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一章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自六月流火以来,转眼间已是九月秋高气爽。本是葱葱郁郁的丛林,此刻也因气候的到来,褪去了那层青葱润泽的绿色长裙,换上了一副微微泛黄的裙衫来,其中部分更是露出褐色山岩,令这件裙衫显得破烂不堪,显得本该是孕育生灵的森林没有半分的精神来。

    偶然间,在这山川之中还可以看见阵阵硝烟伴随着隆隆炮声升起,这是虎蹲炮发威的余烬。伴随着隆隆炮声,昔日算是坚硬的哨楼,很快地便化作一地废墟,片甲都无法保存完整。

    之后,一只中队立刻训着那被轰开的山寨闯入其中,也不管眼前那些鞑子如何抵抗,一拥而上将其全数格杀,随后便将一只绘着赤色凤凰的军旗高高插在山顶之上,高声呼喊着。

    “已经夺下了203高地了吗?”

    盘踞在山头之上,萧凤看着那升起的鲜红旗帜,心中稍稍安定下来。

    远处,一位将官立刻走到她身边,立时低头说道:“第作战营已经拿下,死亡人数十七人,受伤人数四十三人。歼灭敌人共计一百三十三人,俘虏对方五百一十三人。”

    “很好!就这样继续下去。将对方所有的据点全都废掉。”

    颇为赞许的说着,萧凤却是抬起头,且看着远处榆社城,笑道:“算起来这三个月以来,对方已经被我们歼灭了超过三千人。面对这样的损失,我倒要看看那赫和尚拔都究竟能在榆社城之中忍多久,还不现身!”

    “属下明白!”

    这将官立时后退,准备去调集兵力,解决那些据点。

    在经历了之前的训练,他们早已经熟悉了山地战的特性。

    以一只作战营截断对方去路,另外两个作战营则是互成犄角,将其团团围住,然后将麾下三十具虎蹲炮拿出来轮番发射,如此持续两三天,彻底摧毁对方的城防以及战斗意志,最后再派遣士兵尾随其后闯入其中,清缴其中的残存势力。

    这般战术,自开始接受训练以来,已经有三月有余,再加上新式虎蹲炮的雄威,故此能够如此轻松歼灭对方。

    “主公,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随侍在萧凤身后,一个青年人走上前问道。

    他唤作赵志,因在年少时候擅自偷吃了主人家的食物,为了避免被打死就逃往山中,后来被当时候正在太行山之中秘密训练的赵晨发现,进而加入赤凤军,到如今已然有七年有余。

    之前潜心修炼七年,他已然将炼体三境修至圆满,在转修《五星战世决》之后,其修为迅速提升,迅速便修成观想之法。

    如今时候,赵志只需要登门一脚,便可修成自体内炼成真元,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地步。

    越过旷野,萧凤且看着那藏在群山之中的榆社城,眼中虽是有些焦急,却还是收敛起来故作平静,说道:“先回赫北镇再说。毕竟那鞑子尚且有一万多兵马龟缩在榆社城,如此庞大的军队断非短时间之内能够战胜。所以我等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此刻,她正在距离榆社二十里之外的赫北镇,赤凤军全部精锐尽数驻扎在这,而为了剪除赫和尚拔都在榆社城周围建立的堡垒,所以就派遣小队一个个定点拔出,以防这些碍眼的东西在接下来的决战之中会对整个战局造成不利影响。

    而在临时设定的大堂之中,一个方圆足有丈余长的沙盘已然安放在正中央,四周围静立着众位将官,他们正皱紧眉头看着这由军中工匠制作而成的沙盘,并且将一些雕好的小旗以及代表士兵的人偶放在上面,脑海之中正在静静的推测对方接下来的动作。

    这沙盘乃是萧凤下令军中工匠打制而成,并且为了完善地形,她更是派遣麾下士兵亲身侦察,好勘定地形、确定并无确楼。

    可以说,这沙盘之上,无论是那山涧、河川甚至是山谷、盆地,全都一览无余、清晰无比。

    而在这大堂之中,尚有二十多位年轻将官,全都是一脸崇敬,看着走入这里的萧凤。

    和那赵志一般身世,他们也是这潞州之内穷苦农家出身,并且因为少年时候和鞑子结仇,方才远走高飞并且被路过的赤凤军救下,然后教导读书写字、传授玄功秘籍,日子虽苦却也总算是活了下来,故此对救下了自己的萧凤甚是崇敬,俨然将其当做了自己信仰崇拜。

    “杨晖,你是总参谋院参谋长,你且说说那赫和尚拔都究竟会如何行动?”沉了沉声音,萧凤问道。

    虽然成立了中华教,并且也建立了基于中华教中央常务委员会等诸多机构,但是萧凤自然不可能将对军中权利全数交托他们,所以转眼间她就将赤凤军之中那些具备相当潜力和实力的年轻人聚集起来,成立了总参谋院,负责对整个赤凤军的指挥和作战功能。

    如今时候,这总参谋院已然开始运行起来,并且准备商量着如何解决眼前的敌人。

    “依照我们的分析。那赫和尚拔都会有三个选择。”

    脸色稍有难堪,杨辉将一根木棒取出,指了指那沙盘,缓声说道:“第一个是龟缩在榆社城,按兵不动,然后飞信传书史天泽以及严实两人,令他们派兵救援。此法最佳,但是至少需要两个月时间,援军才有可能抵达。而在这两个月时间,只怕他未必能够支撑下去。”

    “第二个,则是后撤。留下八千人马将我们钳制在这里,而其四千兵马则是后退,自太原府南下和汾州部队集合,如此一来那汾州便有了九千兵马。那么对方便可以自沁州直接袭击潞州,令我等腹部受敌。这也是蒙古惯有战术,以对方多年作战经验,这个计划最有可能实行。当然,依照对方的行军速度,至少也需要一个月时间。”

    “第三个,则是放弃守城,然后兵分两路。一路和汾州兵马汇合,另一路则是往东进入辽州,然后绕道涉县强攻黎城,如此一来就会让我们首尾难以相助,进而彻底剿灭我们。毕竟我们兵力太过薄弱,若是对上一路尚且可以支撑,但若是要分兵应对两处兵马,那就困难重重了。”

    说到最后,杨辉不免有些失落。

    毕竟按照他们的推演,那赫和尚拔都定然会采取这三个方案之中的一个,而这里面的每一个都招招致命、直插要害,足以让赤凤军为之困扰,并且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疲于奔命,直到最后彻底失败。

    “那你们有什么方法?”萧凤问道。

    杨辉摇头,说道:“暂时没有。”

    即使他们装备了新式火炮,并且借此可以一对一战胜对方,但是那毕竟是久经战火的精锐士兵,并且正值军锋巅峰时候,和满清末期时候那种腐朽的清军岂是一路货色。

    这般对手,赤凤军能够短暂挫其锋芒已然难得,若是战胜对方,却并非短时间内就可能奏效的。

    “这么说来,我们必须要速战速决?”

    沉思片刻,萧凤看着那山峦起伏的山峰,脑中不免开始浮想联翩,揣摩着对方可能的行动。

    若是当真就这样发动全面战斗,即使战胜了对方,赤凤军估计也是损失惨重,难以支撑下去。毕竟他们所占据的底盘太少、底蕴太薄,根本就无法和那蒙古、宋朝一样,可以在损失数万兵马之后,还可以在拉出一支队伍来。

    “没错。”

    杨辉回道:“若是那赫和尚拔都当真想要剿灭我们,只怕就在这几日就有异动。可以说,若非之前那场连绵暴雨,只怕对方早就开始行动了。幸亏主公当机立断,在暴雨开始之前直接攻占武乡县,不然的话只怕我们这个时候,已然成了对方的瓮中之鳖了。”

    “暴雨?”另一人轻咦一声。

    “李常!你莫非想到了什么?”杨辉问。

    李常张口说道:“主公,你可记得三日之前,曾经险些淹掉整个潞州城的暴雨?”说及暴雨时候,他目光之中却露出一丝悲痛,显然是想起了不好的记忆来。

    “李常,我知道你那哥哥曾经死在那里,所以一直都有些低沉。”

    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样貌,赵志不免有些叹息,想着当日场景,不免有些无奈:“但是你要明白,这时我们应当摒弃过去、众志成城,不然的话如何才能够击败那些鞑子,保护境内百姓安全?”

    别人或许不知,但是他却明白,当日那奋勇跳入浊漳河之内的李治,正是李常的表哥,虽非亲兄弟却胜似兄弟。两人自亲人丧生之后一直都相依为命,但是如今其中一人却就此殉职,倒是让李常心中长有挂碍,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常亦是带着悲哀,念道:“我知道!但是你也应该明白,他可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始终无法忘却那个时候的场景。”

    “赵志,我想李常此时应当是有些想法,不如你且让他说一说如何?”挥手示意两人安静,萧凤缓声说道。

    赵志立时退下,之后李常便走到那沙盘之上,将几块小石头取过来,说:“想必你们都知道,之前着潞州曾经下了一场暴雨,连绵足有七天有余,以至于整个潞州都险些被淹没了。既然潞州是这样,那么没道理那榆社城也是如此。要知道那榆社城旁边便是武乡水,而每年到这个时候那武乡水如何状况,想必各位也是明白。所以如果我们再其上游筑坝蓄水,并且派遣一人在下游阻断河道,那么整个榆社城水势便会上涨,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趁着水势,直接闯入榆社城之中,将对方杀的是寸草不生。”

    说到后面,他那本是平静的脸,却罕见的带着狠历。

    “‘水淹七军’吗?”

    萧凤立时笑了起来,这《三国演义》之中,关羽震慑曹魏一战的战役可是相当出名。

    当日里,关羽就是借着自己对当地情况的熟悉,利用一场洪水将曹魏数万兵马尽数歼灭,甚至逼迫的曹操不得不考虑迁都,以避锋芒。

    “没错。而且根据过往经验,在这之后也会又连续好几场暴雨,虽然并无之前磅礴,但是也足以让水坝蓄足足够雨水,彻底淹没整个榆社城。到时候那赫和尚拔都定然会决意离开,而我们只需要在河岸边安置火炮一路轰击运兵船,一定会让对方损失惨重。”满是欢欣,李常越发觉得自己的计划相当完美。

    “但是对方若是坚守不出呢?”

    杨辉也是感觉这个计划相当完美,但是却也晓得若是对方坚守不出,那么他们只怕也难以战胜对方。

    “我们可以进攻对方的船队。要知道对方军队多大上万,人吃马嚼的消耗极大,定然需要依靠武乡水运送粮饷。而我们只需要派遣一只中队,暗中偷袭那些运粮船,定然会让对方水军回转过来,好确保后勤不会被切断。到时候对方空门打开,我们也可以借此直插对方要害地位,彻底将对方分割孤立在榆社城。令其分毫动弹不得,只能够任由我们宰割。”想着到时候将那榆社城淹没时候的场景,李志也开始兴奋起来,加入其中一并开始讨论起来。

    “好。那你们商量出一个作战方案,并且调遣兵力开始去修筑水坝蓄水,好为之后的战斗做准备。到时候,定然让那群混蛋付出鲜血的代价。”萧凤立时回道,让这些尚且年幼的参谋们开始参与整个作战事情。

    直到开始成为一方势力并且掌握着一直庞大军队之后,她方才明白过来,为何那些领导人看起来总是相当的忙碌,并且总是沉浸在公文之中,甚至就连短暂休闲时候都没有。

    没办法,一个势力需要处理得事情太多,并非一个人就能够完成的。

    正是因此,所以萧凤才成立诸多的组织,其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她完成诸多事情,并且最终完成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