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五章负重伤隐士难存,问过往曾生为名
    “走了吗?”

    耳朵一动,宇文威倾听了一下动静,便将头顶之上的石板,自其中走出。

    之前萧月挺身而出时候,念及到宇文威孤身一人时候,便使用玄功自地面之中挖出一个深坑,让他躲在其中好避开清乐社搜寻。而这处深坑因为藏在山岩之中,并且旁边都是茂盛荆棘,所以寻常人很难寻到,倒是让宇文威躲过一劫。

    “哞……哞……”

    正当时,一阵牛鸣之声却响了起来。

    宇文威立刻踏入山谷之中,就见到那头牛正走到那隐士身边,低着头一声声的朝着这人呼唤着。

    此刻,在这隐士的腰腹之处有一道裂开的伤口,伤口不算大仅有寸许长,渗出的血液也不算多,若是放在寻常武者身上,只怕早已经痊愈了。但是此刻,这隐士却一动不动,浑如一具没有了神智的尸体。

    而那头牛则是立在隐士身体旁边,它一张嘴,如同自己受伤时候****伤口那样,企图将那布满尘土的伤口****干净。

    这时,那隐士的手臂却忽然动了一下,随后整个抬起来正好摁在那牛头之上,用力一拧便将这头牛给推开。

    但是这头牛却倔强无比,依旧是张开口,不断地发出“哞哞”的声音,并且不断地将那头靠近,企图****那伤口。于是,那隐士就不断的抬起手,将牛头不断地推开,似乎不想要受到这头牛的照顾。

    “是这团火焰的原因吗?”

    蹲下身,宇文威看着那伤口之中,一缕坚韧至极的火焰正在不断悦动。

    受到这火焰影响,那些血液不断地被燃烧殆尽,就连旁边的肌肉、骨头以及皮肤,也被这火焰不断地吞噬者,伤口渐渐扩大,以至于那血液流的越来越多,并且让这火焰越来越大。

    很显然,这道火焰正是那史权留下来的,其目的正是让这隐士短时间死不了,并且会之后的漫长时间之内,饱受折磨而死。

    他虽不曾杀了此人,但是却以此法折磨隐士,由此可以看出此人究竟如何凶残。

    “是的!”

    细微犹如蚊蚋,若非宇文威曾经也是一位武者,只怕分毫听不见这声音。

    若有所思,宇文威有些诧异,看了一下那头牛,又问道:“所以你才不让它来帮你治疗伤口?”

    隐士双目眨了眨,算是承认了下来。这个时候,他就连张口说话,都稍显困难。

    “原来如此,那你叫什么名字?”宇文威又问道。

    “我没名字。”双目忽然垂下,隐士摇了摇头,在他那满是尘沙的脸庞,实在是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心境。

    “这样啊。既然你没名字,不如让我给你起一个名字如何?”宇文威闭上眼睛稍微斟酌了一下,随后他张口说道:“曾生!意思就是,你曾经生活过。可以吗?”

    隐士沉默不语,不仅仅脸上没有动静,就连身体也没有动静,除却了胸膛之处微微起伏的动静之外,他简直和死人一样。

    “既然你不否定,那我就叫你曾生了。”

    宇文威这时却不紧不慢,目光悠远看着眼前这位隐士,继续说道:“还有。待会儿我会问你一些话,你若是赞同就眨一下眼睛,不赞同的话就眨两下眼睛,知道了吗?毕竟长者为尊,我痴长你二十载,论辈分也要比你大!”

    且看对方白发白眉,还有那已然布满沧桑的脸颊,很显然这位隐士也有些岁月了,如今时候应当已经是而立之年了。

    但是他宇文威如今时候已然是五十而知天命的时候,而且昔年曾经受到的那些重创,早已经是没几年好活的了。不然的话,他如何会豁出性命,跟随贾涉身后一并前往北地,数度踏足风险之中呢?

    “你之所以读论语,是因为有人教你的,还是你自己捡到的?前面的话眨一下,后面的话眨两下就行了。”

    曾生眨了两下眼睛。

    “既然如此,那你这一身玄功,应当也是自论语之中悟出来的?”

    曾生眨了一下眼睛。

    “很好。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之前你读论语,是不是在为这头牛讲经?”

    曾生恍惚了起来,之后他狠狠的眨了一下眼睛。

    “为一头牛讲经?很好,很好!”宇文威点着头,口中连连称赞道:“那你是不是觉得,这头牛已经有灵智了?毕竟你之前为了这头牛可是和那些人打了一架,而且现在它也过来找你。可以看得出来,你们两个的感情很深厚。”

    曾生眨了一下眼睛,随后他那眼珠挪动开来,便盯着那头牛身上,其中不知蕴含多少情感。

    “既然如此,那你是不是将其当做了自己的孩子了?所以一旦看到有人想要伤它,你就会怒不可赦?”宇文威站起来,将手落在了那头老牛牛头之上,轻轻地抚摸着问道。

    之前曾生和清乐社黑军还有那史权战斗场景,他全都亲眼见到,自然了解了整个事情,如今时候这一问不过是为了坚信自己心中的想法罢了。

    果不其然,正如宇文威心中所想那样,曾生又是眨了一下眼睛。

    正在这时,这头牛却低下头,长长的舌头自口中伸出,照着那曾生脸颊之上添了一下。

    这一下虽然不及清水洗漱来的干净,但是却也将曾生脸上的那些混着汗水、尘土以及血渍的肮脏之物全数舔去。而后,这头牛看着地上躺着的曾生,口中连连发出“哞哞”的声音,之后它像是察觉到身边宇文威的存在,立时转过头,一对牛目之中噙着泪水,连连呼叫着。

    “你是让我救他吗?”

    宇文威微微颌首,神色不动继续说着:“但是我身上即没有灵丹妙药,也没有一身玄功,若要让他活下来,只怕也是玄了。”说完之后,作势就要调转身体,离开这里。

    听见这话,那老牛前膝立时跪下,头颅伸出张口咬住宇文威衣角。

    轻轻一笑,宇文威看了一下那躺在地上的曾生,随后说道:“当然,若是他能够堪破心魔,以他炼出的那颗丹心,应该可以化解这火焰。只可惜了,你当年虽然误打误撞修得《玄真正心决》,但是却苦无良师指导,方才在凝练丹心时候冲撞了身体,以至于神魂颠倒,智慧不堪。既然如此,那你希望我救你吗?”

    曾生脸上立时大震,连连眨着眼睛。

    “那好。既然如此,那就借你这头牛一用。”

    宇文威宛然一笑,却不知何时将一柄长刀握在手中,刹那间就将其整个插在那头牛脖颈之处,当空一划便将这头牛整个割下,满空血液飞溅而出,全数落在曾生那惊愕莫名的脸庞之上。(未完待续。)

    ...

    ...