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九章山庙之中华夷辩,胡人岂有百年运
    看着萧月那满是嘲讽的脸,史权更是怒不可赦。

    他张开口,咆哮一声:“今天,看谁还能救得了你!”话音落下,自丛林之中奔来数十位士兵,将萧月团团围住,手中长弓拉开对准地上躺着的人,以免她就此逃脱。

    这一次,史权自信眼前之人可谓是插翅难逃。

    “我能!”

    却在这时,一个身影猛地窜出,长臂一览早自旁边一位士兵之处夺过一柄钢刀。周围士兵未曾反应,便被其冲入阵线,更是气势如虹直接奔到史权面前,而那一柄钢刀更是泛起清光,随后猛地一劈。

    史权大惊,他刚刚定眼瞧见那人模样,立时便感觉胸口之处一阵疼痛,旋即就自口中冒出大股鲜血:“怎么可能是你?”毕竟之前他曾经将这人打成重伤,为何此刻这人居然又重新活过来了,而且还如此神勇,比之当时和他战斗时候更为强横。

    “为何不能是我?”

    曾生轻哼一声,又道:“天见可怜,那老天爷看我可怜,故此让我活了下来。”

    看着对方重伤倒地,他却是心生不忍,未曾上前补刀,倒是让周围清乐社黑军等人一并涌出,将史权抓住护在后面,以防他被眼前这人给灭了。之前他们瞧见曾生和史权战斗,自然明白眼前这个家伙,也非那等寻常之人,一身本领纵然比不上史权,但是也远超寻常之人,绝非他们能够挡住的。

    “老天爷?你说什么狗屁废话。”

    自手下接过一枚弹丸塞入口中,史权连连运气调养身躯,脸上方才恢复了一丝血色。之后,他皱眉横扫周围环境,听见旁边传来一个脚步声,立时掉转头低声喝道:“是你搞得鬼吗?”

    “正是在下。只可惜之前那一击,却是没曾杀了你,倒是可惜了。”

    身子微微一屈,宇文威算是敬了一个礼,嘴中却为之前曾生未曾杀了史权而感到可惜。

    曾生立刻露出几分无奈,低头说:“师尊,我……”若非他之前留情,以史权当时侯的状况,是决计无法躲开曾生的透析的,故此让其避开了锋芒,短暂之内是死不了的。

    “我知道。你向来不杀生吗!不过没有杀了他,反而让他重伤的话也算不错。至少能够让他有些忌惮。”点点头,宇文威又是吩咐道:“还有你莫要拖延时间了,快些将萧姑娘带走吧。你虽然将那史权击倒,但是却也令其身体瘫痪无法作战,若是让他将那张宏圣还有黄河三鬼也一并召来,到时候咱们可就走不了了。”

    “我知道了,师傅!”

    极是恭敬应道,曾生立刻舍弃了眼前之人,快步走到萧月身边,将手一览便将她抗在肩膀之上,然后就迈开大脚,步履轻盈迅速来到宇文威身边,跟着他一并隐入山林之中。

    史权立时喝道:“莫要逃走,快追!”

    虽是如此,但是对方行动极是快捷,不过是寻常走路,但是每一步都横移数丈有余,早早地就将身后追兵丢在后面,分毫赶不上他们。

    一行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人消失无踪。

    …………

    “前辈,你是逃不了的。”

    跨过山庙,张宏圣高声说道。

    在他身边,除却了那黄河三鬼之外,尚且跟着严忠济。

    为了找出那几个算计他父亲,并且让他父亲在寿宴之中死亡的罪魁祸首,严忠济自然是无法忍耐,一路上跟着张宏圣还有王权两人,千里追踪一路上来到这里,其目的就是为了找出其真正的杀人凶手。

    掉转头,贾涉看着那堵住门庭的四人,神色平静的说道:“哦?看来你们已经知晓了我的身份了。”而在那菩萨案桌之上,三炷香早已经点燃,聊聊烟火渐渐升起,让这里凭空中带出一些禅意来。

    “昔年你北上山东,颠覆金朝一事,我自父亲之处也曾听说。想当年,你是何等的威风八面,不仅仅麾下良将无数,便是我等山东豪杰也是景仰有加,以为你乃是那天降圣人,能够带领我们击败金军,推翻金朝。然而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且看你今日场景,如何还有当年龙图阁学士、光禄大夫的风采?”口中不免有些讥诮,张宏圣一脸得意的笑道。

    此时贾涉名声在山东一代早已经声名狼藉,而他如今更是堵住了这山庙庙门,两侧跟来之人也和这人有着血海深仇,可谓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占据着如此优势,张宏圣倒是不怕被对方逃走,心中却是想要再次和眼前这人一叙,知晓他为何明明已经年近天年,却依旧来到这北地一带。

    难道他不知道,若是他来到这山东一带,究竟会有什么命运吗?

    “我自然知晓。”

    神色坦然,贾涉回道。

    张宏圣问:“既然如此,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这个天下!”

    “天下?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投降?”

    “投降?似你一般,投入那番邦蛮子之下吗?”

    “那你不是说是为了这个天下吗?既然如此,那为何不投降?”

    “我所说的天下,乃是华夏之天下,又非蛮夷之天下。区区塞外之人、蛮夷之徒,我岂能投降?”满是嘲讽,贾涉浑然不管眼前张弘范那气的通红的脸,继续说道:“毕竟那蛮夷之徒,不知伦理、不明华夏,更无我华夏文章,如何能够成为我华夏之主?”

    “为何不可?”

    张宏圣立时气炸至极,张口说道:“要知道我朝可汗神威广布大地,恩泽遍布天下,如何不能称之为天子?”

    贾涉轻哼一声,虽是置身于几人包围之中,那神色依旧是沉着冷静,回道:“天子?真真好笑。我华夏自古以来,向来以仁德为重。即是如此,岂能以一介擅杀之徒,为我华夏之天子?”

    “那你在我父亲寿宴时候,设计暗杀我父亲,又该如何?”另一边,严忠济见到贾涉如此气势凶焰,立刻便想起当日父亲惨死状况,那飞旋在空中犹自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他至今难以忘却。

    “两国交锋,自当以征战杀伐为主。我杀了他,如何不行?”

    贾涉亦是轻嗤一声,带着几分不屑:“更何况此人昔年两头交好,数次行那吕布之举,以至于我宋朝耗资数千万,战死士卒也有数十万。那些亡魂如今时候尚未收殓入棺,然而他却在那逍遥自得,优哉游哉。似这两面三刀之人,我如何不能杀之?”

    “但是你可知晓,若非我父亲一力保护,如何能够护住治下安宁和谐?似你这般阴邪狡诈之徒,当真是猪狗不如。”严忠济却分毫未曾听进去,生生念念想着自己父亲那仁慈行径,立时咬破嘴唇,张口斥道:“为了天下,我今日定然要杀了你,祭奠我父亲亡魂。”说着,他便提着手中长枪,要将此人杀了在这。

    “贾某头颅再次,你若想要,自可来取。”

    虽然那锐利长枪寒芒自起,然而贾涉却头颅微昂,正如那注视着世间一切的为人一般,分毫未曾将其放在眼中。

    严忠济看见此人如此模样,心中虽是佩服此人胸襟胆量,但是腹腔之中也因为此人如此作态而怒不可赦,便要将这人击杀在这。但是那张宏圣却拦住他,又是对着贾涉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告诉我,你今日到我山东一带究竟所为何事?”

    “你们想知道吗?”

    眼珠子一转,贾涉却饶有兴致看着张宏圣,说:“但是就算我告诉你们又如何?毕竟这北方一带,我看要变天了。而那个时候,我想不仅仅是你们,就连那蒙古汗位,也得变一变。”

    “变天?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心头一颤,张宏圣低声问道。

    他毕竟和那身负血仇的严忠济一样,容易被怒火冲毁了神智,相反因为得到了父亲的嘱托,所以他一直都相当关注北地的事情发展,自然知晓在这北地一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那赤凤军兴兵起义一举,整个北方一代那些昔年受到蒙古欺压的人已然有了蠢蠢欲动的模样。

    如今之所以未曾爆发,全是因为畏惧蒙古大军势力,故此被众位汉家君侯压住,未曾爆发起来。而且那些投降蒙古的汉家军侯也开始生出异心,想要在这乱世之中分得一杯羹,故此在其中开始搅乱风云,而这里面也未尝就没有宋朝的推波助澜。

    正是因此,所以那史天泽才会派遣其叔叔王权,而他父亲张柔也让他出来,其目的就是为了安抚整个北地豪杰。

    而贾涉的出现,正是验证了他的猜想。

    “你不知道?要知道那赤凤军的消息就连我都知道了,你们还不明白?”一脸的嘲弄,贾涉说道。

    “赤凤军?”严忠济立时高声喝道:“那个赤妖如今早已经被我大军团团围住,多则一年,短则半年,定然会就此烟消云散。你这厮故弄口舌,分明是为了乱我军心。仲庭,你为何阻我杀掉此人?”说到后面,他倒是一腔怒意看着张宏圣,显然对其数次阻挡自己复仇而感觉不悦。

    此番复仇,他虽然也带了一些家兵,但是无奈自己实力比不上张宏圣,身边也没有高阶武者相伴,所以在这里算是步步维艰,根本难以一书胸臆。

    “此人乃是南朝重臣,本该于乡野之中聊以度日。但是他却突然出现在这山东一带实属可疑,若是让他暗中勾结那赤妖,甚至在我等治下安插探子,广布眼线,到时候可就糟糕了。杀他倒是不难,但是若要铲除他留下来的东西,那就相当困难的。”张宏圣立刻解释道。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告诉我,你究竟在做什么?”

    听了张宏圣所说,严忠济立时对着贾涉斥责道。

    连连摇头,贾涉却不理会这人,又是看向张宏圣,朗声笑道:“昔年,那辽国正值鼎盛,然而女真崛起不过两年就此崩溃。当年金朝剿灭红袄军也是如此,但是如今金朝何在?”

    “你想说什么?”

    压低声音,张宏圣问道。

    “自古兴亡皆有定数,然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能享之。那胡人不识我中华典籍,不知民生维艰,动辄以刀兵治世,虽有一两人韬略非凡、武勇过人,然其根本并非我华夏根基,具是塞外之徒。文化典籍、典章礼仪,皆有不同,纵然能入主中原、称雄一时,然岂能长久?”

    潺潺说着,贾涉似有些疲倦,于是便盘腿坐于蒲团之上。

    而不远处的几人,却一脸警惕看着他如此行径,便是其做了下来也未曾放松,倒显得他们似乎在这里听课一样,当真是诡异无比。

    杀浑天沉声喝道:“你说这些谁懂?我就知道,当初就是你这家伙搞的鬼,让我再次坏了戒律。”

    “若是这样。那请问这位豪侠,究竟是谁让你沦落如此地步?要知道黄河决堤,水淹江淮这件事情,可是蒙古干的。他们并非我山东之人,岂会怜悯我华夏民众?当然是怎么狠怎么来?”贾涉摇着头,又是连连说着:“我怜悯你身世惨淡,然而却为虎作伥,入了蒙古帐下,当真是可惜了。”

    被这一说,杀浑天立时怔住,目光之中露出挣扎之色,而他身边,那甲无伤、算无命也是稍有异动,具是想起了他们当初沦落江湖时候的场景。

    “此人惑心之语,岂能听从?”

    轻哼一声,张宏圣稍有不满。

    三言两语,便被对方挑拨其心中刺痛,眼前这家伙当真了得,怪不得当年能够一手撩拨整个山东,颠覆整个金朝。

    “哈哈……,你们啊,终究还是未曾看清楚。”

    双腿微微松开,贾涉无奈至极的摇着头,然后抬起头看着几人,朗声说道:“那蒙古凶残至极,岂有百年之运?老夫这就先行一步,且在地狱等候诸位,也好告诉我那蒙古究竟是何下落。”说罢,双目阖上,却是一动不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