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六章长弓改滑轮显威,火枪现名为铳枪
    既然已经制造出新式武器,萧星当即带着萧凤来到了那后勤部。

    此刻,在这后勤部之处,李明诚正命令麾下士兵将这些兵刃分发给列位将士,并且现在教授指导,让他们也明白过来新式武器的使用方式。

    “这便是你们所制造出来的新式武器吗?看起来,不过是寻常的长弓改造而成的,不知道威力行不行?”

    萧凤走上前,将那制造而成的长弓取过手,沉声问道。

    在她手中,则是握着一具长弓。

    相较于往前的复合弓来说,这款长弓型制稍有不同,部件一共分为弓把和弓片。

    弓把形似弯月,乃是以生铁铸造而成,上面也预留了可供安装固定用弓片的插孔。

    弓片则是相当厚实,应当是采用了相当好的木材制造而成的,为了具备足够的强度,它是将几块弓片叠加起来的,所以看起来要比寻常复合弓厚实的多。而在那弓片顶端位置则是预留了一个卯榫,可以用来将生铁锻造的滑轮组结构插在上面,而那用来发射弓箭的弓弦也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自滑轮组穿过,然后固定在弓身之上,并且可以通过一个专门的拉杆,令其绷紧从而可以弯曲弓身,进而让长弓发挥应该的威力。

    存心实验这长弓威力,萧凤立时自旁边取过一只重箭扣在长弓之上,更是玄功当即将这弓弦一点点的拉开,不过刹那她便将这特制长弓整个拉开,然后瞄准远方大约有三十丈距离的一颗大树,“砰”的一声松开弓弦。

    那长箭立时飞窜而出,转眼间就“跺”的一声,正插在大树之上,深入三寸有余!

    “这长弓拉力倒是挺大的,大概有十石左右吧,而且我在拉弓的时候感觉费力要比寻常的强弓小的多。应当是采用了滑轮组的原因,所以将其对弓手的拉力要求降低了许多。是你下令制造的吗?”饶有兴致,萧凤且看着萧星问道。

    “不是!这把弓其实是一位负责研制水力锻锤的工匠研制出来的。因为看到起性能并不逊色于蒙古反曲复合弓,所以我就下令制造出来,好能够为赤凤军补充足够的军械。”萧星摇摇头,毕竟这武器萧凤完全没有下令研制,完全是冶铁所麾下工匠自行研制的。

    萧凤惊讶,立刻追问道:“自行研制的?那位工匠究竟是谁?竟然也能够熟练运用滑轮组来降低力量的要求吗?”

    “他叫做鲁榆,乃是一位木匠,之前是李守贤麾下的一位随行军匠,其麾下的攻城器械都是他制造的。后来在李守贤被我们剿灭之后,因为其自身所具备的能够所以就被我们招揽,并且在制造火器的研究小组之中负责研制水力锻锤的拉力结构。”

    心中有些激动,萧星立时解释了起来:“后来因为看到了我们缺乏弓箭,所以就利用私下里的时间,借鉴水力锻锤那种为了节省力量所采用的滑轮组的原理,将其缩小并且以锻造出来的生铁作为材料,制造出了这种新式滑轮复合弓。”

    “看来那一位倒是一位明白人。居然知晓如何降低避免弓的缺陷,弄出了这种东西来。”萧凤立时笑了起来,她看着手中的长弓,已然明白过来这个东西在这个时候出现究竟对赤凤军有多么重要。

    自从弓和箭被发明了出来之后,就一直长期存在于战争之中。

    它是由弹性的弓臂和有韧性的弓弦构成;箭包括箭头、箭杆和箭羽。箭头一般都是用铜或铁制造,而在少数民族,比如说蒙古地带,则是用狼牙制造而成的;杆为竹或木质,羽为雕或鹰的羽毛,当然如果是用山鸡或者鸡鸭的羽毛也行,只不过那硬度却是逊色许多。

    可以说自从弓箭被制造出来之后,就一直是中国古代军队使用的重要武器之一。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弓箭并非是利用弓弦发射箭矢的,而是通过外力扭曲具备相当弹性的材料,也就是扭曲弓身来发射箭矢的,因此制作弓身的材料弹性势能越大,则其赋予箭矢的能量也就越大,所以对弓身的制作也就越发的讲究了起来。

    从一开始的竹子作为弓身,再到后面的各类木材、角以及其他东西,其弹性势能也就越发,自然其弓箭的威力也就越大。

    而在中国的《考工记》之中,就说了制弓以干、角、筋、胶、丝、漆等材料为主,以上六种材料合称“六材”。

    “干也者,以为远也;角也者,以为疾也;筋也者,以为深也;胶也者,以为和也;丝也者,以为固也;漆也者,以为受霜露也。”

    说的就是制作长弓时候,各种材料所起到的作用。

    在这里面,干则是包括多种木材和竹材;用以制作弓臂的主体,多层叠合。干材的性能,对弓的性能起决定性的作用。干材以柘木为上,次有檍木、柞树等,竹为下。

    角,即动物角,制成薄片状,贴于弓臂的内侧(腹部)。制弓主用牛角,以本白、中青、未丰之角为佳;“角长二尺有五寸(近五十厘米),三色不失理.谓之牛戴牛”,这是最佳的角材(一只角的价格就相当于一头牛,故称之为牛戴牛)。

    筋,即动物的肌腱,贴博于弓臂的外侧(背部)。筋和角的作用.都是增强弓臂的弹力,使箭射出时更加劲疾,中物更加深入。选筋要小者成条而长,大者圆匀润泽。

    胶,即动物胶,用以粘合干材和角筋。《考工记》中推荐鹿胶、马胶、牛胶、鼠胶、鱼胶、犀胶等六种胶。胶的制备方法“一般是把兽皮和其他动物组织(特别是肌腔)放在水里滚煮,或加少量石灰碱,然后过滤、蒸浓而成。据后世制弓术的经验,以鱼组织、特别是腭内皮和鱼膘制得的鱼胶最为优良。晚近的中国弓匠用鱼胶制作弓的重要部位,即承力之处.而将兽皮胶用于不太重要的地方,如包覆表皮。

    丝,即丝线,将傅角被筋的弓管用丝线紧密缠绕,使之更为牢固。择丝须色泽光鲜,如在水中一样。

    漆,将制好的弓臂涂上漆,以防霜露湿气的侵蚀,而且要求择漆须色清。

    由此可见,在中国古代不仅对制弓在材料的要求十分严格,对具体的工艺步骤也有细致的规定。

    “取六材必以其时,六材既聚,巧者和之。”

    冬天剖析弓干,春天治角;夏天治筋,秋天合拢诸材。

    寒冬之时把弓臂置与弓匣之内定型,严冬极寒时修治外表。冬天剖析弓干木理自然平滑细密;春天治角,自然润泽和柔;夏天治筋,自然不会纠结;秋天合拢诸材,白然紧密;寒冬定弓体,张弓就不会变形;严冬极寒时胶、漆完全干固,故可以修治外表。

    春天装上弓弦,再藏置一年,方可使用。

    上述繁复的工艺程序,需跨越两至三年时间。

    在制弓作坊中由于各项工作可交错进行、流水作业,故每年都会有成批的成品,但就一张弓而言,其工时是无法缩短的。复合弓的制造代表了古代制弓术的高峰,世界上对复合弓制造的详细记载首见于《考工记》。

    在此后的两千年内,中国,或者说亚洲的复合弓制造技术制弓术与考工记相比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

    正是因此,想要大规模装备优秀的长弓,在这封建的中古时候,可以说是一件相当费时费力的事情。

    而在这之前,赤凤军一直都相当推崇近战,并且大规模装备板甲以及长矛,就算是没有板甲也要装备盾牌,就是为了抵抗弓箭的威胁,而在多次激烈的战斗,也多是选择近距离突击,就是因为在复合弓的制造远远不及蒙古,所以才扬长避短,以近战将对方拖入赤凤军所擅长的小队围杀,从而避免陷入对方的优势范围之内。

    如今时候,这滑轮复合弓的出现大大降低了对长弓的制造要求。

    以生铁锻造弓把,将以前数年功夫才能制造的长弓降低到不足几天时间,而弓片的制造也因为可以采取标准化的方式大规模、高量产的制造出来,并且可以借此解决各种长弓的磅数问题,从而顺利解决了长弓的难以大规模生产的缺陷,在配合上那简单至极的更换方式,以及通过滑轮组降低对弓手的力量要求,再其诞生的初期就迅速击败一系列弓箭,成为弓箭之中的王者。

    “即是如此,这武器却远远不算是能够改变战争状况的武器。”

    心中稍稍有了一些猜想,萧凤笑眯眯的看着萧星,眼中透着灼热般的光火,问道:“莫非你还有什么好的东西藏着?要知道这滑轮复合弓固然强大,但是对寻常士兵来说,掌握起来还是太过困难。纵然我军中士兵多是山中猎人出身,但是若让他们熟悉这武器,只怕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行。”

    毕竟这滑轮复合弓固然威力强大,但是毕竟还是冷兵器的样式,除却了改进了材料以及降低对使用者的要求之外,其余的并未有实质性的改变,还是以前复合弓的原理。

    若真的想要借助着滑轮复合弓改变战争态势,终究还是太过勉强了。

    “正如师尊所想的,其实我今日来,则是另有一件武器送来!”萧星不绝感觉脸颊泛红,拧过头避开目光之后,方才感觉稍微有些安定下来。

    天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萧星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只被萧凤瞧了一眼,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肯定是之前被萧凤在身体之中动了什么手脚,不然的话不会这个样子的。

    萧星暗啐一口气,转而让四位士兵将一件沉重铁盒抬过来,递上前来说:“这件武器就是我们制造的武器!”

    大概是为了防止被人夺去的原因,这铁盒乃是以生铁铸造而成的,相当坚硬。其封口之处也以特制的铁锁封住,寻常人纵然得到也绝难打开。由此可见,萧星为了确保这件武器安全抵达,究竟废了多少的心思。

    对着萧星宛然一笑,萧月只是一手就将这足有百来斤重的铁盒抬起,也不等萧星将那铁锁打开,手一挥就将那铁锁锁链熔断,然后将盒子打开。她看着其中放着的七柄长枪样式的武器,而在尾部区域则是装有类似于弹盒一样的东西,立刻笑道:“原来是这件东西吗?看来我要好好的看一下。”

    “没错。正是这件东西。依着师尊的吩咐,我废了老大功夫,方才将这铳枪制造出来。”萧星点点头,说道。

    萧凤有些疑惑,手指微微触摸这大约有七尺有余的枪状武器,当即问道:“铳枪?”

    和足有一丈多长的长枪来说,这件武器太短了,只怕难以将对方阻挡在外面;和仅有三尺有余的长剑、大刀来说,它又太长了,估计很难再狭窄空间内使用,而且那缀在枪之前的“铳”究竟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这“铳枪”前段并无枪头,反而是中空形式,朝里面望去黑漆漆的,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来。

    “没错,正是铳枪。”萧星点点头,却伸手在铁盒之中摸索了片刻,之后便自其中取出了一枚箭头,而这枚箭头也经过特殊处理,再其尾部区域裹着一层纸,约有拇指粗细长度大概有一寸有余。

    随后,她将那铳枪取过,将这箭头填入其中,手掌恩在了铳枪尾部区域,之后手掌之处便有微光浮现,而那铳枪也顿时被这畏光刺激到了,“砰”的一声自另一端就冒出一阵烟火。

    远处,之前萧凤曾经射出的那柄箭矢立时破碎,不复之前模样。

    待到周围之人走上前去看了一眼之后,那巨树更是被整个洞穿,不知道之前那被填入铳枪里面的箭头究竟飘到何处去了。

    要知道萧星修为远逊萧凤,但是她却凭借这铳枪获得远胜萧凤射出的箭矢威力,由此可见这铳枪究竟有多么厉害!

    难怪萧星说了,这武器足以威胁到真元境的高手。

    而按照如今表现,简直就是理所应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