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五章运军械两人相见,颂衷情姐妹情深
    辛丑年八月二十四,宜出行,忌刀兵。

    于昂车关之处,早有一行人推着小车,自崇山峻岭之中,将为数庞大的粮食和兵械运到这里。

    没办法,这里毕竟正处于太行山一带,四周围一座座高山比比皆是,更兼沟涧繁多、峡谷幽深,而在经历了之前的暴雨之后,这里更是不时有泥水混着石头落下,而一条婉言小溪亦是自其中横流而出。

    作为武乡县的北大门,昂车关向来都是是晋中、上党之间的雄关锁钥、咽喉要地,历代多有惊心动魄的战事在此发生。

    如今时候,为了确保自己根据地的安全,萧凤也正带领着赤凤军和鞑子再次展开生死决战。

    正是因此,所以萧凤为了确保后勤的安全,亲自率领部队来到这里,以防对方可能会暗中做什么事情,坏了她的大计。

    共计一千具铁甲、一千具铁胎滑轮弓和三千件战刀、一万只长矛矛尖,以及数量庞大多达数十万发箭矢,当然还有接近一千多石的粮食,为了将这么多的军械粮草运到前线,萧星足足调集了上千人马,方才将其整个送到前线来。

    而在得到这新的一批兵械之后,赤凤军那因为连绵战斗而消耗一空箭矢、铁盾以及长矛也得到补给,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也足以确保赤凤军拥有足够的战斗力,去应对那些依旧是庞大无比的鞑子军队。

    望着自山林之中穿行而来的列位将士,萧凤稍微松了一口气,且看到不远处那正专心致志,指挥众人将武器运来的萧星,立刻感觉心中跳动不止。

    多日不见,她已然对萧星想念至极,又岂会让这一直以来在身后支撑自己的女子多等一些时日呢?

    几个纵身,萧凤身形只是一晃就来到了萧星面前,且看着那身形薄弱的少女,她不免心疼起来,将手一伸就和那些姐妹一样,将萧星瘦削身躯抱在怀中,素手在那单薄的肩上轻轻拍着:“这些日子,却是苦了你了。”

    在她眼中,眼前这目前不过双十年华的少女,已然清减的太多了。

    建立冶铁所,研制诸多火器,抢收小麦,治理水患,还有安抚城中百姓,并且维持赤凤军基本的粮食军械需求,乃至于其他诸多繁杂事情,全都压在她身上,当真是让萧星感觉自己如同那被困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终日里劳累不止、暗无天日,几乎就要彻底崩溃了。

    “真不知道当初父亲,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成为官员的!”

    想着自己以前抱怨父亲无法履行承诺的埋汰话,萧星现在稍微有些理解了,原因无它全是因为身为官员,负责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抽不出时间来。

    但是,只要能够让眼前的师尊继续前行,她愿意去做!

    感受到温润的触感、娴静的清香,萧星不免贪婪的吮吸了起来。

    即使是将那恬静淡然的体香纳入肺中也觉得不够,即使是将那端庄高贵的熟悉相貌印入眼帘也觉得不够,即使是抚摸着那温润如玉班的触感也觉得不够……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永远在一起!”

    没有回答,萧星亦是展开了自己的回应,放开的双手揽在那纤细的腰间,脸庞微动已然埋入了那已然露出曲线的胸间,其目的仅仅是为了能够将那近乎真实的触感握在手上,无论如何都不打算放手。

    一波又一波,渐渐涌起的思念正似那浪潮一样,一下又一下,拍打在萧星心中的堤坝,将那以前面临众人时候恬静温润的形象全部泡散、浸湿,并且一点一滴的被粉碎、被洗尽,露出她本来的面目,继续着任由汪洋渐渐上升,将她整个人纳入其中。

    于脑海之中,萧星已然忘却了周遭的一切,沉溺于这片名为“挚爱”的汪洋之中。

    伫立良久,萧凤始终不曾听见萧星回应,耳边中却听到一阵鼾声,立时笑了起来:“果然是累了吗?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且看着睡梦之中萧星那尚且带着一丝倦意的眉梢,她忍不住心中怜爱,缓缓地抚摸了起来,令那本是紧皱的双眉松开,终于露出许久不现的安静来。

    “她便是萧星?”

    指挥众位士兵,李昊问道。

    孙武吉回道:“没错。别看她如今不过双十年华,但是却是主公的得力助手。不仅仅一身修为极其出众,而且家学渊博,对诸多先贤典籍了然于心。否则的话主公如何会令其独掌一院?而且若非她在潞州之中一力支撑,只怕我们赤凤军早已经彻底崩溃了。”

    且看着两人,他已然是崇拜至极,完全忽略了两人如今不同寻常的表现。

    “这么厉害?要知道,她可是一位女子啊。”

    李昊有些不信,目光却落在萧凤萧星身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来。

    “当然!”

    孙武吉轻哼一声,显然对李昊那疑问感觉不满,然而他转眼间却有些懊恼:“只可惜咱们的统领却是一位女人,虽然她也着实优秀。不仅仅一身武功超乎寻常,就连军事方略、庙堂争论也是颇有能力。若是男子倒是罢了,但是她却偏偏是个女子,这倒是可惜了。”

    很明显,作为一个标准的儒生,孙武吉对萧凤的本身性别一直都是充满着怨念。

    “有啥可惜的?”

    李昊哈哈笑着:“就算咱们统领是一个女子,但是你可曾听过巾帼不放须眉?以我们统领的实力,假以时日便是成为吕太后、武则天又有何难?”

    孙武吉不禁摇着头,似是为自己的想法而感觉荒谬,当即笑着岔开了话题:“这倒也是!”见到这位开导自己的恩客,他立时感到懊恼,当即抓住对方手臂说道:“不过你初来乍到,不如让我带你来熟悉一下这里的状况吧。要知道咱们这里,有趣的东西可着实不少,不然的话你以为咱们是如何抵抗鞑子的?”

    “那就多谢哥哥了!”

    李昊立时拱手一辑,目光之中带着探求,且看着周围的一切,对这里的所有东西全都感到好奇,遂跟在孙武吉之后。

    他并非赤凤军起义而来的,更非灭李守贤、占据潞州之后而来的,作为一个听到赤凤军正在对抗蒙元的游侠儿,他完全是怀着一腔热血以及对蒙古鞑子的血仇而加入赤凤军的,所以对这个新诞生的势力并不是很了解。

    不过如今已然列位中华教常务委员会的孙武吉却颇为热情,向这位新近加入的武者伸出了橄榄枝。

    要知道这个人,可是和他们一样,全都是修行有成的武者!

    …………

    “唔……”

    自口中发出一阵及时满足的声音,萧星感觉这些日子里积累的疲倦,已然自体内全数消退而去。

    要知道为了安置诸多的事情,她可是一连数日未曾好好休息,经常是忙碌到上半夜的时候方才有时间回道府衙之中,而躺在床上刚刚闭上眼睛之后,就听到有人走来的脚步声而被迫醒来。

    甚至有的时候,她还经常熬夜,就是为了处理好发生的事情。

    面对这种状况,萧星如何能够安然睡眠?

    如今时候,萧星发现,只有再回到了萧凤的身边之后,她方敢卸掉身体之中全部的戒备,安然的沉入睡眠之中,尤其是在感受到了那浸透身躯的温润火焰时候,她更是感受到了那股真切的呵护,布满了全身、化入了心间,融入了血液,仅仅是为了能够令其更好的休息。

    想及这里,萧星立刻就意识到身边之人究竟是谁,于是她睁开眼睛,便见到于床边,她那最为重要的亲人正呆在旁边,及时温柔的看着自己。

    “终于醒了吗?”

    紧紧握着那嫩白玉手,萧凤那本该是平静如水的脸,如今却恰似冬梅开花一样,悄然绽放开来,宠溺的关怀不经意之中流露出来,这般模样她就连面对参谋院诸人时候,也未曾露出。

    萧星见到自己如今正安睡于床上,立时臊红了脸,连忙挣扎着起来:“我本该向姐姐禀告潞州城情报的,没想到却转而睡着了。如此懈怠,当真是万难辞就,还请姐姐责罚!”

    “没事。你忙碌了这么些天,总得休息一下。至于潞州情况,我不急。”萧凤缓声说着,转念间想起自己之前为萧星温养身体时候的场景,立时问道:“只是你今日怎么未曾修炼?要知道我可是看到你修为隐隐间已经有退步之虞。”

    微微一叹,萧星有些懊恼:“事情太多了,我实在是没有时间。”

    于乱世之中,她自然知晓武学修为究竟有多么重要,然而若要将武学修至极高境界,不仅仅需要上乘的武学功法,对修行者天赋也是相当重要,除此之外更需要武者付出极其艰辛的努力,方才能够成功。

    天赋、机缘以及努力,三者鼎足而立,,缺一便极有可能无法突破。

    “这倒也是!”

    萧凤亦是明白,不免感觉无奈,说道:“只是这样的话,恐怕就要苦了你了。”

    若要治理好潞州,萧星便需要付出极大地精力,才能够将其治理好,但是相应的就会缺乏修炼时间,进而导致修为降低。

    这般原因,她也是明白。

    “我没有关系的。若是能够让姐姐的志愿成功,我便是不修炼武功又有何妨?”

    萧星宛然一笑,那笑容恰似暴雨之后终于露出的太阳,无尽的光辉自气质上撒落下来,倒是让萧凤一时间失了神,沉浸在这愿意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的光彩之中。

    她还是忍不住,将萧星抱在怀中,微微吮吸着那空谷幽兰般的淡雅,目光微散似是在望着遥远未来。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来到这异世界已经有二十年了,而在这二十年之中,萧凤也从初时的懵懂未知、自在逍遥的熊孩子,化作了目前这心性坚韧、杀伐果断的一方霸主,而在可能的未来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的凶险至极的事情来,她实在不愿意让萧星再次和潞州屠杀以及醉香楼事件一样,陷入重重危机之中。

    声音稍有茫然,萧凤在心中已然作出了决定:“放心吧,我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不管如何,你始终都会留在我身边的,对吧!”

    “嗯!”

    虽不明萧凤为何这般动作,萧星却可自那身躯之内感受到真挚的关怀,和那幼时时候一样的充满真情,而越发升高的温度,更是不经意中撩起了她心中的一丝绮念,脑中亦是不自主的跃出一些令人羞耻的画面来。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今日所来的事情,她立时焦急了起来,连忙推了一下萧凤说:“还有姐姐。我还没有将那些东西交由你呢!”

    “那些东西交由属下去处理便是了,又何必你亲自前往呢?”

    萧凤却有些不愿意,拉着萧星的手,就想要朝着床上走去。

    说真的,自从作出了那些事情之后,她就食髓知味、总是惦念着那些羞耻事情来。

    平日里倒也罢了,萧凤完全可以仰仗着自己绝高的心境修为,将其压下来,但是若是遇见了萧星这最容易激起别人保护欲望的少女时候,她就发现自己半点抵抗能力都没有,只想要再一次作那鸳鸯戏水之举。

    “不了!而且姐姐你说出的那件东西,我已经制作出了试做品,正要交给你呢。”

    看着外面依旧亮堂,萧星连连推了几下,方才让萧凤住手,毕竟此时正值白昼,她可没有那种面皮会在这种时候作那羞羞的事情来。

    萧凤只得收敛心思,想到那样武器的威力,立刻面有异色,问道:“哦?没想到你们真的解决了?”

    若是这件武器量产了的话,那么击败鞑子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他们赤凤军自然也不必要凭借着太行山的险要环境,将对方捆在这里了。

    “也不算是真正解决了。毕竟那件试做品,和姐姐曾经说的那件东西不太一样。我们为了能够令其发挥威力,改变了很多的东西,所以可能和姐姐期待的东西不太一样。不过威力依旧强劲,足以让寻常士兵也能够对抗那些实力惊人的武者。”萧星立时解释道。

    此刻,她一想到在自己手中弄出了这件划时代的武器,就感觉无比兴奋,急切地想要将其展示出来,让萧凤也明白这件武器的厉害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