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七章铳枪之内有玄机,丛林之中战斗起
    “好!果然是好武器!”

    拍手称赞,萧凤高声笑了起来。

    若是这玩意能够量产,并且人手一个,她又何愁无法抵御蒙古?

    到时候,装备了虎蹲炮以及铳枪的赤凤军,完全可以仰仗着这些厉害武器,横扫中原诸地所有的诸侯,就算是将蒙古赶出中原,也有极大的可能实现。

    萧星亦是随着自己师尊欢欣而欢喜:“只要是师尊所要求的,徒儿竭尽全力也会办妥的。”

    “凡事尽力就好,若是遇到什么困难,也不必强求。”

    听见这话儿,萧凤立时就有些疼惜,若是为了研制新式武器让萧星受到了什么伤势,她可是绝技不允许的,但是一想那燧发枪的样式,却并未从枪铳之上见到其基本样式,就起了疑惑问道:对了,你们是采取什么方式,点燃火药的?”

    虎蹲炮、火枪,其基本原理大抵如此,而那火枪之前是用火绳来点燃火药的,之后在过了数百年之后,方才弄出了用燧石撞击产生的火星来点燃火药的燧发枪,之后之后的各类火炮、火枪,也基本是采取类似的方式,利用撞针撞击弹药底部的火帽,进而达到类似的效果。

    但是这铳枪却并无燧石装置,也没有可以插入火绳的小孔,当真让人惊奇,这玩意究竟是如何激发火药的!

    见到萧凤提及铳枪,萧星立刻就露出一丝得意来:“是利用真元催动的。”

    “真元催动?”萧凤有些惊讶,低声嘀咕了起来:“怎么感觉这个世界的科技树点歪了?”

    她以为是通过某种特殊的机械装置达成的,没想到却是用真元起到作用的,不过考虑到在这个武侠世界之中,那真元近乎万金油一样的普遍性,或许用真元达成类似的目的也是可行的。

    “没错。师尊,你还记得你那柄随身配备的赤剑吗?”。

    萧星浑然未知萧凤嘀咕,想着当初研制时候的诸般艰难事情,不免有些唏嘘:“当初我们虽然使用燧石制造出火星,但是工艺始终不过关,无法锻造出合适的弹簧,令燧发枪有效激发。若是采用火绳的方式,则其射击速度太低了,并没有多少使用价值。后来见到师尊那柄只需将真元输入其中,就可以激发浓烈火焰的赤剑时候,我们就有了想法,若是用同样的材料当做点火装置呢?”

    “所以当初你就从我这里讨要了赤剑遗留的材料,就是为了研究其材料构成吗?”。

    若有所思,萧凤倒是想起自己当初将赤剑和韶月剑融成赤心剑的场景,那个时候她就是借着赤剑输入真元会激发浓烈火焰的特性方才融化钢铁,并且以念力将其铸造成功。

    其中部分遗留的材料后来被萧星带走,说是要对其构成材料进行分析。

    “没错!”

    萧星连连点头,说:“之后我们就对赤剑材料进行分析,才知道它是用赤星石制造而成的。这赤星石只在火山附近出产,寻常的仅有米粒大小,因其在黑夜之中会发出光芒,故名曰赤星石。似赤剑那样,足有数尺长已然算是稀世罕见了。不过这东西虽然硬度相当不错,但是却极脆,稍微撞击就会破碎,并非锻造武器的良好材料。”

    且说到这里,她便想起了那个号称“四凶之一”的东方烈,口中连连赞叹道:“当初那东方烈也不知道究竟用什么手段,居然将一整块赤星石雕成长剑模样,并且将玄铁嵌入其内部以为骨架,一经催动不仅仅生出烈烈火焰,更是具备相当强大的坚韧程度,如此构思当真是举世罕见。”

    经过数月操劳火器锻造,她已然知晓仅凭一人便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那东方烈究竟是多么天才。

    萧凤默然无语,说:“所以你们就采取了赤星石了吗?”。为了能够将自己信口说出的东西弄出来,眼前的可人儿竟然忙碌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将其实现。

    这般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她如何能够忽视对方?

    “没错。挑选合适的赤星石置于尾部区域,之后只消将真元输入其中,便可激发火焰点燃火药。”

    宛然一笑,萧星转念一想到冶铁所如今的状况,立刻就哀叹一声说道:“这兵器制造起来太过艰难,我们废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勉强弄出了这七件合格的样本。若要大规模装备,只怕还是相当麻烦。而且这铳枪也存在诸多缺陷,比如说发射次数超过三十次之后,就需要以特殊的毛刷清理内膛,不然的话就会炸膛的。射击用的弹丸也是专门制造的,不然的话是无法填入其中的。而且寻常人也无法使用,只有炼出真元的武者才能够使用。这些问题,我一时半会也无法解决。”

    “那些事情以后改进便可,不用着急。”

    萧凤轻轻一笑,将手伸出握紧萧星柔软手腕,含着谢意的眼眸落在她那淡雅的脸庞上,越发感觉自己这些天里面亏欠了对方,心中的心思也没藏着,立刻脱口而出:“你舟车劳累,想必也是累了。不如就陪我四下游玩一下,也好让精神稍微放松一下,莫要被那俗事给压垮了。”

    被那带着暖意的玉手一握,萧星立刻感觉心间荡漾开来。

    她感受到周围人透过来异样目光,立刻羞红了脸,低头说:“师尊,您如今不是正在率领赤凤军攻打鞑子吗?这个时候放下军务就是为了陪我,会不会有些懈怠?毕竟那鞑子虎视眈眈,若是他们在这个时候突然攻击,那赤凤军又会怎样?”

    口中虽是说着军务,但是萧星一双星眸却闪烁不定,显然是因为忍受不住别人异样目光而感觉踌躇罢了。

    萧凤摇摇头,哈哈一笑:“只是稍微放松一下心情,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我也只在这附近游耍,距离军营不过数里之地。若是军中有异样,片刻便可抵达,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而且他们也需要经历一些磨难,只消如何应对敌人。不然的话始终躲在我的羽翼之下也不是办法,更没有提升的可能。”随后,她也不管萧星惊呼声音,大手一览便将其整个抱在怀中,整个人转而化作一阵烈风,自原地消失无踪。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若是这般算来,她和萧星已经有数十年未曾相遇了。

    如今时候,萧凤只想要寻一个私密的地方,和萧星一并行那周公之礼、鱼水之欢之事。

    …………

    “快点,莫要让那人逃了。”

    一声惊呼,于丛林之中,数十人手持长弓,瞄准不远处奔行一人。

    而在远处,那人身着一件劲袍,脚下不时踩着芦苇,每一下都恰似灵雀一样稍纵即逝,其速度极快犹如兔子一样,快速朝着远处奔去。大抵是因为速度太过迅速地原因,他那宽松长袍全然贴在身上,脸颊长发亦是随风扬起,露出那犹如刀削一样的脸庞,深蓝色的眼眸并非中原人士,很显然乃是一位色目人。

    他抬起头,立时见到直刺而来的数十发箭矢,当即冷哼一声:“就凭这些废物,也想要留下我?”手一挥,一阵狂风应声而出,立时将那箭矢全部荡开,凌空一跃当即朝着几人扑去,很显然想要击杀这些士卒。

    “那我呢?兀迪那达!”

    却在这时,自旁边一道锐利刀光挡住其前进方向,不仅仅令这人速度一滞,之后更是余势未定,将满地杂草全数催断,不留分毫痕迹。

    于丛林之中,张世杰正似那猛虎下山一样,横冲直撞拦在了兀迪那达面前,高声笑道:“明明是熟人相见,你却执意逃走。如此行径,对我来说却未免太过不敬了吧。”

    收住动作,兀迪那达冷冷看着张世杰,颇为不屑的回道:“张世杰?这是你新的名字吗?张弘武!”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只不过咱们之间连续数十天的纠缠也应该做个了断了。”手持钢刃,张世杰一步跨出,冷冷的盯着兀迪那达,说道:“没想到你居然也被派遣到这里来,并且负责骚扰潞州境内吗?看来,我们两个倒也有些缘分啊!”

    “呵呵!留下我?就凭你这低贱的汉人吗?”。一口唾沫啐出,兀迪那达立时高声喝骂道:“别忘了,我可是花剌子模第一勇士,就凭你这黄毛小子,也想要战胜我?我看你这家伙,当真是没有到过塞北,就不明白沙漠的威能。纵横沙漠之中的狂龙卷,可是向来都不会对敌人留情的。”

    自口中冷哼一声,张世杰嗤笑了起来:“即是如此,那你为何不使出你最熟悉的‘风卷砂暴’?哦,差点忘了,这里周围可没有那么多的沙子给你使用,而且这里复杂的地形也远比沙漠要丰富的多,其中潜藏的威胁可不仅仅是一些杀蝎、毒蛇之类的玩意啊。所以说,你可要小心了,不然的话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留在这里呢。”

    “你这厮当真是欺人太甚。”

    兀迪那达立时恼怒,双手抱在身前,无量风势于双手之中开始聚集。

    “啸尘沙!给我开。”

    一声咆哮之下,他当即将其中续集满的风势释放出来,狂风汹涌而出,一瞬间就将眼前方圆数十丈全数纳入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其风势极其强健,犹如置身于暴风之中,吹得身体根本就挪动不得,而在耳边亦是被那无形声波冲击着,一阵阵刺耳声音灌入其中,令其半分声音都听不见。

    这“啸尘沙”若是在沙漠之中用来自然强大,不仅仅能够召来狂暴风势,更是可以借住风势将那漫天的尘沙全数卷起,形成一拨沙海朝着对方轰去,配合其强大的音波,寻常人不仅仅会被音波震得头晕目眩,而且还会被风沙侵蚀,将整个身体都埋入沙尘之中,可谓是强劲无比。

    然而今日却在这丛林之中用来,除却了制造出一场风势极大的狂风之外,就没有别的现象了。

    可以说,在这森林之中,兀迪那达十成力量,发挥不到五成!

    张世杰早有准备,当即运转玄功护着身体内脏,旋即就盯着狂风朝着对方奔去,然而等到风势消散之后,他一刀劈开了那遮住实现的树叶、枯枝之后,顿时就见本该在这里的兀迪那达消失不见,当即暗恨起来:“那家伙逃走了吗?”。

    “所有人,立刻跟我前来,务必将那家伙给我揪出来。”

    扬起钢刀,张世杰当即发号施令,一行人立刻在他带领下,分为数十人一组,沿着深林四散开来,想要将那人给搜出来。

    自从张世杰带领一千兵马来到平阳府之后,就开始和对方所率领的五千兵马开始决战。

    为了避免士兵损失众多,张世杰当机立断决定深入丛林之中,依靠士兵对丛林的熟悉,还有虎蹲炮威力无穷的攻击力对抗对方,并且极力避免和对方进行正面决战,导致整个军队无法继续战斗下去。

    正是因此,所以驻扎在平阳府的五千兵马才始终不敢运动,就是怕了在开拨时候,其后勤直接被张世杰给截断。

    而为了找出张世杰的所在地,作为这五千兵马统领的万户侯查西亚额勒贝在始终无法找到对方踪迹的愤怒之下,就派遣其麾下的第一勇士兀迪那达深入到这片茂密的丛林之中,想要找到张世杰军队藏匿之地,好逼迫对方和自己决一死战。

    而兀迪那达在深入丛林之中,也相当迅速就发现了整个军队的踪迹,所以才想要逃离此地,将整个情报传递出去。

    如今时候,张世杰正是为了避免驻地被对方窥探,故此才调集兵马,企图将这人给截杀当场。

    无奈何,那兀迪那达却修为甚高,其本来就是花剌子模的第一勇士,再加上蒙古之后也经过数十次南征北战,其战斗经验之丰富难以想象,虽然一身修为因为身处异地环境而下降到不足原来的一半,但是仗着其丰富的经验,他就算是被重重军队围困,依旧纵横交错,始终未曾被抓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