起来。

    他只在心中仔细一想,便已然了解对方之前究竟是如何骗过众人的。

    通过操控风势,改变声音的传播,从而令众人误以为自己藏在另外一个地方,并且多次在话语之中设下陷井,就是为了能够迷惑对方。

    那兀迪那达虽是蛮夷之徒,但是其心思缜密,当真是让人惊叹。

    置身于危险之中,依旧沉着冷静想出这个办法,也难怪对方统帅会将这人也派遣出来。

    快离开张世杰所在的区域,兀迪那达缓了缓口气,暗道:“幸好将对方调开,不然的话只怕我也无法逃脱把。”置身于这个潮湿而且四周围充满各类植物的森林之中,已然让他感觉异常的难受,尤其是那些不是冒出的各类气息,亦是让他精神一阵恍惚。

    没有了那广阔的沙漠,没有了那浓烈的太阳,也没有了一望无际的天空。

    置身于这片森林之中,兀迪那达感觉自己就像是身处囚笼之中,随时随地都有殒命危险。

    于是,他找准方向朝着远处奔去,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将关于赤凤军的消息传递出去,不然的话整个平阳府都将置身于这把名为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威胁下。

    正在这时,兀迪那达却忽的感觉愕然,低声说:“那家伙究竟是谁,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顺着目光,便可以见到不远处正有一位青年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脚下踩着厚实的腐殖层,小心翼翼行走于森林之中。

    一把长弓斜斜挎在腰上,而在背后则是背着一柄长枪,腰间之处也是别着一柄匕,身上穿着的麻衣下面,也是贴身安置有一层铁板好抵抗流矢、箭雨,这个全副武装出现在这里的人正是奉了萧凤命令来到这里的杨辉,而为了确保其路途安全,萧凤也为特意赠送其一柄枪铳和三百子弹,还有一具新造的复合滑轮弓。

    这样的话,杨辉除非是遇见对方大队人马,基本上在碰到一般的流匪、乱民时候,都可以全身而退。

    这个世道,能够为属下士兵配齐如此多的厉害兵器的势力可不多见。

    正是因此,兀迪那达才会产生疑惑,毕竟在他军队还没有见到过眼前这人,至于身上所装备的武器也相当奇怪,以前从未曾见识过。

    “谁?谁在那里!”

    沙沙声音传入耳朵,杨辉立时惊醒,低声喝道。

    远处,兀迪那达幽蓝目光死死盯着杨辉,嘴角裂开,狰狞笑着:“这家伙倒是机警,想必修为也算是登堂入室了。但是,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就能闯入这森林之中吗?”脸色陡然严肃起来,当即收敛气息、藏匿声音,刻意放缓朝着杨辉走去。

    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森林之中,不是傻瓜就是暗怀不轨。

    深蓝眼睛盯着对方脚步,兀迪那达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他的行为相当的熟练,熟练到了刻入骨头之中,而那将身子完全藏在树叶、碎石之下的行为,更是让人想起那隐于沙漠之中、藏于石头之下的沙蝎。都是一样在现狩猎目标之后,就会悄悄地靠近对手,直到对方身体放松到极致时候,就会迅将充满毒液的尾刺打出钉在目标之上,让目标在痛苦挣扎之中彻底死亡。

    但是,不远处的张世杰却一脸惊讶,他看着正信步朝着这边走来的杨辉,立即问道:“杨辉?你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因为数月没有你的消息,所以主公令我前来寻你,看是不是什么状况?”看见走过来的张世杰还有那些熟悉的战友模样,杨辉立时放下心来,朗声笑道。

    而之前的声音?

    他只当作是眼前这些队友弄出来的!

    “差不多。毕竟兵力相差悬殊,我实在不敢贸然出击,以免中了对方的奸计。”随口应道,张世杰依旧是皱紧眉梢,且看着周围的一切,那兀迪那达没曾抓住,他实在不敢放心啊!

    “奸计?”

    这个时候,杨辉方才注意到周围士兵具是神色肃然,手中亦是紧紧握住兵器,很明显是正处于戒备状态。他心中诧异,有些弄不清楚现在状况,当即问道:“难道这里什么事情不成?”脑海里面亦在苦心思考此地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让眼前的这些战友们如此紧张。

    正在这时,就在不远处的一处荆棘猛地被掀开,其中顿时冲出一个灰影。

    杨辉顿时吃惊,整个人被吓得呆立在远处,问道:“他究竟是谁?”身体僵硬,在这仅有数秒的时间之中,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自己究竟应该作什么事情。

    “闪开!”

    耳边立时被灌入一声爆喝,旋即杨辉就现自己整个人腾云驾雾起来,烟柱之中无尽树木全在倒退,“啪”的一声就被推开撞在旁边数丈远的大树之上。

    云山雾罩浑然弄不清楚状况,杨辉刚要抬起头质疑,却见不远处一个色目人正将一对肉掌摁在张世杰胸前,灰蒙蒙阴沉沉的光芒骤然涌出,将张世杰整个轰飞而出,而他那本该是健康无比的脸色,也顿时委顿下来,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来,嘴角呕出的鲜血也是带着腥臭味道,很明显这是中毒了。

    “我这是被救了?”

    杨辉嘴角微动,立刻愤怒起来:“该杀的混蛋,你莫非当我不敢杀你?”将手一挥便将肩膀之上的滑轮复合弓取下,臂力涌现,当即将其整个拉开,利箭瞄准眼前这人射出。

    此刻,那兀迪那达却一脸嚣张,且看着周围扑来的列位士兵,他当即哈哈笑着,随手一挥狂风舞起,就将那射来箭矢全数催断,继而挑衅道:“没用的,莫非你以为就凭你们手中这种脆弱的攻击,就能够冲破我这被沙漠之神所眷顾的神功吗?今日里本打算只杀你这只小野狼的,没想到却将这头雪豹给钓出来了。看来天神还是眷顾我的,让我在今日里得意击杀这人。”

    他之前本打算击杀杨辉的,但是在之后看到张世杰和杨辉似乎有些联系,甚至因为遇见杨辉之后短暂路除了一丝破绽,于是虚晃一招,以击杀杨辉为饵将张世杰骗出,然后给于致命一击。

    如此狠辣手段,自然是只有驰骋于沙漠之中的民族才会干出来的事情!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